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九星 > 第50章 梦想,追求,时光胶囊
阿稚盯着闪亮的剑锋,感觉他的这把短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刺眼过。【】
唐正短剑直指的一下,他身后的星象差一点就压不住要腾起来了!
如果不是他有着惊人的自制力,生死关头都还记得他们这一场不能动用星力,此刻他自己的星力,足以将唐正手上的他的短剑震落到地上。
“你是什么人?”阿稚的眼睛里,清澈的光芒渐渐褪去,略微压低的声音,静静地问出了一句。
“呵呵。”唐正将短剑一抛,反手接住剑锋,将剑柄递给了阿稚,“你又是什么人?”
“……”阿稚接过他自己的剑,沉默了片刻,他就算再涉世未深,也知道他的身份不能随便说。
“我是你的老师!”唐正一笑,却是回答了他的问题。
阿稚抬起头来,看向唐正的目光里多了几分认真,更多了几分新生的情绪。
影山的继承人在出外游历之前,为了保证修炼的速度和质量,都需要保持一颗绝对的赤子之心,因为,只有常年过着如白纸一样的生活,他们心里才会没有一丁点杂念,武道一途才能一路精进,远远超过同龄人。
星曜大陆没有逆天到无法解释的天才。
每一个天才的产生,背后一定都是有原因的!
而且,他们的原因很少是因为突然得到了某种奇遇,突然特别牛逼,突然变成了万人崇拜的天才。
“喂,我刚才答应你什么了?”阿稚从地上站了起来,扭头踢了一下地上的石头,没有再拿正眼瞧唐正。
“我要是赢了你,你在唐家堡这段时间就必须尊师重道、规规矩矩,而你要是输给了我,我就可以让你做一件事。”
“……”阿稚踢着石子的脚,突然停了下来。
“又有什么问题?”唐正笑眯眯地问道。
“你坑我!”阿稚打完了才反应过来,他答应的都是什么东西!
唐正赢了他,和他输给唐正,不是同一个意思吗?
场边不远处,又传来了一声:“嚯呵呵呵呵呵……”
阿稚这才发现,鬼爷爷刚才一直在场边观战!
不过,他被唐正这么欺负,鬼爷爷却没有一点解救他的意思,笑着转身就走掉了。
阿稚的脸一阵红一阵黑:“行!我会听你们的话。但是,你让我做一件事,我不能随便答应你,如果是太大的事……”
“你才这么点小,能做什么太大的事?”唐正朝他撇嘴。
“你!我……”阿稚被堵得想往唐正脸上挠上几爪子!
“好了,我也不为难你,我对你要求的事情就是,每天下午,你跟我练一个时辰的基础,不用星力的这种!”
“呃?”阿稚愣了一下,“为什么?”
他是影山下一任的影王,他完全可以做得更多!
哪怕唐正要求他帮忙搞定影王令派过来的那些刺客,他都有权限能搞的定。
可是,唐正这算什么要求?
“因为,这是战斗的本源,回归原始状态更能让你适应最极端的战斗!”唐正说得头头是道。
“我是说,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教我这些……”
唐正一脸正人君子的微笑,“我不是说过了?我是你的老师。”
阿稚原地愣了好一会儿。
整整过了三十息的时间,他突然低下头,朝着唐正鞠了一躬。
然后,他还是有点不太舒服地哼了一声,朝着鬼爷爷那边追了过去。
“喂,明天早上的课也不准迟到!”唐正朝着他喊道。
“那么无聊的课,我才不去!”阿稚远远地回答。
……
阿稚跑远了,唐小糖他们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阿稚的战斗经验,都已经让他们大开眼界了,没想到,唐正竟然把阿稚都给撂趴下了!
当即,一群少年少女都围上了唐正:“夫子,夫子,不使用星力战斗,真的那么有用?”
“回归原始状态,实在是太有道理了。”几个教头都忍不住点头称是。
“我也要学,我也要学!夫子也教我们吧?”
“咳……”唐正举手投降,“等一下,等一下……什么太有道理?”
“你刚才跟阿稚说的……”唐小糖指着阿稚的背影。
“他多大,你们多大,哄小孩的话你们也信?”唐正就无语了,“回归原始状态干蛋?既然有星力,为毛不用好好用星力?折腾呢?”
“……”唐小糖差点撞到了一个族姐身上。
“那……那……”一个教头有气无力地看了一眼远去的阿稚,“你到底是为什么这么做?”
唐正看了看天,低头:“嗯,这个……是有学问的。”
几个教头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什么学问?”
“论,如何在保护自己人身安全的前提下,教训一个熊孩子!”
……
唐正回到自己的小院里,又练了几十次《匕诀》,细细感知着新生的十几缕一星星力,擦了擦汗之后,就开始准备明天的早课。
不知不觉,一本《紫金帝国春秋史》已经讲的差不多了。
紫金帝国存续不过百年的时间,却是整个星曜大陆从部落时代迅速踏入文明时代的一大里程碑,虽然现在世家割据,以后可能也不会产生国家这样的建制了,但是,帝国时代留下的哪怕一个花瓶,都还被视为珍品,更不用说帝国时代浩瀚的文化和武技瑰宝了。
“明天,讲什么呢?”唐正放下手边的《紫金帝国春秋史》,枕着手臂睡不着。
聚宝阁,百炼坊,匕首赌约,铸造……
隐蓝山庄,躲在暗处的一小撮人……
唐家堡,来历不明熊孩子……
“没想到,人还是个菜鸟,事却不少。”唐正想着想着笑了起来,又挑起他的紫金腰带,“老伙计,要不,明天我讲我的游戏经历?”
紫金腰带当然无法回应他。
唐正闭上了眼睛,笑道:“不好,被当成怪物抓去解剖了怎么办?”
夜正深。
唐正想着他的半碗泡面,终于沉沉地睡去。
窗台上,纸醉金迷妖娆的花瓣,迎着夜风轻轻起舞。
第二天,唐家堡的宣讲堂。
唐家堡子弟全员到齐!
阿稚不情不愿地坐在宣讲堂的第二排。
唐正照例踹开门:“hi~小兔崽子们!”
唐家堡子弟全体起立:“呵呵!”
阿稚愣得半天回不过神,他们这是什么跟什么!
“多日不见,你们想我了没有?”唐正将厚厚的一叠纸放在了桌子上。
“想!”小铃铛的声音最大。
“那老师今天有没有更帅?”
“没有!”整齐划一的回答。
阿稚的眼睛越瞪越大……
他当然已经识字了,甚至还粗略地懂些诗文,可是,他还记得他是怎么上课的。
影山他们这一代三十六名继承人,统一授课,每月一次考核,当时,他身边的一个比他小半岁的妹妹,第二个月的考核就没有合格,此后,阿稚就再也没有在影山见到过她了。
直到一个多月之后,教他们用毒的老师,为他们讲述和展示每一种不同的毒,在星脉中的如何起作用,以及中了之后应该如何处理的时候,他才看到那个妹妹的尸体,被挂在他们面前的挂架上……
阿稚在影山已经习惯了,无论学什么、做什么,头上顶着的都是死亡的威胁,他从来不知道,学文认字,竟然还可以这么轻松愉快的。
“那个,阿稚!”唐正敲了敲桌子,“别走神!”
“切……”阿稚没想到自己稍微一走神就被抓包了,不悦地哼了一声。
唐正喊了阿稚回神之后,又叫了唐小糖上来,把他拿过来的一叠纸,分发给每一个学生。
就在每个人都一脸狐疑的时候,唐正转过身,在挂在前方的白纸上,写下了两个字——梦想。
“今天,我们就不讲课了,下面我要说的,大家都听好。”唐正放下手上的笔,说道。
整个宣讲堂里,立刻变得鸦雀无声。
唐正看着他们的表情,顿时失笑:“听好就行,也不用这么紧张。”
可大家还是很紧张,生怕听漏了一个字。
“一个多月的时间,我讲了很多,即使是最小的唐豆,也能写很多字了,今天,我就不讲,也不写了……你们来写!”唐正指着他身后的两个字,“你们在纸上,写下你们的梦想和追求,写下……十年之后,你们觉得自己,将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宣讲堂里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你们写好之后,不要给任何人看,也不要给我看,我会找一个坚固的盒子把它们装好,埋到地下。十年之后,我们再回到这里,一起挖出来看,怎么样?”
————————————
感谢一如当年、葭小柒、doub南波万、墨云灬遮月打赏的588起点币,雪叶星塵打赏的400起点币,水荷之舞打赏的200起点币,空龙灵、邪龙暗影、小贱克、问天之、静怡0903、风风光光飞、紫鸢落、书友150127235751969、书友130706140140779打赏的100起点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