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三十六章:群仙

  赵无咎挥动法剑,再度轰出八道剑刃。
  可惜,二人距离已近。
  赵无咎没有足够的时间,让八道剑刃从四面八方斩向横江。情急之下,他只得控制着剑刃朝横江迎面斩杀而去,却全被横江用铁锅挡住。
  锅极大,直径一米有余。
  锅铲也长,跟铲泥沙的铲子差不多。
  横江一手抓着铁锅,一手抓着锅铲,宛若是一个刀盾兵,大步冲向赵无咎。
  赵无咎闪身要躲,以他原本的实力,只需一步腾空,就可以跃出数米,跳跃数次,就能跳到围墙上,骑着他的黑鸟逃离。
  可是,赵无咎这一跳,距离却很短。
  他突然发现,脑袋有些发晕,突然间就跳不高也跳不远了。
  “你竟然在院子里放毒害我!”
  赵无咎怪叫一声,竟未发现他并非是中毒,而是受了拘魂法阵的影响。
  此刻,横江持着锅铲砸了过来。
  赵无咎只得举起法剑抵挡,可他那三尺剑锋,重不过数斤,怎么比得上横江手里,那一柄精铁淬炼而成,重达数十斤的大铁铲?
  砰!
  三尺法剑,被铁铲迸飞出去。
  横江得理不饶人,举起锅铲,砸向赵无咎。
  赵无咎满地打滚,又丢出两道符箓砸向横江,却被大铁锅挡住了,他眼看着横江手中铁铲,朝他脑袋上砸来,却无能为力。
  赵无咎只觉得死亡就在眼前,顿时双眼紧闭,脸色惨白,下身一热,尿了出来。
  叮!
  一声脆响出现。
  赵无咎喜出望外,睁眼一看,只见有一柄青光闪闪的飞剑,盘旋在院子上空。
  很显然,就是空中这柄飞剑,救了赵无咎。
  赵无咎只看了飞剑一眼,就认出了这飞剑的来历,大声高呼,“顾师兄!顾师兄快救我呀!”
  横江神色冰冷,持着铁铲,凝视着东北院墙之上,那个身穿云纹青衣之人。
  此人能驾驭飞剑,至少也有仙门修士的实力。
  “鄙人顾惜风。”
  青衣人远远朝横江点点头,道:“得饶人处且绕人,我师弟被你打翻在地,已经败了,阁下何必苦苦追杀?”
  横江微眯着眼眸,瞳孔里杀机横呈,心道:“我不杀他,难道还等着他跑远之后,施展仙门御剑术来杀我?”
  顾惜风见横江沉默不语,又道:“先前我在院外,听到了雷击木三字,想必那雷击木是落到了你手里。念在你也是仙门弟子,与我们是同道中人,你若肯赔礼道歉,将雷击木交出来,你追杀我师弟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横江只觉得这顾惜风无耻至极,却又碍于双方实力差距极大,正面交战难以取胜,只能靠出奇制胜。
  顾惜风见横江无动于衷,神色已是有些焦急,道:“你既不答应,那我就只有自己来取了!”
  说罢,顾惜风手中法诀一变,操控青光飞剑,朝横江凌空斩来。
  横江把铁铲插在地上,右手将铁锅当做盾牌举在身前,左手已是握住了藏在衣袖里的槐木令符。
  就在此刻,一道鲜红如火的飞剑,破空而至。
  叮!
  火红飞剑与青光飞剑在空中相撞,双双倒退回去。
  横江转身看向那火红飞剑,只见剑光照耀之处,多了一个身材修长之人。
  顾惜风冷冷看着那人,高声道:“荀誉,你也是来抢夺雷击木的?”
  荀誉将火红飞剑收入衣袖,大步走向横江,昂头冷笑道:“我师门戒律森严,严禁同门相残。今夜我若是抢了他的雷击木,只怕方圆百里的宣明山,再没有我荀誉的容身之处!”
  顾惜风眼神一缩,道:“你说他是宣明弟子,难道他就真是宣明弟子?依我看,你是想用这个借口,把我偏离此处,再独占了他手里的雷击木吧?”
  荀誉戏谑一笑,“你爱信不信!”
  顾惜风眼神一横,咬牙切齿,“我若不信呢?”
  荀誉指着东北方向,道:“我宣明别苑,就在数十里外。”
  顾惜风脸色一沉,将青光飞剑持在手中,以剑锋指着荀誉,暴喝道:“休要拿廖长空来压我!”
  时至此刻,横江已是气定神闲。
  荀誉站到横江身边,屈起手指,在大铁锅上轻轻一弹,道:“这铁锅上刻有‘御龙’二字,应该是御龙师兄送给师弟之物。我许久没回宣明山,如今睹物思人,还真有些怀念御龙师兄的厨艺。”
  横江道:“师兄有礼了。”
  荀誉拱手回了一礼,又朝顾惜风说道:“顾惜风,如今夜色已深,你不赶紧回家睡觉,难道还要我师弟请你留下来喝酒么?”
  顾惜风悻悻然哼了一声,脚踏飞剑,抓起赵无咎,又拿出先前那块羊脂白玉,抛向横江,道:“这块羊脂白玉,就当是我师兄弟赔礼道歉之物,如何?”
  不待横江回答,顾惜风已是御剑飞行而去。
  横江眼神冰冷。
  比起一块羊脂白玉,他更想要留住赵无咎的性命。
  可惜,今夜有顾惜风在此。
  以先前荀誉和顾惜风对拼一剑的局面而言,这两人实力应该相差不大。赵无咎有顾惜风相助,横江难以杀他,只得将杀念深藏在心。
  荀誉等到二人离去,才说道:“我们七大仙门,早有约定,在封魔岛诸多城池之内,七派弟子不可自相残杀。只有在城外争斗,才不算违背各大道场的约定。赵无咎先前敢对你动手,应该不知道你是宣明弟子。”
  横江问道:“在这摩北城里,除了七大仙门弟子以外,难道还有其他的仙门中人?”
  “当然。这世间广袤,魔有妖魔、邪魔、天魔等天下万魔。仙也有妖仙、鬼仙、人仙等世间群仙。七大仙门弟子,都是人类,修炼成仙也算是人仙。至于其他鬼仙、妖仙等等,虽不是属于我七大仙门,却也算仙道一途,也有诸多仙门的道统传承……”
  一言至此,荀誉抬头看了看夜色,只说夜已深,他需要回去修炼,便辞别了横江,御剑飞驰而去。
  自打荀誉离去之后,就再无人来府中抢夺雷击木。
  横江闭着眼睛,盘膝坐在院中,精心修行。
  不知不觉已到黎明,城中再度锣鼓喧天,紧接着空中雷云汇聚,天雷滚滚。
  轰隆!
  一道春雷,将横江从入定修行的状态中惊醒。
  槐木令符就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在他衣袖里不停的蹦跶着,震颤着。
  “阴兵鬼物至阴致寒,天雷至阳至刚,阴兵害怕天雷是天性。可我已经以师门驱鬼之术,焚烧香火,将诸多阴兵祭炼了一番,朝阴兵体内灌入了阳气,使得阴兵体表已经金光点点。这样的阴兵,虽然依旧畏惧天雷,却绝不应该如此恐惧。”
  横江猛地站起身来,凝视空中雷光,心里蓦然出现一个念头:“莫非我槐木令符里的阴兵,非比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