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九星 > 第51章 理论与实践相结合
时光胶囊的游戏,在唐正那个年代,很多老师都和学生玩过。【】
唐正晚上躺在床上,也是想到了前世的一些遗憾,决定也拿来祸害一下星曜大陆的孩子们。
“十年……有意思。”大大小小的唐家堡子弟,都陷入了思考。
不断地有人提笔,又放下笔。
十年之后,他们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十年之后,他们又真的能够成为什么样的人?
有人在看窗外,有人在低头。
唐子邪第一个提起了笔,开始在纸上写了起来。
而唐小糖抬起头,飞快地看了一眼唐正,撩动了一下飞舞的马尾,也提笔加入了书写的行列……
唐正没有去看他们写什么,只是提醒道:“十年,其实并不是一个太长的时间!今天写在这张纸上的,不是你给任何人的承诺……十年之后,你挖出这张纸的时候,你需要交代的,只有自己。”
就像他刻在游戏仓上的,那一行小小的字。
时光胶囊,对于别人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只有自己,才会一直记得!
沙沙沙……
宣讲堂里,一支支笔被握了起来。
很快,只剩下笔走龙蛇的声音。
从第一课的“为唐家堡之崛起而读书”,到一个月之后的“你需要交代的,只有自己”,唐家堡的子弟都完成了一个无法形容的奇妙蜕变。
所以,他们写得非常认真。
无论是二三十的成年人,还是才四五岁的小孩,都有太多要写的东西。
他们要把今天的心境埋藏于地下,他们更期待看到,十年之后挖出这张纸的时候,自己是不是已经实现了对自己的承诺。
整个宣讲堂都已经动了……
唯一半天没有动的,只有阿稚。
阿稚有点恍惚。
“不是对任何人的承诺,只是,对自己的交代……”他手上的笔微微扬起,一点墨滴已经落在了纸上。
他五岁生日刚过,就被确定为了影山的继承人之一。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的生命中有了很多很多的东西,唯独没有他自己。
更强,更强,再更强,似乎成为了唯一的追求……
除了让自己更强,他们什么都不懂,什么多余的事情都没有想过。
未来?那是什么玩意儿?
别说未来了,就连“明天”都是很奢侈的词语。
阿稚手中的笔,第二滴墨滴掉落了下来……
他突然笑了一声。
十年以后,什么样的未来,才是给他自己的完美交代?
“最后的考核,不能输!”阿稚深深吸了一口气,飞快地提起笔,落在了纸上!
不是为了给任何人承诺,也不是什么性命攸关的考试,今天,他写在这里的,是他第一次写给自己的未来!
沙沙,沙沙……
洁白的纸张上,一共就只有八个字!
像是并没有经过什么深思熟虑,理所当然一口气写出来的八个字:“十年之后,我为影王!”
……
等到所有人都写完了,唐正让他们将纸张叠好,再用另外一张白纸包起来交给他。
“夫子,你不会晚上挖出来偷看吧?”唐小糖马尾一甩,捂着嘴笑道。
唐正脸顿时一红。
他以为他已经很机智了,用这种办法坑出小孩子们的心思最靠谱,谁知道,这群在混乱之地长大的孩子,也不是省油的灯!
不说别人,他已经看到了阿稚已经叠好的纸,却藏在了身后。
除了那些四五岁的小萝卜头,其他孩子都保持着一种狡猾的警觉。
“哥就勉为其难,不玩你们了。”唐正爽快地一笑,早有准备地拿出了一个带锁的盒子。
唐子邪倒吸一口凉气:“这是……”
“密符锁!”阿稚的眼皮又跳了一下,且不说盒子的材质连他都不认识,就这锁至少都要十五两紫金,“你有病吧!”
“你有药吗?”唐正意味深长地捏了捏关节。
“……”阿稚扭了一下头,把自己手上的也交了上去。
“下午再收拾你。”唐正一把接过来,放进了盒子里。
密符锁是一种一次性的锁,由六位密文组成。
如果尝试三次密文错误,锁上的阵法就会直接破坏掉盒子里的东西。
就算密文是正确了,这把锁只要打开一次,就再也无法还原!
所以,只要合上,就杜绝了任何偷看的可能。
“夫子,你呢?”小铃铛爬上了桌子。
“……”唐正愣了一下,“我也要写?”
“写!写!写!”一群孩子开始起哄。
“好好好,写写写。”唐正无语地把他们都扒拉开,“不准偷看。”
“绝对绝对不偷看!”他们说是这样说,捂住眼睛的手,却总是动不动就张开一条缝。
唐正生生被他们气笑了:“全部转身!”
哗啦啦。
一群大大小小的孩子这才转过身去。
唐正看着面前的纸,眼底的笑意缓缓沉了下去……
他提起笔,唰唰唰地写好了一行字,吹干,拿另一张白纸包好,才让他们转回来。
唐正将所有人写好的纸都放进盒子之后,说道:“我来设定前两位,小糖设定中间两位,至于最后两位……”
阿稚心里一动,抬起头看着唐正。
唐正一笑:“行,就你了。”
“谁稀罕。”阿稚一脸的不情愿,却还是溜了过来。
三个人互相都不知道另外两个人设定的密文。
所以,十年之后只有三个人到齐,才能打开这个盒子。
唐正和唐小糖很快就设定好了。
轮到阿稚的时候,他刚刚伸手准备去设定,却马上又缩了回来……
“阿稚,怎么了?”唐小糖问道。
“十年……”阿稚突然低下头,“十年之后,我不一定还活着。”
“那你就努力一点,别把自己玩死了!”唐正道。
“切,就为了拆盒子?”阿稚白了他一眼。
“没错!”唐正一拍他脑袋,指着那个盒子,“少废话,快点。”
“……”阿稚不爽地哼了一声,再没说什么,直接给设定好了最后两位。
等唐正他们都出去了,他才陡然想起来,刚才唐正拍他脑袋,他好像又一点防备都没有!
“该死!”阿稚赶紧追了出去。
唐家堡的春天天朗气清,阳光灿烂。
一群大大小小的孩子,在唐家堡里到处找适合埋盒子的地方。
混乱之地的孩子都早熟,他们之中的很多人,拿到乌龙镇上,都是瞪一眼能让一街人不敢吭声的角色,可在唐正面前,他们大多数也只是中二少年而已。
“夫子,夫子,埋在这颗榕树下面怎么样?”
“榕树不好,我院子门口有一颗玉兰树刚开花……”
“你是想半夜拆开盒子偷看吧!”
“我又不知道密文,怎么拆啊?”
“哈哈哈哈哈……”
唐正跟他们一起,跑过了唐家堡的每一个角落。
最后,所有人还是表决,将这个时光盒子埋在唐正的院子里。
“记住今天。为我们的未来加油!”唐正跟他们一起,埋好了时光盒子之后,伸出沾满泥土的手,让他们把手搭上来。
“加油!”他们跟着唐正喊着——虽然这一个月来,他们其实都没搞清楚“油”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不过,有什么关系呢?
唐正呵呵,他们就呵呵,唐正加油,他们就加油。
反正,跟着唐正乱喊一气,肯定也错不了!
“好了!打起精神!明天开始我要加大课程量!”唐正带着他们回到了宣讲堂。
“啊?”下面一片惊呼。
“因为我们要提前学完一个星期的课程,然后,下个星期……嗯,也就是七天以后,我们开始社会实践!”
“社会……实践?”他们和唐正在一起,早就已经习惯了“星期”的说法,但是,社会实践却是第一次听说。
“嗯,”唐正点了点头,“子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子又曰,要坚持知识与实践相结合。所以,我们完成这一期的课程之后,前往乌龙镇进行社会实践。”
“具体……是什么意思?会不会特别难?”唐小糖举手问道。
“不难。也就是贴贴海报,发发传单什么的……”唐正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
求收藏,求会员点击,求推荐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