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十八章:流觞取食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横江身上。
  考举第一,位列榜首,万众瞩目!
  吴冠与纪嫣然眉开眼笑,连连恭喜横江。
  横江微笑着朝二人点了点头,心中也有些惊喜。
  周围之人,也纷纷朝横江道喜。横江则朝着四周拱了拱手,算是回了一礼。
  陆青皇站在空中,发号施令,道:“榜首与前五十名,算是得了我宣明道场的仙缘。你们明日一早,来考场集合,随我去感悟道韵!”
  云台冉冉飞行,载着陆青皇凌空远去。
  “这个横江,竟然比我还要考得好!”
  韩剑远远盯着横江,目光灼灼。
  不过,当他转身环视四周之人的时候,眼神已经变得一片冷傲,似是全然不将在场的其他考生放在眼里。
  “让开!让开!”
  韩剑推开人群,走到了横江身前,昂着下巴,说道:“考举得了榜首,只意味着你读书比我厉害。等到步入仙门,成了内门弟子之后,我韩剑一定要超过你!”
  “超过我?”
  横江微微一笑,打量着眼前这个十五六岁,脸上稚气未脱的韩剑,摇头说道:“你我只算是考进了前五十名,能不能把握住那一缕仙缘,能不能成为宣明道场的内门弟子,这些都是未知之数。”
  韩剑握了握拳头,斩钉截铁说道:“你一定可以成为内门弟子!”
  横江有些不解,问道:“阁下为何如此肯定?”
  “因为我对自己有信心,我觉得明天我必然会把握住住仙缘,感悟出道韵,成为内门弟子。”
  韩剑极为自信,仿佛内门弟子之位,已是他囊中之物,又道:“你比我厉害,连我都能成为内门弟子,你肯定也能成为内门弟子!”
  这思维逻辑,实在是与众不同。
  横江哑然失笑,不知该如何回答。
  韩剑却将目光转向了吴冠与纪嫣然两人,问道:“你们就是第三名和第四名?”
  两人点了点头。
  “哼!手下败将!”
  韩剑扬起下巴,抬头看着天空,将双手搭在背后,孔雀一样踏步远去.
  “可恶!竟然敢嘲讽我!”
  女豪杰纪嫣然大吼一声,追向韩剑。
  吴冠赶紧跑过去拉住她,连声安慰,纪嫣然这才消了气。
  时至此刻,考举一事,算是完全结束了。
  众多考生各自散去。
  横江与纪嫣然和吴冠也结伴离开了考场。
  纪嫣然说横江考了榜首,可喜可贺,要横江请她吃饭。
  横江对纪嫣然这个女豪杰颇有好感,自然是答应了,顺便将吴冠也叫上,三人一起来到宣明道场外院的食堂。
  食堂里面,人声鼎沸。
  饭堂大厅十分宽敞,摆着上百张桌子,能容纳几百人就餐。
  众人吃的吃,站的站。
  还有许多人端着木制的餐盘,排队正在打饭。
  窗口之内,并没有人。
  一股流水,哗啦啦的流淌在窗口中。
  前面那弟子将餐盘水中一放,然后高喊一声:“外门书吏李强,来领取饭菜一份。
  餐盘顺着水流飘了进去,紧接着又装满饭菜飘了出来。
  窗口外挂着一块一人多高的玉牌,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名字,每当有人领走一份饭菜,名单上就会亮起一个名字。
  看来同一个人,一餐只能领取一次饭菜。
  “这就是以前独孤信对我说的,‘流觞取食’之法么?不愧是仙门道场,名门大派,就连外门之人吃个饭,也这么讲究,还要用水流载着碗飘来飘去……”
  在横江眼中,这一切都十分新奇。
  食堂提供多种伙食,除了这流觞取食的大锅菜之外,也有特色小炒。吴冠常在食堂吃饭,这些业务他很是熟悉。
  三人点了几个菜,叫了几壶酒,坐下来慢慢的喝。
  横江考了榜首之事,早已是传遍了宣明道场整个外院,整个外院没人不认识他。
  一时间,食堂里这些吃饭之人,都想过来给横江敬酒,想趁机和横江说上几句话,结交一番,可惜平日里横江素来不与这些人来往,故而不敢轻易过去和横江说话,只能暗地里打量着横江。
  横江在墟城做了三年龙头,早已习惯万众瞩目,对此见怪不怪。
  吴冠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有些拘谨。不过,女豪杰纪嫣然却吃得极为快活,丝毫不受周围目光的影响。
  藏书楼那个卢师兄举着一杯酒,凑到横江面前敬酒,“横江师弟,我来敬你一杯,助你飞黄腾达,早日升仙。我卢……”
  横江点点头,淡然说道:“我知道,你叫卢师兄。”
  “我姓卢,名叫……”
  卢师兄说到此处,话语戛然而止,哑口无言。
  这一刻,他心中突然就想明白了。
  “原来横江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只将我当做张三李四路人甲一般的人物。所以,横江才会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只记得我姓卢。”
  卢师兄颓然畅谈,卖来一坛烈酒,将酒水一大杯一大杯往嘴里倒去,越喝他心中就越是苦闷,想道:“横江以前应该没有看过与考举有关的书籍,就连他读书的书单,也是吴冠给他准备的。可他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考了第一名,位列榜首!像他这样的人物,必定是人中龙凤,前途不可限量!我要是没有得罪他,单凭我和他同在藏书楼做书吏的情分,就足以让我辉煌腾达。可惜……可惜我有眼无珠,白白得罪了一尊大神,错过了一场天大的缘法!”
  饭后,众人散去。
  横江独自回屋。
  这天晚上,独孤信如期出现。
  二人一见面,独孤信就问道:“那基础修炼法诀,你修炼得怎么样了?”
  横江笑了笑,道:“我没有一日松懈,如今已经将那凤凰晒翅之法,完全掌握。在使用这种法门的时候,隐隐可以感觉到,有一股炽热的炎流,穿行于四肢百骸。”
  “炎流!区区三月,你体内就产生了一道炎流!”
  独孤信眼中惊喜交加,急忙抓着横江的手臂。
  一股冰冷霸道的气息,从独孤信掌中冲出,那气流在横江体内转了一圈,再退回到独孤信手掌当中。
  “如何?”
  横江想起了缠在腰间的紫色船帆,略一沉吟,问道:“我这修炼速度,是快是慢?”
  独孤信眼中闪过一丝异彩,说道:“很快!明天你要是没有感悟出道韵,那就在陆青皇师叔面前,运转这凤凰晒翅之法。”
  “今天是八月十五,中秋月圆……”
  独孤信似是要说些什么,猛然间又觉得不对,脸色突然变红,赶紧将手掌从横江臂上移开,低头转身,匆匆离去。
  “这独孤兄又怎么了?”
  横江茫然摇了摇头,目送独孤信远去,再关上门窗,凝视着那一轮悬在天窗外的明月,沉吟道:“看来,我的修炼进度,已经是远远超过了独孤兄的预计。这几个月来,我只吃了一颗培元固本的易经壮骨丹,此事独孤兄也是知道的,可他得知我修炼出炎流之后,依旧是惊诧莫名,可见我的修炼速度与易经壮骨丹并无多大关系。 除了易经壮骨丹之外,就只有那块在我修炼之时,次次都会发出暖意的紫布船帆!”
  “紫布船帆是我在遗迹里得到的,多半是出自于纯阳高人之手,极有可能是一件玄妙不凡的宝物。可惜我现在连仙门都没踏入,只是一介凡人,我就算是想研究紫布船帆,也不知该从何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