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终章 第二次大结局!新书5月1日见

终章 第二次大结局!新书5月1日见

  “杀!”

  楚风全身都是符文,包裹着他,带动无穷伟力,他持战矛杀入始祖中,在这一刻,他的血在飞溅,身体崩解半边,但他依旧将一人以长矛挑了起来,钉在半空中,不断震动,催动场域符文,想彻底磨灭对手。

  然而,六大始祖在此,都在毫无保留的出手,各种祭道之光轰在楚风的身上,让他血染高原。

  这是无比惨烈的一战,楚风震碎矛锋上的始祖后,自身亦被另外五祖轰灭,在另一个方位显照出来。

  他的身体虚淡了,不是他不够强大,而是敌人过于强,而且实在太多。

  “诸天共鸣,上苍沉坠,地府共振,祭海倾泻,杀尽诡异!”

  楚风低吼,浑身符文焚烧,催动远处早已炸成碎片的九杆大旗,用它们铭刻的纹理接引无穷场域符文从天而落。

  诸天发光,降下最后可绽放的伟力,上苍晃动,无穷的力量沸腾而来,还有地府古轮回路轰鸣,场域符号密密麻麻跟着共振,最为惊人的是祭海,血色的汪洋,那些浪花皆是逝去的残破大世界,全面倾泻了下来,化成世界洪流,砸向高原尽头。

  轰!

  伟力无穷,轰碎高原,尤其是血色的祭海将厄土尽头淹没了,将几位始祖亦覆盖,冲击的消失。

  “经天,纬地,终结古今敌!”

  楚风利用这个机会找到一位始祖,锁定了他,无穷的经络线交织,蔓延出去,亘古亘今到处都是。

  那被锁住的始祖挣扎着,可却被璀璨的纹络束缚,勒紧,不断磨灭,本源溃散,灵魂干枯,逃脱不了。

  直到最后,噗的一声,他被彻底绞杀,高原未能将他复活。

  楚风的身影越发的虚淡了,他持矛冲向被血色祭海与漫天场域符文冲击的高原尽头。

  他祭出了时光炉,自那地下的棺椁间,收走部分原初物质。

  他为死做好准备,待杀到自身本源将灭,失去一战之力时,他将沐浴不祥源头的物质,舍弃真我,于浑噩前最后一刻杀敌。

  “杀!”

  还活着的五大始祖联手破开场域符文,闯了出来,他们怒发冲冠,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个后来者竟如此棘手,他居然将诸天、祭海、上苍、地府等都布置成为场域,冲撞高原,竟真的撼动了,凿穿了,并藉此机会击杀两大始祖。

  对他们来说,这种损失、这样的痛是无法承受的,时隔漫长光阴,他们又一次经历了这种劫难。

  轰!

  楚风的身体崩碎了,他只身一人对抗五大发狂的始祖,终究是挡不住,血与骨横飞。

  在身体重新显照的刹那,他抓着战矛又一次冲了上去,心中的信念不变,竭尽所能杀敌,只为减轻后来者的压力。

  喀嚓!

  他手中的战矛折断了,他所祭炼的兵器都毁掉了,断落一地。

  他的拳头发光,经纬纹络闪烁,将一位始祖打爆,但他自己的身体也被其他人轰碎。

  轰隆隆!

  这一刻,血色祭海突然倒流,所有场域纹理皆被梳理,消散开去。

  高原轰鸣,不断震动,密集的大裂缝都在愈合,整片高原越发的恢宏了,它在重组,迅速变得完整。

  这时,五大始祖都被惊住了,倒退着,观察发生诡异变化的高原。

  楚风的心彻底沉了下去,他自上苍、地府引来的无穷场域符文都消散了,连祭海都倒流了回去。

  高原平静了,再无任何变化,依旧如过去,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高原上所有裂痕,被凿穿的地带,都完好如初了。

  楚风沉默,他有心杀尽一切敌,可是现在面对五大始祖,人力终有穷尽时,他只身一人入厄土,实在太艰难。

  他觉得,整片高原都充满了一种恐怖的气息,慑人心魄,纵有后来者来到这里,压力也会大到无边。

  最后一刻,他不再犹豫,他想试一试,能否一人带走五大始祖,破釜沉舟,付诸行动。

  时光炉中,原初物质倾泻,落在楚风的身上,一刹那而已,他就感觉到了灵魂被撕裂,剧痛无边。

  同时,他的血肉在变异,他的本源在蜕变,他的灵魂真的要割裂了,发生诡异蜕变。

  他的真灵将灭,自此后,将不再是自己。

  几位始祖瞳孔收缩,无论如何话也没有想到,这个坚毅而刚烈的后来者竟会走这一步,居然主动接触原初物质,以身饲不祥?!

  然后,他们就笑了,盯着楚风,若是他能蜕变,更上一个境界,他们也将看到那条路将如何走。

  而且,没有人能够例外,被原初物质侵蚀,都将归于诡异,他们将是同族,成为一路人。

  轰!

  时光炉上的符文间,有火光冲起,席卷楚风的灵魂,帮他抵御最后的割裂,缓解他消亡的时间。

  他的身体在蜕变,变得很恐怖,很强大,不祥力量在扩张,在汹涌。

  “我不要沉沦!”

  楚风拼尽一切力量,交感世外的符文,那些刻在诸世中的纹理,全都亮了起来,显照他的身影,并且还有清晰而宏大的声音传来。

  “如有后来者……”

  那是前贤的话,那是昔日荒天帝与叶天帝战死时,激荡诸世的话语。

  楚风以场域符文的形式记录,铭刻下来,再现那声音,提醒自己陷入厄土中的真身不要浑噩,不要沉沦。

  “如有后来者,见证我闻我见,我们最后的经验挂在宇宙万物上,镌刻在山河星辰间,缭绕在无尽废墟上,到处都有篇章,长存不灭,如你所见。”

  楚风的道路,便是自那万物中探索。

  “诸世,前贤,与我同在!”楚风大吼,他在诡异的蜕变中保持最后的一丝清醒,要对五大始祖动手。

  没有人被原初物质全面侵蚀后还能坚持一丝清醒,这让五大始祖都震惊,同时毛骨悚然,他们果断后退,想静待他全面诡异化!

  楚风艰难的出手了,若是再耽搁,他怕保不住心中的光明,彻底陷入黑暗中,那就不是他自己了,再无出手的机会。

  轰!

  突然,高原剧震,轰鸣着,可怕的诡异之光绽放,淹没了楚风,他无力攻击,那些在他体内沸腾的原初物质竟暂时静止了,不能为他所用。

  一缕幽雾缭绕,让楚风功亏一篑。

  恍惚间,几位始祖像是经历了一场噩梦,他们有种感觉,刚才若是让楚风发动,他们当中或许还有人会死去!

  似乎,历史轨迹在刚才改变了?

  “如同当年我们从梦中惊醒,有些相似。”一位始祖开口,目光闪烁,看向高原尽头,那里幽雾缭绕。

  “你等真以为是自身于梦中惊醒吗?是我,借助那个人昔日的力量,改变了一切。”有声音自高原尽头传来。

  这片祖地,这片宏大的高原,它有自己的意识?!

  活着的五大始祖都震惊了,这么多年来从未发现过!

  “原初物质是骨灰,属于一个生灵,他曾经居住在这边高原,又死在这边高原,他的力量都洒落此地,成就了高原,可以不断复活与他有关的人,你等吸收其原初物质,被认同为高原力量的一部分,所以,能不断复活。”

  幽雾飘荡,整片高原竟然真的有了朦胧的意识,还不是很完整的意识体,但是已经能够表达其意思。

  砰!

  楚风竭尽所能,周身符文不断炸开,终于能动了。

  同时他的身体熊熊焚烧,他要艰难的舍弃原初物质,趁它现在不沸腾,驱除干净,时光炉中的火光全部进入的躯体。

  因为,这片高原有真正的意识复苏,他不可能动用这种诡异的力量了,他想以身饲不祥来制恶都不能,被那股宏大的意识看透一切。

  同时,他现在他没有时间了,刻在本源中的自毁纹理发光,不断绽放,他的一生要就此结束了。

  轰!

  楚风将身上的时光炉打出,将粗糙的石磨盘祭出,轰向高原。

  同时,在他周身瓦解中,在他本源焚烧绽放中,他低吼着:“经天,纬地,终结古今未来……”

  纹理密密麻麻,经纬线交织,贯穿所有时空,无处不在,映照的人间璀璨,诸世光明,荡尽幽雾与黑暗,但是,最后的三个字他终究是没有诵出。

  属于楚风的最强一击扫出,高原上五大始祖全部被洞穿,而后崩碎了,血与骨到处都是。

  可惜,楚风本源枯竭了,只身一人对抗不了五大始祖,连想专门只针对一人都未能实现,因为这个时候,那幽雾荡来,让经纬线分散了,落在五人身上。

  五大始祖虽然崩碎了,但又迅速显照,重组而出,立身在高原上。

  楚风自身爆开,本源中用以毁灭自身的场域全面爆发,送他自己化光而去。

  混沌中,林诺依与妖妖心中剧痛,她们虽然未目睹,但却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有无尽的恸与凄凉感。

  高原震动,幽雾震荡,像是要有所动作,而地上那粗糙的石磨盘突然迸发,那是楚风遗留在当中的最后的场域符文在激活,稍微阻止了幽雾,让楚风从容消逝。

  满地尽是破败,碎掉的磨盘,断掉的天刀,崩裂的战矛,还有那粉碎的大旗,满目疮痍,最终一战结束了。

  楚风用尽了力量,想为后人开生路,只是,一切都是不可预测的,整片高原都有了自己的意识,他尽力了,战死厄土中。

  诸天颤动,在晚霞中,在血色的夕阳下,山川共振,万物共鸣,楚风留下的场域在溃散,到处都是他模糊的身影,划过天穹,映照诸世山河间,最后,那些模糊的身影也崩灭了。

  恍惚间,人们朦胧的听到他最后断续的声音:经天,纬地,终结……为我后人开……

  人们不知他的名,不知他的过往,只知道有这样一个人,曾经只身杀向厄土中,最后悲壮的落幕!

  然而很快,关于这些,关于这个人的记忆,迅速开始从人们心中消散,他的一切痕迹都模糊下去,他不在了,从人间,从时空中,从整片古史中彻底消失,磨灭。

  在这一刻,举世生灵心中都空空落落,感觉像是失去了什么,有种莫名的伤感,但转瞬间,这一切感触也都消散了,什么都未曾留下。

  世间再无楚风,无人忆起!

  ……

  夜风很大,尘世的沙扬起,还有漫天凋零的黄叶,尤显得凄凉,萧瑟。

  诸世昏暗。

  ……

  死去了吗?楚风迷茫,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中有光闪烁,有声音在回荡。

  这是何地?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虚无,冷寂,像是所有世界都走向了终点,又回归了原初。

  刹那,楚风迷茫的心神清醒了一些,因为,他看到了两团光,里面有人,在死寂中孕育强大的生机。

  “他化自在,他化万古,终有一天,我会回来……怎能看那人间凋零?”在一团光中,传出了清晰的声音。

  然后,楚风看到一个人,那竟是……荒!他从光团中挣脱了出来。

  “我为天帝,当镇杀一切敌,诸世暗淡,诡异未平,我身怎能寂灭……”另一道身影出现,那是叶天帝,亦从光团中踏出。

  接着,楚风看到了自身,也在光团中,有强大的生机散发,他没有死去吗?

  不,他的确战死了,仅在刹那,楚风明白了,现在的他,处在超越祭道的领域中!

  这个境界,无比的特殊。

  在这里,没有时间的概念,万古前踏足进来,现世踏足来,未来踏至,似都可见,似都在此时。

  楚风未死,祭道之上,真正要祭掉的不仅是道,还有进化路,还有自身,一切成空,一切归于永寂,然后在寂灭中复苏,等待再次活过来,真正凌驾一切之上。

  当然,这很艰难,始祖等不可能成功,因为,除却本身必须足够强大外,还要有相应的心念。

  寂灭前,如果迟疑着,没有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情,没有敢于舍弃一切的勇气,以及气吞万古,心中始终长存的不可撼动的信念,缺失一种,任你祭出所有,也只是死路一条。

  荒天帝、叶天帝,当年都是悲壮的战死,在那一役,他们一往无前,纵然在寂灭前,也气壮山河。

  而楚风只身杀进厄土中,要舍弃自身,为后人开生路,这些条件皆有,并不缺失,最终,他也踏足祭道之上。

  纵有祭道者想攀升此境,也不是想踏足就能踏足的,历代以来,皆不可见。

  在这里,可见未来,可观过去,似乎只有他们三人立足在上,再仔细看,在边缘区域也有团光,只是很暗淡,处在永恒的死寂中。

  那是女帝,她唯一欠缺的就是,当年才踏足祭道领域,积累不够深厚。

  显然,若是在现世中将她显照复活出来,终有一天,她会迈进这个领域中,毕竟已有了不可磨灭的经历。

  在这特殊的所在,所有大道皆如水流,一念可蒸干。

  命运,造化,因果,天道等,不过是最为虚弱的泡影,不及伸手触碰,就崩灭。

  在这里没有时间,没有空间之感,超越所谓的永恒、道、大千世界、所有时空、宇宙之外、混沌之外、无所不在,从古至今,再到未来,都可在立足这个领域的生灵一念间消散,眸光所致,枯竭所有,重现所有。

  任无数岁月过去,这里似也是瞬间,在一个节点,没有时空的概念,荒、叶、楚风起身,将回归现世中。

  他们曾战死,极尽后蜕变,在这不可想象之地复苏,踏出了所有祭道者梦寐以求的终极一步。

  “在破败中崛起!”

  三人同时开口,一步迈出,出现高原上空。

  “在寂灭中复苏!”

  三人再现世间,声音震动古今,传至未来,撕裂了整片高原。

  轰!

  高原轰鸣,幽雾弥漫,向着三人席卷而来,显然这片高原有着祭道之上的质量,尽管它的意识是朦胧的,不懂得全面利用这种伟力,但它现在沸腾了,也极其可怕。

  一刹那,空中屹立的三道身影,目光所及,直接就震散了浩荡而来的幽雾。

  不过,高原中的意识未屈服,它明白自身的短处,虽蕴含着无穷的伟力,但战斗手段与方式等,实在过于欠缺,因为,它不过是个载体而已。

  瞬间,先是五位始祖冲霄而上,接着又有深埋地下的古棺冲起,显照出腐烂的尸体。

  高原在许多人看来,无所不能,它所造就的始祖现在早已超出十之数,并且立刻灌注了本应蕴含在高原下的伟力。

  轰隆隆!

  那些恐怖的身影杀了过来,可惜,一切都是徒劳的,无用的。

  荒的头顶上方雷池出现,背负着的荒剑亦再生,叶的头顶上方万物母气鼎沉浮,楚风手腕上金刚琢轻鸣,手中天刀倒映出古今未来。

  三人未动,兵器轻鸣间,所有杀来到恐怖身影就崩碎了,消融了,纵然就在高原上,也断无一丝再生的可能。

  三人落在高原,踏足在这里的刹那,整片高原瓦解,崩灭,幽雾溃散,最后的原初物质飘起,被三人身上绽放的光所覆盖,淹没,不断的炼化,焚烧干净。

  荒天帝、叶天帝、楚风回首,一刹那,那些在古史中被磨灭所有痕迹的人,皆浮现出来,昔日一战中,逝去的前贤,英灵,重现人间,一个煌煌大世显照出来,光芒璀璨!

  终于……又结局了,不过还有些对结局的补充,涉及到石罐、石琴、那个人等,放在修改版的番外篇中吧。同时,我在考虑,要不要如你们所愿,荒天帝、叶天帝、楚风大战一场……番外篇依旧会在起点网免费给大家看。很晚了,等睡醒再写吧。

  至于新书,5月1日见!时间不多了,我会非常认真的准备,要为大家写一部超级精彩的新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