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九星 > 第49章 挽尊行动,出击!
阿稚是亲眼看到唐正在酒馆里,怎么拿纸醉金迷忽悠那三个蓝家家丁,拿三个破杯子当血玉杯捧回去了。;.23+是一位文质彬彬的读书人,一位教书先生!
“想吃?”唐正舔了一下刚才拿芝麻糕的手指。
“谁……谁想吃!”阿稚怎么觉得自己一下就被拉到了跟小铃铛一个年纪了!
偏偏小铃铛还冒出来补了一刀:“很好吃啊!”
阿稚真的想找个地方一头撞死。
唐正放下了空袋子,做了一下热身运动:“阿稚。”
“什么?”
“听说,你已经挑翻了唐家堡所有的老师?”
“没错。”阿稚的脸上这才浮出了一点小小的得意。
“不,还差我一个!这样吧,我们双方都不动用星力……我要是赢了你,你在唐家堡这段时间就必须尊师重道、规规矩矩,而你要是输给了我,我就可以让你做一件事。”
“……”阿稚怎么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逻辑不太对?
“来吧!”唐正没有给他考虑的时间,朝着他伸手道,“公平起见,我们用一样的兵器!”
“哼,谁怕谁?”阿稚把手上的双手短剑,顺手扔了一把给唐正。
反正不能动用星力,无论单手剑还是双手剑,都不能释放武技。
他就不信,唐正不用那些机关,还能把他怎么样?
唐小糖伸出几根手指来,互相比对了好几下:“我要是赢了你……你要是输给我……赢了你……输给我……你……我……”足足十五秒之后,她猛一抬头看向唐正,“卧槽!”
孟风华抱着小铃铛,在一边含笑不语。
唐子邪抚额:“我们每天都跟着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果然是最正确的选择!”
……
阿稚的剑,不轻却也不重,入手还带着一丝凉意。
唐正拿起来随手挥动了一下:“有点长。”
不过,阿稚的这把剑,比他在聚宝阁买的那把剑匕,手感还要更好,几乎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融入战斗。
虽然他没有动用星力,但是,从材质和繁复的刻纹,都能看出这把剑的星力共鸣度不会太低!
唐正伸了伸手,朝着阿稚做了个“请”的手势。
“哼!”阿稚也不跟他客气,短剑一挺,直刺唐正。
叮!
唐正手中的短剑随意地一扫,将阿稚的起手攻势扫开。
双方短剑分开的时候,阿稚没有执剑的左手朝着唐正胸口就一轰……
阿稚没有留手!
虽然双方都不能用星力,但阿稚的身体强度是二星星力不断冲击过的,如果这一掌轰中了,肯定会伤及肺腑。
可是……
啪嗒!
唐正的左手已经起了手刀!
就在阿稚全力轰来的时候,准确地劈在了他的手腕上。
唐正同样没有留手!
双方的身体强度有巨大的差别,他如果留一点手,对于阿稚来说根本就跟挠痒痒没什么区别。
“呃……”阿稚飞快后退了两步,重新打量起了唐正。
从小到大,他遭到的暗杀次数不下千次,他的出手速度和战斗经验,哪怕是三十岁以上的星曜强者榜上的高手,都无法比得上的。
可是,他丝毫不留手的一击,却被对方反而打了个措手不及!
如果唐正和他同样是二星武者,刚才那一记手刀有武技出手的话……
阿稚深吸了一口气,厉喝一声,右手挥剑突袭,在靠近唐正的一瞬,突然把剑扔到左手!
“啊……”唐小糖发出了一声惊呼。
那几个看着的教头也都手指一紧!
阿稚的战斗经验是无处不在的,即使这场战斗中,掺入了很多唐正的临时要求,他也同样迅速找出了自己的优势——他是双手剑的使用者,他左右双手都可以执剑!
突如其来的一击,眼看就已经击中了唐正的小腹……
如果阿稚再不停手的话,唐正马上就会受伤见血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叮地一声,唐正从背后扔到左手上的短剑,往上一挑,阿稚的短剑才刚被挑过头顶,唐正膝盖就已经以及膝击攻向了阿稚的腹部。
阿稚一惊,脚步却没有停下来,抢在唐正膝击的前一瞬,飞快地旋转几乎是绕着唐正抬起的膝盖转了半个圈,随后,一低身,抓准唐正膝击未落的当口,扫向了他唯一的一只落在地上的脚!
唐正也不多说,就在阿稚低下身子的一瞬,他手上的短剑就已经垂直竖在了阿稚正面前!
“……”阿稚没想到他这么快的动作,竟然能够被唐正捕捉到他的准确位置,只能立刻一个翻滚,重新扫了唐正一脚。
可唐正跳都没有跳一下!
短剑在他手上挽了个花,阿稚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道剑光就擦着他的左腿过去,他飞快看了一眼,而一瞬之后他目光再转回来,唐正的脚步不知道怎么挪动的,他扫腿过去的那个位置已经只有空气了。
阿稚没有看清楚!
还没等他从扫腿落空的意外中反应回来,唐正手中的短剑就已经仓促下刺,阿稚匆忙一挡,却是心里叫了一声糟……
步法乱了!
没有使用星力,他的步法移动本来就稍微有些迟滞,再被唐正的攻击一逼迫,一下就出现了错乱。
他立刻抢手攻击!
如果一直被这样逼战,落于下风,他的步法只会越来越乱。
只有抢手攻击,逼退对方,才有调整步法的机会……
看到他的反应,唐正点了一下头:“哟,还不错。”
阿稚几乎是以伤换伤的架势,发起了一波凶猛的攻势,双方短剑叮叮撞响,手上几息之间就能抓、击、推上好几个来回。
所有站在场边的唐家堡子弟肃然起敬!
没有想到他们那个进唐家堡的时候,才开始学习《引星式》的教书先生,竟然有着这样深不可测的战斗经验……
阿稚的一轮逼迫攻击,唐正也没含糊,该伤人就伤人!
随着几道血口拉开,阿稚意识到唐正不会让步,才分了一些心力注意自己的防御。
可是,他打着打着,发现了一件让他很崩溃的事情——他以上换伤的一轮逼迫抢攻,竟然还是没能调整好步法!
“难道……”他这才注意到,唐正的脚步!
阿稚一看恍然!
他这才发现,唐正竟然早就注意到了他的步法,在他抢攻的过程中,竟然不断地将他的攻击拉到很长,身体姿势更是一次比一次更扭曲——唐正故意将他的步法打得更乱,他怎么可能调整得过来?
唐正一笑,手腕压低,一剑刺向阿稚的眉心……
咚!
阿稚后退半步,竟然直接坐到了地上。
下一刻,唐正手上的短剑,停在了距离他眉心不到一寸的地方。
唐正冲阿稚一笑:“叮,胜败乃兵家常事,大侠请重新来过……”
————————————
推荐票,三江票,各种票~迷迷糊糊地伸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