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二十三章:仙门第一课

  山高,风清。
  中秋时节,宣明山依旧景色如春。
  丝丝缕缕的雾气飘在山林当中,被月光一照,仿佛是一层罩住山峦的银纱,如梦似幻。
  横江走了数里山路,才来到独孤信的院子门口。
  这掌门弟子果然待遇不同,就连独居的院落,也比起内门弟子的院落,要广阔了数倍。
  尚未进入院中,他已闻到了清幽的花香。
  院门半遮半掩。
  透过院门可以见到,院中凉亭里,亮着一盏灯火,独孤信就站在凉亭当中,远远打量着横江。
  “没想到独孤兄还是个爱花之人!”
  横江招呼一声,踏入院内,只见院子里百花绽放,唯有一条一尺来宽的小路,蜿蜒在花海里。
  入得凉亭,二人相对而坐。
  “我不擅长饮酒,就以茶代酒,恭喜横兄踏入仙门,成为我宣明道场内门弟子。”
  独孤信倒了两杯茶,举杯一饮而尽。
  “独孤兄诚意不够啊!”
  横江微微一笑,抿了一口茶。
  独孤信沉默片刻,走入房中,那了一坛酒回来,满满的倒了两杯。
  “好酒!”
  横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大声赞叹。
  这酒确实不错,横江活了二十年,还从未喝过这样的美酒。
  横江的酒量一直很不错,哪怕早已和几个师弟师妹喝了不少,也是毫无醉意。不过,独孤信拿出的美酒,酒性却极为炽烈,横江只喝了一杯,就已经微微有些醉意。他已打定主意,三杯之后,便不再喝。
  独孤信微微一笑,端起酒杯,学着横江那样,一饮而尽。
  咳咳……
  独孤信果真不擅长喝酒,一杯下去,就咳个不停,脸颊已经微微染上红晕,往常那双灵动的眼睛此时也有几分迷离飘渺,似一潭深不见底的泉水。
  横江狠狠地摇了摇头,将目光从独孤信脸上移开,心道:“独孤兄这相貌,未免也太俊秀了些!只是脸色微红,就比起寻常美女涂脂抹粉,不知要好看了多少倍……”
  独孤信不说话,又倒了两杯酒。
  “你不会喝酒,就别喝了。”
  横江把两杯酒都抢了过来,全都喝光,又把酒坛封上,说道:“我今夜来找你,是有事情要问,你要是喝醉了,我就白来了。”
  “好。”
  独孤信将酒换成了茶。
  一番交谈之后,横江才知道,在这宣明道场里,当了内门弟子,并不意味着立即就可以学到仙门法术。
  在此之前,还有许多的基础理论要学习,诸如法术、炼丹、炼器、画符、御兽之类,甚至还有养鬼,赶尸等等。
  按照宣明道场的规矩,只有在诸多理论课全都考试过关,才算是结束了基础理论的学习,可以在十余门理论课当中,选择一门修行。
  只因内门当中,都是道童,道徒。
  而道童与道途,不算是真正的仙门修士,寿命与凡人一样,人数只有短短几十年。
  而仙门法诀浩瀚深奥,任意一门功课,都不是短短的几十年,就能修炼至高深层次。如果学得多了,到头来哪一门都没学到精妙之处,还不如专修一门。
  新入门的内门弟子除了要读书考试之外,每天都要去内门各殿帮工,做一些挑水、砍柴、烧火、喂兽的事务。
  等到考试过关了,就不用再去帮工,只需用心修炼一门道法就是。
  横江思量着帮工之事,只觉得此事很是耽误时间,又问道:“既然已是仙门中人,为何还要去内门各殿帮工?”
  独孤信道:“拜入师门之人,大多都是来自于世家贵族,非富即贵,他们哪里吃过什么苦头?让他们去帮工,就是为了让他们磨砺吃苦,锻炼他们的心性。莫非你还以为,我宣明道场的弟子,都和你一样,早已在滚滚红尘里千锤百炼过了?”
  闻言,横江就想起了今日刚认识的三个师弟,诸如那弹琴的崔颢,舞剑的李青莲,下棋的顾惜风,都长得白白嫩嫩,一看就知道是十指不沾泥,锦衣玉食长大的公子哥。
  独孤信又说道:“我宣明道场,不禁男女婚嫁,也可娶妻生子。不过,横兄你既然步入了仙门,那就理当精心修道才对,若是被门中哪个狐狸精勾搭了去,沉迷于温柔乡里,数年之后碌碌无为,那就辜负了这一番仙缘。”
  横江讶然失笑,道:“我七岁离家,为求仙道,颠沛流离十几年,这才求得一缕仙缘,踏入了仙门当中,怎能因男女之事而分心。倒是独孤兄你俊美无双,只怕是桃运连连……不知我仙门中人,在成为了正式的仙门修士以后,又有多少个境界,如何才能修炼至纯阳,如何才能求取长生?”
  不知为何,独孤信有些意兴阑珊,道:“接下来一段时间,陆师叔会给你们这些新入门的弟子讲课。你问的这些,课上都会讲。”
  横江点点头,看了看空中西移的圆月,起身告辞。
  独孤信将横江送到了院门外。
  月凉如水。
  山间雾气清新,犹如仙露。
  “刚刚还聊得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话不投机半句……”
  横江回到自己的小院,关上房门,坐在天窗下,隔着纯净透明的的琉璃瓦面,眺望着深邃夜空,运转凤凰晒翅之法。
  每次修行,横江腰间总会有有一阵温和热意。
  他知道,这是那块紫布的功效。
  因为每当他将紫布从腰间取下之后,那种修炼之时的温和热意就消失无踪。
  横江一直都将紫布缠在腰间,也曾想要将紫布清洗一番,可那紫布却一人不染,毫无一丝污垢,日日如新。
  他也曾在半夜无人的时候,仔仔细细的研究过那块紫布,却看不出有任何异样,最终只得罢手,只在心中想道:“也许,等到我修为提升之后,就能研究出紫布的奥妙。”
  第二天。
  陆青皇来的很早,叫齐了横江七人,来到了一处大殿当中。
  殿中有一张讲坛,讲坛前摆着一排蒲团。
  陆青皇坐在讲坛上,让横江等人在蒲团上坐好,随即拿起一个小木槌,朝讲坛上摆着的编钟敲了一敲。
  嗡……
  陆青皇摇头晃脑,开口说道:“此乃仙门第一课,你等凝神细听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