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十六章:万象分身法

  独孤明是宣明道场的掌门人!
  难怪横江问独孤信是四种弟子里的哪一种之时,独孤信说他哪一种都不是。
  独孤信的爹是掌门人,他自然要跟着他爹修行。于是,独孤信天生就是宣明道场的掌门弟子,不在四类弟子当中。
  “杜明师兄明知独孤信的身份,却还让我好自为之,看来宣明道场内部,多半也是关系复杂,没有外人想得那么简单。独孤信身为掌门弟子,前往墟城附近探索古代遗迹之时,身边连一个帮手也没带,而且古骁等人提起独孤信的身份之时,只说独孤信是宣明道场最杰出的弟子,却对他掌门弟子的身份绝口不提……”
  横江关好门窗,搬出了藏在衣柜里的一百多张考卷,心中想道:“独孤信虽是掌门弟子,可在宣明道场里,却未必过得舒畅如意。我与他好歹曾同生共死,算是生死之交,等到我正式步入仙门以后,这些事情定要找他问一问。”
  时光如梭。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三个月,已到了八月十五。
  今天就是考举之日。
  清晨时分,杜明领着横江以及其他参考的书吏,来到了一座方圆上千米,由青石打磨而成的广场里。
  广场里摆着三千多张石桌,每桌相隔一米有余,整整齐齐。
  考生三千,只取五十人!
  众人领了座位号,找到自己的位置,席地而坐,场面安安静静的,无人敢胡言乱语,相互之间隐隐带着几分敌意。
  横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拿出砚台,磨好墨汁,当他再将毛笔拿出来润笔的时候,考场里已是有些骚动。
  东面天空,一人个身材高挑的中年人,头戴玉冠,身穿云纹道袍,腰悬玄箓玉佩,衣袂飘飘,踏云而来。
  此人就是陆青皇!
  杜明做上前去,拱手言道:“陆师叔,时辰已到。”
  “开考!”
  陆青皇一声喝令,随即将宽大的衣袖甩了甩,立时就有二三千张试卷,像是雪片一样,从他袖子里飞了出来,飘向考场当中,整整齐齐的摆在每一个参考之人面前,正好是一人一张。
  “不愧是仙门手段,炫目张扬,真是让人心驰神往啊!”
  横江深吸一口气,现在试卷上写好自己的考生编号,再写上名字,准备提笔作答,突然间却发现,自己的考桌之前,多了一个人影。
  横江抬头一看,愕然发现此人竟是陆青皇。
  而最令横江诧异的是,这考场当中,每一个考生的桌子对面,都出现了一个陆青皇!
  这些陆青皇的穿着打扮与相貌身材,皆是一模一样,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唯独神态动作,各有不同。有的站着,有的斜卧在地,有的拿出棋盘对坐下棋,有的拿出酒菜吃喝,甚至还问他对面的考生要不要来一杯……
  至于横江面前那个陆青皇,则一本正经的端坐在横江正对面。
  “这考场里三千来个陆青皇,绝非仅仅是一个个靠法术幻化出来的分身,绝对是一个个有血有肉,实力高强的真身!若非如此,我面前这陆青皇的眼神,怎会如此犀利?”
  横江只觉得对方目光如电,在自己身上来回扫视,仿佛要将自己里里外外,看一个通透。
  “吴冠早就跟我说过,每次考举之时,陆青皇都要施展出‘万象分身法’,变出好几千个一模一样的陆青皇,监视着考生的一举一动。先前我还以为,吴冠多半有些夸大其词,如今看来,这万象分身法的奥妙,不知比吴冠描述的要高深了多少倍!日后若有机会,定要将这种法术,学到手中!”
  陆青皇这一手万象分身法,吓得不少初次参考的考生大惊失色。
  至于以前来此考过的考生,则已是习以为常。
  横江并未被陆青皇吓到,他足足准备了三个月,又采取题海战术研究过一百多张考卷,这一次想靠进前五十名,倒也不难。
  卷子做到一半,考桌对面的陆青皇突然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横江并未回答,也不抬头,只随手指了指他写在考卷上的名字。
  陆青皇又问:“你今年几岁?”
  横江依旧不打,只顾着做题。
  陆青皇扬了扬眉毛,道:“我是你师门长辈,也是这一次考举的考官。你不肯回答我的问题,就相当于故意怠慢我,这分明就是目无尊长!我宣明道场戒律森严,像你这等目无尊长之辈,就算考得再好,我也不会把你录进前五十名!”
  横江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考场里的每一个考生,都在被他们身前的陆青皇问东问西。一时间人声嘈杂,将考场搞得像是菜市场一样。
  陆青皇冷不丁说了一句:“考场之内,禁止东张西望!”
  横江只得答道:“二十。”
  陆青皇看了看横江腰间的身份玉牌,又问:“原来你是外院藏书楼的书吏,可为什么我以前没见过你?”
  横江说道:“我是今年才来的新人。”
  “二十岁才混进宣明道场,还能混成书吏,看来你也不是什么简单之辈。你年纪虽轻,却气度沉稳,眼眸里尽是沧桑,肯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你这些年的生活,肯定过得十分坎坷,快将你这些年所受到的苦难与痛苦,都说给我听听,让我高兴高兴。”
  陆青皇从衣袖当中,掏出了一壶茶和一包瓜子放在桌上,再摆出一副听故事的架势,道:“你要是说得精彩,道爷我重重有赏!”
  横江舔舔嘴唇,闭口不答,叫别人说出这些年的苦难与痛苦,让你高兴高兴,这是什么逻辑?
  陆青皇暴喝道:“你要是不说,那就是目无尊长,我立刻取消你的考试资格!”
  “以前……”
  横江抬起头来,目光深远,眺望长空。
  “快说!”
  陆青皇急问道:“以前怎么了?”
  横江语气深沉,缓缓说道:“以前有一个太监。”
  陆青皇追问:“那太监是谁,他怎么了,他和你有什么关系,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下面的故事呢?”
  横江淡然注视着陆青皇,说道:“接不下来了。”
  陆青皇问道:“为什么?”
  横江低头答卷,头也不抬说道:“下面没有了。”
  陆青皇气得吹胡子瞪眼,恶狠狠的瞪着横江,当他拿起茶壶喝水的时候,突然间又觉得不对,一口水噎在嗓子里,连连咳了几下,愕然说道:“太监!太监!下面……下面没有了呀……原来如此!”
  横江冷不丁答了一句:“不愧是前辈高人,果然悟性高深,晚辈自愧不如!”
  “混小子!竟敢忽悠我!”
  陆青皇拍了拍桌子,道:“我告诉你,我要是不能考进五十名以内,明天我就把你赶出宣明道场。”
  横江神态自若,继续答卷。
  考试时间,是两个时辰。
  等到快要交卷的时候,考场里那些陆青皇变得更加活跃,想方设法干扰考生,不让考生安安心心的答卷。
  就在此刻,不远处一个十三四岁,穿着红裙子的小姑娘,已是被他身前的陆青皇给惹恼了。
  “我不考了!我不考了还不行吗!”
  那妹子猛地站起身,抓着砚台,朝她面前的陆青皇脑袋上用力砸去,语气悲愤至极,“你这老流氓,为老不尊,我和你拼了!”
  与此同时,钟声响起,午时已到,考举结束。
  考场里三千个陆青皇齐齐飞向空中,聚在一起,从三千人变回一人。
  小姑娘丢出的砚台自然是失去了目标,啪的一声砸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