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六十一章:九崇之妖!

  道士坐着的位置,就是先前供奉神像的地方。
  如今,神龛,神像,皆已不见。
  供桌边却多了一个道士。
  横江略一凝神,也不多说,只转头环顾四周,却发现原本侍应在殿内的两个童子,已经消失不见,而在殿门内侧, 却一左一右,多了两个泥像。
  看那泥像的穿着打扮,与先前出现在殿内的两个童子,是一模一样。
  如今,殿内只有三人。
  横江坐着不动,青丘樱则被惊到了,愣愣的打量着道士。
  场面一阵沉默。
  良久之后,道士长眉一挑,直视横江,道:“宣明弟子,素来尊礼。你来次做客喝茶,如今见了此地主人,为何连个招呼都不打?”
  这道士胡须很长,皱纹横额,年岁已高,横江于情于理,都应该遵守宣明道场尊老爱幼的师门规矩,朝这个道士施礼问好。
  “礼数之事,在于礼尚往来。”
  横江随口答了一句,牵着青丘樱,长身而起,走向殿外,头也不回。
  道士神色不悦,冷冷说道:“小辈,休要不识抬举!贫道只不过用一座幻阵,吓唬了你一番,你竟如此小心呀,因此事而对贫道心生芥蒂。我听闻你宣明道场,戒律森严,还有着尊敬长辈的规矩。如今,这些师门礼法,都被你抛之脑后了?”
  此刻,二人已行至殿门。
  青丘樱踩在门槛上,踮起脚尖,朝横江悄然说道:“大叔,这道士好厉害,他竟已经猜丑了横江的师承。”
  横江淡然一笑,也不说话,只朝殿外走去。
  在横江看来,道士猜出了他的师承,算不得有多厉害。
  先前横江在幻境桃林里,施展出了宣明九耀诀里的几种法术,来到殿宇之内,喝了香茶,又趁机运转凤凰晒翅之法,修至大周天。
  九耀诀与凤凰晒翅之法,都是宣明法诀。
  见多识广之辈,明眼之人,一眼便能看出来。也就青丘樱心思单纯,无瑕多想,这才被道士惊了一惊。
  “小子!”
  道士见横江越走越远,便站起身来,朗声说道:“我知道这世间,有一种仙门法诀,叫作‘扬帆之法’,你想不想要?”
  扬帆之法?
  横江脚步一顿,转过身来,隔着殿门,看向道士,问道:“什么帆?”
  道士也不说话,只将那一双宛若星芒的眼睛,冲着横江胸腹之间,不停的打量着,做出一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态度。
  紫布船帆,就缠在横江腰间!
  这一刻,横江终于是拱手抱拳,按照师门规矩,对道士说了一句:“前辈有礼了。”
  “哼!”
  道士冷着脸,道:“你还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横江不以为意,问道:“敢问前辈是何方高人?”
  道士大步走出殿宇,站在门口,并未直接回答横江,反倒是抬手指着远处巍峨高耸的镇魔山,问道:“这山,黑不黑?”
  横江眼神一凝。
  青丘樱却争着回答,大声说道:“黑!”
  “嘿嘿!”
  道士咧嘴一笑,道:“我叫黑山老妖,名震天下!”
  “你骗人!”
  青丘樱撇撇嘴,道:“我和娘亲来过镇魔山好几次,也见过一些长辈,听他们谈论过天下高手,怎么我从未听说过你的名号?”
  道士傲然一笑,道:“贫道在此隐居,已有数千年光景。他们所谈论的天下高手,在贫道眼里,皆是后辈小娃娃,他们怎会知道贫道的名号?”
  “哼!大骗子。”
  青丘樱拉了拉横江的衣袖,道:“大叔,咱们快走,可别让他骗了。”
  横江朝青丘樱摇了摇头,稍作沉吟,再问了一句:“敢问前辈,与九崇山一脉,有何关联?”
  “九崇山啊……”
  道士一声长叹,如歌如诉。
  他抬起头来,仰观明月,沉默几许,才徐徐说道:“万年之前,我就是那九崇之妖。”
  一个妖字出口,周遭雾气滋生。
  道士的身形,突然变得模糊起来。
  道士,殿宇,周围桃林,殿中灯火,诸多景象,笼罩在梦梦夜雾里,似是化作了一副古旧的水墨画,似幻似真。
  这景象,吓得青丘樱小脸惨白。
  她又想起了先前的桃林环境,立即拉着横江,转身就跑,呼喊道:“大叔,快跑!快跑啊!”
  横江站着不动。
  青丘樱用力拉扯着,拉不动横江。
  她不愿意丢下横江一个人跑,于是只得陪着横江站在原地,眼眸里却急出了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她又默默的擦掉了。
  横江握了握青丘樱的手掌,直入主题,道:“请前辈传我扬帆之法!”
  道士神色倨傲,道:“你我无亲无故,我为何要传你?”
  横江目光如剑,极为锐利,似已看透了道士心中所想,“前辈有求于我,又怎会连区区一道法诀,都舍不得?”
  “区区一道法诀?你说的倒是轻巧!”
  道士眼神一寒,声音变冷,话语中傲气更足,道:“我九崇山一脉,道统有九。封魔岛这封魔之地,以三座镇山,浩瀚大阵,镇压邪魔,这番手段,就出自于九崇山九大道统之一。贫道所说的扬帆之法,也是属于九大道统之一,你竟用区区二字来概括,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九崇山有九大道统!
  方圆数百里的封魔岛,镇压着古代大魔,竟只是九崇山九大道统之一的手笔……
  这个消息,横江是第一次听到。
  九崇山若真如此强大,那么此派覆灭之前,该有多强大?
  横江眼神一凝,问道:“敢问前辈,九崇山既如此强横,为何如今已烟消云散,就连九崇山故地,都已化作一片绝地,只剩万里沙漠?”
  “哼!若不是那横无忌一意孤行,去研究那以魔制魔之法……此等旧事,不必再问!”
  一言至此,道士话语一停,双眼冒光,看向横江。
  道士这一眼,神目如电,目光有若实质,似能透过肌肤表里,将横江的三魂七魄,看一个透彻!
  横江挺胸抬头,直视道士,未有半分避让,更无半分怯懦,心中却想:“那横无忌是谁,以魔制魔又是何事?”
  “胆气十足,倒是不错。”
  道士点了点头,又道:“普天之下,无不劳而获之事。你若想要扬帆之法,须得答应我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