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开海 > 第九十八章 鲨船

  受到操典约束的不仅仅只是旗军,香山的军匠、余丁,同样受到约束。

  随着来自南海县炉户、海盗王林凤的军械订单,香山军器局现阶段规模捉襟见肘,毫无疑问会影响到下一步陈沐升任指挥使后对军备的巨量需求。

  为此,陈沐又新招募了一班匠人,三十余家作为他的家匠,进入香山军器局,从事昼夜看护锻锤、操持锯机的工作,待其熟练后再加入铸炮的事业。

  对陈千户而言,铸炮是香山最重要的事。

  新匠人的加入并不能让香山造军械的速度提高多少,最大的改变不过是在军器局花高价从南海县佛山镇引入一座日出铁七百斤的大高炉,并从佛山雇来三名制甲良匠,抽铁为丝、卯丝为环、连环缀甲,来传授军器局专事制甲的匠人。

  陈沐给这三名甲匠的工钱高达三个工一两,雇他们两个月,合六十两。不但学制锁子甲,也学制鳞片甲及护臂铠,为日后制作中式板甲打好基础。

  当然,不论雇工钱还是社学教员钱,俱走香山所库帐,反正香山所库银多得花不出去。

  陈沐自己的钱也多的花不出去。

  船匠香山所是不缺的,每个余丁基本上都会修船,香山船厂有一百七十多个余丁跟着广州府派下来的船匠学造船,修补林凤送来三十艘大福船的事进境很快,其中一艘四百料福船直接被船匠拆了艏楼艉楼,在其上搭建三层木质屋舍,让木匠雕刻出精美装饰,同时修改船身、增减构造,造成画舫。

  如今已进入上漆雕画阶段,客居广城的苏三娘过来看过,对画舫很满意,至多九月就能入江重新开起燕归舫。

  香山的余丁则除纺织外,依家中旗军所属总旗划分伐木、捕鱼、饲养等事务,等到农忙诸事皆休,专务农事。

  香山地少,这样的分配刚好合适。

  八月上旬,关元固兴冲冲地跑来拜见陈沐,双喜临门。

  “千户,四门材质不同的二斤炮已造好装车,而且……香山船厂十艘百料战船已造成!”

  陈沐等很久了,今年三月,他们拆了从濠镜佛朗机人船厂得到五丈三尺长的单桅小船,随后开始依照其特点仿制,到如今五个月过去,虽然才造出十艘百料小船,但这是香山船厂首批自造船舰,同样令陈沐喜不自胜。

  “走,去船厂!”

  牵马的牵马,随行的随行,一行十余人策马卷起土龙,向船厂疾驰。

  待策行至船厂官道,便已能望见傍晚波光粼粼的浅海停泊十艘船舰,至岸边下马,陈沐只觉这些与西人单桅小船风格迥异的快舰十分符合他的审美。

  “这么大?关匠,给陈某讲讲,造舰过程,与这种船的特点。”

  关元固早有准备,对陈沐道:“今年三月,船厂拆掉那艘西洋小船,构造简单,其与我船所不同者,一在肋、二在舱、三在底。”

  “我船因隔舱少龙肋,夷船无隔舱多龙肋;我船底尖、上宽下窄,夷船底圆、上窄下宽;所以夷船左右更稳,可架火炮。”关元固说起这些头头是道,甚至透着兴奋,“四月,耗料一百四十,工五百二十,造成一艘快船,以其圆底仿造,船速极慢,遂拆掉弃用。”

  “五月,浪冲鲛鲨上岸,船匠稍修首尾,仿鱼型以尖首、宽身、窄尾,既为战船,千户重炮战,便以夷船圆底为制,单桅硬帆,入海航至新会,百六十里八个时辰,又推仅剩两门五斤炮分架左右打放,炸了一门,船没事,故推为定制。”

  关元固说起五斤关炮在船上炸掉时表情极为正常,眼都不带眨的,看得陈沐光想笑。

  “不算撞角,船底长五丈六尺,最阔处一丈四尺,用料二百三十四,用工七百四十,用的都是好料,耗银一百四十四两,可载米一百八十八石。”关元固对督造出如此海船十分骄傲,老匠人松弛的脸皮都写满了容光焕发,抱拳道:“船型已定,其载员二三十,设五斤炮四门、佛朗机六门,当不在话下。”

  自陈沐至船厂就已有匠人跑去开船,眼下已经划着舢板过来,陈沐满意地点头,带关元固登上舢板,登船视验战船。

  他就说这船造大了,看着比原来的单桅小船大了三分之一,现在关元固一说果然用料超过二百料,长度超过十八米在这一时期的东亚海上已经可以称之为中型战船了,虽不如四百料福船那么大,却刚好合用。

  何况将来这艘船载的是香山军器局新造五斤炮与佛朗机,既能给小船体造成杀伤、也能对船上敌军造成杀伤,造得小了装不下炮,造得大了也没什么用。

  陈沐预想中的水师主力船舰可没这么小!

  即使十斤船炮造出来,这艘船也只能在船首放一门,那种大家伙对这艘船的船舷来说还是不合时宜,况且船尾依照陈沐的要求,放着大渔网和渔具呢。

  陈沐对这艘船的定位,既是近海巡逻防御快船,也是将来卫所的武装渔船。

  船体仅刷过桐油,还未上漆,也没有依照习惯在船身画上鱼鳞或漆黑,船内同样未经修饰,仅留出四个置放火炮的炮窗,佛朗机是杀人炮,后坐力又小,船舷上的回旋架才是它们的位置。

  尽管内外都为新船体,但船上一样是艏艉高楼的模样,底部两侧与艏艉下是隔舱,中间有通道,两侧隔舱上则有四尺高通铺,上面是甲板,勉强够翻身,通风一般。

  艏艉都有炮台,不过艏楼下是增强撞角冲撞能力的木质结构,艉楼下的增强上下冲击的构造能保证上面安放一门臼炮,里面则是厨房,直通底部仓库。

  船帆不是席子,香山所富裕起来也不必再和海盗一样,他们的船帆是托泉商买来的好帆布,更轻便,升帆也更容易。

  这样一艘船,除了水兵休息不舒适、不适合近战外,在整个亚洲海面上炮战都能占据很大优势,符合陈沐的预期。

  “既然是冲来鲨鱼有的灵感,就叫香山鲨船,看来造大船要等海上冲来鲸鱼了。”

  陈沐说着就笑了,大致构造他明白一些,挥手道:“让船厂继续造,今年夏天,整个岸边都造鲨船。回去我给大船制图,等拆了佩雷拉送来大黑船后一一对照,明年再说造大炮船——我们去看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