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二章:虫书

  横江随意吃了早餐,在马厩里牵出一匹骏马,策马扬鞭,离开墟城,一路往北,直达三十里外的牛角洲。
  牛角洲里,建着一座集市。
  集市正中央最繁华的地方,有一座酒楼,名字和墟城里那座最好的酒楼一样,也叫做观海楼。
  酒楼的主人,自然也是横江。
  牛角洲本是荒无人烟之地,要不是此处有一眼清泉,长着一片绿洲,可以让往来的旅人商队饮水休息,只怕在此住上三五十年,也难以见到其他人。
  三年之前,有人在牛角洲发现了金矿,于是牛角洲有金矿的消息,蜚声千里,传遍了大漠内外。
  有了金矿,自然少不了淘金客,当第一个淘金客挖到了金子之后,就有成百上千个淘金客,从天南地北,蜂拥而至。
  期间也有人疑惑,中土帝国只建立了二百年,墟城却在这沙漠里存在了上千年。这牛角洲距离墟城极近,只有三十余里,如果牛角洲真有金矿,又怎会等到这几年,才会被人发现?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但是这种疑惑的声音,很快就被淹没在了淘金的浪潮之中。
  在金子的诱惑下,没人去关心这种不靠谱的谣言,就算关注了也不会在乎。不过,他们却不知道,有时候担忧和怀疑,往往是对的。
  这一切,都是横江布下的一个局。
  牛角州根本没什么金矿!
  三年前,横江趁着夜色,将小半车金矿石,洒在牛角洲附近的荒漠里。
  沙漠里风沙弥漫,沙暴滚滚。
  金子比沙子重,狂风一吹,飞沙走石,沙丘移动,自然会将金子掩埋下去,然后横江故意把消息散步出去,引来了淘金客。
  人多了,就有了市集,有了街道,有了观海楼。
  整个墟城,也由此繁荣起来。
  这虚假繁荣,由横江一手推动。
  他布局三年,只为一缕仙缘。
  这仙缘,横江势在必得!
  此刻,横江已经进入了牛角洲,立马横鞭,驻停在观海楼所在的长街当中。
  往日的观海楼里,坐着的都是些淘金客,他们会大声喧哗,喝酒划拳,有时候也会叫来一些卖笑的姑娘,借着观海楼很是风雅的格局,寻欢作乐一番。
  今日不同往昔。
  牛角洲的观海楼里,坐着的都是些身穿云纹长袍,腰悬玄箓玉佩,头戴金玉高冠,气度非凡的仙门修士。
  门外的拴马桩周围,拴着诸多奇异怪兽,惊得往来之人纷纷避开,不敢靠近。
  横江策马而来,停在了十几米外。
  他骑着的马虽然神骏,却终究只是寻常马匹,对于拴在观海楼外的诸多怪兽,有着本能的畏惧,不敢靠近。
  “我的机缘,就在眼前!”
  横江双眸如星,目光深邃,略作沉吟,翻身下马,在马匹股上抽了一鞭,再缓缓转身,视线从观海楼门外那些异兽身上一扫而过。
  希律律!
  骏马受疼,撒腿狂奔而去。
  横江略略整了整衣袍,朝着观海楼大步而去。
  =======================
  “东家,三四天前,牛角洲突然就出现了不少修士大人,住进了我们观海楼里。门外那些异兽,就是各位修士大人们的坐骑。至于以前那些常来的淘金客,全被修士大人赶走了……淘金客被赶走之后,酒楼的客人虽然少了,可这些修士大人出手很是阔绰,反倒多赚了不少钱……”
  观海楼内,横江来到柜台后面,拿出账本一一查看,掌柜凑到横江身边,将这几日之事,说了一说。
  横江点点头,让店小二将茶具拿来,再摆出一个算盘,噼里啪啦拨弄算珠,开始对账。
  茶具被端来之后,横江移开算盘和账本,安心泡茶。
  温壶、烫杯、洗茶、翻杯、闻香……
  每一个步骤,横江都做得完美无缺。
  这种高深的茶艺,就算是中土帝国京城里,那些闻名遐迩的茶道大师,与横江相比,也强不了多少。
  顷刻之间,就有沁人心脾的茶香,弥漫在酒楼里。
  就连酒楼里那些趾高气昂,丝毫不将横江放在眼里的修士,也被清新脱俗的茶香,以及横江的茶艺吸引住了,纷纷转过头来,打量着横江。
  横江泡茶的姿态极为专注,举手投足,都散发着一种雅致、清幽的魅力。
  抛开修士与凡人的身份差距不说,单论横江这一身气质,已是把酒楼里大部分修士比了下去。
  “好茶!”
  一声赞叹响起。
  横江转头一看,发现那出声赞叹之人,是一个年纪在十七八岁,面如冠玉,十分俊美的年轻修士。
  俊美修士见横江看向他,便微微一笑,问道:“可愿请我喝一杯?”
  横江也不多说,抬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我叫独孤信。”
  独孤信来到柜台前,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只觉得茶香满腹,顿时眼神发亮,说道:“我早就在猜测,这酒楼的东家,肯定是一个雅人,与这牛角洲的淘金客必定迥然不同。如今看来,你的风雅,更在我的猜测之上。”
  横江微微一笑,问道:“贵客何出此言?”
  独孤信朝楼中摆设打量一番,指着大堂墙壁上挂着的书画,问道:“这墙上书画,是否都是你的手笔?”
  横江点点头。
  “那就对了!”独孤信说道:“这些书画里的字迹,全都是虫书,你若不是一个雅人,怎会修习虫书?”
  横江修习虫书,已有十余年。
  墙上字画笔酣墨饱,其中文字全是虫书。每一个字都像是一种极为奇异罕见的昆虫,字迹笔画极为精妙,如龙蛇翻腾,又似雷电奔走,气象万千。
  “虫书只是个人爱好而已,当不得贵客夸赞。”
  横江不着痕迹的审视着独孤信,又替独孤信将茶杯倒满。
  “可惜啊,我见了虫书就头疼,不曾学过……”
  独孤信摇了摇头,一口喝光了茶水,又道:“我喝了你的茶,也算与你有缘,等我离开此地之时,会在你酒楼墙壁上,留下一道镇宅的符箓,足矣震慑鬼魅。”
  啪。
  独孤信轻轻放下茶杯,转身上楼,回房去了。
  横江目送独孤信走远,眼中隐含着一丝精亮的光芒。
  “仙门修士果真是高高在上,不想与我这凡俗之人,有任何瓜葛。这独孤信喝了我的茶之后,连我的名字也不问,只想着再送我一道镇宅符箓,就算是将我请他喝茶的人情,了断得干干净净。”
  横江将茶杯端到嘴边,轻轻的晃悠着,闻着悠悠的茶香,心道:“你既然不懂虫书,那就注定了要有求于我。你若有求于我,你我之间的人情,又怎是区区一道符箓,就能抵消的?我布局三年,殚精竭虑,只为一缕仙缘步入仙门,要你符箓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