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第1663章 最初时谁在传道(免费)

第1663章 最初时谁在传道(免费)

  ,圣墟

  诸世间,大道崩散,有的只是一鳞半爪的碎片,确实难以触及,在这残墟岁月间,进化者很可悲。

  或许也谈不上悲,因为除却楚风外,世间再无修士。

  楚风双目深邃,以他为原点交织出一条条秩序神链,规则蔓延,没入虚空中,道痕隐现,与破碎的山河共鸣。

  他在今天彻悟,无需向天求道,自身所在便有道痕,目之所及就是秩序。

  天地被打穿,大道被击断,各界成墟,可是,破败中依旧有经文在翻篇,有真义在流转,有前贤遗下经验。

  所有这些经文、真义、经验,都挂在世间,是那一草一木,是那一花一叶,是那一粒沙,是那云帆沧海,是那山川星辰,是那万物,呈现世间!

  最初时,谁在传道?

  是先民自己观山川,触草木,入沧海,望星斗,触及万物,如此才渐渐有了道!

  楚风立身在大地上,周身都是光,符文交织,以他为中心,勾勒出属于他所理解的道痕。

  大道无形,虚幻飘渺,谁生来就触及?原本是虚无的,是先民一步一步摸索出来的,是生灵自己开辟的。

  楚风效仿一代又一代先民,在山河中,从草木间,自万物中来取!

  与先民相比,他的起点很高,已是仙之极点,无论是血肉还是魂光中都交织出自己的道痕。

  更何况,他选择的是场域进化之路,更给予了他无限可能。

  场域是什么?本就是从天地万物入手,铭刻出超凡的符文,融草木蓬勃之气,取山海磅礴之势,借来星河璀璨之力……与万物共鸣,无处不在!

  楚风走场域进化路,并非要在世间去布置各种场域,而是要以场域来实在自身的进化,化万物为己用。

  伟力在何方?在沧海中,在青冥里,在星辰间,无处不在,挂于宇宙万物上!

  这就是楚风的路,是适合他的道,残墟岁月,无形的大道被崩散,在世间不显,那他就从有形的万物中去找,去探索,去开辟。

  并非一朝顿悟,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这条路上前行,今日只是感触最为强烈而已。

  在当年明确了自身的路后,他就在迷雾中踽踽前行,没有同行者,他便自己开道向前走。

  楚风双目灿灿,当年的火眼金睛,如今早已进化到不可思议的境地,成就红尘仙后,又立身极点,他的双目似乎可以洞彻幽冥,望穿世间万物。

  他看向前方的巍峨山体,纵然断裂了,也有雄浑磅礴之势。

  一瞬间,这壮阔的山地在他眼中浓缩成一片符文,那是山河之力。

  楚风向前走,观山川,如同在翻阅一篇又一片山河书卷,一些符文在他眼中迅速流转而过。

  他走走停停,与万物共鸣,山川为书,观自然纹理,诵读山势间力量的本质,皆化作场域符文。

  山川中,更曾有前贤曾驻足,镌刻下痕迹,在岁月中不曾彻底磨灭。

  楚风如先民般,从原初入手,自万物中摘取所需,但比前人更有优势,毕竟,他钻研场域,直接从本源探索。

  所以,在这绝灵时代,他无惧,踏出了属于自己的路,在他眼中,一粒尘,一株草,山川万物,皆为经书,等待诵读。

  或许,有许多“自然经文”意义不大,缺少伟力,但是,浓缩的符文,闪耀的纹理,终究蕴含着一些璀璨光彩。

  他提炼,摘取,演绎出密密麻麻的符文,怎能没有收获?

  在日复一日的积淀中,他在开辟自己的路,以身立道,在他周围,有晶莹的符号排列,如星斗悬挂,演绎秩序,渐渐的,道痕交织。

  万物本就是场域的有形之体所在。

  楚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行走在山川间,出没废墟旧土前,不断开道向前。

  楚风沉浸在这种探索中,不断有新的感悟,越发觉得场域进化路最适合他,每天都有新的收获。

  尤其是,世间存在特殊的地势,而且数量不算少,比如落日坡,立身在那里,他仿佛见证了历史中那个神话时代的重新上演。

  恍惚间,他看到一颗大星,被仙人从那世外猛然投掷而来,蕴含着毁天灭地的力量,震断秩序,击穿大界之壁,即将轰落而至,击沉这片大地。

  地面上,有先民弯弓搭箭,符文焚烧,无穷的力量激荡,箭羽贯穿天穹,在域外将那颗被真仙投掷而来的星球射爆。

  一瞬间,各种绚烂的符文绽放,某种非常本质的纹理,投影在这片坡地中,形成一片绝地。

  它造就出一片特殊的地势,有落日之力。

  楚风惊异,这是他第一次通过地势,完整的追溯到一片凶地形成的始末,看到了最为本质性的东西。

  世间自然有不少特殊的地势,被称为凶土,绝地!

  但却罕有人知,它们究竟是如何形成的。

  有些是自然而生,有些则是涉及到古老时代的真仙,甚至道祖,以及仙帝的战斗等,有原始道痕投映在山川中所致。

  “或许,场域的由来,就是因为有人在恰当的时机看到了投映在特殊地势中的原初纹理,从而模仿,在其他地域镌刻,人为构建出拥有相近杀伤力的地势,便有了场域的种种研究。”楚风自语。

  他钻研场域,不是为了构建那些地势,而是要逆溯,以山河为经卷,摘取万物蕴含的纹理,从而开辟自己的道。

  岁月无声,不知不觉间,又斩落下很多年,人间王朝不更迭了多少代,甚至,有些种族更是在战乱中消亡了。

  楚风不知疲倦,在人间各地行走,观沧海席卷雷霆,看大渊吞星纳月,参悟自己的法与道。

  一万年、两万年……数十万年匆匆过,他出没于不同的宇宙中,屹立在青冥上,徘徊在血海前。

  到了现阶段,他彻底踏出自己的路,不断完善,这条路灿烂可期,望不到终点。

  锵锵锵!

  楚风立身在一片寸草不生的赤地中,他的眼中符文闪过,窥尽此地本质,一刹那,捕捉尽这片绝地蕴含的纹理,他进一步演化,并且动了,从他的肌肤中冲起大量特殊的符号,在虚空中化成密密麻麻的仙剑,横扫了天上地下,只此一击就足以斩爆成片的真仙!

  仅从一处特殊的凶地中,他就参悟出这种可怕的攻击手段。

  这就是楚风的路,参天地万物,从而进一步演绎与升华,开辟自身之道。

  距离当年大决战已经过去一百二十万年了,楚风叹息,这么多年他再也没有见到过其他进化者。

  漫长光阴逝去,让他积累了足够深厚的底蕴,他觉得,自己应该能够突破到仙王领域了。

  事实上,在此之前,他就曾有过这样的感觉,但一直没有去破关,始终在拓路与完善这一体系。

  因为,对于他来说,场域进化路太重要,尤其是在早期,容不得有一点缺憾,必须将这条路理顺,推演到极致才可去破关。

  没有人走过的路,需要他反复推敲。

  在接下来的岁月中,他行走在不同的宇宙中,诵读万物自然纹理,开创与整理自己的经文要义,将凡人到红尘仙极点阶段的修行法彻底完成,并已成熟。

  不仅如此,连仙王层次的道路也摸索的差不多了,当他盘坐时,无数的场域符号缭绕在他的身边。

  他自身就是道,有秩序交织,法则蔓延,宛若在开天辟地,立身之地便为道则,演绎出一部无敌经卷。

  但他依旧没有去破关,而是选了一处宁静之地,将石罐与那颗种子取了出来。

  在这开辟道路的漫长岁月中,他行走在一个又一个大世界中,自然收集到很多稀珍的异土,纳于罐中。

  种子生根发芽,开始成长,化作一颗大树,当有花蕾绽放后,漫天的晶莹花粉,无数的灵粒子飞舞,将楚风淹没。

  今朝的花粉对应的是红尘仙层次,但如他所料,并未让他蜕变,他的血肉与精神毫无变化。

  他暗自点头,这证明他果然屹立在这个领域的金字塔顶端,进化到了不能再强的地步,唯有破关。

  他摆脱了花粉路,如今的场域进化路,足够强大与完善,连这颗种子都对他失去了意义,或许可利用它像今天这般来检验自身。

  残墟岁月,一百二十五万年,楚风立身为道,满身霞光,强势破关,正式踏入仙王领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