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十章 什么都答应你
(求推荐票票!)
“我也很久没去拜访过李爷爷了,就和你一起去吧。”
唐乐乐没有轻易放过王程,急忙说了一句,跟了上去:“你们还没吃早餐,李老家对面有一个老字号早点店,我请你们去吃吧?”
王程对牛皮糖一样黏着自己的唐乐乐露出苦笑:“好吧,乐乐姐,我们一起去见见李老,我帮你说服李老去帮你爷爷看看,早餐就算是酬劳了。”
仁和堂对面的早点店可不一般,和仁和堂一样,都是百年老字号了,做的绿豆桂花糕是江州一绝,很多来江州旅游的游客,必定会到这里来吃一份,再带走一份。
唐乐乐眼睛一亮,闪过一丝狡黠,笑嘻嘻地道:“好,那你可是答应了这件事,要是李老看不好,你可要出手,酬劳嘛,你都说了是一顿早餐。”
王媛媛眨了眨眼,大眼睛好像会说话一般的看着唐乐乐,好像在鄙视唐乐乐的厚脸皮。
唐乐乐对王媛媛的眼神是无视了:“媛媛,想不想吃桂花坊的绿豆糕?”
“不想吃,我就吃我哥做的。”
王媛媛开口说道。
王程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心道你总算说了良心话了:“乐乐姐,这样吧,如果李老答应了,我就和李老一起去,能帮上忙,我就帮,帮不上,你也别怪我。”
唐乐乐松了口气,这下总算是搞定了这小子,学校那帮男生,自己勾勾手指就一个个屁颠屁颠的过来好像哈巴狗一样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这小子让他帮个忙,还要本姑娘耍些心机,以后他要是真的去了涪陵大学,自己可要讨回来,让他知道笨姑娘的魅力,错了,是本姑娘。
“好,一言为定。”
害怕王程反悔,唐乐乐急忙一口定下来。
王程还不知道自己被唐乐乐惦记了,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很郁闷,女人的心思很难猜,自己都帮忙了,还会被惦记。
三人一路小跑,一大一小两个美女自然吸引了许多目光,王程这个平时不起眼的少年也被很多人注意到了。
来到古街,经过两个街口,那些停在路口等待绿灯的司机都直盯盯地看着,要不是王程三人走的快,说不得就会酿成交通事故了。
有些不堪承受周围许多目光的压力,王程拉着王媛媛加快了步伐,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古街这边,高大的牌坊,古色古香的建筑和外面的市区形成鲜明的对比,来到古街的人,也都自动将车子停在街口,不会开进去,因为这样会破坏古街里面的古风气息。
来到仁和堂,这里刚刚开门,伙计们还在打扫大堂,王程和在整理药材的冯习和打了一声招呼。
“冯叔早呀。”
“小程又来了?老师也刚起来在打拳,你们进去吧。”
冯习和带着眼镜,看了王程一眼,在唐乐乐的身上停留了一下:“乐乐也来了?”
唐乐乐笑道:“冯叔早,呵呵,我来见见李老,有些事想求李老帮帮忙。”
冯习和语气顿了一下,面色有些严肃:“你爸怎么不来?”
唐乐乐脸色稍稍郁闷:“我爸去了京城。”
冯习和点头表示了解了:“去吧。”说完,转身继续整理药材,不再理会唐乐乐。
王程好奇地看了看唐乐乐,知道她肯定有些事情没告诉自己,而且和李老应该是比较熟悉的,不然冯习和不会说这些,不过,他没多问,拉着王媛媛,带着唐乐乐来到了后院,院子里,李老穿着白色唐装在打着太极拳。
江州就有一家太极拳馆,也有近百年的历史,据说是传自杨露禅后人,是正宗杨式太极拳,王程曾经去拳馆工作过三年,每周末去打打杂,打扫打扫卫生,也向几位师傅讨教过,对杨氏太极比较了解。
而李老的太极,王程看出,不是杨氏太极一脉,更像是北方的周氏太极。
三人来了,李老依旧慢条斯理的在打太极,王程三人也没打扰,安静的站在一边,王媛媛无聊地左右看了看,唐乐乐则是面色严肃,心中盘算着什么。
王程对太极拳比较了解,也练过一段时间,对修生养性很有帮助,他的性格很大一部分就是依靠打太极来磨下来的,小时候,他也是急性子,虽然他现在骨子深处也是急性子,但是表面上已经很沉稳了,也直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
李老打着太极拳,体内凝聚了一股气,要一口气将拳法打完,体内气息才能顺畅,所以不宜中断,可以达到通气血,活筋骨的目的,很适合老人家。
这一套拳法,足足打了十分钟,李老才收拳站立,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双眼清明,精神很好。
啪啪啪……
王程轻轻的拍了拍手掌:“好!李老已经深得太极三昧,可惜练拳的时间晚了些。”
李老摇摇手,道:“老了,当年对拳法很排斥,所以年轻的时候不想练,后来身体不行了,开始感兴趣了,可是也已经晚了一些,现在只能练练把式,活活血,顺顺骨了,经不起折腾。”
“李老医者仁心,不喜欢杀人之术很正常,如果李老如太极拳馆的杨老一样,我才奇怪,呵呵。”
王程也是笑着说道,太极拳馆的杨老可是江州的一个传奇人物,经历过二战和内战,还参加过和米国的战争,年轻时候可谓是在刀山血海之中杀戮过来的,在太极拳馆呆了三年,王程也只见过杨老三次,两次是杨老打拳,一次是杨老走路,经过时间的沉淀,杨老一身杀气已经沉淀下来了,但是王程还是能敏锐的从其一动一静之间感受到那位须发皆白的老人家心中关着一只嗜血的猛虎,猛虎一旦脱笼,就将撕碎一切。
那个老人家很危险,这是王程对养老的看法,和李老是两类人。
唐乐乐几次想张口说话,但是李老没理会她,她也只能尴尬的立在那里。
“小程过来,我再给你把把脉。”
李老坐下来,对王程招招手:“老杨那家伙,不提也罢,倒是这唐家小姑娘跑我这里来做什么?是你们家的那个老顽固叫你来的?”
王程走过去,将胳膊伸过去,转头看向唐乐乐,心中开始思索江州有哪个姓唐的权贵人家。听李老的语气,唐乐乐家里肯定不一般,不是寻常的老百姓家庭。
唐强民!
江州市副书记!
王程脑海中闪过这个名字。
唐乐乐脸上露出乖巧地笑容,上前来笑道:“李爷爷,不是我爷爷叫我来的,是小程让我来的。”
李老看向王程,王程无奈苦笑,就知道自己揽下了一个麻烦,可是没想到这麻烦还当真不小,苦笑道:“我刚才过来和乐乐姐碰到的,她说请我去给她爷爷看病,脑溢血导致的半身不遂,我就说让她来请李老,然后,她就来了。”
“小时候就古灵精怪的,这么大了,还这么爱耍心思,你可不能欺负小程。”
李老搭着王程的手腕,把着脉,看着唐乐乐道:“你家那老顽固的病,很难,我听说了,就算我去了,也没什么办法。”
听说了,但是没去,唐家显然是没来请过李老,或者是李老和那个他口中的老顽固有些不知道的事情。
说着话,李老还看了看王程,似乎在猜测王程是不是有什么办法。
王程急忙摇头:“李老,您别看我,那脑袋里的病,我能有什么办法,您还是看看我的脉象是不是真的好了。”
早上起来,王程就给自己把脉了,再次确定了自己的脉象真的恢复了正常,而且比昨天更加的强劲,今天跑步的时候,九段呼吸调整的时候,王程甚至都没有倒序下降,而是一直保持着第九段最高频率的呼吸,体内气血一直保持着高速沸腾的状态,一直走到古街这边都没事,这样的情况,即便是一般的武者都无法做到,这样长时间的保持气血高速运转沸腾的状态,体内脏器会难以承受,所以一般武者都是在对敌之时才会调整气血保持这种状态,爆发身体最大的威力。
可是,王程现在脸不红,气不喘,说明他的身体比一般的练武之人都要强壮,气血充盈,脏器活跃。
那先天性心脏病是真的好了。
李老仔细的把了把脉,盯着王程的脸色看了看,眼神炯炯有神,太阳穴微微鼓起,呼吸顺畅,点点头,高兴地笑道:“真的没事了,看来我昨天说的没错,真的是老天爷都不忍心看到一个天才夭折,你的脉象比昨天更好,小程,你真的没事了。听说你在学校的成绩也不理想,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我昨天的提议?”
王媛媛听到李老再次确认哥哥的病真的好了,小脸上露出笑容,紧紧的捏着哥哥的手指,再瞪了唐乐乐一眼。
唐乐乐被王媛媛这一眼瞪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她没在意这个,小丫头而已,在意的而是李老说的话,急忙问道:“李老,你是说小程身上的病好了?他的先天心脏病好了?”
唐乐乐是真的被震惊到了,这可不是说笑的,先天心脏病,也能好?似乎除了换心脏,基本上没有其他的方法,可是换心脏也有可能会出意外,搞不好会死的更早,即便是成功了,也不可能如普通人一样生活,依旧是有隐患的。
她一直都惋惜王程有这个病,在东海市上学的时候,还向自己的老师和同学询问过这个病能不能治,可是得到的答案都是没办法,如果是比较弱的,可以多活一些年,如果身体好,可能和普通人一样活个五六十年也可以。
但是,如果心脏过早开始衰弱的话,能活个三十年就不错了。
现在,她听到李老说王程的这个病好了,她如何不惊?
“小程,你的病真的好了?是李老看好的?”
唐乐乐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李老,毕竟名声在外,李老可是在国内中医领域都比较有名的国手级别的存在。
她也是知道自己请不动李老,才会想请王程去给她爷爷看病的,更何况,她也知道估计自己爷爷也不愿意让李老治病。
李老急忙摇头:“不是我,我以前也一直在找办法,可是都没找到,是小程自己好的。”
唐乐乐双眼放光,盯着王程,好像要将王程吃掉一般:“小程,你真的治好了你自己的先天心脏病?你一定要答应我,把我爷爷治好,我什么都答应你。”
“哼,我哥才不要你。”
王媛媛哼了一声,瞪着唐乐乐说道。
唐乐乐也是瞬间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不合适,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脸色绯红,心中郁闷不已,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