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三十五章:仙门御剑术

  “急!”
  横江神色惊变,赶紧驱动槐木令符,收了阴兵。
  阴兵消失,空中雷电似是失去了目标,竟在空中盘旋,宛若一条长达数百米的雷电之龙。
  横江的院子很大,方圆百余米,院中有诸多古木。
  雷电在空中驻留片刻,当即轰然下坠,劈打在院子里一株高达十几米的古树上,随即雷电去势不止,又轰击在了其他几棵树上。
  大树着火,烈焰冲天而起。
  横江与树相隔二三十米,依旧可以听到哔啵烈焰之声。
  这天雷烈火极为强横,短短几个呼吸之间,树枝已经被烧成灰烬,将那几颗高达十几米的古树,烧得只剩下一截焦黑的树干。
  “天地之威,竟强横至此!我辈仙门中人,不知要达到何种境界,才能将仙门雷法,修炼至这种威力。”
  横江心中惊叹,从御龙升送的厨具里,拿出一柄斩骨刀,大步走向那几颗烧毁的古木。
  这等厨具,都是御龙升炼制而成。
  哪怕是锅碗瓢盆,也属于仙门器具。
  横江握着的虽只是一柄厨房剁骨头的斩骨刀,可此刀的锋利程度,却不亚于凡俗世间的传世名刀。
  咔咔咔……
  他挥动刀锋,斩在那些焦黑的木头上,似是在寻找什么。
  一连斩了数颗树干,都一无所获。
  当最后一刻古木外围的木炭,被横江用斩骨刀削掉之后,渐渐露出了位于树干中心之处,尚未完全烧成木炭的树心。
  这树心约莫四尺来长,手臂熟悉,外围之处略略有效焦黑。
  令人惊奇的是,那些焦黑的纹路,恰好组成了一道一道神似雷电的雷纹。
  横江一刀斩在树根之处,把那一截树心抓在手里,惊喜连连。
  此等木材,已算是仙门奇物,有着镇煞辟邪的功效,可遇不可求。今夜数颗大树被天雷击毁,能得到一段雷击木,已算难能可贵。
  “雷击木!竟然是雷击木!”
  一道惊呼之声,从院墙之外传来。
  横江眼神一冷,霍然回头,只见一只黑漆漆的大鸟蹲在院墙上面,大鸟背上,坐着一个身穿云纹道袍的仙门中人。
  此人见横江看向他,开口就问:“你手里这雷击木我买了,算你一百两银子!”
  一百两?
  雷击木千金难求,区区百两银子想要买到,简直是痴人说梦。
  “不卖!”
  横江衣袖一甩,神色冷漠,道:“你若无事,还请速速离去,我这府邸,不收留你这种不速之客。”
  “不卖也得卖!”
  那人骑傲然说道:“你区区一个凡俗世人,得了雷击木也无用处,不如卖给了我,也算是和我借了一场善缘。我除了给你百两银子之外,还给你一张驱邪的桃符,你若是遇到了鬼物,只需将桃符拿出来,就可以逢凶化吉。”
  桃符?
  这等东西,对于横江而言,何足挂齿。
  若非师门只准道徒弟子修炼一种法术,横江只需在师门借阅一本有关符箓的秘籍,区区辟邪的桃符,还不是手到擒来?
  “凡俗世人?”
  横江眼神一冷,道:“阁下那只眼睛,看出来我是凡俗世人?”
  那人闻言神色一变,伸手在黑鸟头上拍了拍,纵身一跃,宛若一只大鸟,滑翔到横江院中,站在距离横江数米之外。
  直到此刻,那人才看清楚了,横江周身天地灵气运转环绕。
  “道友有礼了,我乃东观道场弟子,名作赵无咎。我在炼制一件法宝,急需雷击木作为炼器的材料,还请道友割爱。”
  赵无咎深吸一口气,态度大变,面带微笑,朝横江拱手施礼,言道:“我愿意拿其他奇物,来换道友的雷击木,如何?”
  横江却未放松浸提,只问道:“何物?”
  “羊脂白玉!这么大的羊脂白玉!”
  赵无咎掏出一块白玉,约莫砖头大小,在夜色里灼灼生辉。
  横江冷冷一笑,道:“这等羊脂白玉,充其量只能做几十块玉符,其质地连百年桃木都比不得。”
  赵无咎神色转冷,将白玉收入衣袖,再掏出一柄法剑,指着横江,“我礼数已到,道友却执意不换,那我也只能先礼后兵了。”
  东观道场与宣明道场同为中土帝国东南七大道场之一,可算是名门大派,仙门正道。
  可这赵无咎一言不合,就要强抢。
  这哪里是仙门弟子,哪里是名门正派的风范?
  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横江将雷击木收入乾坤袋,摸了摸藏在衣袖里的槐木令牌,右手一甩,已有一道火焰,聚拢成球,挥洒而出,势如流星。
  此乃九耀诀中的火球术。
  “这等法术,算不得什么!”
  赵无咎手掌里撑起一道寒冰,挡住袭来的火球,手持法剑大步走向横江,语气里带着几分不屑,“你虽有天地灵气环绕周身,却气息不稳,我早就揣测你是初入道徒,来封魔岛历练的仙门弟子,如今看来,你果真是个实力低微之辈。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以你的实力,守不住雷击木,不如将其卖给我,也算是祸水东引,由我来替你承担这怀璧之罪,可好?”
  横江沉默不语,又是一道火球砸出。
  赵无咎摇了摇头,手中法剑如电挥动,剑锋每震颤一次,就有一道无柄的剑刃,从剑锋里分离出来,环绕在他身边。
  他挥剑数次之后,周身已有八道悬空的剑刃,悬浮环绕。
  “疾!”
  随着赵无咎捏出剑诀,八道剑刃如电爆射,从四面八方,斩向横江。
  不料,横江抓起白天用来熬制汤药的大铁锅,罩在了头顶,再猛地蹲下,整个人都藏在了锅里面。
  随着几声砰砰巨响,剑刃崩散消失。
  横江举着铁锅,站起身来,眼中怒火熊熊。
  若这赵无咎,仅仅只是想要打败他,再夺取他的雷击木倒也罢了。
  可这赵无咎放出的剑刃,每一道都是朝着横江的要害之处袭来,若非横江及时躲闪,只怕早已被剑刃斩成了数截!
  “你这是什么法宝?”
  赵无咎神色大惊,未曾想到区区一口铁锅,竟然能挡住他的仙门御剑术。他又怎会知道,这口铁锅来历非凡,乃是宣明道场的亲传弟子炼制而成。
  “杀你的法宝!”
  横江语气如冰,扛着铁锅,持着斩骨刀,宛若冲阵斩将的猛将,朝赵无咎奔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