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九星 > 第38章 值与不值
行徕客栈所有客房里的客人,其实都已经被惊动了。中文别再瞎搞了!
看阿稚那一脸郁闷,唐正也能猜出,他今天肯定破坏了对方很重要的事情!
可这也不能怪他……
本来,他的机关又不是为他们准备的。
时间真的不早了,唐正摇了摇头,没有再多想,关好门就睡了。
……
天字二号房里,却久久都没有熄灯。
阿稚真的是郁闷得不行了,回到房间之后,他一边处理伤口,一边就在不停地碎碎念。
“鬼爷爷,你说,我是不是很倒霉?”
“明明是来杀我的人,他没事出什么手,出手还不帮忙,帮的尽是倒忙!”
“他害得我差点都死了。死了也就算了,现在没死,还欠了他那么多钱,我能不能杀了他,就不用还钱了啊?”
被称作鬼爷爷的老者,笑着看他,并没有回答。
而阿稚似乎也没指望他的回答,继续碎碎念……
“算了,他也没问我要,我自己要给的,哼,我才不想欠他的。”
“可是……如果不是因为他捣乱,鬼爷爷也不会出手,那么我的继承人考核也就不用重新开始……”
“啊啊啊,我还是很想杀了他怎么办?”
阿稚纠结来纠结去,就差要朝着墙上撞上去了。
杀呢?还是不杀呢?
那位鬼爷爷也没有打搅,让阿稚自己去慢慢纠结,自己则在一边摸着下巴笑个不停。
阿稚脚踝上的那道伤口,深可见骨。
扣骨锁的锁扣是直接从骨头中间穿过去的,如果是没有星力的人,这一下就足以让他双脚残废了,可是,二星武者的身体强度,也不是开玩笑的,阿稚拔出锁钩扔到一边,往伤口上抹着药,星力一转,伤口就开始慢慢愈合了。
等阿稚把伤口处理好,那位鬼爷爷才开口:“你的考核可以继续。”
“什么?”刚刚还一脸郁闷的阿稚,一下满脸都是惊喜。
“他布置的那些,本就不是你这个阶段的考核内容。考核的考题没有问题,只是,考场出了问题……我出手,也不是帮你抵挡刺客,而是处理一些不应该存在的东西。所以,这一次不算你失败。”鬼爷爷笑着点头。
唐正的机关几乎是在几秒之内,就给那个刺客造成了几乎致命的伤害!
而阿稚,如果没有踩上扣骨锁,其实根本没有受多大伤。
所以,从评定来说的话,阿稚的实力肯定是在那个刺客之上的!
只是阿稚确实涉世未深,完全不知道上风杀——凡是有毒雾的地方,最近的一处上风处必有陷阱,所以,才踩上了扣骨锁。
“啊啊啊!我不用重新开始了!那我也不想杀他了。”阿稚拖着伤脚,竟然直接跳了起来,脚踝上的疼痛,对于他来说像是根本不存在的一样。
“嗯嗯。”鬼爷爷再一次确定着,“你不用重新开始考核。”
“可是……”阿稚扁了扁嘴,“今天打得很不顺手,他的机关,居然让我一个武技都没有放出来!每一次,每一次,我的武技要出手,就被打断,烦死啦!嗯,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去杀了他!”
“嚯呵呵呵呵……”鬼爷爷笑着道,“阿稚,那你注意到他的机关布置没有?”
“不就是那些东西?我每一样都会用!”阿稚很骄傲地回答。
“是吗?”鬼爷爷眼睛半闭半睁。
“……”阿稚左顾右盼。
“首先,是房梁上的巨木刺,限制了你的行动,马上房间里的爆发就吸引你的注意力,等你靠近房间的时候,门缝下方散星油泼出,你不得不集中控制步法,可就是这个时候,上方的悲风雾吹了出来,嗯,你躲避悲风雾一跳入走廊,正好就落在他的七隐锋针的位置……”鬼爷爷将阿稚的每一步应对还原。
“嗯……”阿稚的头越来越低。
“机关的设计,每一步环环相扣,压得一个二星武者连武技都放不出来,我们的阿稚真的能做到?”
“……”阿稚当然做不到,但他不愿意开口承认。
“要知道,他根本没有看见你的人!但是,他的机关,却恰到好处地封住了你的每一步武技……哦!”鬼爷爷笑着补刀道。
房间里沉寂了一下。
阿稚扭了一下衣角,不悦地继续嘴硬:“就算他厉害吧,那又有……有什么意义?”
“哦?”鬼爷爷笑着看他,“怎么就变成没有意义了?”
“哼,就为了杀一个一星巅峰的武者,算上我,加一个两星初阶的武者……花上好几百两紫金的代价,值吗?”
鬼爷爷温和地笑道:“可偏偏这个二星武者,是影山下一任的影王呢?值吗?”
阿稚的脸,一下就黑成了锅底。
……
第二天一早就下起了大雨,唐正看着这雨势,也就没有出门。
打开窗户,迎着飘进房间的细雨,他脚步轻踏,一层一层的星潮随着他的步法快速地叠起。
被太阴主星洗涤过的星力,叠起星潮比之前流畅了不知道多少倍,新生的星力不断地累积,一遍遍地冲击着星脉和他的身体。
三百四百……
高高的星潮直冲而上,再猛地拍下,不同的两股星力,一上一下,一下一上,不断地推高星潮的浪高!
昨晚那些机关,其实都是可以直接用星力催动的。
但是,一个机关就需要四五百缕一星星力,唐正总不可能催动一个机关就停下来休息几个时辰,再去催动下一个机关,所以,只好略作修改,改成了全手动的连环触发结构。
“呼……”唐正停了下来。
他唐正体内的一星星力,已经有五百多缕成型的了。
只要汇聚到一千缕,他就将踏入一星中阶!
稍微休息了一下,他又开始修炼星力,到达六百缕的时候,他才结束了今天的修炼。
窗外的雨,已经越下越大了。
西街都是些花馆赌坊之类的场所,这种天气人不会太多,这时候出现在西街太打眼了,他决定还是等入夜再说。
“不知道内阁的武技和兵器,都是什么价格。”唐正已经拿出了五块紫金,想了想,决定还是再多拿两块出来。
今天他一定让班依楼那个老顽固好看!
可是,当他把七块紫金都扔进纳物袋里,只听“嘶啦”一声,纳物袋上繁复的阵纹,渐次亮起一阵白色的光芒,然后,纳物袋里零零碎碎所有的东西,全都掉了出来。
“什么破袋子,这样就坏了?”唐正一愣,也是无语了,“逗谁呢?我还是得自己哼哧哼哧背过去?”
还好进阶一星之后,他的身体也被星力一遍遍冲击得更加坚实,否则,七十斤的负重情况下,他就真的没有什么走位的空间可言了。
修炼了一天的星力,到夜晚,雨还没有停下来。
不过,雨夜星辉散淡,正是适合刺客出行的天气……
唐正打好包袱,正准备从后窗跃出,却听敲门声一阵阵响起。
“谁?”唐正腰带一转,腰间的好几把匕首,随时都可以落在他手上。
“哼,还不快开门?是我!”门外响起的,却是阿稚的声音。
————————————
感谢doub南波万打赏的5888起点币,小贱克一如当年丶打赏的588起点币,炎丶黄丶魂世易时移死矣思依雪叶星塵打赏的200起点币,葭小柒守护者平凡的一生虚空御九剑苇子林空龙灵夜醉寒^殇无业党打赏的100起点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