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二十二章:未雨绸缪

  长生!
  韩剑听到这两个字,猛地抬起头来,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啪嗒!
  一道重物坠地之声响起。
  众人转身看去,只见吴冠站在不远之处,正在怔怔的看着横江。他本是去食堂采买食物的,如今正好回来,听到横江那两句话,竟是惊得连手里提着的食盒,都掉在了地上。
  “呃……怪我,不小心把食壳都掉到了地上,还好酒菜没洒出来。”吴冠憨笑着捡起食盒,一路小跑奔向石桌。
  众人笑骂他胆儿小,竟然被榜首随口两句话,就把魂都吓掉了。吴冠也不反驳,只趁着众人七手八脚从食盒里拿酒菜的时候,又多看了横江几眼。
  吴冠看向横江的时候,韩剑也在打量吴冠。比起以前,如今韩剑看向吴冠的眼神,已是多了一丝欣赏。
  “来来来!横江师兄,别光顾着看夕阳,来喝酒呀!”
  纪嫣然一手抓着一个鸡腿,另一只手抓着一个酒杯,像江湖豪杰一样大口吃着,看上去很是娇俏可人。
  “好。”
  横江点点头,坐到了众人桌边。
  韩剑却只顾着雕刻,不愿意理会众人。
  酒喝得多了,话就多了。
  酒兴一起,那三个原本和横江不太熟的师弟,跑回院子拿来了古琴、长剑、棋盘等物。
  一人弹琴而歌,一人持剑而舞。
  另一人则摆好了棋盘,看着不远处院子里一直在低头雕刻的韩剑,大声招呼,道:“韩师兄,来下棋吧!”
  韩剑抬了抬头,没有回答。
  那人则抱着棋盘,走到了韩剑院子里,直接将棋盘摆在韩剑身边,又拿了一颗黑棋,当先落子,道:“我先下了!”
  韩剑随手拿起一颗白子,一边下棋,一边雕刻石桌。
  半日接触,横江对余下三人,也算是有了初步的了解。
  弹琴高歌之人,叫做崔颢。“颢”字的读音与“浩”一样,其意思就是白天,于是纪嫣然就把崔颢叫做小白师兄。
  持剑而舞之人,叫做李青莲。此人很是健谈,相貌也很俊朗,剑舞也舞的很好。不过,横江却看得出来,这剑舞只是花拳绣腿,中看不中用。
  那个和韩剑下棋的人,名叫顾惜风,看上去有些呆板,很文静。
  吴冠连考三年,直到今日才领悟了道韵,心情畅快,一会儿就喝得醺醺欲醉,朝韩剑举起了就被,高声问道:“韩剑师兄,你怎么不来喝酒?”
  此次考举,韩剑考了第一,按照宣明道场的规矩,他在师兄弟七人当中排行第二,是二师兄。
  至于横江,自然就是大师兄。
  “哼!”
  纪嫣然小口喝着酒,撇撇嘴,“我骂了他,他肯定怀恨在心,不愿意和我一起喝酒。”
  “啊?”
  吴冠惊了一惊,埋怨道:“我们这一届考举,一共才七人成为内门弟子,在师门里势单力孤。我们理当相亲相敬,相互扶持,你为什么要骂他呀?”
  纪嫣然扬起下巴,鄙夷道:“要不是他,横师兄早就成了真传弟子。”
  吴冠看了看韩剑,又看了看横江,道:“橫师兄领悟的本来就是家传功法,以他光明磊落的性格,就算陆青皇师叔让他做真传弟子,他也不会答应,这件事情怎么能怪韩师兄呢?再说了,韩师兄说自己领悟的是家传功法,不肯蒙混过关成为真传弟子,意味着韩师兄也是个正人君子。”
  “橫师兄光明磊落,是个正直的人。,可那韩剑……呵呵。” 纪嫣然皱着眉头,很不屑的笑了笑,又道:“顾惜风那小子,竟然跑去和韩剑下棋,看来他和韩剑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两人才会臭味相投。”
  横江抿着酒,听着两人斗嘴,又看了看高歌舞剑,执子下棋的其他几人,只觉得以后在宣明道场的生活,一定会很有趣。
  不过,他来宣明道场修行,仅仅是有趣有怎么够?
  “踏遍青山心未暮,修至纯阳人已老。”
  横江回想起在古代修行遗迹门口,看到的那副对联,眼神越发的明亮起来。
  如今他已步入仙门,成为了宣明道场的内门弟子,心境比起以前有所不同,对于当初那一副让诸多修士沉思感慨的对联,又有了新的领悟。
  “时不我待!”
  一念至此,横江站起身来,朝不远处求仙路走去。
  纪嫣然见横江走了,赶紧问道:“横江师兄,你要去哪儿呀?”
  横江道:“我去找一个故人?”
  故人?
  纪嫣然舔了舔粉嫩嫩的嘴唇,想要多问,却欲言又止。
  就在此刻,横江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只因那求仙路尽头,独孤信提着一个长宽一尺的木盒子,正踏步而来。他脚步不快,却如同踩在云端,每一步踏出,都远去十几米,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横江面前。
  横江招呼一声,“独孤兄!”
  独孤信点头一笑,也不多说,只将木盒递给横江。
  横江问他住在山中何处,独孤信就直接将住址说了出来,再辞别横江,转身上山。
  纪嫣然讶异道:“这个师兄是谁?”
  吴冠认得独孤信,便说道:“这是我宣明道场掌门弟子,叫做独孤信。”
  “掌门弟子!”
  纪嫣然怔了一怔,只觉得横江有些高深莫测,居然连高高在上的掌门弟子,都来给他送东西。
  木盒当中,一阵香味透了出来。
  打开一看,其中果然装满了美酒佳肴。
  众人面色呆愕,无人想到,堂堂掌门弟子独孤信,竟然会给横江送来酒菜。
  横江把酒菜一一摆在桌上,举起酒坛,朝韩剑招呼一声:“韩剑,过来喝酒!”
  韩剑看了看横江,随手将一颗白子摆在了棋盘上,朝着横江大步走去。至于那个和韩剑下棋的顾惜风,则呆呆的坐在棋盘前。
  如今这棋盘之上,已经尽是白子的天下,手持黑子的顾惜风,已经输的一塌糊涂。
  “我一直以为我棋艺很高,同龄人难逢敌手,如今才知自己是井底之蛙……”
  顾惜风追在韩剑身后,高声道:“韩师兄,以后我们再一较高下!”
  韩剑摇了摇头。
  顾惜风皱着眉头,问道:“韩师兄看不起我吗?”
  韩剑也不说话,只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哼!伪君子!”
  纪嫣然有些闷闷不乐,道:“刚开始喝酒的时候,我们叫你来你也不来。现在我没叫你来,你为什么又来了?”
  韩剑放下酒杯,冷冰冰的道:“我喝的是横师兄的酒。”
  纪嫣然一时无语,竟不知该如何作答,只端起酒杯,朝横江敬酒,横江自然是来者不拒。
  不知不觉,天色已黑,明月高悬。
  众人散去。
  横江踏着月色,沿着求仙路往上走,来到了独孤信的住处。他有很多疑问,关于内门,关于修炼,关于宣明道场,关于世间仙门局势,都要问独孤信。
  以前不问,是因为他以前未曾踏入仙门。
  如今,横江已是宣明道场的内门弟子,仙门道路就在脚下,诸多事情不得不问。
  他素来是一个未雨绸缪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