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一章:墟城横江

  三月艳阳。
  墟城是座废墟一样的城池,位于中土帝国西北荒漠深处,周围数千里,尽是黄沙!
  也许是墟城太过于贫瘠,仙门修士很少出现在墟城。
  不过近段时间,墟城里莫名其妙的来了不少仙门修士,也不知是为了何事。
  城西青石街,有一座酒楼,叫做观海楼。
  天蒙蒙亮。
  观海楼的老板,正在沐浴。
  他叫横江。
  横江七岁那年为求仙道,曾经离开过墟城,十年后又回来了,虽然没有成为仙门修士,却凭着一股子狠劲,成了青石街的龙头老大,管着这一条街,今年已经是第三年。
  也许是横江经历的事情太多,也许是他被墟城冷冽如刀的狂风吹得太狠,使得他二十来岁的脸上,已经有了几分沧桑。
  甚至,在他前胸后背上,遍布着一道道纵横交错的伤疤。这些疤痕洋溢着一股悍勇凶蛮的气息,充斥在横江身上。
  沐浴更衣之后,横江穿上了一件书生长袍,将满身伤疤带来的凶蛮气度遮住,文质彬彬,前后判若两人。
  随即,横江又泡了一壶上好的清茶,来到了观海楼靠窗户的位置,隔窗朝着街中看去。
  随着太阳越升越高,街上行人,越来越多。
  甚至可以见到,有那么一两个身穿云纹白袍,腰间挂着玄箓玉佩,头戴高冠,牵着奇异怪兽的仙门修士,从街中走过,惊得街中行人纷纷低头避让。
  横江的目光从哪些仙门修士身上一扫而过,随手翻开了摆在桌上的书籍。
  书名:《帝国志》。
  “‘先王之制,度地以居人,均其沃瘠,差其贡赋,盖敛之必以道也。’这话的意思就大约就是,按照古代君王的制度,度量、均衡土地的肥沃程度让百姓居住,收取不同的税赋,这就叫做敛财有道。于是,中土帝国开国皇帝认为,墟城只是个贫瘠到了极点的边界城池,贫民百姓连养活自己都难,所以皇帝连税都懒得收了……”
  横江感慨一句,将手中《帝国志》合上,再闭着眼睛,想道:“直到十年前,墟城渐渐的兴起了走私行业,皇帝才派来一个城主,在墟城立下衙门,要重新收税。可是,许多年来,墟城里早就有了自己的规矩,区区一个城主,怎么能够扭转局势?立下衙门之后,皇帝老儿不仅没收到什么税赋,反而让墟城里一些人趁着衙门初立,趁火打劫,借机发财,害得不少人家破人亡。”
  当横江再度睁开眼,就有一丝愤恨之色,横呈在眼眸当中。
  他就是当年的受害者。
  十年前,横江家里祖传的小店铺与小院子被人夺走,他爷爷被人害死。
  十年后,横江回到墟城,手刃仇人,夺回了祖传的产业,在店铺与院子的旧址之上,建了这么一座临街的酒楼:观海楼。
  夺回祖产,大仇得报,但这一切并没有令横江感到满足。横江不会忘记,当年到血泊中的爷爷,在生命最后之际,对年仅七岁横江的嘱托。
  “一定要成为仙门修士。”
  这不仅仅是爷爷的嘱托,更是横江十年孜孜不倦追求的目标。
  中土帝国的国师,就是一个仙门修士。
  皇帝册封国师的时候,曾经昭告天下,将告示贴遍大江南北,其中诸多话语横江已经记不清了,横江只记得其中令他最心动的一句:“朕与国师共享天下”。
  唯有仙门修士,才是人上之人,才不会让自己当年家破人亡的悲剧再一次发生!
  横江曾经考虑过很久,世人到底有多少种方式,能够拜入仙门修士的门墙。
  他最终得出结论,最常见的方式无外乎有四种。
  其一,某人天生就资质超绝,仙门修士知道此人之后,从天下各处赶来,争破了脑袋,要收此人为徒。
  其二,某人身份非凡,和仙门修士关系匪浅,仙门修士就收他为徒。
  其三:某人家中靠着亿万家财,砸开了仙门修士的门墙,得到入门拜师的机会。
  其四:某人因为机缘巧合,拜仙门修士为师。
  其中第四种方式,纯看机缘、看运气。一介凡夫俗子,要想通过这种方式拜师仙门,简直难于登天。
  而第二三种方式,虽然条件苛刻,但好歹有迹可循,对于有条件的人来说,并不算难。但能也只有那些身份非凡的王公贵族,富可敌国的商贾巨富才有资格,却与一般人无缘。
  至于第一种方式,横江曾经测试过自己的修行资质,很是稀松平常。所以,第一种方式对他也行不通。
  算来算去,横江发现,自己若要拜师仙门修士,居然只有靠那难于登天的机缘巧合之法,才有一丝可能。
  但是,机缘这等虚无缥缈的东西,到哪里去求?
  难道,要信奉算命先生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听命运的安排,期盼有朝一日走狗屎运?
  “我的机缘,理当由自己争取!”横江习惯于把命运掌控在自己手里。
  横江回到墟城,已经整整三年。
  三年里,横江殚精竭虑,做了许多布置,要靠着自己的双手,为自己争取一份,属于自己的机缘!
  世人常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横江更相信:事在人为!
  墟城自古以来,就很少有仙门修士出现,在横江七岁之前,他从未见过任何一个仙门修士。可在几个月,却有仙门修士络绎不绝,从各处赶来。
  “果然,只要诱之以利,哪怕是仙门中人,也会上钩!听闻,有些仙门中人高高在上,将普通人看做蝼蚁,可以肆意践踏。不知道他们是否想过,这一回他们却成了池塘里的鱼儿,手持鱼钩的钓鱼之人,却是一个在他们眼中卑贱至极的蝼蚁……”
  一抹炽烈之色,浮现在横江眼底。
  他放下手中书籍,起身走下楼去,脚步坚定至极。
  窗外一股狂风吹来,翻开《帝国志》的扉页。
  一幅山河社稷图,呈现在书页当中,数万里锦绣江山,数十座仙门道场,跃然纸上,清晰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