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五章:可得长生否

  几天以后,清晨时分,横江与独孤信一起,偕同观海楼里诸多修士,离开牛角洲,前往古代修士遗迹所在之地。
  遗迹距离牛角洲,仅有十余里。
  正因为距离近,修士们才会选择在牛角洲暂住。
  数日之前,遗迹开府现世,却大门紧闭。
  经过独孤信等人的推演计算,今天差不多就是大门开启的时候。
  大门两侧,有一副对联,恰恰就是“虫书”。
  众修士早早离开观海楼,赶赴遗迹所在之地,他们一见门口那副虫书对联,就知道这遗迹的主人,要么是酷爱虫书之辈,要么就是活在虫书广为盛行的年代。
  于是略懂虫书的沾沾自喜,不懂虫书的焦头烂额,因此懂得虫书的酒楼主人横江,成了众修士的焦点,对他巧取豪夺。
  “虫书”是古代修士的文字,在某一个时代很是盛行,可如今修行之士已经创出了简易的“符书”。
  世人的爱好,各有不同。
  仙门修士也是如此,有些人喜欢练气求法,有些人喜欢炼丹炼器,有些人喜欢豢养异兽,有些人喜欢性命交修一口飞剑……可不论任何爱好,要想达到一定的造诣,都需要耗费不少时间。
  有多少人会耗费光阴,不务正业,去研习早已被“符书”淘汰了的“虫书”?
  来此探索古代修士遗迹的试炼弟子,年纪轻轻,不过十几二十岁,他们若想修炼有成,又怎会在修行之初,就耗费数年光阴,去研习对修炼生涯未必有多大用处的虫书?
  独孤信就看不懂虫书。
  众多修士里,也不乏略懂虫书之辈。
  可那一副虫书对联写得龙飞凤舞,明显是草书,而且是狂草。
  在这些仙门修士里,哪怕是虫书水平最高的人,也只在这幅对联当中,认出了一个“山”字,和一个“人”字。
  众修士停留在大门之外。
  独孤信仰视着高达十余米的遗迹大门,指着门侧对联上那一个个半人来高的虫书文字,问道:“横江,那对联写的是什么?”
  独孤信这么一说,立即就有其他修士催促。
  “快念一遍,这几日我一直都在想着这幅对联的事情。”
  “对!赶紧说对联写的是什么。”
  “这个凡人难道是不懂装懂,假装懂虫书,实则只是一个坑蒙拐骗,想白捞一场修行机缘的骗子?”
  骗子?
  横江泰然自若,也不多说,只从行囊里拿出纸笔,将对联翻译在纸条上,递给独孤信。
  实则横江这个这举动,就是在摆明了态度,要告诉周围之人,他的职责仅仅是替独孤信认字。
  独孤信微微一笑,接过纸条。
  也许是觉得这副对联里,没有蕴含什么紧要的消息,独孤信直接将对联念了出来。
  “踏遍青山心未暮,修至纯阳人已老。”
  独孤信刚刚吟出上联与下联,其他修士立即议论起来。
  “纯阳!对联里写明了‘修至纯阳’四字,意味着遗迹的主人,当年应该是一个修炼成了纯阳修士的高手!”
  “纯阳高手,寿元可达八千年!遗迹主人说修至纯阳人已老,莫非这一副对联,是在他八千岁寿元即将耗尽之时,在他修行的末年,写下来的?”
  “一个修行数千年的纯阳修士,留下的遗迹,里面不知蕴含着多少古代的宝物!你我众人就算不能将这遗迹探查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只需一人得到一两件宝物,也算是天大的福缘了!”
  “横批呢?横批是什么?”问出这话之人,就是古骁。
  古骁显得比其他人更为心急,此刻似乎忘了他在观海楼里,与独孤信之间的那番争斗,以及自己丢失的颜面。
  “横批?”
  独孤信神态淡漠,瞥了古骁一眼,随手把纸条递给旁边一个他颇为熟稔的修士,再将双手背负在身后,抬起头来,审视着十米高的大门,徐徐说道:“可得长生否。”
  可得长生否?
  这个就是横批?
  此问一出,周围其他修士也是神情大变,有的喟然长叹,有的眼神呆滞,有的郁郁摇头,有的意气奋发,神态各异。
  独孤信目光深邃,仰视遗迹大门,久久无语。
  横江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只隐约觉得,他们肯定是由这一副对联,联想到了其他事情,甚至悟到了一些东西。
  他不知这些修士悟的到底是什么,可心里对于步入仙门的渴望却更加强烈,他默默的将这一副对联记在心中,想着等以后自己也成了仙门修士,一定要揣摩出这副对联里蕴含的真意。
  不久之后,众人渐渐平息了心绪,或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或是独自的站在一旁,等候遗迹大门开启。
  横江趁着这个机会,打量着周围环境。
  此地,位于大漠当中,周围尽是一望无际的黄沙。古代修真遗迹大门紧闭,十余米高,孤零零的矗立在黄沙里。
  横江特地绕着大门走了几圈,只看到门后空无一物。依照常理而言,这孤零零的大门就算是打开了,走进门内也应是直接穿过空门,一步就能走到门的后面,将脚步踏在门后黄澄澄的沙子上。
  横江尚未步入仙门,以他如今的层次,实在暂且难以想象,大门打开之后,门中到底是怎样一番光景,只能在心里揣测,也许门内有着古代阵法,一步踏入之后,阵法会有运转,将他们带到另一个地方。
  太阳渐渐升高,遗迹大门的留在沙子上的阴影慢慢缩短 。
  日中正午之时,门上虫书对联,开始焕发白光,随即紧闭着的大门开始颤抖,门上出现蜘蛛网一样纵横交错的裂纹。
  轰隆!
  大门轰然碎裂,崩成细沙,被风一吹,四散飘扬。
  时至此刻,遗迹的大门,已经只剩下一个门框。
  有一束霞光,七彩缤纷,从门框里奔射出来,犹如一条扶摇而上的彩虹,朝着碧蓝色的天空照射而去。
  “横江,你随我来!”
  独孤信当走进门中,一脚踩在彩虹上面,一边踏步而上,一边朝紧随而来的横江说道:“这是古代修士所留的虹桥,采集五行精气与阴阳二气凝聚而成,七色七彩,绚丽夺目。”
  虹桥!
  横江只觉得极为新鲜,他从未想过,彩虹居然能做成一条可以载人通行的桥梁,惊叹之余,横江又看到独孤信眼中似有一丝担忧之色。
  “贵客在担心什么?”
  横江想不出答案,又问道:“是否与这条虹桥有关?”
  “九崇山覆灭已久,至今已有万余年。也不知这遗迹的主人,到底是何许人物,竟然能在殒落了万年之后,还能维持虹桥的运转。虹桥尚未毁坏,遗迹里诸多设施,也应该还保持着当初的功效;诸如阵法、机关、法术傀儡等等,依旧保持着当年的威力,你我稍有不慎,就可能命丧于此。”
  独孤信脚步一顿,转头看向横江,“你……怕不怕死?”
  “怕!不过,我死在追逐仙缘的路上,总好过一辈子浑浑噩噩,在凡尘里郁郁而终!”
  横江眉宇间透着一股坚定,阳光之下,让他更显的温文尔雅,气度非凡,绝非寻常之人可比。
  独孤信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虹桥尽头,是一处七彩闪耀,宛若彩虹编制而成的平台,方圆十余米。
  众人走至平台之时,太阳已经西移。
  当遗迹大门的影子被拉长到一定程度,大门陡然震了一震,开出无数裂纹,随即轰然崩塌,化作满地碎砂,随风而散。
  悬在空中的虹桥,也渐渐消失。
  众人退路已无,而脚下站立的七彩平台,也猛地炸开崩裂,彩光如同满天烟火,四散迸射。
  横江脚下一空,身体一沉,身躯急速下坠。
  此处距离地面,已有数百米高,摔下去必定粉身碎骨。
  呼呼呼……
  风声四起。
  一股漆黑的流水突然出现,聚成一道长宽十几米的水流,卷起众人,朝着远处空中飞去。众修士一阵惊呼,想要挣脱出去,却无能为力,只能随波逐流,却不知这股黑水要将他们带往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