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四章:奇货可居

  可突然间,横江的心情,出现了细微的变化。
  因为一个修士直接腾空飞起,站在了柜台上,居高临下,俯视横江,趾高气昂说道:“你若肯替我认字,我就姑且让你随在我身边,做我的奴仆,再传你几句练气之法,给你一个步入修行之门的机会,可好?”
  步入修行之门?
  此事,正是横江想要的。
  可要他与人为奴?
  横江对此嗤之以鼻。
  他毫不理会那趾高气昂之人,只朝独孤信说道:“我不愿与人为奴,不知贵客是否愿意,给我一份步入修行之门的机缘,作为我替你认字的报酬?”
  那气焰嚣张的修士见横江无视了他,心中已有怒意,喝问道:“你答不答应?”
  可惜,横江依旧不理会此人。
  “区区凡夫俗子,竟敢不把我古骁放在眼里!”
  古骁已是满眼怒火,站在柜台上抬起脚,一脚朝横江肩膀上踩去。
  这一脚势大力沉,脚下竟带有呼呼风雷之声。
  横江微微皱眉,眼中却并未有任何怯懦之色,心道:“这古骁一脚踩来,多半是为了教训我,让我认清双方的身份差距,以此来践踏我的尊严,轰破我的心理防线,让我不得不遵从他的提议,做他的奴仆,替他认字。只可惜,如今这观海楼里,不懂虫书的仙门修士极多,绝非只有一个古骁。”
  “住手!”
  独孤信衣袖一甩,袖子里飞出一块玉符,悬在了横江头顶,挡住古骁踩下的脚掌。
  “独孤信!”
  古骁猛地转过身,面相独孤信,冷声说道:“此人只不过是一介凡人,蝼蚁之辈,竟敢与我等仙门修士讨价还价,简直不知死活!我踩他一脚,只是略施惩戒而已,我不取他性命,已算是网开一面。此人胆大妄为,我若不惩戒他,岂不是颜面无存?你与此人不过是萍水相逢,为何要出手帮他?”
  独孤信眉宇舒展,道:“你颜面无存,与我何干?我出手帮他,与你何干?”
  古骁心中已有怒意,沉声道:“你这语气,分明就不把我古骁放在眼里!难怪你替他挡我了一脚。”
  独孤信淡然问道:“那又如何?”
  古骁冷声道:“你不把我古骁放在眼里,就是不把我师门蝠池道场放在眼里。别人怕你独孤信,我古骁却不怕你。借此机会,正好试一试你的深浅,看看你这宣明道场百年来最强弟子,到底有几斤几两!”
  横江站在柜台内侧旁观,将古骁独孤信二人的争执看在眼里,心中想道:“这些仙门修士大多看不懂虫书,唯独我精通虫书,奇货可居!那古骁若想让我替他认字,只有两个办法, 其一是我主动答应他,可我却一次次无视他。如今,古骁就只剩下第二个选择,那就是是震慑其他仙门修士,让其他修士不敢和他争锋。”
  “可惜,通过我这几日的观察,古骁在这一群修士当中,虽然颇有威望,却有好几人对他冷眼相待。这足以见得,古骁实力虽强,却绝对难以压服在场的所有修士。此人锋芒毕露,却是一个十足的莽夫,不足为惧。”
  “况且,我虽得罪了古骁,却没有得罪其他修士。尤其是这个独孤信,平时对古骁不假辞色,实力应该更在古骁之上,恰恰这独孤信对我颇有好感……”
  一念至此,横江倒了一杯清茶,悠悠然饮茶看戏。
  “大祸临头,这酒楼东家竟然还如此悠然自得……”
  独孤信眼中闪过一丝讶异,手掌轻轻一抖,已是有一块鸡蛋大小的白玉印章,浮现在他掌心。
  铮!
  剑鸣清亮锐利,自印章之内传出。
  独孤信捏着白玉印章,朝古骁轻轻一挥,立即就有一道长达数尺的剑光,自独孤信掌中生出,斩向古骁。
  古骁闪身躲避,剑光紧随而至。
  “疾!”
  古骁赶紧掏出一张符纸,打向剑光。
  符纸在空中化作熊熊烈焰,挡在了剑光前方,却被剑光搅碎,瞬息之间,剑光已到了身前。
  情急之下,古骁就地一滚。
  嘶!
  剑光发出一声爆鸣,破空而至,擦着古骁头顶飞过,击落了他发髻上的金冠,再轰碎半面墙壁,消失在酒楼之外。
  若非古骁险之又险的躲过那一剑,只怕他已经死于剑下。
  “独孤信!你我无冤无仇,你竟如此心狠手辣,莫非你宣明道场,要与我蝠池道场为敌?” 古骁看着被轰碎的墙壁,惊魂未定,神色震怒。
  独孤信瞥了古骁一眼,再冷然扫视着周围众人,也不说话,只是轻轻抛弄着白玉印章。
  印章莹白发亮,在独孤信掌中一上一下翻腾着。隐隐可见,那印章下刻着四个字:宣明剑印。
  古骁见此四字,就不再多言,只是神色越发的冷厉,当他转移视线看向横江之时,目光里已经是是杀机横呈。
  就在此刻,一个修士来到了横江面前,说道:“我可以给你一份步入修行之门的机缘,也不要你做我的奴仆,只需雇佣你替我认字,帮我阅读虫书,如何?”
  随即,又有几人表示用一份机缘作交换,还许诺了一些其他的好处。
  紧接着就有人说道:“除了他们开出的条件之外,我还答应保你平安,让这古骁奈何不了你,如何?”
  “多谢各位贵客的好意!”
  横江直接无视了满眼凶光盯着他的古骁,只朝其他修士微微一笑,再对独孤信说道:“贵客可否说说,你能给我一份怎样的机缘?”
  独孤信略一沉吟说道:“我宣明道场,立道五千余年,早有门规在先,我也没有办法让你直接成为宣明道场的弟子,做我宣明道场的道童。不过,我却能给你写一封荐书,推荐你做宣明道场的书吏,算是中土帝国的九品官员。”
  书吏?
  横江微微皱眉,却不多说。他早已说过,不想要官禄亨通,可独孤信却让他做九品官员,想必独孤信另有用意。
  果然,独孤信见横江皱眉,又说道:“道场里的书吏,算是道场的编外人员,每年都有一次机会,参与道场里考举。若是考举过关,就能推举为道童,如此就算入了我宣明道场的门墙。你连虫书都会,必然满腹经纶,难道还怕过不了考举那一关?”
  横江莞尔一笑,“一言为定!”
  独孤信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一问,问得横江心中满是慨叹:“我与独孤信相识已有好些天了,可直到今日,他才问起我的名字。这独孤信虽没有古骁那么猖狂,可独孤信骨子里,依旧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仙门修士。”
  一念至此,横江微微摇头,回答道:“横江,横刀夺爱的横,大江东去的江。”
  “横刀夺爱?”
  独孤信哑然失笑,倏然抬起手臂,伸出三根手指,以手指天,逐字逐句说道:“我独孤信对心魔发誓,若横江随我前往遗迹,替我认字,无一错漏,在遗迹当中,我会尽力保全横江;当我离开遗迹之后,我会立即写一封荐书,让横江成为宣明道场的书吏。”
  当独孤信发誓完毕,立时就有一股玄之又玄的青色气息,从他三只手指之间出现,飞入独孤信的心口。
  横江认得,这是修士的心魔誓言!
  若违背誓言,则心魔缠身,后患无穷。
  横江神色一正,唏嘘道:“贵客何必如此认真?”
  独孤信嘴角挂着一丝微笑,俊美的面容却十分严肃:“我宣明道场不仅有门规,更是戒律森严。师门第一戒,就是谨守信义。我身为师门弟子,怎能不信守戒律?我师门第二戒,就是不可滥杀,若非师门有此戒律,我早已将那古骁斩于剑下。”
  “惺惺作态!”
  古骁站在远处,讥讽道:“独孤信!如果我要杀你,难道你也会谨守戒律,不敢杀我?”
  独孤信转过身去,目光如剑,从古骁身上一扫而过,淡然说道:“你若对我动了杀念,目露凶光、眼含杀机,我杀你则只算自保,怎能算是触犯师门戒律?”
  “咱们走着瞧!”
  古骁一时语噎,狠狠甩了甩手臂,转身离去。
  周围修士见独孤信与横江做出了约定,对横江已是兴致乏乏。
  独孤信则从衣袖里掏出一个翡翠盒子,摆在柜台上。
  这些时日来,横江见酒楼里的修士拿取物品,都是从衣袖掏出,早已猜想到,这些修士多半是带着收纳物品器具的宝物,才会如此方面,如今已是见怪不怪。
  翡翠盒子一尺来长,半尺宽。
  盒子当中,摆着七八个毛茸茸,外面长满了尖刺,看起来像仙人球一样的球形果子。
  独孤信拿出两个,摆在桌上,用手指在果实上划开一道裂纹,再把其中一个推到横江面前。
  “请!”
  独孤信指着果子。
  早有浓浓的奇异果香,果实缝隙里冒了出来,让人馋涎欲滴。
  横江顺着裂纹打开果壳,眼神一惊。
  果核当中,竟然是一个手指大小,裸着全身,活灵活现的小姑娘,侧身躺着,正在沉睡,当横江将果核打开的时候,小姑娘身上冒出了丝丝缕缕的白色水汽。
  “这叫美人果,一旦剥开了果壳,果实就会融化,必须尽快吃掉。”
  独孤信拿起一双筷子,夹着果壳里栩栩如生的少女,放进嘴里,随即十分惬意的闭上了眼睛,徐徐说道:“美人果有着给人补充水分和营养的功效,一颗美人果,可以让人半个月都不需吃饭喝水。古代修士的修真遗迹里,也不知是否存在水源,是否找得到食物,你若不吃,一旦找不到水源和食物,必定饥渴而死。”
  “多谢了!”
  横江点点头,也将果实放进嘴里,只觉得唇齿之间馨香无比,果实味道极为美妙,他也是个品尝过不少美味之人,却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果子,只觉得浑身上下舒畅至极,情不自禁就闭上了眼睛。
  独孤信问道:“味道如何?”
  横江睁开眼睛,直言道:“人间美味!”
  “这几日间,你不妨先将安排后事,立下遗嘱。免得万一死在了遗迹里,亲朋好友争夺遗产之时,分配不均,反目成仇。”
  独孤信修士说完之后,就将翡翠盒子收起,起身离去。
  “安排后事?”
  横江深吸一口气,神色淡然,朝站在一旁的酒楼掌柜说道:“我若死了,我在墟城的产业,三成收入收入归各个掌柜,剩下的七成收入,用来接济墟城里的鳏寡孤独。”
  掌柜说道:“东家素来仁义,又乐善好施,必定吉人自有天相。此行前往古代修真遗迹,独孤信大人已经答应了保护东家的周全,东家怎么会出事?”
  横江站起身来,目光如电,透过那一扇被独孤信一剑轰破、正在修葺的墙壁,直上苍冥……
  他打量着月明星稀的夜空,目光犹如夜空一样深邃,心中想道:“遗迹当中,一切都是未知之数,若是危机四伏,九死一生,独孤信连自己都自身难保,他又怎能顾得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