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十五章:红袖添香

  不知不觉,黎明已至。
  “凤凰晒翅之法实在是神奇,我竟然不知不觉,就修炼了整整一个晚上。一夜没睡,不仅不觉得有半分疲倦,反倒是精力十足!”
  横江睁开眼睛,眼中抑制不住惊喜之色,可鼻间却闻到一股刺鼻的臭味。
  “书中记载,那凤凰晒翅之法,有着洗精伐髓的效果,会将我体内杂质排出体外,形成一层刺鼻的污垢!”
  一念至此,横江赶紧拿了几件衣服,趁着天还没亮,赶紧跑到不远处的山溪里,将自己泡进水中。
  天色渐亮,宣明山渐渐变得热闹起来。
  横江穿好衣服,在山间青石道路上踏步而行,朝着山下极目远眺,一层层雪白的雾霭冉冉升起,山间云雾缭绕,飞鸟出林……
  “好一派仙家气象!”
  横江只觉心旷神怡,禁不住暗赞了一句。
  此刻,天色已经大亮。
  有不少外门之人,在山路上往来行走,他们见到了横江之后,都不肯和横江走得太近,似乎对横江颇有畏惧,只敢远远的指指点点,小声议论着。
  “看来,昨日我在藏书楼里打人之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外院。这样也好,我正好以此事敲山震虎,让宣明道场外院这些人,对我心生忌惮,不敢轻易找我麻烦。我正好乐得一个清静,在这数月时间里,苦读群书,潜心修炼凤凰晒翅之法!”
  横江目不斜视,大步而行,直至藏书楼。
  卢师兄等书吏,今日都来得很早,竟然一人拿着一个扫把,老老实实的在藏书楼里打扫着,而那原本受人欺负,每天都要打扫整座藏书楼的吴冠,却十分清闲的坐在了柜台后面。
  “横江,你来了啊!”
  吴冠跑到横江面前,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说道:“不知为何,今天卢师兄他们来得很早,一进来就拿起工具打扫藏书楼,还把我的扫把也抢走了,不让我帮忙。”
  横江淡然问道:“他们抢走你扫把,你就不会抢回来?”
  “嘿嘿……”
  吴冠憨厚一笑,道:“我已经一个人扫了大半年,现在他们不肯让我扫了,我也乐得轻松。”
  横江点点头,直接走至卢师兄面前。
  “横江师弟有礼了!”
  卢师兄放下扫把,赶紧施礼,道:“以后这藏书楼里的工作,就由我们几个全包了,师弟你只管安安心心读书,争取榜上有名,考进前五十。”
  他昨日还颐指气使,要教训横江,今天的态度和昨天相比,已经是截然相反。
  横江摇头道:“卢师兄有伤在身,我怎么好意思呢?”
  “这种小伤算不得什么。”
  卢师兄脸色微微发白,连连说道:“都怪我自己不小心,摔坏了手,这等区区小事,师弟不必放在心上。”
  “帮我打扫卫生就不必了。”
  横江神色淡然,道:“从明日起,藏书楼的顶楼,就留给我来打扫,这件事情无需多说,就这么定下来了。”
  “这……”
  卢师兄略略有些失神,道:“就按师弟说的办。”
  这一日,直到下午藏书楼即将关门,横江已经离去,卢师兄心中依旧是惴惴不安。
  其他几个书吏问卢师兄,为何心神不宁脸色发苦。卢师兄只说道:“我本想揽下打扫藏书楼的工作,以此向横江师弟谢罪,可没想到横江师弟根本不领情,我就怕他对我记恨在心,到时候跟杜明师兄随意说上几句,就将我赶出了宣明道场。”
  “卢师兄你想多了。横江师弟根本就没把你的事情放在心上,你们之间的恩怨,在昨日就已经两清了。若是再让你们帮他打扫卫生,那就相当于他欠了你们的人情。”
  吴冠回过头来,说道:“你们也不想想,那横江师弟是何许人物!就连杜明师兄这样的人,也要亲自上门,来邀请横江前去喝酒。你们只是区区一个书吏,连宣明道场的内门弟子都算不上,又怎么有资格让横江师弟欠你们的人情?”
  闻言,众人哑然无语。
  卢师兄满脸苦笑,对吴冠的话语半信半疑。
  自这一日起,横江每日就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不是在藏书楼读书,就是回房研究那些考卷,夜间就修炼凤凰晒翅之法。
  “这里共有一百二十七份试卷,总计上万道题目,其中不少考题,都有着类似之处。若将这些考题都掌握了,习惯了陆青皇师叔的出题思路,就算在考举的时候没有遇到类似的题型,做题的时候也能事半功倍。”
  考卷在手,横江与其他书吏相比,学习效率不知高了多少倍。
  独孤信自从上次与横江一言不合,转身离去之后,足足过了十来天,才再度出现在横江的房中。
  “距离考举,仅剩三月,时间紧迫!食堂里吃饭的人多,需要排队、打饭、吃饭、洗完,白白耽误了光阴。以后你每隔半月,就吃一颗美人果。”
  这一次,独孤信带来了一个一尺见方,收藏着美人果的铜箱子。
  横江也不说谢,直接收了箱子。
  “我虽早就猜到,藏书楼里那些书吏在你面前,只算是跳梁小丑,没想到你在和人初次相识,一个照面之间,就将他们压得服服帖帖。不过,内门当中的人物,都算得上是人中龙凤,绝非这些书吏可比。”
  独孤信眼中泛起一丝异彩,又道:“师门能给予弟子的修炼资源就那么多,这意味着,每当增加一个杰出的弟子,其他人能得到的资源就少一分。你若是修炼速度很慢,平平庸庸,或许能安安稳稳的混日子。你若暂露头角,被师门赏识,旁人必定会看不惯你,处处针对你,再想方设法将你打压下去。”
  横江皱眉问道:“堂堂内门弟子,竟然都只知道窝里横,只知道在自家锅里争食。难道就他们就不会去师门之外,谋取资源?”
  “内门弟子而已,很多都是道徒,甚至只有道童境界,他们实力有限,拿什么去和师门之外的人去争?”
  独孤信摇了摇头,指着窗外那一层层殿宇楼台。
  “我宣明道场的弟子,也像这殿宇楼台前的台阶,分作三六九等。”
  “世间那些天资不凡的小孩,被各地官府测了资质,再送来我宣明道场,就成了道场里的童子。他们若是不思进取,就会被遣送回家,若是颇为勤奋,长大后就留在道场里做书吏,算是外门中人。”
  “书吏与其他参考之人,一旦考入了前五十名,把握住了仙缘,领悟了道韵,就能晋升为内门弟子,师门会授予其修炼功法,这样的人,才算是仙门中人,由我五师叔陆青皇叔统一教导。”
  “内门弟子大多都是道童、道徒,唯有修炼至玄门修士境界,才算是登堂入室,成为我宣明道场的入室弟子,由四师叔孙录堂教导其修行。”
  “入室弟子当中的佼佼者,则会被师门长辈看中,将之收为弟子。由师门长辈带在身边修行,师徒关系密切,犹如血脉至亲,师傅会将仙门妙法手把手传给弟子,这种弟子就叫亲传弟子。”
  “除了内门弟子、入室弟子、亲传弟子这三种以外,我宣明道场还有一种弟子,叫做真传弟子。所谓真传弟子,就是在感悟道韵之时,能将祖师爷留下的道韵,原原本本的感悟出来。他们在感悟到道韵的那一瞬间,就得到了祖师爷留在道韵里的一种真传妙法!这种人被看做是我宣明道场最杰出的弟子,未来极有可能达到祖师爷当年的高度。真传弟子归我三师叔左宣教导,这些人在道场里地位极高,身份仅在我几位师叔之下。”
  内门、入室、亲传、真传。
  此乃宣明道场,四大弟子阶层。
  独孤信说完之后,目光灼灼盯着横江,道:“你我是生死之交,我希望你能在感悟道韵之时,得到祖师爷的真传妙法,成为我宣明道场的真传弟子。”
  横江晒然一笑,问道:“可有捷近可走?”
  独孤信摇了摇头,眼神却有效闪烁。
  “我资质稀松平常,估计悟性也不怎么高,能不能感悟到祖师爷留下的道韵,都是未知之数,哪里还有什么机会,得到祖师爷的真传妙法。”
  横江很是洒脱的耸耸肩,又道:“今夜星月无边,如此良辰美景,可惜独孤兄你是个男的,你若是女子,我定要弄来一些美酒佳肴,边吃边聊边看书,如此红袖添香夜读书,才是人生一大乐事……”
  “哼!玩物丧志!”
  独孤信面带怒意,皱着眉头转过身去,脸颊已是微微发红。
  横江没有察觉到独孤信神态有异,拿起一个美人果,放到鼻间闻了闻果香,问道:“独孤,兄你是四种弟子里的哪一种?”
  独孤信摇头道:“哪一种都不是。”
  横江问道:“那为什么杜明还要尊称你一声师兄?”
  “我爹叫独孤明。”
  独孤信头也不回,推门走了出去。
  独孤明!
  横江神态一僵,就连手中的美人果都惊掉了,啪嗒一声砸在脚上。
  “好疼!”
  横江疼得直跳脚。
  独孤信听到房内动静,转头一看,正好见到横江垫着脚在房里蹦跶。
  “活该!”
  独孤信掩口偷笑,大步远去,脚步娉婷如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