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三百一十七章:天尊法身

      

  魔女辞别陆晨曦,一路往西,追横江而去。
  她早已从翟青衣哪里知晓,这些新近来到深渊地狱的仙门中人,必定是要去西面营地聚合,于是便一路跟随在横江后面,远远的尾随着。
  这一追,便追了一段不短的时日,直到下月十五,仙道世间圆月之日,横江体内心瘾再度爆发之时,魔女才飞到了横江近处,却隐藏在阴暗的云中,不肯露面。
  横江的心瘾,如期爆发。
  只是这一次因横江体内没有魔气,故而那大自在魔尊的魔影,也不再显现。没有了魔影去撕扯天宇,招来月光,横江所承受的痛苦虽依旧像上回那样,撕心裂肺痛不欲生,却没有了性命之忧。
  不过,横江依旧选择在一处山中暂做休息,将九脉求魔剑阵布置了出来。
  这一回,魔女没有再变化成女鬼道君模样,未曾闯入阵中,也没有出现在横江面前,她藏在高空当中,默默的关注着正在竭力对抗心瘾折磨的横江,目光越发的深沉。
  直到一夜过后,横江再度启程,骑着飞马越飞越远,魔女才来到了横江暂做休息的那座山顶,若有所思沉默了许久,再落到地上,拿出一面令旗,朝横江离去的方向,比划了一番,布置出一到阵法,把周围百里山川,笼罩在阵势当中。
  魔女阵法布成之后,横江已远去千里。
  一座法坛,被魔女摆在大阵当中。
  她不知从何处弄来了猪牛羊三牲祭品,摆在桌上,在焚香做法,脚踏禹步,口中念念有词,像是发了疯一样,高一脚低一脚,深一脚浅一脚,在法坛前跳起了诡异的舞蹈。周遭天地灵气,翻滚沸腾起来,环绕在魔女周身,化作一道白茫茫的鱼儿模样,继而又有一丝丝红蒙蒙的气息,自地底深处缓缓升起。此乃深渊地狱里的魔气,如今也化作一条鱼儿模样,鲜红如血,一同环绕在魔女身边。
  红白二鱼,首尾相逐,头尾相衔,恰好聚成一个圆形。
  自高空往下看去,正是一方太极图模样。
  不过,仙门中人的太极图,尽是一黑一白,而魔女如今开坛做法,显现而成的太极图,却是一红一白,与仙门中人迥然不同。
  当太极图中渐渐生出了数不清的纹路,重重叠叠,相互交错,隐隐组成一副诡秘的图案之时,魔女才眼神灼灼发亮,朝远空横江策马飞驰的方向,指了一指,口中暴喝一声:“疾!”
  一声令下,太极图化作一抹明光,向西面天空,爆射而去。
  魔女抬头凝望天宇,以她道君修为,即便太极图转瞬之间飞远了百里之遥远,她也能凭着目力,将太极图上那一副诡秘的图案,看得清清楚楚。
  太极图分二鱼,白鱼的图案是一男子,红鱼当中的图案是一女子,二人皆裸,身体贴在一起,正在做那****,阴阳调和之事,急速的变换着各种姿势……
  魔女布阵,布置法坛,开坛做法,用了大半天时间,横江已骑着飞马,飞到了万里之外。
  太极图飞着飞着,已在空中隐去了行迹,变得无色透明,无形无相,速度却极其迅捷,后发先至,追上了横江。
  呼!
  随着微不可查的风声响起,太极图以一种神不知鬼不觉的轨迹,直达横江背后,钻进了横江体内。
  魔女在太极图飞到空中之时,就已经撤掉了大阵与法坛,紧随着太极图飞驰而来,将太极图沉入横江体内的那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连翟青衣那等仙门中人,都因执着于修仙问道,不肯娶我为妻。这横江修炼了大自在魔尊的魔功之后,却犹能做到不食人饮血吞魂,此人的道心比起翟青衣,不知要坚定了多少倍!就算有朝一日,晨曦妹妹对这个横江芳心暗许,这横江也未必会和晨曦妹妹两情相悦。这横江虽道心坚定,却不似清心寡欲之人,修的也不会童子功。如今我施了这一道神通,我看他如何还能把持得住!若仙道世间人人禁欲,无人成亲生子,仙门中人必定早已绝了种,哪里还有道统能够传承下来?我这天地姻缘大乐图,虽源自于深渊法统,却融合了仙道世间阴阳调和、男女相配、代代繁衍的天地至理。”
  魔女停在空中,一脸得意,停在了空中,不再去追横江。
  横江只是仙门修士,施法的魔女却是道君层次的高手,即便横江一路上极为警觉,也未曾发现魔女暗地里在他身上施了神通。
  越是往西,天地就越发的有所不同。
  横江一路走来,地面尽是荒芜一片,寸草不生,他唯一见到的两处有生机的地方,一则是那由纯阳仙人镇守的据点哨所,另一处则是那陆晨曦精修之地。除此之外,休说是见到活生生的动物,地面就连一根枯草,都难寻到。
  如今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天空也不再像先前那样一片暗红,地面也渐渐的出现了些树桩的痕迹,这等树桩虽已枯萎了多年,早已断绝了生机,却终究比起横江一路行来所看到的景物,多了几分生机。
  再往前飞了一段时日,地面已多了星星点点的绿意,生长了一些苔藓。至于原本暗红的天空,也已不再是使人毛骨悚然的血色,而是变成了夕阳西下之时,火烧云一类的红霞。
  近了。
  翟青衣当初所说营地,越来越近了。
  横江飞在空中,已有一种归心似箭的心情。
  他从未来过深渊地狱,即便在他千世万世的轮回梦境当中,也未曾来过此地。如今想要快些到达营地,只因他师门诸多前辈,在十年之前,就已来到了这深渊地狱当中,参与仙魔大战。
  横江没有见过师祖张空阙,他对祖师爷东方索,也只在宣明道场的入门大典那一日,东方索赐下凤凰羽衣之时,见过东方索一面,可那时候横江见到的尚且不是东方索的真身,而只是一道以仙术显化而成的身影而已。
  至于孙录堂、左宣,以及宣明道场掌门独孤明,横江亦是从未谋面。
  横江见过的师门前辈,唯有大师伯陈操之,以及陆青皇师叔,唯此二人而已。陆青皇虽因横江服用丹药修行一事,处罚横江在封魔岛里苦修十年,却替横江炼制了许多丹药助横江修行,又做主要陈操之收横江为真传弟子……此等师门前辈的恩义,横江牢记在心中。
  而宣明道场掌门独孤明,乃是独孤信的父亲。
  有着这些关系在里头,横江对于独孤明等师门前辈,自然十分牵挂。
  横江先前路过那仙门据点哨所之时,也曾询问对方,是否知晓宣明道场众人的下落,可对方却全然不知。只因深渊地狱极为广阔,来到此地的仙门中人数不胜数,那镇守哨所的纯阳仙人,已有上百年不曾离开哨所,又如何能知道宣明道场之人的下落?
  自那一日起,横江便知道,若四处寻人询问,无异于大海捞针。唯有前往仙门营地,去拜访那些记录仙门中人往来行踪的管事之人,只需将资料一查,便能知晓宣明道场众人,是被分派了何种任务,在何处征战。也能查到,陆慎领着九崇山一脉,来到深渊地狱,到底所谓何事。
  如此,又飞了一段时日。
  地面的植物越来越多,空中的红光也越来越淡,天地景致与仙道世间的山川河岳,越发的相似。
  横江飞在空中,时不时也能遇到往来的仙门中人,他和对方虽素不相识,却也各自按照仙门礼仪,各自拱手施礼,算是相互问候。
  不过,横江如今在空中遇到的仙门中人,与他在仙道世间遇到的仙门中人,不论是穿着打扮,还是身上的气度,都有着很大的不同。仙道世间里的仙门中人,大多打扮得很体面,穿着奢华的衣服,带着精致的配饰,神态里也会透着几分闲情逸致。而这深渊地狱里飞来飞去的仙门中人,却大多行色匆匆,身上穿着的衣服,也是以炼器之法炼制而成的法袍、铠甲一类。这等法袍、铠甲之上,甚至还有着纵横交错的伤痕,以及干涸已久连仙门法术都洗不干净的血迹。至于深渊地狱里这些仙门修士身上的气息,大多都会带着几许肃杀之气,他们眼眸当中,亦多了几分锐利而又森寒的目光。
  众生百态,各有不同。
  吃草的牛羊,和吃肉的虎狼,自然不同。
  仙道世间里的仙门中人,和深渊地狱里的仙门中人,又怎会一样?
  横江一路往前飞驰,三日之后,地面绿油油的植被,陡然消失无踪,尽被黄沙代替。一座一座笔直陡峭,如刀削斧砍一样的石山,耸立在沙漠当中。
  横江盯着那些险峻的石山看了几眼,只觉那些石山,像是一块块骨头,他心中隐有所感,便驱策飞马,越飞越高,沙漠中矗立的石山,在他视线里便越来越小,最终石山连成一片,合在一起,竟是一具骸骨。
  一具长达千里,令人惊心动魄的骸骨!
  骸骨的手足不对称,竟然是有五个爪子,脊骨如蛇,头颅却极大,长着两只开了许多分叉的巨角。
  这必是龙骨!
  横江心中感叹,正待离去,却发现有一个身穿赤金色铠甲,手持一柄方天画戟的仙门中人,骑在一匹外形像狮子,长着独角,眼睛碧色如翡的灵兽背上。
  那人也发现了横江。
  双方拱手见礼。
  对方问道:“在下孟飞天,这位道友有礼了。道友可是从仙道世间而来,刚到深渊地狱不久?”
  横江点点头,问道:“道友如何知晓?”
  孟飞天指了指横江坐下的飞马,道:“这等飞马,胆小如鼠,除了用来代步之外,再无其他用处。我等久在深渊地狱的仙门中人,大多会养一些悍勇不凡,九死不惧的灵兽,那回养一只懦弱胆怯的飞马?”
  横江笑笑,道:“不知孟道友在此,所为何事?”
  孟飞天凝视着下方骸骨,道:“下方山峦,叫做龙山骸骨,是青龙天尊与群魔激战,身死殉道之后,留在此地的骸骨所化。至于千里沙漠,则是青龙天尊的法身血肉所化。我祖上曾受了青龙天尊的恩惠,于是我每次经过此地,便会来此祭奠青龙天尊。”
  青龙天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