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五十九章:生离死别

  “大叔!我不会飞呀!咱们跑不了啦!你快放我下来!我有飞剑,我还有其他仙门手段,我可以给你断后!”
  青丘樱在横江背上扭动着,呼喊着:“大叔你傻了吗?你脑子进水了吗?你背着我,咱们一个都跑步了,你要是让我给你断后,你一个人肯定跑得更快,还有一丝活命的机会,等你修炼有成,再回来给我报仇啊!”
  啪!
  横江把法剑一甩,反手抽打在青丘樱屁股上,怒道:“住口!”
  青丘樱咬咬牙,脸红得似乎要滴出水来,而她眼中已是热泪盈眶。
  “站稳了!”
  横江用力将青丘樱往上方一掂,让青丘樱站在他肩上,又道:“把你那根不怕火的绳子给我!”
  青丘樱不知横江为何如此,却也不多说,立即拿出绳子,递给横江。
  她知道横江比她聪明多了,此刻想出的主意,肯定也比她更为周全,与其再大喊大叫被横江大屁股,还不如安安静静。
  却不料,横江伸手一抓,就将她从肩上抓了下来,搂在怀里,再将绳子的一端,捆在了青丘樱腰间。
  随即,他抱着青丘樱,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桃树稀疏之地,站在一座凸起的小土丘上。
  土丘只有数米高。
  从上往下看,桃林里那些小人,正飞快的追来,密密麻麻,数也数不清。
  “大叔,快放开我!”
  青丘樱死命挣扎着,却被横江丢了出去,飞到了空中。
  她腰间,捆着一根绳子。
  绳子的另一端,被横江紧紧握在手里。
  横江拉着绳子,不停的在土丘顶部旋转着,而绳子另一端的青丘樱,则在空中不停的转圈圈……
  爬在横江身上的小人,越来越多。
  横江旋转速度,也越来越快,青丘樱在空中飞旋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当诸多小人,爬到了横江的手臂上,钻进横江衣袖,撕咬啃食横江的手臂的时候,横江的手终于无法握住绳子……
  嗖!
  青丘樱带着绳子,飞向空中,越飞越远。
  她在空中竭力转过头去,睁大了眼睛,盯着远处已被小人爬满全身的横江,只想把横江牢牢记在心中,可泪水却模糊了眼眸。
  青丘樱狠狠摇头,把泪水甩落。
  可是,当她再去看时,横江已经被小人组成的人堆,埋藏了进去,再也看不到了……
  顷刻之前,还言笑晏晏。
  如今,已生离死别。
  *************
  “大叔!大叔……呜呜……”
  青丘樱嘴巴一瘪,哭出声来。
  可蓦然间,她却感觉到自己依旧在横江背上,前身贴着横江的后背,极为温暖。
  她二话不说,死死的抱住横江的脖子,哭得更加激烈。
  片刻之后,青丘樱才止住了哭声,红着脸,擦了擦泪,很不好意思的说道:“大叔!刚刚我不小心睡着了,还做了个噩梦!梦到我们在一片桃林里,桃子落地,变成了小人,要吃我们,是大叔救了我,可大叔却被他们吃了。”
  “我也以为,我会被他们吃了。”
  横江满是唏嘘,话音竟带着些轻微的颤动。
  方才那番小人吃人的景象,实在太过真切,太过可怕,如今回忆起来,都会有一种遍体生寒,毛骨悚然之感。
  “啊!?”
  青丘樱惊道:“大叔难道和我做了同样的梦?”
  横江摇头,看向远处那座殿宇,打量着殿外桃林,沉吟道:“刚刚你我并非是做梦,而是身处于一座幻境。”
  此刻,罩住山坳的雾气,消散一空。
  就俩那两个打扫殿宇的童子,也消失不见。
  唯有前方道路上,传来沙沙的脚步声。
  一个童子,手提灯笼,沿山路而来,走至横江面前,拱手言道:“贵客有礼了!我家主人有请。”
  青丘樱回想着刚刚的幻觉,咬了咬牙,指着远处殿宇,问道:“你家主人,就是那座殿宇的主人吗?”
  童子微微一笑,点头道:“主人说了,二位大梦一场,不如前往殿中,喝杯茶,压压惊。”
  “你家主人,肯定坏透了,我才不去呢!”
  青丘樱用力摇了摇头,又贴在横江耳边说道:“大叔,咱们快走吧,那人肯定是一个凶恶的大魔头!”
  横江却道:“既然是此地主人有请,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贵客请跟我来。”
  童子转过身去,提灯领路。
  青丘樱用力抓着横江的肩膀,急切道:“大叔!咱们现在跑还来得及,要是进入了那殿宇,只怕就出不来了啊!”
  “刚刚那座幻境,肯定是此地主人的手段。那幻境之中桃花的香味,颜色,桃子的味道,小人的呼喊声,长矛刺身之时的痛感,甚至连空中星月的位置与亮度,全部都如真的一样。此等幻境手段,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这意味着,此地主人,必定是一个修炼依旧的高手。”
  横江摇了摇头,神色淡然,道:“以他的实力,就算此刻我们转身就跑,也是无济于事。他既然不肯在幻境里直接杀了我们,又派出童子,请我们去喝茶,就肯定有其他的目的。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哼!”
  青丘樱撅起了嘴,道:“大半夜的,弄一个幻境出来吓唬小女孩,简直是坏透了,我才不要帮他呢。”
  说话之间,前方已是殿宇。
  童子当先进入殿中,挂起灯笼,站在门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横江把青丘樱放在地上,牵着她,走向大殿。
  行至殿门,朝内一看,横江神色微变,朝童子问道:“贵客已到,你家主人何不出现?”
  大殿空廓、简陋。
  殿中摆着一张供桌,供奉着一个神像,看那神像的穿着打扮,应该是一个仙门中人。
  几条凳子,摆在供桌周围。
  一个童子站在殿门迎宾,另一个童子则跪在供桌前焚香念经。
  可是,整个大殿之内,除了两个童子,再无他人。
  “我家主人,就在殿中啊。”
  焚香童子站起身来,端着供桌上的茶壶茶碗,道了两碗茶,摆在供桌上,又燃了两张符纸,放进茶杯里。
  符纸遇水即熄,沉入碗中。
  焚香童子退到一旁,指着供桌上的茶碗,朝站在殿门的横江二人拱手施了一礼,道:“贵客请喝茶。”
  这一幕,让青丘樱瞪大了眼睛。她也算大家闺秀,也算见多识广,却不曾见过,天底下还有这种请人喝茶的方法。
  横江拉着青丘樱,在供桌边坐下。
  他端茶就喝。
  青丘樱神色大变,伸手挡在茶碗上,阻止道:“大叔!这茶里全是纸灰,还浸泡了符纸也不知道脏不脏、苦不苦、吃了会不会拉肚子,你可别乱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