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二十章:虚空凝剑诀

  “嗯!可惜没有第三个。”
  邋遢道人点了点头,他看了看横江,又看了看韩剑,捋着胡须,随即又摇了摇头,喟然长叹:“能出现两个,已算祖师保佑,我哪里还能奢求第三个?”
  众人纷纷醒来,虽听到了邋遢道人那句“可惜没有第三个”,却不懂邋遢道人何出此言。
  陆青皇满面春风,嘴角挂着笑意,转身对着洞内铜钟,打出一道法诀。
  铜钟缓缓飞出,悬停在洞府门口,离地一米有余。
  陆青皇指着铜钟,对众人说道:“除了横江与韩剑之外,余下众人,依次前去触摸铜钟。”
  众人纷纷看向横江与韩剑,眼中尽是羡慕之色。
  接下来就是摸钟。
  有人摸钟之时,铜钟会响起嗡嗡之声。
  有人摸钟之时,铜钟毫无动静。
  众人对于摸钟之事也早有预料,把钟摸响之人则满脸喜色,没能摸响之人,则垂头丧气。
  那藏书楼的卢师兄,这次也考进了前五十,摸钟之时铜钟却寂静无声。
  “第三次,已经是第三次失败了。”
  卢师兄悲切得两眼垂泪,离开铜钟的时候,他脚步蹒跚,踉踉跄跄,仿佛一瞬间就老了十几岁。
  为求仙道,多年苦苦追寻,到今天终于是断绝了最后的机会,卢师兄怎能不悲?
  众人见到这一幕,免不得生出了兔死狐悲之感。
  横江回想起十余年来,自己孜孜不倦寻求仙道的崎岖历程,心中也是唏嘘不已,他又看了看吴冠,只希望吴冠这一次,能摸响铜钟才好。
  吴冠曾经说过,他已经考了两次前五十,如今也像那卢师兄一样,他只剩下最后一次步入仙门的机会。
  “横江,我们宣明道场的书吏,身份相当于中土帝国的九品官。我就算不能步入仙门,也可以回家乡去做一个九品县令。以后你来我家做客,我请你吃香的喝辣的!”
  吴冠说完这些之后才前去摸钟,他步伐迟疑,拖拖拉拉,念念不舍。
  “去啊!怕什么。一点志气都没有,亏你还是个男人呢!”
  纪嫣然一脚踹在吴冠屁股上。
  “本男人去了!”
  吴冠拍拍屁股,大步向前,颇有几分就好比一个死刑犯走向刑场,视死如归的风范。
  “嫣然也去了哟。”
  纪嫣然对横江展颜一笑,又朝韩剑瞪了一眼,再冷哼一声,昂起下巴,娉婷而去。
  韩剑无动于衷,只朝横江问道:“我悟出了一柄七寸玉剑,你悟出的是什么?”
  “我?”横江淡然一笑,说道,“也许是一只小鸟,也许什么都没悟到。”
  “也许?悟了就是悟了,没误到就是没悟到,哪里来的‘也许’?”韩剑皱了皱眉,不再多说。
  钟声连续响起了二次。
  吴冠狂奔而来,像是一颗跳跃的大土豆,边跑边喊:“响了!我响了!”
  纪嫣然紧随而来,小脸红扑扑的,朝横江拱手施了一礼,有模有样的说道:“师妹这厢有礼了。以后我们就是同门师兄妹啦,横江师兄要多多关照哦。”
  横江微微一笑,道:“好。”
  韩剑则脸色淡漠,沉默不语。
  这一次感悟道韵,除了横江与韩剑无需摸钟,其他四十八人当中,加上吴冠和纪嫣然,也只有五人摸响了铜钟。
  这意味着,此次宣明道场考举,有七人可以拜入宣明道场,从此步入仙门。
  那些没能拜入宣明道场之人,则有杜明领着离去。
  余下七人,则留在原地,等待陆青皇训话。
  陆青皇双手背负在身后,昂然言道:“你等七人,从今日起,已算步入仙门。只等九月初九重阳之日,举行了拜师大典,你等就是我宣明道场的正式弟子!”
  闻言,众人眉开眼笑,大声欢呼起来。
  横江眼含喜色,却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欢呼。他七岁出门闯荡,颠沛流离十余年,早已不像其他少年那样纯真稚嫩,目光也更为长远。
  步入仙门,只是仙道修炼的第一步。
  入了仙门之后,还有更为漫长的路要走。
  横江眺望着宣明道场外,那无限广阔的天地,心道:“吾将上下而求索!”
  “肃静!”
  陆青皇眼神一凝,喝止众人。
  待到众弟子安静下来,陆青皇大步走至横江与韩剑面前,朝横江问道:“悟道之时,你身上炎流汹汹,是不是得了祖师的真传,可否让我探查一番?”
  这一问,让在场众多弟子眼神一呆。
  众人皆知,悟道之时得到了祖师真传,就意味着会成为宣明道场的真传弟子。
  横江略一沉吟,随即点了点头,直言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得了真传,还请前辈先探查一番。”
  “得了就是得了,没得到就是没得到,这有什么不知道的?”
  陆青皇微微有些讶异,又觉得有些好笑,随即抬起一只手掌,搭在横江肩膀上。
  一道温和的气流,从陆青皇掌中涌出,沁入横江体内。
  “果然是凤凰晒翅之法!”
  陆青皇眼含喜色,赞叹不绝。
  随即,他眸闪过一丝精芒,似是觉得不对,又道:“咦?你这凤凰晒翅之法,已经修炼除了一道炎流,可算是略有小成。不过,你的修炼资质,却很是普通。这样的资质,怎么可能在刚刚领悟出道韵,得到真传之时,就修炼出了一道炎流?”
  一言至此,陆青皇转身看向邋遢道人。
  那道人也跑了过来,把手掌搭在横江肩上探查了一番,随即连连摇头,道:“奇哉!怪哉!”
  横江说道:“两位前辈有所不知,凤凰晒翅之法,是我家传的功法,我自幼就开始修炼,早已修炼出了一道炎流。只是这功法残缺不全,直到今日在此感悟道韵,我有所领悟,才得到了完整的修炼法诀。”
  “家传功法?”
  邋遢道人眉头一挑,朝陆青皇说道:“他虽在感悟道韵之时,补全了家传的凤凰晒翅之法,却算不得是完全靠感悟道韵得到的真传。此人到底能不能算真传弟子,我也难以判断,还是你自己拿主意吧。”
  陆青皇深深的看了横江一眼,又朝韩剑问道:“你可否让我探查一番?”
  韩剑点了点头。
  “咦?竟是虚空凝剑诀!”
  陆青皇眼神一亮,朗声说道:“韩剑可为真传弟子!”
  闻言,众弟子已是满脸羡慕。
  “且慢!”
  韩剑看了看横江,说道:“我这虚空凝剑诀,也是家传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