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九章 唐乐乐
(求票票支持哦!)
清晨。
王程叫醒了想赖床的王媛媛,两兄妹换上宽松的衣服,出门跑步去了。
“我还想睡会儿嘛。”
“哥~~~~~”
“哥~你欺负我……”
小丫头说什么都没用,被王程一把拉起来,再随便把头发扎了一个马尾,才不情不愿的出门了。
“就知道我不在,你肯定偷懒了,这两个月都没锻炼吧?”
王程看这丫头,就知道是这样,昨天晚上站了两个小时的马步就累的不行,他决定还是不能让这丫头逍遥,从小锻炼有个好身体,是最大的财富,经历过一场生死的疾病,王程最清楚健康的重要性。
王媛媛撅着嘴:“哼,就知道找借口欺负我,别人都睡到中午才起来。”
“那你去别人家。”
王程当即回应。
王媛媛立即不说话了:“哼,哼!”哼哼了两声,默默地跟在哥哥身后迈着小步子,她知道,自己现在身体比大多数的男同学都要好,就是因为从小就被哥哥带着锻炼的原因,所以她找不到借口反驳。
“记得调整呼吸……”
王程提醒道:“要不要我再教你?”
“不要,我才没那么笨。”
王媛媛不屑地道:“这么简单的几个呼吸规律,我早就记下来了,每天都保持。”
这是王程小时候在李老那里的医术上看到的一种调节气血的呼吸方式,九下呼吸,每下呼吸间隔都不一样,每次都会提升气血运转,一次比一次快,第九次能将气血运转提升到一种巅峰,然后再倒序循序渐进的慢下来,如此循环往复,能一直让体内气息都保持在一种高低起伏的规律,整个身体内部的运转也能保持一种平衡的状态。
这种呼吸方式,是东汉年间张仲景所写的一本医术上记载的。
王程能在有先天心脏病的情况下,还能保持身体健康,这种奇妙的呼吸调整方式功不可没,一直保持着体内气血的活性和平衡,让心脏上的衰弱没有致命的作用。
也是从那时候起,王程意识到老祖宗留下来的许多财富是可以救命的,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都在钻研古代文化,李老的那些古本医术都被看完了,并且基本上都吃透了。
上个学期去藏鼎观,也是因为被里面的道藏藏书所吸引,其次才是藏鼎观的独门武学。
呼哧呼哧……
兄妹两一前一后,慢慢的在小路上跑着,王媛媛步伐小,速度慢,所以王程也放慢了速度,不一会儿就跑出了小区范围,到了一个公园内。
“小程又出来溜媛媛了呀~”
一声清脆悦耳的笑声从另一个小道上传过来,王媛媛立即就再次撅起小嘴,嘟囔道:“你才是小狗。”
来人是一个穿着白色紧身运动装的年轻女子,紧绷的白色运动裤将长腿修长的线条都勾勒了出来,上身是一件短袖T恤,比长腿更加诱人,慢慢的跑过来,每一步都带动着胸前的跳动。
“乐姐……”
王程硬着头皮,无奈地叫了一声。
此女子名叫唐乐乐,就住在不远处的高档小区,年仅二十五六岁,每天早上也会来附近跑步健身,王程和王媛媛以前经常碰到,一来二去就熟悉了,经常开开玩笑,每次看到王媛媛乖巧地跟在王程后面的小模样,就说王程出来溜媛媛了,王媛媛很不乐意,她知道这是把她比喻做了小狗。
唐乐乐扎着马尾,姣好的脸上不施粉黛,很是清爽,跑过来,摸了摸媛媛的脑袋,笑道:“听媛媛说你去山上当道士了?”
王媛媛吐了吐舌头,当时她就是随口一说,晃了晃脑袋,挣脱了唐乐乐的手,跑到哥哥的身后。
王程:“什么当道士,这小丫头就胡说,就是去上班去了,三个月的时间,马上结束了,昨天受了点伤,所以下山来休息。”
唐乐乐恍然:“我说呢,媛媛还这么小,也没人照顾,你怎么可能当道士,再说,你本事那么厉害,何必去当道士,浪费人才,是不是学校开除你了?”
她可是知道,王程这家伙是三天两头的旷课,各种请假的理由都用遍了,最后干脆就直接请假都不用了,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班里老师也拿他没辙,当初王程是全市第一名,被市一中高调特招进来的,如果现在再把王程开除,只怕不一会儿就会传遍整个江州市教育界。
当初全市的满分天才,两年之后被一中教育成了不良少年……
这样的话题绝对会被挑起来,一中绝对不想丢这个人。
所以,即使王程一学期仅仅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在班级上课,学校也拿他没辙,班主任都无视了,已经彻底的放弃了。
唐乐乐怀疑是不是一中忍不住了,所以把王程开除了,上学期这家伙期末考试都没参加。
“没呢,怎么可能开除我,我还要考东海涪陵大学,下学期就发疯图强,到时候还是全市第一名。”
王程轻松地说道。
唐乐乐笑了笑,媚眼瞥了他一眼:“我不相信,涪陵大学可不好考,全国也就京城的两所大学能比,你姐我当年埋头苦读五年的时间,最后才考进去,又埋头苦读四年时间,才通过硕博连读的考试,你以为你是谁?”
“我哥比你厉害!”
王媛媛不乐意了,立即说道,小脸满是对唐乐乐的不屑:“我以后也比你厉害。”
唐乐乐:“哎哟,媛媛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过来给姐姐看看。”说着,两只手就要捧着王媛媛的小脸蛋看看,王媛媛急忙跑到前面去,躲开这个女魔头的魔爪。
“小程,过来停下来,给姐姐我把把脉,我说你还读什么书,医术这么厉害,直接去给人看病不就行了?我们上学读书不就是想以后有个好工作,多赚点钱,你的医术是我见过最厉害的,给那些有钱人看个病,就比我以后工作一年的工资还多了。要不要姐姐我哥你找个赚钱的机会?”
唐乐乐拉了王程一把,坐在路边的凳子上说道,舒展着修长的双腿。
王程苦笑道:“我这个年纪,去给人看病,谁相信?都把我当骗子,还是最不专业的骗子,起码人家装装中医,都会先活几十年,我连这个都没做到。”
“你的身体没事儿,上次不是给你说了一些注意的事?如果都做到了,坚持两个月就没啥事儿了。”
王程说道,其实是不想过去把脉,唐乐乐伸着嫩白的胳膊,亮出雪白的手腕:“让你给我把脉,我又不吃了你,多少男人排着队想砰我一下都没门儿,给你便宜你都不占,你是不是男人。”
得!
这姐真的泼辣,所以这是王程一开始就小心翼翼的原因,他这小小年纪和阅历,还真的是招架不住。
“姐,这在路上呢,咱能小声点不?我给你把脉就是了。”
王程急忙投降,周围几个打拳的老头老太太看着呢。
王媛媛瘪瘪嘴:“不知道是谁占便宜,哼,缠着我哥哥。”
听到这话,唐乐乐也难得的脸红了一下,不过没说话,将胳膊伸给王程。
王程小心翼翼的伸出两根手指在唐乐乐的手腕上搭着,过了一秒钟,就收回来了,好像触电了一样收了回来:“乐乐姐,你真没事儿了。”
“真没事儿了?”
唐乐乐歪着脑袋问道。
王程肯定的点头:“没事儿了,你这么年轻,身体本来就没啥大事儿,上次就是因为你饮食作息不规律造成的,改过来很快就能恢复了。”
唐乐乐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解释,笑道:“别的医生我还信不过,小程你这么本事,帮姐姐一个忙好不好?”
说着话,唐乐乐就伸手抓着王程的胳膊不放了。
王程急忙将胳膊挣脱出来:“别,姐,有什么事你直说,能帮你的,我帮你就是了,这里人多,别这样。”
“呵呵,那是说,人少的地方就可以了?”
唐乐乐笑眯眯的问道。
王程苦笑:“姐,你再这样,我可走了,我还去古街李老那里有点事。”
唐乐乐收起笑容:“好吧,那我说了,我爷爷身体有些不好,你医术这么好,帮我去看看呗。”
王程皱了皱眉:“唐爷爷多大了?”
“七十六!”
“身体怎么不好了?”
“以前一直身体就不好,上个月一次晕倒了,然后就没下过床,医院检查说是脑溢血导致半身不遂。”
说起爷爷,唐乐乐也没有了玩笑的表情,满脸的严肃:“小程你要是帮我爷爷把病治好了,我就给你一百万当诊金。”
王程挑了挑眉毛,面色依旧平静,唐乐乐看的心中赞叹,她从没见过王程这样的少年,家境困难,自己身上还有先天性疾病,可是从不贪,也不怨天尤人,就是自己努力,带着妹妹两个人独自生活,这几年,她知道王程做了许多工作,挣钱养活自己和妹妹,可是现在面对一百万,也毫不动声色。
有时候,唐乐乐想,自己要是有王程一半的心性,可能还会更加的优秀,是的,她认为自己也很优秀。
嗯,一般女人都会这么想,自己很优秀,或者是,自己最优秀!
但是,很少有女人如唐乐乐这样,认为一个比自己小的少年会比自己更优秀,虽然仅仅说的是性格和心性。
如果王程的学习成绩再好点,那就彻底的超过她了。
“乐乐姐,脑溢血,这个病可不好说,那是脑血管破裂,血液溢出,堵塞了脑神经造成半身不遂……你相信我能行?”
王程笑了笑,问道,其实她心底还挺享受被人看重和相信的感觉。
唐乐乐肯定的点头:“我肯定相信你,上次我的身体不好,找了不少医院和中医,都说不出什么,你给我扎了两针立马就好了。”
上次她就是很简单的内分泌失调导致的月经不调和失眠而已,这样的病,一般的医院和中医都只能让她慢慢调理,一两星期才能见效,王程给扎了两针,第二天就好了,她一下子就对王程的医术很有信心。
“这个,再说吧,我去古街找李老,你能找到李老出手给唐爷爷治病最好了。”
王程不知道唐乐乐的家庭,但是从她的穿着打扮,语言举止,以及刚才开口就说一百万的诊金,就知道,她家里应该不是一般的家庭,不是富豪之家,就是权贵,他一个十七岁的小子参合进去,搞不好下场就会很凄惨。
王媛媛一直都和唐乐乐不对付,不想让王程帮唐乐乐,拉着王程地手,晃了晃:“哥,我饿了。”
唐乐乐急忙起身道:“我请你们吃饭,媛媛,你想吃什么和姐姐说。”
“我不想和你吃饭。”
王媛媛回应道。
唐乐乐顿时郁闷了:“媛媛,姐姐可没欺负你哦。”
“你就是欺负我了。”
王媛媛撅着嘴。
王程看着一大一小两个美女瞪着眼,一个头两个大,拉着媛媛就朝着古街的方向走去:“乐乐姐,我们先走了,你要给唐爷爷看病,去找找李老。”
唐乐乐可不想这么轻松的放过王程,她暑假这一个月每天都到附近来,今天才抓到王程,要是今天错过了,过几天她就要回东海市去上学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王程了,而且,她心中有莫名的信心,王程真的可以治好爷爷的病,即使有两个名医都给爷爷下了定论治不好了,她也相信王程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