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三章:以人为棋

  如此过了数日。
  横江一直留在观海楼。
  也有街坊熟人,趁着楼中无人之时,来问横江,为何你平日里都在墟城,今日却来到牛角洲。横江只说,因为这段时日酒楼招待的都是修士大人,担心楼中掌柜与店小二招呼不周,这才亲自出面,招待贵客。
  实际上,横江是在等。
  现在诱饵已经洒下,只等鱼儿上钩!
  三年经营,金矿布局,就是为了这一刻。
  横江闻着茶香,慢慢回忆起这些年的布局……
  横江早已知道,牛角洲附近虽然没有金矿,但却有一个比金矿珍贵无数倍的东西:古代修真遗迹!
  这也本不算什么秘密。
  这世间的修真传承,已不知有多少年,无数年来不只有多少修士陨落在历史长河里。古代修士曾经闭关修道的场所,在后世之人眼中,自然就成了修真遗迹。
  许多年前,九崇山一脉在此开宗立派,辉煌了数千年。直到万余年前,九崇山覆灭,九座灵山与周围几千里山河毁于一旦,化作泱泱大漠。
  九崇山覆灭,留下诸多遗迹。
  那些盛大辉煌的遗迹,早在多年以前,就被各方仙门探索了许多次,如今已是没了多少价值,只能供后人瞻仰、凭吊。
  至于那些零散的遗迹,则不知深藏于大漠何处,也不知何时遗迹才会现世。
  于是,世间各大派拿这里当试炼弟子的地方。倘若试炼弟子福源深厚,能够找到遗迹,那就各显神通,各取所需。
  这些本不算什么秘闻,有心求仙的都会知道,每年都会有求仙无门的人,进入沙漠找遗迹,希望能求得一缕仙缘,但这些人基本上都变成了一滩白骨。
  真正能找到遗迹之人,大多还是门派试炼弟子。
  所以,横江就把心思放在了这些弟子身上,要求得一丝步入仙门的机缘。
  以前这里万里无人,各派试炼弟子来此探访遗迹,都是直接飞到遗迹上空,但现在牛角洲市集繁荣了,门派弟子也不会拒绝在集市里稍微休息一下。
  此番布局,历时三年,横江一共下了三步棋。
  第一步棋:引人。
  横江布局了一个假金矿,为的就是引人。人来了,人多了,自然就产生了市集,市集里各种店铺的出现,才算是顺理成章。
  第二步棋:让修士发现自己。
  达到这个目的最直接的途径,就是在市集里建一座格调最高,装修格局最为雅致,最符合修士身份,最能吸引修士的酒楼:观海楼。
  第三步棋:虫书。
  仙门修士高高在上,横江只是一介凡人,如何轻易入得了修行之人的法眼?观海楼墙上挂着的虫书字画,恰恰是横江用来与仙门修士产生交集的敲门砖。
  修行世界历史悠久,文字几经变迁,在九崇山一脉最辉煌的时代,“虫书”最是盛行。
  虫书以世间万般昆虫的姿态为本,字形笔画极为复杂怪异。
  虫书写出来的字迹,除了字面意思之外,还因每个字的笔画形状不同,可以刻录在修士的法宝之上,会产生特殊的施法效果。
  不过,随着时代进步,如今的修行之士,已经研发出了一种可以代替虫书施法效果,但比虫书简便了许多倍的文字,叫做“符书”。
  世间万物,皆是优胜劣汰。时至今日,虫书已销声匿迹,符书则大行其道。先前独孤信所说的符箓,其根基就是符书。
  横江早就在观海楼的大堂墙壁上,以及各个房间里,装裱了许多虫书字画。他表面附庸风雅,但这背后,却有更深的意图。
  “九崇山一派,出现在虫书大胜的年代。而九崇山的诸多遗迹里,肯定有用得到找虫书的地方,而方圆万里之内,只有我会虫书!虫书极为复杂,不易学,更不易精!我苦学数年,才勉强算得上精通虫书……”
  “来到观海楼的修士虽多,却都是些年轻的试炼弟子,十几二十岁的年纪,既要苦修道法,又要学那些炼丹、炼器、画符等等诸多知识,哪像我这样,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去钻研复杂难懂的虫书?这些人当中,能勉强看得懂虫书的都不多,更别说精通虫书了。”
  “独孤信不懂虫书,必定有求于我。”
  “现在,观海楼里诸多修士,尽入我棋盘当中,成了棋局里的棋子。我只需静观其变,等候鱼儿上钩。”
  横江神态平和,悠闲的泡茶,喝茶,偶尔也会有修士凑过来喝两杯。
  如此又过了数日。
  一天早上,诸多修士早早的来到大堂用餐,随即三三两两,或是骑着奇怪异兽,或是凌空飞行,离开观海楼,消失在牛角洲外的沙漠里。
  直到日落时分,修士们才回到观海楼。
  柜台后面,横江手持毛笔,正襟危坐,正在习字。
  独孤信一进酒楼,就大步走向柜台,目光如炬,盯着横江的双眼。
  横江抬起头来,见是独孤信,微微一笑,问道:“贵客又想让我请你喝茶?”
  独孤信眼中带着几分希冀,问道:“你真的会虫书?”
  “贵客请看……”
  横江看着柜台上的纸张,指着纸上字迹,“我现在写的,就是虫书。”
  “好!好!字如龙蛇,笔画奔走,如电如虹,好字!”
  独孤信扫视着柜台上满纸虫书,抚掌大笑,“你可愿意,帮我一个忙?”
  横江抬起头来,温文尔雅,“贵客请说。”
  “替我认字!”
  独孤信双手撑在柜台上,沉声道:“你若肯替我认字,就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不论你是想要荣华富贵,还是官禄亨通,我都可以答应你。”
  荣华富贵?
  官禄亨通?
  横江淡然摇头,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
  独孤信又说道:“你不要荣华富贵,也不要官禄亨通,莫非有重病在身?我有诸多丹药,虽算不得医死人肉白骨的灵丹妙药,可世间疑难杂症,只需对阵下药,一颗丹药足以药到病除。”
  横江摇头不答,抬起毛笔,继续写字。
  独孤信突然发现,眼前这个酒店东家,似乎不想他想象中那么简单,除了是一个雅人之外,此人身上更具有诸多让他看不懂的地方。当独孤信略一沉吟,准备再度开口劝说横江之时,已是被其他修士抢在了前头。
  “丹药我也有,只要你肯替我认字,我给你一个延年益寿的丹药,让你能无灾无病,长命百岁。”
  “我愿意送你荣华富贵,兼官禄亨通,也会给你延年益寿的丹药让你长命百岁,还会给你床上无敌、金枪不倒的丹方,让你多子多孙,福寿延绵!”
  一时间,观海楼大堂,吵吵闹闹,变得喧嚣起来。
  横江感受着大堂里吵吵闹闹的气氛,不仅不觉得烦躁,反而心情极好。
  独孤信微微蹙眉,问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闻言,横江淡然一笑,施施然放下毛笔,将写好的字画递给旁边的店小二,让其将这字画裱起来,像以前一样挂到墙上去。
  在横江看来,大漠是渔场,观海楼是鱼竿,虫书字画是鱼饵。至于鱼儿,正是这观海楼里,满楼仙门修士!
  垂钓三年,鱼儿终于上钩了。
  横江作为垂钓之人,他的心情怎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