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三百一十六章:妄泄天机

      

  女子身上的月白色衣服,像是道袍,又像是宫装长裙,她长发披肩,没戴什么发饰,只将一束青丝扎了一个小发髻,带着一个玉冠。
  她见横江转头就走,便追了过去,和飞马并排飞驰,问道:“郎君见了贫道,为何掉头就走?”
  郎君!
  这个词仙门中人用的不多。
  仙门中人一般以道友,抑或的阁下、尊驾之类,来称呼对方。至于郎君、相公一类的词汇,在仙门女子口中,一般只用来称呼自己的道侣。倒是凡俗世间,郎君与相公之称,已是极为普遍,诸如什么张相公、李相公,王郎君、赵郎君,叫起来朗朗上口,跟张三李四王五赵六一样。
  仙门女子随口叫人郎君,却会给人几分轻浮之感,可她自称贫道,却又让人有些怪异。
  横江审视着对方。
  这女子身材窈窕修长,相貌姣好,隐隐约约间让横江觉得有几分熟悉,却又未曾见过此人。
  横江摇了摇头,说道:“刚刚认错人了,阁下莫怪。”
  女子很是讶异,问了一句,道:“贫道和郎君素不相识,莫非郎君见过和贫道长得相似的人?”
  横江摇摇头。
  先前乍看一眼,横江觉得这女子和前些天在那处山顶,闯入九脉求魔剑阵当中的鬼修道君,容貌有几分相似,可仔细去看,二人气度却相差甚远。
  女子道:“贫道俗家姓陆,道号晨曦,是琅琊宫中,带发修行的女冠,在此地开辟洞府修行,已有数百年。不知郎君,仙乡何处?”
  女冠是一种较为少见的说法,其本意就是出家修行的女子。
  仙门里也唯有这样的女子,才会在头上扎一个发髻,戴一个玉冠。那玉冠一般用黄玉,故而女冠又被叫人叫做黄冠。她们多是一心求仙问道,既已出家,自要断绝婚嫁。
  世人有诗云:“修持尽是女黄冠,自小辞家学住山。”,“女冠夜觅香来处,唯见堦前碎玉明”。也有词云:“你看石墻四耸,尽掩了重门无缝,修真女冠,怕遭俗客开。”
  这道号晨曦的女冠,自称在琅琊宫修行。
  按照仙门中人的惯例,琅琊二字后面加了一个宫字,实则应该叫做琅琊仙宫,理当是由长生不老天尊开宗立派的仙家福地。
  横江拍了拍马脖子,让飞马稍作停留,将女子的道号唤了一声,道:“晨曦道友有礼了,在下横江,自仙道世间而来。”
  陆晨曦点点头,道:“原来是自仙道世间而来的道友……贫道前日在殿中修行之事,隐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心血来潮之下,卜算了一卦,才知必定有贵客上门。今日见了郎君,本以为郎君应该就是卦象中显示的贵客,不料郎君见了贫道之后,掉头就走,贫道不知是和缘由,这才追上郎君,询问一番。”
  横江见陆晨曦除了对他口称郎君略显轻浮之外,其他举止言行,皆彬彬有礼,便淡然笑道:“道友和我一个故人,有几分面熟,我不愿意见她,却误以为道友就是她,这才转身便走。”
  “原来如此。”
  陆晨曦恍然点头,道:“郎君与贫道既在此相遇,亦算是缘法,不如去我洞府,饮一杯清茶,可好?”
  横江摇头拒绝,道:“我另有要事,不便打扰。”
  陆晨曦仔细打量着横江,见横江风尘仆仆,又道:“郎君既一心赶路,贫道也不好强留。道友自仙道世间而来,对深渊地狱的诸多事情不甚了解。贫道既然和郎君有缘,在此相遇一场,那就给郎君不算一卦,算一算前程。”
  陆晨曦不待横江回答,从衣袖中掏出一方棋盘,悬浮摆在空中,再挥手一洒,黑白二子叮叮当当落在棋盘上,十分凌乱,黑白夹杂,错落有致。
  “卦象已显。”
  陆晨曦指着棋盘,道:“郎君的前程,一片迷雾,贫道算不出吉凶,却只看到郎君不久之后,有一场大劫。这一场劫难,非是应验在郎君身上,而是应验在郎君身边极为亲密的人身上。希望郎君早做准备,以求化险为夷。”
  横江半信半疑,问道:“此劫是发生在仙道世间,还是在这深渊地狱里?”
  陆晨曦掐指算了算,笑道:“就在这深渊地狱。”
  横江嘴角亦是勾起了一丝笑意,道:“道友只怕算错了,我虽有师门前辈在深渊地狱,可我也未曾见过他们几次,算不上有多亲密。至于我最亲密的人,则不在这深渊地狱,而是在仙道世间里。”
  “郎君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卦象如何显示,贫道就如何对郎君说。若是有朝一日,卦象应验,郎君可不要怪贫道没有提醒,勿谓言之不预也。”陆晨曦挥手一扫,棋子如流星飞射,钻进了棋盘当中,而那棋盘则如一轮飞入乌云的明月,跃入陆晨曦宽大的月白色衣袖之内。
  “告辞了。”
  横江拱手一礼,辞别而去。
  陆晨曦挥挥手,转身回飞,甩袖高歌:“夜静门深紫洞烟,孤行独坐忆神仙。琅琊宫里月如昼,十二宫楼何处眠?”
  歌声远传千里,送别横江远去。
  陆晨曦飞回了那一片青山绿水之地,身如云絮,落到了林中一座竹木结构的院落当中。她刚刚落地,尚未进门,房中已有一道声音传出:“我叫你去勾引这个横江,你却老老实实的给他算了一卦,对于男女之事,却半个字懂不肯开口,是何道理?你不提男女之事也就罢了,你为何要对他说,你是带发修行的女冠?你这么一说,横江知道你的底细,你在他心中的第一印象便不是可以结为道侣的对象。一旦这等先入为主的印象,在横江心中根深蒂固了,他哪里还会再喜欢你?”
  魔女一边说着话,一边自门中走了出来。
  陆晨曦和魔女二人相貌,有几分相似,若不仔细去分别二人迥然不同的气质,乍看一眼之下,或许还会真以为这两人是同一个人,只因施展出了分身术一类的手段,才一分为二。
  魔女额头上虽长了一只狭长独角,却没有将她的容貌败坏半分,反倒是增添了一种独特的美感。
  正如蔷薇和别的花朵不同,虽然长了刺,却格外的美艳动人。
  陆晨曦从魔女身边擦肩而过,缓步走向房中,头也不回道:“以面相而言,横江‘隆准而龙颜’,若在凡俗世间,此乃帝王之相,即便做不了皇帝,也该兴兵作乱成为一方反王,若成为仙门中人,必是一方英杰,自能名垂千古。先前我不惜耗费心里,卜算横江的前程,却好似有人蒙蔽了天机,导致卦象一片混乱,完全看不出他未来的走势到底如何。不论是真有绝世高手施展大神通大手段,遮蔽了天机,让我无法卜算,还是横江自身命运千变万化,让我无法捉摸……不论是二者当中的任何一种,都意味着这个横江,绝非寻常仙门中人可以与之相比。”
  魔女道:“那你就把玉冠摘了,去找横江呀。等他对你日久生情,就会把你的头发盘起来,给你带上红盖头,和你拜堂成亲。”
  陆晨曦淡然一笑,道:“若有朝一日,我和横江真能两情相悦,郎情妾意,顺理成章会拜堂成亲,何须贫道现在就摘下玉冠去找他?”
  魔女皱眉道:“你真是读多了琅琊宫的经书道典,读坏了脑子!你若看得上他,只管让她娶你就是,他若不肯,你便打他,再不肯你就追杀他,看他到底答应不答应。老娘和你,都是一个娘肚子里生出来的,为何我这般挥斥方遒,你却如此懦弱无能,连个男人都不敢去抢?”
  陆晨曦眼神里带着几许淡漠,道:“贫道和你本就不同,贫道乃仙门正宗,你为邪魔外道,道不同不相与谋。若非你和贫道是一母所生,你来此拜访,贫道绝不会开门接待。念在你我一母同胞,贫道劝你一句,莫要再去招惹这个横江,此人身上深藏的秘密,远超你的想象。”
  听闻此言,即便魔女这等放浪形骸的人物,也禁不住眼神一紧,问道:“何出此言?”
  陆晨曦道:“贫道用阴阳二气棋盘算卦,算的不仅仅是横江的前程,实则连他的往事也在卦象里推演了一次。那卦象驳杂无比,凌乱至极,贫道竟在卦象当中,推演出了成千上万种人生!如若卦象无错,这横江也许是一个转世重修了成千上万次之的绝代高人!”
  魔女眼中骇然,惊道:“不论是谁,每转世重修一次,魂魄就会弱上一分,转世之后的修行资质,也会劣上一分!哪怕是长生不老的天尊,在百世轮回之后,也会因魂魄损伤到了极点,而变成一个灵智丧失的白痴,这世间又怎会有谁,可以在转世轮回成千上万次之后,还能步入仙门,还能修至仙门修士?此事……绝无可能!”
  “世间之大,无奇不有。连你这等变成了为深渊诸魔之人,都能再度修行仙门法诀,远古群仙又为何不能转生重修千世万世?”陆晨曦皱着眉,挥手道:“你且走吧,我要闭关静修了。”
  不等魔女说话,陆晨曦已经发动了此地阵势,将魔女从院中推了出去。
  魔女飞至空中,一回头就看到陆晨曦伸手捂住了心口,随即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啪!
  陆晨曦紧闭房门,脸色苍白身躯摇摇欲坠,背靠在门上勉强站稳,叹道:“果真,天机不可泄露。贫道一时心血来潮,为他卜算一卦,就使得道心受创,元气大伤。如今在姐姐面前只将卦象略略说了几句,就算是妄自泄露了天机,现在一口心头精血喷出,便叫我在此地苦修百年之功,毁于一旦……”
  ******
  今晚没有了,明天开始爆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