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六章:智珠在握

  黑水里伸手不见五指,看不到任何东西,也分不清方向,只能随波逐流。
  大约十来个呼吸的时间,黑水消失无踪,众人已经来到了一片陌生的地方。
  这是一处宽阔地道的起始之处。
  地道的后方被青石挡住,前方笔直深幽,朝着地底延伸,不知到底有多长,众人只见到周围地面上、墙壁上,生长着一簇一簇发光的青草,像灯笼一样,照亮四周。
  独孤信打量四周,指了指发光的青草,徐徐说道:“这是明光草,昼夜通明,可以帮助不能在夜间视物之人,发光引路。我等修士,早已有着夜间视物的能耐,于我而言,此物只能增添风景。”
  横江点了点头,并未多言。
  实际上,他根据周围这些发光的明光草,就已经推算出来了,许多年前,此地主人应该不是一人居住。此地主人门下,应该还有一些不能在夜间视物之人,否则这遍布整个地道的明光草,种来何用?
  众修士左看右看,各自在心中盘算,不敢轻举妄动,还是独孤信带头,与横江朝着地道深处先走了十来步。
  十步之后,独孤信就停下脚步,仔细的探查一番,等他确定周围没有隐藏的阵法与危机之后,才再度踏步向前。
  地道当中,时不时可以见到一两具白骨,轻轻一触,白骨就化作了灰灰,显然白骨已经腐朽不堪,也不知在此存留了多少年,更不知他们是为何而死。
  独孤信与横剑走走停停,足足走了两三个时辰,前方已没有了道路,唯有一瀑水幕遮住了地道前方。
  独孤信抬手打出一道剑气,将水幕瀑布从中切开。
  透过前方被剑气切开的瀑布,可以看到,地道外面,是一处方圆七八里的巨大洞穴。
  有许多建筑,按照这洞穴的地形,依洞壁而建,台阶走廊层层叠叠,亭台楼阁错落有致。洞穴深处,上百座殿宇依着洞壁而建,集结成一片宫殿群。
  随处可见的明光草的光芒四射,照在洞顶诸多钟乳石之上,五光十色,瑰丽夺目,看上去宛若地底仙境。
  “好一处修行洞府!”
  独孤信赞叹一声。
  横江眼中神采奕奕,这些修行之士的事物,对他而言,都充满了新奇。
  “不论你在这洞府当中,看到任何虫书,都要在第一时间替我认字。若是看到了与‘藏经’、‘炼器’、‘炼丹’、‘宝物’之类的字样,则不要开口说话,只需偷偷拉一拉我衣袖即可!”
  独孤信声音低沉,悄然在横江耳边说了一句。
  随即,他抓着横江的胳膊,二人腾空而起,穿过瀑布,飞进前方洞府。
  不一刻间,身后诸多修士,已是追到了瀑布之处。
  独孤信先人一步,飞到了洞府深处那一片宫殿群之内,只见每一座大殿的门楣上,都悬着一块虫书牌匾。
  诸多建筑之间,随处可见一道一道大战过后的痕迹。
  零零散散有一些白骨,横七竖八躺在地上,被独孤信飞行之时掀起的清风一吹,白骨立时化作了灰尘。
  “养心殿”,“论道殿”,“持斋殿”,“避尘殿”……
  每当路过一座殿宇,横江会在第一时间,将牌匾上的字迹念出来。
  突然,横江轻轻一拉独孤信的衣袖。
  独孤信神色一变,却并未就此停留,他继续飞驰,直到又飞过了十来座宫殿,才停在了一座宫殿门口。
  那几十个尾随在后的修士紧随而来,见独孤信与横江停在此处,只以为这座大殿必定非比寻常,他们二话不说就飞进了宫殿当中。
  独孤信冷然一笑,拉着横江原路返回,来到横江拉扯他衣袖之处,闪身飞进了殿内。
  横江见其他修士没来得及追来,这才说道:“这是藏经殿。”
  一排排摆满了书籍的石质书架,矗立在大殿当中。
  独孤信点了点头,眼中却有些茫然,叹道:“殿中书籍,成千上万,书籍的价值难免良莠不齐,我又难以全都带走,如今我该如何甄选?”
  横江微微一笑,说道:“阁下若能施展法术,吹起一股狂风,挑选书籍之事,自然迎刃而解。”
  独孤信略一沉吟,就明白了横江的意思。
  “你倒是智珠在握。”
  独孤信深深的看了横江一眼,挥手间施展出仙门修士的手段,在殿内吹起一股狂风,顿时书架上的书籍化作飞灰,掀起满屋的烟尘。
  时间过得太久,书籍已经腐朽,被狂风一吹,自然是灰飞烟灭。
  独孤信与横江在诸多书架前飞了一圈,见这第一层书架上的书籍尽数化灰,就沿着楼梯,直达宫殿第二层,再故技重施,将第二层的书籍吹成了灰。
  此时,殿外已是传来了其他修士的声音。
  “去顶楼!”
  横江赶紧提醒。
  独孤信眼神一亮,直接飞上顶楼,将诸多书籍吹成灰之后,果然发现了一些兽皮卷轴、玉简,尚未损毁。
  等到诸多修士相继赶来,独孤信已经将那些卷轴书简收入了衣袖。
  众人见顶楼的书架也已经空了,只剩下满地灰尘,他们也不问独孤信是否得到了宝物,只是脸色不善,齐齐盯着独孤信。
  古骁最是按耐不住,张口就问:“独孤信,你要吃独食吗?”
  独孤信不理会古骁,只朝其他人说道:“九崇山已覆灭多年,留下来的东西都是无主之物,自然是先到先得。不过,诸位与我有着一路同行的缘分,其他殿中宝物,我可与诸位分享,但是诸位要让我在殿中先取走一件,至于殿中余下的宝物,由诸位通过抽签,先排出名次,再一一选取。若取过一轮之后,宝物还有剩余,我们就再按照第一轮选取的规矩,一轮一轮选取,如何?”
  众修士沉吟片刻,最终还是答应了。
  横江默默站在一旁,心中对独孤信又高看了几分,“这独孤信在观海楼里一招击败古骁,意味着此人实力强大。如今看来,这独孤信略施小计,就独占了藏经殿的秘籍,再三言两语就获取了优先选取宝物的主动权,足见此人的智略,也是非同小可。”
  刚刚独孤信独占藏经殿里的卷轴书简,就已是犯了众怒,他若不做任何退让,只怕会引来众修士群起而攻之。独孤信再如何厉害,也只是个试炼弟子,如何能以一己之力,胜过数十位仙门修士?
  如今,独孤信这一番提议,虽然没有将众人对他的不满之意完全化解,却赢来了选择宝物的优先权。
  众修士达成协定之后,就同进同退,逐一探索殿宇,将诸多殿宇里残留的宝物,瓜分得干干净净。
  横江也不眼红,只是默默的替独孤信认字。
  不过,在最后几座殿宇之外,众修士却遇到了阻碍。
  一处阵法,围住了那几座大殿,挡住了众人的脚步,众人一阵商议之后,决定一起进入阵法当中,合力破阵。他们又觉得横江实力低微,就把横江留在了大阵之外。众人一入大阵,就失去了踪迹,身形被阵势隐藏起来……
  许久之后,众人都未出来,横江等得无聊,就在大阵周围闲逛。
  有一座与周围殿宇格格不入的建筑,位于不远处,乃是一座船坞,那船坞当中,尚且保留着长达百余米,却只建设了一半的帆船。
  帆船的桅杆上绑着许多粗大的绳子,桅杆高达十余米,深紫色的船帆卷成了卷轴模样,横着绑在桅杆上端。
  众修士见到船坞和帆船之时,本想去探索一番,可靠近了一看,见船坞里乱七八糟摆放着一些长长短短的烂木头,以及地上锈迹斑斑的锤子与钉子之后,就兴致乏乏,扭头而去。
  横江却对船坞和帆船充满了兴趣。
  “这洞府当中,只有一条宽达数米的瀑布,哪来的大江大河让这帆船行驶?”
  “我虽是被一股黑水带来此地,可黑水只出现了十来个呼吸的时间,哪怕速度再快,也无法将我带离方圆数千里的沙漠。”
  “难道这帆船,本就不是在水里航行的,而是一件可以飞的法宝?既然可以飞,为何要架设船帆,莫非是御风而行?可是,传闻仙门修士可以御剑飞行,可以腾云驾雾,可以化虹飞遁,要这帆船何用?”
  横江怀着诸多疑问,来到了船坞,走上了帆船甲板,纵身一跳,一蹦三尺。
  砰!
  当横江落回甲板之时,帆船轻轻的颤了一颤,他脚下的甲板开出了细细的裂纹,高高的桅杆当即炸裂,绑在桅杆上的大绳子碎成了满天灰尘,呛得横江咳个不停。
  他只得挥动衣袖,要驱散灰尘,可头顶却落下一块柔柔软软的紫色绸布,帐子一样将他罩住。
  横江心中一急,跑了几步,却将脚下满是裂纹的甲板踩碎了,砰的一声坠了下去,摔了个七晕八素。当他掀开绸布,起身探查四周的时候,才发现整个船坞和帆船都变成了碎木头。
  “若非有一块绸布罩住我,我摔下去的时候,肯定会被碎木头,扎得满体鳞伤。”
  横江慨然摇头,突地神色一变。
  “绸布?”
  横江抓起身上绸布,低头看去,顿时眼眸明亮如星,“这块绸布,色泽深紫,难道就是那块挂在桅杆顶端的船帆?”
  船帆挂在桅杆上的时候,宽达数米,卷成一个直径数尺的卷轴。
  这船帆落到横江身上之后,却不知为何,变得只有长宽不到二米,薄如蝉翼,却不透明,抓在手里轻若无物。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横江眼神一凝,来不及仔细研究手中船帆,立即解开衣袍,将船帆折叠一番,贴身缠在腰间,再穿好衣服,随后又仔细检查了数次……
  不多时,横江回到了大阵入口处。
  此刻,横江表面上看起来毫无异样,实际上却有一阵阵温和的暖意,环绕在他腰间。
  “这暖意……”
  横江缓缓呼出一口气,神态虽古井不波,实则心中已是波澜壮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