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六十章:仙门琼浆

  横江充耳不闻,本要将空碗放回供桌,可就在此刻,他抓碗的手掌,顿在半空。
  这一瞬间。
  横江只觉胸前,一团冰冷,有一股冰冷奇寒的气流,突生与胸腹之间,穿行在周身经络,冲刷着的五脏六腑,洗涤着四肢百骸。
  横江长吁一口气,不由自主打了一个激灵。
  浑身十万八千个毛孔,顷刻间尽数张开,天地灵气竟是顺着毛孔,灌入了体内,冲进经脉里,翻滚运行,一万无前。
  横江赶紧闭上眼眸,运转凤凰晒翅之法。
  他这师门法诀,本来是火属性,就连按照凤凰晒翅之法,运功之时,体内那一道由天地灵气汇聚而成的细线,也如同奔行的炎流。
  可事到如今,凤凰晒翅之法滋生的炎流,与体内突生的寒气,冲撞在一起,竟是水火相悖,发出一声声爆鸣!
  在此之前,横江的实力,已经踏入了道徒第二步,已是百脉俱通,却尚未达到第三步大周天层次。
  所谓百脉俱通,就是将体内某些闭塞不同的经脉,用天地灵气冲开,使得天地灵气在经脉里畅行无阻,便是百脉俱通。
  所谓大周天,就是将修行法诀,完完整整的在体内,运行一周,周而复始,方为大周天。
  至于为何道徒修至百脉俱通的层次,却不能达到大周天,只因人体之内,经脉众多,有些经脉,就算是打通了,也是极为细小,天地灵气从这等经脉穿过,极有可能断流。
  一旦断流,就意味着大周天失败。
  要想在百脉俱通之后,达成大周天,办法有二。
  其一,拓宽经脉。
  其二,增强对体内气流的控制能力,使之细而不断,能完美穿行于周身百脉当中。
  两种办法,都需要很长时间的苦修。
  求仙问道,素来是水磨的功夫。
  以滴水石穿来形容,也不为过。
  可是,此刻茶水入腹,寒气升起,与横江运转凤凰晒翅之法的炎流,合二为一,荣和城一股冷热纠缠的气流,在横江经脉当中,横冲直撞。
  每当经过哪些细小的经脉,冷热气流被压缩,融在一起,水火相悖,竟是轰然炸开,发出连番不断的爆鸣声。
  那些细小的经脉,竟在冷热气流爆炸之时,被硬生生的冲开!
  顷刻之间,经脉宽度暴增!
  紧接着,天地灵气就像决堤之水,灌入了被扩张过后的经脉里,一路涛涛,若小溪奔腾,在横江经脉里畅通无阻。
  伴随着功法运转,横江周身上下,传来一串串噼里啪啦的爆鸣声。
  良久之后,爆鸣停歇。
  横江放下茶碗,长吁一口气,赞叹道:“好茶!好茶!”
  确实是难得的好茶。
  这喝茶的感觉,就好比汗流浃背之时,喝饱了一肚子冰镇果汁,爽到了骨子里头。
  也就在这喝茶的过程当中,横江达到了道徒五步当中的第三步,功行圆满,已是大周天层次!
  “大叔!真的有那么好喝吗?”
  青丘樱噘着嘴,有些不信,道:“你喝完茶之后,身上噼里啪啦爆响着,就像在燃放爆竹一样,可吓坏人家啦。”
  横江摇摇头,道:“此茶极好,堪称仙门琼浆。此茶入腹,使我心生愉悦,四肢百骸,无比欢腾,发出爆竹之声,噼啪作响,以示庆祝。”
  “嗯哼,我不信。”
  青丘樱摇了摇头,却发现横江一脸正经,她便半信半疑的端起茶碗,试探着喝了一口,顿时满脸愁苦,吐着小舌头,道:“好难喝!”
  横江道:“良药苦口。”
  青丘樱只得将香茶,一口喝下。
  茶水入腹,青丘樱也来不及放下茶杯,就愣在了那里。
  与横江浑身上下噼啪作响的景象不同,青丘樱安安稳稳的坐在凳子上,眉宇间透着一丝在她身上难以见到的宁静。
  “我喝了此茶,功行大周天。也不知樱樱喝了此茶,有何效果。”
  横江观察着青丘樱,突然见到,有一丝飘忽的人影,从青丘樱头顶,浮现了出来。
  这人影是一个小人儿,约莫有三寸大小,相貌外表,和青丘樱一模一样,格外的娇俏可爱,看上去像瓷娃娃一样。
  小人儿在青丘樱头发上蹦跶着,又朝横江张了张嘴,似乎是在说些什么,可横江却半个字也听不到。
  随即,小人儿学着横江先前修炼凤凰晒翅之法的模样,扇动着手臂,竟是在青丘樱的头发上缓缓飞了起来。
  小人就像是一只小蝴蝶,飞离了青丘樱的头顶,朝着殿宇大门之处,缓缓飞去。
  这番景象,看得横江眼神一抖,他赶紧追上前去,当在小人面前,大声呼喊道:“樱樱!你快回去,快回自己的身体里去!”
  小人儿充耳不闻,只顾着往殿外漂浮。
  横江伸手去抓,可手掌却从小人儿身上穿过,碰不到小人儿。
  他虽修为尚低,却拜师名门正派,读过诸多经文典籍,能够看出来,这小人儿,就是青丘樱的魂魄。
  道徒弟子,共有五步修行,其中第五步,就是滋养神魂。
  当神魂滋养到一定程度之时,便可魂魄离体。
  可道徒弟子的魂魄,极为脆弱,一旦离开身体,若被邪风一吹,被春雷一惊,被烈火一烧,被污物一沾,便会魂飞魄散,化作三魂七魄,分为十份,各自散去……
  “定!”
  突然间,一声暴喝,在殿中响起。
  魂魄小人儿,定在控制,动弹不得。
  继而,又有一道清风出现在殿中,吹着魂魄小人儿,把小人吹到了青丘樱的头顶,再缓缓沉入青丘樱体内。
  “大叔!刚刚我又不小心睡着啦,我做了个梦,梦到了我学会了飞翔,正准备飞出这座大殿,飞到天上去看一看呢,却不知为何,就醒来了。”
  青丘樱睁开眼睛,眸子有些茫然,道:“我做梦的时候,还和你说话了,想带着你一起飞呢。可是,你不仅不理我,还挥手要打我,大叔你太可恶了,真是一个大呆子。”
  “你刚刚踏出了道徒境界第五步,滋养神魂大圆满,生出了魂魄离体的迹象。此处是反镇魔山范围,尸鬼妖邪数不胜数,若任凭你就此飞走,樱樱你只怕回不来了。”
  横江摇了摇头,正要对青丘樱告诫一番,却突然发现,原本只有他和青丘樱坐着的供桌旁边,多了一个人。
  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相貌古朴,正襟危坐的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