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二十四章:上穷碧落下黄泉

  横江坐得笔直,凝神静气。
  众弟子也是目不转睛,紧紧盯着陆青皇。
  陆青皇再度敲击编钟,随着钟声响起,他的话语也随着钟声一起,传至各弟子耳中。
  “我宣明道场,道心第一,法统第二!”
  “道心,指的是追寻仙道至理的求道之心;法统,指的是祖宗之法,师门传统。”
  “铸就道心,需持咒,可以祛外魔,固根性。”
  “铸就法统,需持戒,可以明祖法,知荣辱。”
  陆青皇扫视殿中众人,敲钟言道:“持戒一事,你等只需将师门戒律牢记在心即可。至于持咒,我今日就传你们两个咒法,分别是净心咒,净身咒。净心咒可以稳固心神,净身咒可以护持身躯。我先教你们净心咒,随我念: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陆青皇开坛讲课,一直将编钟敲个不停。
  最开始的时候,横江还能听到钟声。
  可随着陆青皇连续不断的往下讲,横江却只看到陆青皇敲钟,耳中已然听不见一丝一毫的钟声,唯有陆青皇的话语之声 ,如雷贯耳,直灌心头!
  才听了一遍,就已经牢记在心。
  陆青皇将两道咒法教完,将小木槌放到一旁,道:“仙道渺渺,大道茫茫。心有不孝、不信、不正、不纯、不善、不定、不坚、不固之辈,就算平日里蒙蔽伪装,没有被逐出师门,这八种人也绝难修成正果,你等切记,切记。”
  “弟子记住了。”
  众人齐齐颔首,唯独横江与韩剑无动于衷。
  陆青皇眼眸微眯,也不多问,又道:“你等入我门中,只算是初入门墙的道童,道童境界往上,就是道徒。道童境界,讲求锻炼身体,培元固本,养精蓄锐,为求开窍。而道徒境界,则讲究引气入体,打坐练气,疏通百脉,始养神魂。至于道徒往上,才是正式的仙门修士。仙门修士神魂已固,以神驱法,以魂铸道。这种寻常修士,炼丹、炼器、画符、御兽、掐算、法术、无一不可学,却难以精通。”
  纪嫣然咬咬牙,问道:“为什么难以精通啊?”
  陆青皇道:“寻常仙门修士若无灾劫,视其道行深浅,短则七八十岁无疾而终,长则添寿添命,最多不超过一百二十岁。”
  纪嫣然双眼睁圆,惊道:“普通人一生只有短短几十年,而玄门修士却能活一百来岁,甚至能活一百二十岁。难道整整一百年的时间,都不能将一种道法修炼到精通吗?”
  “仙道境界,决定思维方式!”
  陆青皇目光锐利,语气深沉,道:“如果境界不够,悟不到那个层次,哪怕花费的时间再多,也是徒劳无功。如果境界够了,也许某一天灵光一闪,一瞬间顿悟到的东西,就抵得上境界不够之时,冥思苦想十余年甚至数十年。”
  纪嫣然悄然握紧了小拳头,暗暗发誓,一定要努力修行。
  其他众人,也是眉头紧锁。
  唯独横江目光坦然,神色没有丝毫变化。
  “随着修行日久,道行越深,就可以突破仙门修士境界,进入神魂修士层次。突破了神魂修士层次,便是纯阳修士!”
  陆青皇朝着横江与韩剑,深深的看一眼,又道:“纯阳高手,可以飞天遁地!可以上穷碧落下黄泉!可以遨游宇宙星海!可以探索无尽地狱!”
  飞天遁地!
  上穷碧落下黄泉!
  遨游宇宙星海!
  探索无尽地狱!
  这些话语,每一句说出,都让在场的弟子眼神变得明亮一分。
  等到陆青皇说完,那崔颢立时就说道:“我崔颢此生此世,必定要修炼成纯阳修士!我必定要成为那举世瞩目,人人仰望的仙门高手!”
  纪嫣然仰起了头,大声道:“我也是!”
  李青莲也说道:“加上我一个,我也要成为纯阳修士!”
  顾惜风则颓然摇了摇头,感慨道:“中州帝国各大道场,年年都要收纳十来个内门弟子,可这些人当中,又有几人,在有生之年,能修炼至纯阳境界?”
  “哼!”
  纪嫣然狠狠瞪着顾惜风,道:“你这没志气的人,自己没有梦想也就算了,竟然还嘲讽别人的梦想,简直可恶!”
  顾惜风也不反驳,只是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唯独横江与韩剑不言不语。
  “肃静!传道大殿当中,怎可喧哗?你等心性不稳,心浮气躁,还需磨砺一番。从明日起,你们就去内门各殿,帮工打杂……”
  陆青皇用小木槌在编钟上轻轻一敲,神态严正,道:“今日讲课就到这里,你们明日一早,再来传道大殿听讲。至于今天下午还剩下大半天时间,你们先去厨房,帮忙挑水。”
  众弟子拱手施礼,辞别而去。
  内门厨房,占地广阔。
  厨房管事之人早知众人要来,在厨房后院准备好了几口大缸,每一口大缸上,甚至还刻好了人名。
  一共七口水缸,和七个内门弟子一一对应。
  也许,是按照年龄的不同,来区分水缸的大小。这些水缸当中,横江的缸最大,纪嫣然的缸则最小。其他年纪相差无几,故而水缸也差不多。
  众人带着扁担,挑了水桶,下山打水。
  纪嫣然一边走着,一边鄙视着顾惜风,道:“都是你!要不是你,咱们就不会被认为心浮气躁,也不会被派去帮工打杂。你胡乱说话,只顾着一时痛快,却害得我们要去厨房挑水。”
  顾惜风苦笑道:“师姐,新晋弟子都要帮工,这是宣明道场的规矩,就算我没有说错话,我们也是要去帮工的。刚刚陆青皇师叔都说了,厨房连水缸都早已经准备好了……”
  纪嫣然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她是考了第三名,才做了顾惜风等人的师姐。
  如果按年龄来算,纪嫣然反倒是七人里年纪最小的,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挑水的扁担和水桶压在她瘦弱的肩膀上,晃晃悠悠。
  挑水回厨房的时候,吴冠几人说要帮她挑,她也不肯让别人帮忙,咬着牙摇头拒绝了。甚至,她还有闲心跑到横江身边,问横江嘴里一直嘀嘀咕咕,是在念叨些什么。
  横江答道:“念咒。”
  纪嫣然讶异道:“什么咒呀?”
  横江笑道:“净心咒,净身咒。”
  “原来橫师兄你这么努力,我可算是想明白了,为什么能考第一,因为天道酬勤呀!”
  纪嫣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瞪大了眼睛,来回扫视着其他几个师兄弟,道:“哼!你们竟然想帮我挑水,简直不可饶恕!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我要是被你们宠坏了,变成一个大懒虫,以后一无所成,那就都是你们害的!”
  众人被纪嫣然鄙视了一番,苦笑不已,不过他们看向横江的眼神,又变的有所不同了。也纷纷学着横江,在挑水之时,练习陆青皇所传的两道咒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