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九星 > 第37章 很离谱的差错
阿稚,必死!
唐正一看,整个人就斯巴达了!
“地板!轰碎!”唐正来不及过去,只能朝阿稚吼出这么一句了。—.{2}{3}{w}{x}].
不过,显然是来不及的!
阿稚脚下锁住了他脚踝的是,扣骨锁!
扣骨锁本身就有迟滞星力流转的效果,而弩箭那么快,阿稚星力不可能短时间之内击碎脚下的地板!
呼……
强弩射出的凌厉箭光,已经轰地穿过了走廊尽头的窗户,用强度极高的水晶嵌在玄木上打造而成的琉璃彩窗,竟被呼啸而过的强箭带起的厉风猛然轰碎!
死亡,距离阿稚只有不到一秒钟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一排弩箭和阿稚之间,凭空地出现了一只手!
那只手,看上去干瘦而枯槁。
好像轻轻一阵风就能把它吹断一样。
拦在了弩箭和阿稚之间的,正是那位一直和阿稚同行的老者!
下一刻,那些闪耀着耀眼银光的弩箭,带着轰鸣之声,直接就撞上了老者的那只手掌!
叮叮叮叮叮……
两者接触的一瞬,华光四溅。
价值高达一枚紫金币一支的、每一支都有大师刻阵的弩箭,顿时发出了刺耳的磨砺声!
老者面前,交错出一道道十分刺眼的银光!
随后,那些弩箭就像是被绞肉机绞碎了一样,竟在空中化成了粉末!
粉末!
从窗外袭来的汹涌杀意,一瞬间荡然无存!
只剩下无数银色的细微粉末,像是点点星光,随风飘在夜空之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已经被唐正从背后绕住了脖子的那个黑衣刺客,竟然拼着最后一口气,朝着阿稚的方向,扔出了一个圆筒!
阿稚还站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
“咦……”唐正看到黑衣刺客拼着最后一口气,要杀的却是阿稚?
正在此时,老者手掌一翻!
无数道暗红色的星力,从空中的圆筒上,从各处的地板、扶手、空中,如血流一样喷涌而出。
唐正只觉星力一滞。
再一看,那个已经飞在了空中的圆筒,以及其他地方还没有生效的机关,全部被破坏得干干净净!
静。
从始至终,老者连星象都没有腾出过!
做完了一切之后,老者才微笑地转过头来,摸了摸阿稚的脑袋。
就好像刚才的危险,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似的。
唐正一边顺手抹掉了手上那个刺客的脖子,一边问道:“你们怎么打起来了?这到底算是个什么情况?”
“哼,这正是我想问你的!”阿稚幽怨地看着他,还有那个被抹了脖子的刺客,一脸都是苦菜色。
……
客栈里所有的机关,当然是唐正布下的!
因为,他知道昨晚的刺客是从暗影强者榜上请来的,他就已经在考虑自己的安全问题了。
班依楼说,影王令能用来买命!
能买第一次,难道就不能买第二次?
他都已经确定了,隐蓝山庄里只有一小撮人知道他的真实实力,而这一小撮人,因为某些他不知道的原因,只能偷偷摸摸杀死他。
所以,雇佣刺客一定是他们的首选!
一次没有得手,肯定还有第二次、第三次……
他当时在聚宝阁,反正也看不上外阁的那些兵器和武技,索性就买了这么一堆零零碎碎,回到客栈之后,他里里外外的忙活,花了足足一个时辰的时间,才把这些机关、剧毒布置好!
那个不可能被普通人触及到的绊索,被绊断了的时候,他还在想,今天如果运气好,应该可以抓个活的,问问清楚,隐蓝山庄到底是哪位“好心人”帮他撒了个谎,使得整个隐蓝山庄呼啦啦地全跑去找什么二星以上的武者,一次次跟他擦肩而过。
谁知,他一打开门,竟然看到那个蒙面刺客,已经在跟谁打得不可开交了!
还没等他看清楚那是谁,视野之中就已经只剩下已经被机关掀翻倒地的黑衣刺客一个人,他没有多想,赶紧就冲了过去……
再然后,他就听到了阿稚的声音!
阿稚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必死的位置!
那个“扣骨锁”,没有点亮命宫的人在上面蹦蹦跳跳都没事,可一旦被触发了,哪怕触发的是三星武者,都不可能挣脱或者破坏。
而唐正接在扣骨锁上的,是他在聚宝阁买的最恐怖的杀器——湮魂弩!
一把湮魂弩只配十二根弩箭,每一根价值高达一两紫金,班依楼说过这把弩正面轰中三星强者,都能让对方没法全身而退!
可那位老者却只用一只手掌,将所有弩箭打成了粉末!
这就是真正的强者,拥有的力量!
……
唐正松手。
咚,那刺客的尸体,掉在了地上。
其实,当他看到那刺客最后对谁出手的时候,他已经大概猜到了,今天的所有布置,在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刺客,还是刺客!
可今天的刺客要杀的,根本不是他,而是阿稚!
阿稚看到那个刺客真的死了,绝望地扁了一下嘴:“鬼爷爷,我……第一百二十九次考核,算是……失败了吗?”
他看到老者出手的那一刻,比他真的被弩箭弄死了还难受。
老者出手代表什么,他比谁都清楚……
之前一百二十八次,他都把刺客反杀了。
今天的刺客根本不比以前的更强,可是,老者却第一次出手了!
然而,老者只是拍了拍阿稚的脑袋,并没有回答,却是走向了唐正:“没想到,短短一个月不见,你成长了。”
唐正脸上有点僵,面对这个实力深不可测的老者,他只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如果对方要杀了他,他就跟唐小糖的厨房里,被孟风华劈成两半的鸡没多大差别。
“你的布置,很漂亮。”老者点了一下头。
“没办法,最近要杀我的人太多了。”唐正道。
“那你就不能换个地方死?”阿稚简直是郁闷得要自杀了,“刚才那个人,他是来杀我的,不是来杀你的!你没事干,抢我的人干嘛?!”
“……”唐正差点被口水呛到,“什么叫哥抢你的人?你把话说清楚!”
“嚯呵呵呵呵……”老者温和地笑着朝阿稚压了压手。
阿稚一肚子的火,也只能咽了下去。
老者笑着朝唐正摇头道:“散星油,悲风雾、七隐锋针、扣骨锁、湮魂弩……你的手笔不小啊!”
聚宝阁里的东西,本来就没有一件凡品。
而唐正提出需求的这些,又是很少有人会去买的。
可是,老者竟能把他用的所有东西报出来!
唐正看他的目光,不禁又深了几分……
不过,老者似乎也没有为难他的意思,自顾自地转到楼梯口,去和唐家堡赶来的护卫交涉去了。
阿稚看唐正是越看越不顺眼。
他看唐正不顺眼也正常,堂堂一个二星武者,没被来杀他的刺客杀死,却差点被唐正的机关给玩死了!
“喂。”阿稚趁着老者在跟护卫们交涉的时候,扫了唐正一眼。
“什么?”
“你……你要道歉!”阿稚一脸别扭地,朝唐正提起了自己的小要求。
唐正心里猛地栽了一下,他还以为阿稚要趁老者不在,跟他说什么有营养的话?
他都险些把这小正太给杀死了,结果,这小正太想了半天,居然就想出了一个让他道歉的要求!
“我也不是要你今天立刻就道歉。”阿稚斜了一下眼睛。
“……”唐正这次是真的被呛到了。
“那什么……你今天花了不少钱,又没杀到你要杀的人。等我有钱了,把被鬼爷爷毁掉的机关的钱赔给你,你就要跟我道歉。你记住了吗?”
“……”唐正心道,这孩子人不大,说话倒还挺冲。
“哼,如果你不道歉,我会杀了你!”阿稚手上的两把短剑扬了扬,示威。
“……”唐正扫了一眼阿稚脚踝上的伤,摊了摊手。
到时候,谁杀谁,还说不定呢?
说话之间,他眼睛的余光,好巧不巧地瞟到了,那边正在和护卫解释情况的老者,手上翻出的一块令牌。
唐正的目光飞速地挪开。
那是一枚紫金色的,影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