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六十二章:烈焰冰荷

  横江说道:“你若让我做背信弃义的事情,这扬帆之法,我不要也罢。”
  道士问道:“采花之事,算背信弃义么?”
  青丘樱气得脸都红了,气鼓鼓的说道:“采花?去做采花贼?你个为老不尊的臭道士,居然让大叔去做那样的事情,亏你想得出来。”
  横江却神色如常。
  道士朝青丘樱摇了摇头,也不反驳,只说道:“幽泉河贯穿三座镇山,这殿宇笔直往下,地底就是幽泉河。万年之前,我在幽泉当中,投了一颗种子,如今算算时间,正好到了花开堪折,鲜花怒放的时候。你只需帮我,去将那花儿采来,送至此地,我就传你扬帆之法,你意下如何?”
  横江眼眸一闭一睁,心中已拿定了主意,道:“可以!”
  青丘樱瘪了瘪嘴,拉了拉横江衣袖,道:“大叔,人家陪你一起去。”
  道士不再多言,飘然来到横江与青丘樱身边,再将衣袖一甩,掌中洒出一束青光,化作一个泡沫般的光罩,将三人罩住。
  随着一阵轻微的颤鸣响起,光罩沉入了泥土当中。
  不一刻间,已经来到了一处地下溶洞。
  轰隆隆的幽泉河奔腾之声,直灌耳中。
  道士将光罩散去,指着声音传来之处,道:“我那花朵,就在前方河水当中。我会在此地留下一道法诀,你二人前去采了花朵,再回到此地,只需轻吟一声‘上去’,我留下的那道法诀,就会把你们送到殿宇门口。”
  横江点点头,牵着青丘樱,大步向前。
  幽泉河一如既往,热浪汹涌,火焰滔天,蓝光幽幽。
  横江走近一看,才知这一段幽泉河,比起当初在左镇山下面,见到的那一段幽泉河,要宽广了数倍之多。
  岩浆汇聚的河水,更为淌急。
  周遭温度,更为炽热。
  青丘樱早早的拿出了白色蒲团,抱在怀里,借此驱散热气,又把金乌扶桑木乌篷船,以及那根绳子,都拿了出来。
  当横江拿着绳子,走向远处岩石,把绳子的一端绑起来的时候,青丘樱突然瞪大了眼睛,似有所悟,惊道:“大叔,那道士好坏好坏啊!”
  横江笑问道:“樱樱何出此言?”
  青丘樱道:“幽泉河烈焰滔天,寻常仙门中人,一入河里,便会烧得灰飞烟灭,道士的花长在幽泉河里,却让咱们来采花,他摆明了就是想害死我们!”
  横江又将绳子的另一端,绑在了乌篷船上,将乌篷船推向幽泉河,道:“道士不是想还是我们,而是他早就明白,我们有避火的办法。”
  青丘樱跳进木船,惊道:“他怎么知道的?”
  横江已把乌篷船推到河边,再跃起登船,道:“我们进入殿宇的时候,浑身上下,尽是硫磺味与烟火味。你是有白色蒲团护身,能浑然无事,可我却被幽泉河熏得浑身黝黑,瘦如竹竿,恍若一块老腊肉。那道士是一个精明人,自然能从这些事情,猜出我们曾在幽泉河里,度过一段不短的时日。”
  “哼!他还真是老奸巨猾!”
  青丘樱咬牙切齿,道:“大叔,你可要格外小心了,可千万别被那臭道士大骗子给骗了!”
  横江点了点头,在船尾坐了下来,任凭拴着绳子的乌篷船,在幽泉河随波逐流而去。
  拴船的绳子虽是仙门之物,长度却也有限。
  船行至河中数十米,绳子已经抖得笔直,不能再驶向远处。
  横江就从乾坤袋里,掏出了一口大锅,将锅子当做船桨,用力的划着。
  铁锅乃是御龙升以仙门炼器手段,炼制而成,故而岩浆虽热,一时半会却融不化铁锅。
  每当铁锅变红,横江就会将之摆在船上,再换另一口锅。
  划船之时,免不得会溅起岩浆浪花,落到船上,溅到横江身上,还好他穿着凤凰羽衣,否则早已烧得遍体鳞伤。
  一会儿后。
  青丘樱有些不赖烦了,道:“大叔!那臭道士,很有可能是骗我们的。”
  横江道:“道士高深莫测,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他就是万年之前的高手,有着翻云覆雨的实力,杀我们不费水灰之力,他又何必骗我们?”
  “哼哼!”
  青丘樱揣测道:“也许他是活得太久,活得太无聊,那我们寻开心,在逗我们玩呢。”
  此事,还真有可能!
  横江略一凝神,也不划船了,干脆坐在船上,张开双臂,准备修炼凤凰晒翅之法。
  他喝了道士那一杯茶之后,实力已达大周天的层次,下一步就是行气如河。
  所谓行气如河,就是让体内天地灵气形成的气流,越变愈大,最终使得气流在体内运行之时,犹如大河奔涛,发出河水般的呼啸声,就意味着体内灵气已满,可以凭着这股气流,滋养神魂……
  青丘樱见横江要打坐修炼,用手掌撑着下巴,捧着粉嫩嫩的小脸蛋,呼喊道:“大叔,大叔!我找到花花了!你快看,我像不像花,是不是最美的花?”
  “你只是个花骨朵。”
  横江淡然一笑,闭上眼眸。
  青丘樱百无聊赖,咿咿呀呀的唱歌玩。
  这一段幽泉河,颇为怪异。
  在横江与青丘樱划船到河里的时候,水位正渐渐上涨,朝着河岸蔓延。
  过了一段时间,河水又渐渐消退。
  此情此景,就好比海水潮起潮落。
  当河水消退到一定的程度之时,有一抹雪白迷人的光芒,自河面浮现。
  水位徐徐下降,白光越发耀眼。
  青丘樱死死盯着白光,突然间跳了起来,指着白光所在之处,大喊大叫,道:“大叔!大叔!我找到花了!”
  横江蓦然睁眼,只见一朵雪白无瑕的荷花,盛开于幽泉的岩浆河水中,就在数米之外。
  此花开得晶莹剔透,美得不可方物!
  “世间之大,无奇不有!未曾想到,竟真有这等旷世奇花,能盛开于岩浆火海当中。花枝招展,摇曳生姿,烈焰冰荷,相映生辉!”
  此情此景,让横江不免惊叹。
  他赶紧拿出锅子,用力划船。
  当乌篷船靠近花朵,横江伸手摘花,手掌只与花枝碰了一碰,便像触电一样,猛然缩回。
  “好冷!”
  横江指尖不停的发抖,手指一片森白。
  刚刚手指和花瓣接触的一瞬间,他只觉得有一丝透骨奇寒,刺痛了手指。
  继而,寒气如刀,如电如雷,奔入体内,冷得他直打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