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十九章:悟道

  天一亮,横江就去了考场,和其他人集合。
  杜明等负责此事的内门弟子,早已等候在此。
  朝阳东升,云霞似火。
  陆青皇驾云而来,伸手一招,就将包括横江在内的五十余人,全都抓到了他脚下的云台上面。
  横江只觉得站在云台上十分舒服,脚下一阵柔软。只是,他尚未来得及好好的感受云台的妙处,陆青皇已是催动云台朝着远方飞去。
  云台速度极快,风驰电掣,短短一会儿的功夫,就飞出了上百里,比独孤信当初御剑飞行赶回宣明道场的速度更快。
  众人站在云台上吓得心惊肉跳,不少人甚至头晕目眩,连连呕吐,唯独横江早已见识过这等御空飞行的手段,如今已是见怪不怪。
  “到了!”
  陆青皇将云台停在了一座孤零零的山峰前方,指着前方那块“涅槃洞府”四字石碑,道:“这座涅槃洞府,就是你们祖师爷当年闭关修炼之处。”
  横江打量着碑文字迹,心中已有波澜。
  此刻,距离他真正的踏入仙门,只差临门一脚!
  若能感悟道韵,就能成为宣明道场的正式弟子,若是不能感悟道韵,那就……
  “成败在此一举!今日感悟道韵之事,我势在必得!”
  横江深吸一口气,压制住波澜起伏的心情,回想起了昨夜独孤信的叮嘱,想起了凤凰晒翅之法,又想起了腰间的紫色船帆……、
  他的目光越发的坚定。
  对于求仙问道之事,横江不想再等,也不能再等。
  =======
  涅槃洞府门外。
  众人按照宣明道场悟道的规矩,盘膝在石碑旁边。
  横江身为榜首,坐在了众人最前方。
  韩剑、吴冠、纪嫣然三人按照名次,坐在横江身后。
  周遭景致清幽,山林静谧。
  陆青皇脚踏七星步伐,念诵咒语,再施捏动指诀,找洞府紧闭的大门指了一指,洞门轰然打开。
  众人从门外往内看,可以见到一座巨大的铜钟,离地数米,悬在大门之内。
  铜钟下面,坐着一个精神矍铄,身穿破旧道袍的邋遢老道士。
  陆青皇朝此人抱拳施礼,叫了一声师兄。
  邋遢道士点了点头,朝坐在外面的众人看了一眼,当即就皱起了眉毛,指着横江,问道:“他是榜首?”
  陆青皇点头称是。
  邋遢道士说道:“这个榜首眼含沧桑,只怕已经年纪不小,他到底多少岁?”
  闻言,周围悟道之人,纷纷看向横江。
  陆青皇说道:“此人今年二十岁。”
  “二十岁才来感悟道韵,确实有点年纪过大。他若是潜心苦修,未尝不能修炼成真正的仙门修士。”
  邋遢道人语气里带着几分叹惋之意,道:“可惜,他二十岁就眼含沧桑之色,必定经历了不少事情。红尘滚滚,尘世之事声色犬马,经历得越多,心思就越不单纯,修炼之时就越容易被外魔所惑。只怕他这一生,最多也就是仙门修士,再难有所长进。”
  再难有所长进?
  横江则神态不变,目光坚定,心思也没有半分动摇。就仿佛邋遢道人所说之事,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而周围那些少年男女看向横江的眼神,已经变得有所不同,甚至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肃静!”
  陆青皇抬手指着铜钟,转身看着众人,道:“我宣明道场祖师爷留下的道韵,就暗藏在钟声当中。钟声一响,就是悟道之时。”
  随即,陆青皇屈指一弹。
  一束青光,自陆青皇指尖迸射而出,如电如剑,撞击铜钟。
  嗡!
  众人睁大了眼睛,盯着前方铜钟。
  钟声悠长,绵绵不绝。
  横江只觉得昏昏入睡,隐隐约约之间,他已经听不到钟声了,脑海里渐渐浮现出一道人声。
  那人声似是在读书念经,又似是在低吟浅唱,嘈嘈切切,杂乱无章,却不是响起在耳中,而是直接回荡在脑海里!
  横江眉头紧锁,竭力去分辨脑海里的声音,想要分析出那声音到底在说些什么,可那声音却越发的混乱驳杂,仿佛置身于菜市场里,有千百个人千百张嘴,在呼喊着、叫骂着、怒吼着……
  “难道我真的和宣明道场的道韵无缘?”
  横江咬咬牙,再不迟疑,根据独孤信先前的叮嘱,缓缓抬起手臂,运转出凤凰晒翅之法。
  咦?
  陆青皇眉头一跳,盯着横江抬起的手臂,若有所思。
  邋遢道人也在看着横江,他的目光已是变得神采奕奕。
  良久之后,横江脑海里那道声音又变得清晰起来,字正腔圆,话音犹如珠落玉盘。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一段文字,回荡在横江脑海里,将他惊得瞠目结舌。
  “这……这不就那凤凰晒翅之法的口诀么?”
  横江心头一惊,赶紧将脑海里响起的口诀,一句一句记在心头。如今这段口诀,比起独孤信给他的凤凰晒翅之法,更加完整,更加精妙。
  今日晴空万里,烈日炎炎。
  也许是天气的原因,使得横江体内那一道炎流,比起往常强盛了数十倍,像一股奔腾的烈火,在横江体内上下串烧,仿佛烈火焚身,烧得他难受至极,浑身颤抖。横江想要停止运转功法,可那凤凰晒翅之法却在自行运转,完全停不下来。
  “云来!雨至!”
  陆青皇轻吟两声,找来一道方圆十余米的白云,罩在横江头顶,挡住了炽烈阳光。随即,暴雨从云中倾盆而下。
  雨水汇成一束,只朝着横江洒落,其他人身上则没有沾染到一丝一毫雨露。
  横江体内运转的凤凰晒翅之法渐渐停了下来,他只觉得浑身清凉,烈火焚身之感一扫而空。
  横江睁开眼睛,朝四周看了看,只见陆青皇与邋遢道人正在目光炯炯的看着他,而其他感悟道韵之人,却尚未醒来。
  至于铜钟发出的钟声,虽已经十分微弱,却依旧在鸣响着,悠长不绝。
  突然间,一道白光,出现在横江左侧。
  横江转头一看,只见一柄七寸长短的小剑,悬浮在韩剑头顶。小剑晶莹剔透,犹如白玉雕琢而成,白光正是从这小剑之上发出。
  陆青皇使出一道法诀,打向韩剑。
  韩剑浑身一抖,睁开眼睛,他第一时间就觉得头顶似是有什么东西,抬头一看,就见到一柄白色小剑,正在缓缓消散。
  陆青皇面带笑意,朝邋遢道人伸出两个手指,道:“悟道得真传,十年难得见到一个。今日这是第二个!”
  此刻,钟声消停,悄无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