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第1667章?荒天帝、叶天帝、女帝,何在(免费)

第1667章?荒天帝、叶天帝、女帝,何在(免费)

  楚风磨砺自身,在混沌最深处刻下绝世杀伐场域,从混沌天罚雷霆到旧法中所有的大道攻击等,全部施加在自己身上,他在那里以肉身对抗,以魂光迎击,杀到癫狂。

  在这个时代,他不能走出去,没有对手,他就与自己开战,将双道果分开,杀到两个自己近乎消亡,本源都破碎了。

  但是,他未曾有任何犹豫,如今无法去找敌手,只能克制着自己,不去猎杀诡异族的仙帝,他这样不要命的磨砺自身。

  林诺依站在杀伐力无边的场域之外,很担忧,为楚风揪心,怕他不惜身,真的出意外。

  她看到了他平静外表下沸腾的战意,漫长光阴流转,他一直在渴求那一战,当有一天他俯冲向厄土时,必将惊天动地,震撼古今!

  楚风杀伐了无数岁月,场域破碎了再修补,不断叠加各种攻击手段,镇杀自己。

  在这没有敌人的残墟岁月,在特殊的处境中,他杀到癫狂,自己一个人竟养出了浩瀚无穷的杀气!

  他像是征战了几个纪元,眼角眉梢都流转杀劫之力。

  直到有一天他停下来,发现已经过去了很多万年,他在原地盘坐了很久,才平复情绪,归于寂静与深邃。

  残墟岁月,四百二十一万年,楚风与林诺依走出混沌,再一次在世间行走,他们共度过了一段平和与安谧的岁月,看遍大好河山。

  在此期间,数万年,林诺依陪着楚风走遍天下各地,大千宇宙都留下了他们的的身影。

  楚风在铭刻场域符文,悄然无形间,化一方又一方大世界为场域!

  在此期间,他们是平和的,祥静的,独孤了漫长岁月,能够在此世重逢,这是对他们最好的补偿。

  但是,两人都不可能信命,所谓的上苍等,都被人践踏在脚下了,他们能相信与坚定的只有他们两人自身。

  “沧海成尘,雷电枯竭……”

  楚风感慨,他们走过很多地方,昔日有些世界的瀚海都干枯了,沧海桑田,不是文字,而是真实的体现出来。

  而在这个时代,灵气浓郁的化不开,但却没有了天劫,所有进化者都未渡劫,雷劫像是枯竭了。

  在此期间,林诺依厚积薄发,终于走到了准仙帝路的巅峰,但是,她没有选择去破关,依旧在沉淀。

  她与楚风走在一起,得到了很多启发,她不愿照搬花粉路女子的路,而是想另行开辟道途,但是这太艰难了。

  她并不渴求一定走出完全不一样的进化路,只是不断的沉淀着,踏出新的脚步,来弥补现在的路。

  这是一段温馨与美好的岁月,她与楚风共时光,从未分离,一起去过很多旧地,忆往昔,感动,心酸,有太多的感触。

  这些年来,两个人走在一起,很少再有那种红尘繁华、人间璀璨自身却脱离在世外的孤寂感。

  “我找到了一条路,无论能否另辟道途,我都会冲关成帝。”林诺依告知楚风,她要去闭关了。

  这一次,她准备游历万古时空,踏足花粉路女子曾经留下过的痕迹,然后印证自身的道。

  楚风点头,将她送进混沌最深处,并构建场域,遮掩她的气息,纵然有一天她醒来,开始破关,也不会被高原的生物察觉。

  “游历万古时空时,你要小心,不要迷失在当中!”楚风轻声提醒她。

  他觉得,林诺依走这条的路的话,多半要耗去漫长光阴,并有一定的风险,万一她沉浸在过去的岁月中,将自己代入花粉路女子,那就容易出现变数了,那样的话,万一她万一醒不来会怎样,纵复苏她又会是谁?

  “放心,我有把握,她不在了,同时她也下定决心不会回来了,我只是……我自己。”林诺依让他安心。

  她在那座场域中寂静无声了,像是陷入了沉眠中。

  楚风在这里站了很久,最后离开,他开始去努力提升自己。

  残墟岁月四百五十九万年,楚风几乎已经走遍诸天,他不断解析各地,无声无息,没有留下痕迹,但其实却真实的篆刻了场域符文。

  虽然说,他走场域进化路,伟力归于己身,但是,这并意味着他要放弃场域原本的杀伐之力。

  有朝一日,他若去厄土征战,将倾尽所能,希望能挟诸天场域,轰碎整片高原!

  虽然这多半有难度,不知道结果,但是,他在进化的过程中,依旧努力去布置,去尝试。

  在此期间,他在诸世中相继找到了石罐上所浮现的所有特殊地势,出入这些可怕的凶地中,眼中所见,尽是过去的景,提炼出那密密麻麻的纹理,借鉴其路,完善自身的道。

  踏过那些绝地,楚风看到了一幕又一幕悲剧,那都是各自纪元的主角,皆为准仙帝,甚至有真正的仙帝,死在了山川下,被以轮回路连着的高原吞噬,化作绝地,他们本应照耀万古,却都成为流血的过往,少有人知。

  “罐子,你有灵吗,在记述尘封的往事,当年的悲伤,你究竟想做什么,要表达什么?”楚风轻叹,带着疑问。

  石罐发光,嗡嗡震动,它的确有灵,但却是懵懂的,无知的,记下了流血的历史,但却无力改变什么。

  随后,楚风又去了祭海,在这里解析那些残破的宇宙,无数葬下去的大世界,无穷无尽,让他都深感吃力,但却沉浸在当中不可自拔。

  很多万年后,楚风从这里退了出来,改变目标,是那座古老的祭坛,诡异种族的献祭之地!

  它宏大无边,就矗立在祭海中心,号称仙帝献祭之地。

  楚风对这个地方有些忌惮,很谨慎,最终远远的观察,探索,提炼出种种怪异的符文,最后远去了。

  他不想惊动始祖,最起码现阶段不能妄动,等到自身祭道后,他想再来这里,找出一些秘密。

  这世间,一片灿烂,黄金大世来临,虽然楚风在以残墟岁月计量时间,但是人间却早已变换了纪元。

  在这个新纪元里,一切都欣欣向荣,开始出现仙王级的生灵!

  严格来说,残墟岁月的绝灵时代,相对过去的古纪元来说,虽然不是很长,但的确已经算是一个逝去的旧纪元了。

  楚风心中虽有失落,但是,他承认过去的终究葬在了过去,淹埋于尘埃间,那些人,那些事,已不可见。

  这个崭新的纪元非常绚烂,盛极后,并未衰,而是盛极又盛,不断辉煌,有些仙王在悟道,在努力冲向绝巅。

  诸世中,虽然进化者众多,但是没有人能够超脱出诸天,可以俯视大千宇宙,为此纪元命名。

  因为,他们经历的还少,世上不曾有九道一、腐尸这样的老古董活下来,更遑论是路尽级前贤。

  而楚风只是默默地看着,并未此新纪元显化自身。

  复苏纪!

  到头来是诡异生灵给这一纪元命名,楚风没敢对仙帝下死手,但是,却在某些绝地中研究解析过仙王,自然知道了这些传闻。

  残墟纪,复苏纪,虽然时间还未过去太久远,相对以往的纪元来说,还很短暂,但是,却真的是已是两个纪元流转了。

  残墟岁月,四百九十一万年,楚风带着石罐,远远的眺望厄土,在始祖沉眠的年代,他来高原外研究其内蕴的纹理。

  只是才到来,匆匆一瞥,他又转身离去了,他有莫名预感,如果长久驻足,有可能会被始祖发觉,从沉睡中醒来。

  他离开后,直接进入古轮回路,开始研究古地府!

  这是一片莫测之地,有各种古怪与强大的残缺纹理,楚风在当中不知疲倦,沉浸下去,一走就是数十万年。

  古地府,古轮回路,整体是寂静的,死气沉沉,没有一点声息,如密密麻麻的蛛网连着诸天,有通向所有宇宙的路径。

  当然,更有通向高原的路,楚风没有踏足充满诡异气息的那些黑暗路途。

  当有一天,楚风独自探索古地府一条残破的道路时,他心有所感,刹那消失,出现在这条路的尽头,那里是连着某一方大宇宙的出口,有些状况。

  楚风瞳孔急骤收缩,他看到了……一具尸体,让他的身体都摇动了一下,虽然时隔很多年,两个纪元了,但是,那个人过去的音容笑貌仿佛还在昨日,就在眼前,难以磨灭。

  这是一个女子,曾经清丽出尘,超然世外,但是她现在脸色雪白,没有一点的血色,毫无生机。

  “妖妖!”楚风心中有恸。

  她逝去了往昔的灵动,披散着发丝,安静的躺在那里,灵魂寂灭,没有一点的声息。

  妖妖终究是死在了过去吗?以楚风这等修为自然可以感知到,她只是一具空壳,早已没有了灵魂。

  曾经那个无比惊艳,号称星空下第一的女子,竟在这里相见,结局未变,依旧是香消玉殒。

  不过,身为路尽级强者,楚风有超出世人理解的神觉,可感知古今未来。

  “嗯?!”

  他神色一动,眸光绽放光华,照亮这条轮回路,在他的眼前浮现一些旧景,当年是女帝送走了妖妖。

  虽然看不到女帝了,从整片古史中消失,但是,楚风依旧还原了过去。

  当日,妖妖被强大的诡异生物以长矛洞穿,钉死在大地上,可怜可惜可叹,身体都瓦解了,只留残血染红战场。

  最后,女帝趁始祖归于高原尽头,捕捉到唯一的机会,送走了一些人,其中就有妖妖殒落之地,那片染血的土被传送走了。

  当年被救下的几人,多半也都是凶多吉少了,楚风在此之前不曾遇到过。

  至于林诺依,则是花粉路女子提前送走的。

  楚风将一件衣服盖在妖妖的身上,然后盘坐在一旁。

  他一念间,布置出场域,并口诵真言,一位仙帝如此做,威能岂是等闲,他自虚空中凝聚出来无数缕细小的光,从古代,自现世,汇聚而至,没入妖妖的身体中。

  她的身体中有了魂光!

  楚风喜悦,到了他这种地步,自然可以自过去映照故人,让他们活过来,只要不是始祖亲手击杀的,他有把握成功。

  但是,他一直不曾这样做过,因为干预过去,动用惊天动地的仙帝手段,改变命运,影响实在太大了,有可能会惊动高原尽头的怪物。

  再者,在这个时代,他纵然映照出那些故人,又能如何?若被察觉,以及他若是战死了,那些人还是难逃悲凉落幕的结局,痛苦后,他忍住了,不想惊动始祖。

  他还未祭道,不能全部了解始祖的手段,他们的感知究竟多么敏锐,无法预料。

  现在,他不是在过去显照,只是以功参造化的手段,捕捉到了异常的残存灵光,将它们聚集而来,果然令妖妖的魂光点燃了。

  妖妖虽然脸色苍白,但是,她睁开了眼睛,复苏了,身体逐渐恢复生机。

  然而,楚风心中却是一震,看到她醒来的刹那,以他的实力自然洞彻了过去,现在,未来。

  “你……还是妖妖吗?”他问道。

  “是……我,但却多了一些旧的记忆,或许也是她吧,楚风,我们又相见了。”妖妖开口,魂光越来越盛烈,她在渐渐复苏,有了愈发强盛的生命力。

  昔日,叶倾仙跨纪元,为荒与叶构建沟通的桥梁,涉及到莫大的因果,且是始祖亲手击杀,所以想让她复活很艰难。

  叶天帝为救叶倾仙,准备了两条路,一是在过去映照他,并以万物母气鼎保护,接引她回归。

  另外一条路则是,当年,荒与叶曾共同出手,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她的一滴失去生机的血,最终将那滴血投于某位后人的血脉中,希冀有朝一日让她觉醒。

  那滴失去一切生机的血,落在妖妖的体内,女帝在终极一战最后的时刻将她传送走时,点化那滴残血,为她复生留下希望。

  事实上,漫长岁月后,那片染血的土不断的发生变化,到头来妖妖的血与那滴残血纠缠着,有了生机,漫长光阴逝去,她的身体重塑了出来。

  不过,其过程是极其缓慢的。

  直到数十万年前,其身躯才完全在这里显现,而后,血肉发光,蒸腾出无量的细微的纹络,散于天地间,那是她的魂,分解于天地间,不仅是等待彻底复活的机会,也是一种修行。

  向死而生,这是一条艰难但却可行的路。

  曾经的叶倾仙,被荒与叶共同庇护过,又有过女帝的点化,所以失去生机的残血才又复苏,与妖妖纠缠共生,在此世回来。

  “我还是我,也有部分她。”妖妖开口,道出究竟。

  毕竟,漫长岁月逝去,当年的叶倾仙只余一滴残血,复生后留下的不多,是她,也是妖妖。

  “你能回来就好!”楚风怎能不欣喜与激动,曾经天赋无敌的女子,原以为永远的逝去了,上次逆溯时光,也只是隐约瞥见她的身影,楚风以为她的染血之地曾被仙帝、始祖的战斗波及所致,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因为她被三帝干预过命运,所以当时楚风以道祖的境界很难捕捉其清晰身影。

  楚风带走了妖妖,伴着她,进入这个灿烂的大世,告诉她这么多年来的巨大变化。

  “我们那一代人,几乎都死去了。”

  妖妖得悉后,不似往昔那么灵动了,黯然神伤,整个时代皆葬下去,太沉重,历代前贤都战死了。

  楚风陪她走了很多地方,果然是岁月变迁,改变了一切,再也没有了熟悉的山川旧景,更遑论是当年的人,都不在了。

  “我要去闭关,我要去修行!”妖妖说道。

  这么多年来,仅是复苏,回归到世上,就耗去了她太多的光阴,不过,她终究是不凡的,向死而生,也是修行,如今身在仙王领域中。

  楚风将妖妖送进混沌深处,不想她在进化与突破时被人察觉,以她的天赋来论,应该很快就能破关。

  然而,世间的变化总是出人意料。

  在大世璀璨,盛极而又再盛时,即将天变,厄土中的生灵走出来了,由道祖出手,一位仙帝站在后方出,俯视万界,进行小祭!

  世间,降下各种劫难,有刺目的光划过虚空,劈碎一些很强大的道统,连仙王都只能喋血。

  不过,这一次诡异生灵却没有亲自下场,并未去大肆收割进化者的生命,只是屹立在苍穹之上,降下天灾,动摇了复苏纪的大世根基。

  “太安逸怎能变强,唯有血与乱此能促进成长,碰撞出更为灿烂的进化文明火光!”

  站在道祖后方、凌驾诸世上的仙帝,冷幽幽地开口,他未出手,有准仙帝降下各种灾难足矣。

  这是“复苏纪”的进化者第一次知道,这世外似有莫测的生灵在干预他们,严重威胁到各族的生存。

  天灾过后,世间人口少了两成,进化者亦如此,虽然被抹去不少强者与道统,但总体来说大多人留下来,还活着。

  世间灵气曾短暂衰弱,但数十万年后再次鼎盛起来,进化文明又开始绚烂,强者辈出。

  “光辉纪”到来,虽然只经历了一场小祭,八成的生灵都活着,但是,这的确又是一个新的纪元了。

  相对而言,残墟纪、复苏纪真的很短暂,比其他***短了不少岁月。

  当然,也曾有些纪元,如同这两纪一样,并不是每个纪元都很漫长,比如楚风所经历的灰色纪元,或者是古青口中的光恒纪元,更为短暂。

  不算已成过往的灰色纪元,终极大战过后,自残墟纪开始,经历复苏纪,现在进入光辉纪,楚风也算是大劫过后,又历三纪的人了。

  冥冥中,他感受到了某种压抑,像是有恶意在复苏,要降临了。

  难道始祖要苏醒了?他皱起了眉头。

  在这一纪元,他竭尽所能完善的自己的法,想早日踏出那一步,他想祭道成功!

  不过,纵然心中不安,很是急切,但最终他还是忍住了,没有冒险尝试,他不断悟道,将双道果的路推演到极致领域,尽可能的磨灭掉瑕疵。

  直到有一天,他从演道的状态中清醒过来,自己都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无法与残墟岁月精准的计量了。

  光辉纪,已经过去很多万年了。

  楚风进入混沌深处,去看望林诺依与妖妖,她们都已经成功进军仙帝领域,这让他恍若隔世。

  多少年过去了?他都遗忘了岁月,并没有赶回来为她们护法。

  虽然心中知道,以她们的底蕴来说,应该可以晋阶,但他依旧是一阵后怕。

  这次的闭关,演道,似乎耗费了漫长岁月,他完全沉寂在自己的世界中。

  楚风急匆匆而来,又急匆匆而去,他深入混沌更深处,开始布置场域,他准备祭道了。

  他有了那种感觉,觉得可以叩关了!

  当然,这或许也只是他的错觉。

  他担忧,再等下去的话,又一纪元要将结束了,最为让他忧虑的是,他怕厄土中的始祖数量会提升上来。

  “不管是***,还是小纪元,先先后后,我也算是经历过四五纪了,灰色纪元囊括光恒纪,又经历了残墟纪、复苏纪、光辉纪,很漫长的岁月。”

  这一天,楚风将两大道果提升到了极致尽头,并将心中的道路推演到了祭道领域中,最后开始付诸行动。

  在宏大的场域中,楚风破关了,他祭出了自己的道果,千百重复杂而强绝到不可思议的场域内,无尽火光焚烧,楚风的道果照亮了虚空,不断的崩散,消失。

  超越极限,凌驾世外,跳出所谓的永恒,一切因果尽灭,楚风在经历可怕的死劫,一度曾永寂,世间所有痕迹都消失了。

  他以双道果祭道,这样实在太猛烈了,直到万物凋敝,场域中寂静无声,所有波动都消失后,一点光绽放,他的身影才慢慢浮现出来,他成功了!

  “这就是祭道吗?”

  楚风舒展身体,感觉到了无所不能的力量,天道,诸般规则,所有秩序等,都对他失去了意义。

  留下的只是他自己进化路浓缩的纹理,随他一念间,周身符文符文流动,混沌山河间也尽是他祭道后的纹理!

  虽然才突破,但由于他是以双道果祭道成功,因此直接将他推升到了极其高深的领域中。

  也正是因为进入祭道这个层次后,楚风心中的危机感越发强烈了,他足够强大了,所以感知更为敏锐,冥冥中有恶意在复苏,在扫荡。

  他知道,始祖应是复苏了,或许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甚至没有了。

  楚风离开混沌,进入现世中,他看到诡异生灵出没的果然更为频繁了。

  很快,他通过在外行走的诡异生灵了解到一些可怕的真相,“复苏纪”末期的小祭,高原尽头补齐十位仙帝。

  那一次所谓的小祭,并不是为献祭祭海深处那座祭坛所对应的生灵,而是为整座高原献祭,为补足仙帝的数量增加胜率与确定性而起。

  楚风心头一沉,那时他在路尽境界,果然实力还是略有不足,无法感知到这一切。

  “很快就要大祭了。”他从诡异生灵的心神中截取到这样的信息。

  这让他心头格外的沉重,他有预感,高原中的老怪物似乎是要补足始祖的数量!

  他突破成功,成为古往今来最强大的几人之一,踏足祭道领域,感知格外的恐怖,洞彻了部分真相。

  事实上,若非涉及到高原,涉及到始祖等,换成其他地方与众生,楚风可获知一切秘密,洞彻古今未来。

  随着他入静,他感知到了更多的东西,事情远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很多!

  楚风进入混沌深处,找到妖妖与林诺依,将自己身上的石罐、种子、石琴等都送给了她们,他要独自离开,随时准备只身杀入厄土中!

  他走的是场域进化路,到了如今个层次,祭道成功,不需要石罐遮掩自身的气息了,自己铭刻的特殊场域纹理足矣掩盖一切。

  他这样做,像是托付后事般,顿时让两女脸色都变了,追问他发生了什么。

  “始祖对当年的事耿耿于怀,在重新推演,四大始祖实力恢复巅峰,甚至道行更精进了一些,他们产生了怀疑,认为第三个变数不是女帝。”

  当年,不仅始祖有梦,就是楚风自己也迷迷糊糊经历了一场梦境,在那梦中,他悲伤过,惊喜过,癫狂过,落泪过,大笑过,并杀了一位始祖,是荒与叶外的另一个变数。

  而最终一战,女帝戴上一张凄婉笑容中带着泪痕的面具,迎击始祖,让几位始祖误以为她就是第三个变数。

  现如今,始祖正在酝酿大动作,想补足十大始祖之数,他们为何这样做?

  楚风严重怀疑,他们想重新推演,算尽一切,看一看是否还有第三个变数!

  这是他立足祭道领域后,以无所不能的感知所捕捉到的一缕真相。

  始祖恢复后,似乎在怀疑有他这样一个生灵存在世间。

  但是,想要推演到精确的位置,清晰的确定他在哪里,一时间是做不到的,就如同当年那样,若是十祖齐出,方可定住古今未来,那时什么都瞒不过他们。

  “等我们祭道成功!”

  无论是林诺依,还是妖妖,都有一定的信心,只要给她们世间,将来祭道未必不可期。

  楚风摇头,他早已探查过,两女在这一纪元根本不可能成功,距离那个领域还有些远。

  古往今来,任你天赋惊世,功参造化,一旦祭道失败,也注定永寂,彻底死去,无法在复活。

  他自然不允许她们这样做,眼下她们根本没有一丝成功的可能。

  “不能再等一等吗?”

  “时间,或许还有。”

  两女都开口,她们平日虽然出尘而宁静,但是现在却都焦虑了,怎能看着楚风一个人进入厄土,只身血战?

  当年,连荒、叶、女帝都战死了,若是楚风独自一人前往,面对的最少是四位始祖,多半只能算是赴死!

  “没有时间了,到了现在,我越发的清晰预感到,他们的确在怀疑过去,想再一次十祖共出,推演尽一切,应该就是在这一纪元大祭之时补齐始祖的数量!”

  楚风越发的确定,他的感知没有错误。

  祭道领域几乎可谓无所不能,洞彻一切本质,只有同级数的生灵才能有效遮蔽部分真相。

  十祖齐出,就在这一纪元?妖妖与林诺依沉默了,如今只有楚风走到这个领域,可以去决战,她们两人都有种无力感。

  “所以,我必须要在关键时刻阻止他们,轰断那种进程,不可能让高原尽头再出现那么多始祖!”

  他告知两女不要冒险,那没有意义,两人暂时蛰伏混沌深处的场域中,等待机会!

  他此战会竭尽所能击杀始祖,凿穿那片高原,重创诡异族群,即便不能杀尽所有敌人,也不会给后来者留下过多的压力。

  两女未来如果能够成功破关,踏足祭道领域,那么,或有机会彻底扫平那片高原了!

  楚风说完,转身消失,他不想过于沉重,不愿看到她们伤感,毅然而决然的远去,告诉她们,等他回来!

  他一个人上路,此去可能再无归期。

  在此后的光阴中,楚风走遍诸天万界,在所有大宇宙都留下他的足迹,他在刻写祭道符文,化于无形中。

  “我不是自己去,而是挟诸天伟力,带着古往今来所有前贤的遗恨,杀进厄土中,击碎那片高原!”

  楚风积蓄着力量,他时刻盯着厄土,一旦有变化,大祭开始前,他便会提前发动惊天动地的一击,杀进高原!

  在此之前,他不断积淀,让自己更强,他知道最后那一刻就要来到了。

  但在此之前,他将努力的变强,哪怕有增加一丝道行的机会,他都不会浪费。

  同时,他也在思虑,究竟如何才能杀更多的始祖?!

  他虽然不愿承认,但是,心中的不祥预感告诉他,他只身一人,多半无法灭尽所有始祖。

  毕竟,荒与叶联手也才杀死五人。

  高原无解,可以不断复活所有始祖。

  楚风想尽了办法,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若是到了最后,一切办法都无力,那么,就送上我的性命吧,以身饲不祥,竭尽所能接触他们的原初物质,成为最强大的诡异生物,尝试以恶制恶,灭尽他们。”

  这是楚风最绝望与最悲观的想法,如果一切都不可为,他愿意拼死冒险。

  但是,在此之前,他会在自己的本源内部刻上最为恐怖的场域纹理,给予自己有限的时间限制,不会太久,便会自身毁灭,永寂。

  最绝望时,他以身饲不祥,付出本我,真正的他会死去,如果最后关头他的确不能清醒,无法利用短暂的机会杀尽敌,那么,他自身本源中的场域纹理会毁掉他,不会让世间多一个威胁到诸天的大恶!

  此战,楚风没有想过活着回来,他的血将洒遍厄土,染红那片高原。

  他不会逃避,早已等待很多年,只待惊天一击!

  “荒天帝,叶天帝,女帝,你们走的太早了!”楚风想到那几人,有些伤感,他也要步那几人的后尘了吗,这世间将再也没有他,一切痕迹都将在最后的一战中消散。

  若是荒、叶、女帝未死,那他现在就不会叹息了,而今,能够对抗始祖的人,只剩下他自己。

  而他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始祖就要复苏发难了。

  昔年那一战,种种景象皆浮现在楚风的眼前,他在观摩,在重演,他在思考如何更有效的杀敌。

  荒、叶、女帝的战绩极尽辉煌,无比灿烂,虽然落幕了,但只要想到那几人,回思那一战,楚风依旧热血澎湃,眼中有热泪,那一役太悲壮了,他恨生不逢时,那一天无法与他们并肩作战。

  永远的荒天帝,永远的叶天帝,永远的女帝,永远的前贤,楚风沉默着,想到那些人,他被激励的战意盛烈而高昂!无论结局如何,他都无悔,将一往无前,拼尽所有,凿穿那片高原!

  楚风的处境很艰难,此世没有人可与他并肩作战,他只能尽力破局,如果荒天帝活着,如果叶天帝还在,如果女帝未逝去,那么今天与他站在一起,必将大破厄土,大杀进去,直接扫平诡异源头,他多么的渴望,能有一人可与他并肩作战。

  写到这里,心中不忍,三部曲,荒天帝、叶天帝、女帝都落幕了,在我的微信公众号后台看到很多书友提问,很多都是关于他们的问题,请……等待结局吧。而有些能剧透的,可以简单说下,《遮天》动画应该会在明年与大家相见,《圣墟》动画应该是在遮天之后。《完美世界》动画最快,马上就要出来了,本月,4月23日与大家相见,在腾讯视频播出,我很期待。

  我接着酝酿下情绪,明天楚风只身进厄土,一切都该落幕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