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第1656章?女帝披甲持戟(免费)

  三章合一,一万多字。

  世外之地,破碎的雷池,炸开的鼎,折断的剑,近乎干枯的混沌,满目疮痍,尽显悲凉与惨烈。

  几条高大而压抑的黑影寂静无声,很长时间都未动,他们暗淡模糊,随时会消散,身上裂痕密布,血迹斑斑。

  “五人……消亡,连高原尽头的力量都无法复活他们,从未想过我们中会有人被彻底杀死。”

  活着的始祖很虚弱,本源被很多次打穿,断臂淌血,眼窝破烂,半张脸消失,若非祖地,他们下场难料。

  即便有高原为他们提供伟力,他们也肉身衰败,灵魂之火暗淡,形与神皆千疮百孔。

  此役,打掉了他们心中某种固有的无敌信念,连祖地都没有能庇护所有始祖活下来,让他们现在都心有余悸。

  “不知庆幸,还是不幸,虽然很惨烈,但终究改写了让我等在梦境中都悸动与惊悚的可怕结局,但最后还是……死去了五人。”

  不过,在那个梦中,还有一道模糊的身影,又哭有笑,为何始终未显?

  当意识到这个问题,他们感觉身体有些冷,彼此相视一眼,迅速消失,返回祖地中养伤。

  万一再来一个如同荒与叶般的人,他们现在处境堪忧!

  “杀了他们所有人,自今日开始,除我族外世间无帝!”高原尽头传来始祖冷酷无情的声音,号令诡异族群血洗战场中还活着的进化者。

  五祖立身在高原尽头,浓郁的诡异物质弥漫,将他们淹没。

  “第三人在哪里?”纵然在修复伤体,恢复破碎的本源,他们也放不下这件心事。

  或许,那人还未成长起来?

  依据当初的推演,那个人可能就在战场附近,甚至可能在搏杀,血战。

  “再推演一番?”

  很快,他们心中一阵发冷,只剩下半数的始祖,联手之下越发的吃力,竟已经无法再寻找线索。

  他们眼前所见,一片迷雾,关于那个人已然看不清。

  “砰!”

  高原剧颤,两位路尽级生灵被杀,借助祖地才又一次复苏出来,看到几位站在诡异族大道树下的始祖,他们急忙躬身施礼。

  几位始祖脸色冷漠,目光慑人,从这两人身上看出,他们已经有了畏惧之意,被女帝还有发狂的无始杀怕了。

  尤其是女帝,亲手送他们当中的一人永寂,连高原都未能复活!

  况且,这不是她第一次这么做,百余年前的主祭者也是被女帝格杀,使之彻底死去。

  现今十帝中最弱的那位,就是百余年来才得到原初物质,刚补位进化上来的。

  而在今天,柳神长虹惊天,女帝杀到疯狂,都又各自送走一位路尽级至高生物,十帝只剩下八位了。

  剩下的人怎么不怕?如何不忌惮!

  一位始祖传音,响彻诸世,道:“今日,杀女帝,诛无始,表现勇猛者,有机会得到最珍贵的原初物质,有望进军始祖领域!”

  若非几位始祖很虚弱,且无法确定梦境中的第三人,令他们心中不安,早就亲自杀过去了。

  他们很谨慎,给予厚赏,让八帝竭尽全力去血战。

  所有人都惊住了,最珍贵的原初物质?可通始祖境!虽然得到不见得一定成功,但是却依旧有了可能,那将是完全不同的崭新天地!

  身为仙帝,谁不渴望?

  活着的八帝顿时疯狂了,全部气息暴涨,再也没有惧意,冲杀向女帝与无始。

  昔日,始祖虽然也曾透露过口风,他们若是有人殇殒,可从仙帝中选出强者补位。

  但路尽级的诡异生灵不怎么相信。

  今日则不同了,始祖死去半数,真有可能会挑选一两位路尽级生灵,甚至三四位,来填补始祖领域的真空地带。

  “我呢?!”黑暗仙帝不服,这是歧视他吗?他不值得诡异生物下血本尽全力围杀吗?!

  听到他这样的话,纵然在生死血战中,活着的人也都略微一呆。

  “加上他,莫要放走!”始祖开口。

  对于这个曾被原初黑血侵蚀,但最终又从黑暗中解脱出来的仙帝,连始祖都有深刻的印象。

  “所有准仙帝以及仙王、真仙等,亦全力以赴,杀尽与荒还有叶有关的人,那片战场不要留下一人。功毕,将有可以晋升路尽级的原初物质赐下,我等不会吝啬!”

  始祖再次开口,鼓舞士气。

  道祖战场,顿时所有来自厄土的生灵都疯了,而这对于还活着的诸天进化者却是灭顶之灾。

  “你该走了。”楚风的背后,花粉路女子轻叹,对于这样到处是血与殇的结局,她亦无力。

  虽然曾经很强大,但是,她毕竟在与始祖的血战中彻底死去。

  若非荒天帝他化万古,以一滴血逆溯时光海核心,游历到那个极其惨烈的时代,以逆天的手段接引走她一缕模糊的影子,她什么都剩不下。

  在那个极其古老的年代,她倒在高原尽头,被数口古棺镇压,而后更是被彻底磨灭,后世人想显照她都难以成功。

  现在,她也只能借助石罐帮楚风遮掩气息,若是始祖真身临近,终究是不可避免的被发现。

  “我不想走!”楚风鼻子发酸,眼圈通红,心中无比难受,很想哭出来,那么多人都战死了,从天角蚁到孟祖师,再到庞博、狗皇以及九道一等老兵。

  更有重瞳石毅逆冲向天,双目破碎,脸上留下两行血迹,与帝子一同爆碎在半空中。

  还有蚕皇、十冠王奋力一跃,极尽升华蜕变,冲向那仙帝领域,可是却被人生生以帝兵阻断,打落下来……太遗憾!

  尤其是最后,荒天帝与叶天帝战死,剑与鼎染着血炸碎,深深震撼了楚风,他恨不能以身替死。

  那么多人,一幕又一幕,如此的悲壮,他怎能不为之落泪。

  太惨烈了,楚风亲身经历这些,看到了太多的悲与血,他竭尽所能在这片天地中冲击,将来自厄土被打爆的道祖收走,炼化,可是人力终有穷尽时。

  数次,他都陷入绝境,艰难杀出去,石琴曾铮铮响彻云霄,与帝兵对抗,楚风满身都是血,裂痕交织。

  最后时刻,若非花粉路的女子强行带他脱离战场,他应该已经死去多时了!

  “让我去吧,那么多的英灵战死,血溅长空,我如果不能竭尽所能,多杀死几人,我心不甘,不安!”楚风低吼,眼角都瞪裂了,殷红的血淌落下来。

  “你去也改变不了什么,离开战场,将来或许还有机会,等待天变!”花粉路女子牢牢的禁锢了他。

  并且,她平静地告知,她这样干涉已经尽力了,若是再有所为,连石罐也遮掩不了他的气机。

  “死,我不怕,怕的是将来对今天有悔,恨不在今天多杀一些敌!”楚风剧烈挣扎。

  “将来再杀!”花粉路女子冷静地说道。

  可楚风怕将来再无这样的机会,眼下有些准仙帝崩散长空下,是彻底诛杀他们的绝佳机会。

  “你是否对我期许太高了,我不是荒天帝,也不是叶天帝,我所能把握住的机会只有现在啊!”楚风伤感地说道,他低下头看着双手,实力不足,他只能做到这些!

  他的真正境界都未曾触及红尘仙领域呢,眼下能够以借来的力量杀道祖,对他来说足矣!

  连那死在帝落时代的人,都从界海堤坝上重新凝聚出战魂,来此杀敌,楚风怎能不大受触动?也想用尽力量,能杀几人就杀几人!

  哪怕最终他的结局犹如飞蛾扑火,燃尽最后一滴血,他也在所不惜,因为,他终究是倾尽了所有。

  突然,钟声大作,震耳欲聋,诸世轰鸣,凄艳的血如晚霞漫天,也映进人们的心间。

  无始,于长空下化道,以血肉为牢笼,以本源魂光为火焰,以崩碎的帝钟为干柴,将一位至高生灵拉上了同寂的道路。

  附近,诡异族群的其余仙帝向前冲去,奋力营救。

  女帝满身是血,迸射出无量光,数之不尽的灿烂花瓣飞舞,每一片都染着她的血,与她一起席卷了天上地下,将那些路尽级强者淹没。

  她黯然神伤,为无始送行,怎能容忍别人阻路打断他最后的心愿?

  噗噗噗!

  在刺目的血光中,女帝不断出手,杀的不祥帝血到处飞溅,而她自身也曾解体。

  周围胆敢攻伐过来的至高生灵被她杀爆数尊!

  哧!哧!

  两道惊天长虹,犹若深渊中划过的两颗璀璨大星,撞碎黑暗,照亮诸天!

  那是两道陌生的仙帝气息,自天外凶猛的飞来,击断时光长河,速度太快了,让人根本躲避不及。

  “我,屠夫来战!”

  “我葬主出世!”

  他们自报姓名,将女帝打爆的一位仙帝吞没了,两人合力绞杀那崩碎的仙帝,焚烧本源,炼化至高生物。

  还活着的人,大受触动。

  在那极其久远的年代,共伐界海的阵营中,除却荒天帝外就属这两人最为强大。

  在随后的岁月中,他们更是踏上了上苍,追随荒天帝而去,最终进军至高生物领域,成为仙帝。

  不过,在纪元更迭中,在一次又一次的大祭间,荒身边的人越来越少了,几乎都战死了。

  连这两人也没有熬下去,曾与整个大世一起葬灭。

  荒,为了显照那个大世,曾虚弱了很多个时代,但终究将那些人救了回来,这两人也在当中。

  不过,纵然是今日,他们也没有彻底恢复到巅峰领域,只能伺机杀敌!

  直到此时,他们才寻到机会,直接化道,成为不灭的火光,将女帝打碎的一位仙帝淹没在当中。

  此际,无始化道,如此刚烈,纵死也要执意带走一位仙帝,以身殉道,本就让诡异族群的仙帝心颤,胆寒了。

  现在,这两人抓住机会,趁乱而至,很成功,将另一位仙帝镇压,焚烧其前路,磨灭其本源。

  两人终究不是全盛时期的自身,能被荒显照活过来,已经很不易。

  所以,他们合力在一起,只希望能够带走一人就满足了。

  “杀!”

  平日很少开口的女帝,今天又一次轻叱杀字,真的是大开杀戒,披散着一头青丝,如同仙帝领域不可匹敌的女战神,杀到无人敢靠近,将诡异生灵中的至高生物都杀怕了。

  “吼!”

  黑暗仙帝大吼,他也果断的拼命,化成光,将一位爆碎的仙帝覆盖,磨灭对方的本源,更是化出光身,将对方一口吞下去,以魂祭魂。

  “当!”

  最后一声钟响传来,无始大帝拉上了那位对手,焚烧时光海,显照诸世间,带着诡异仙帝一起死去。

  高原未能将那人复活。

  “啊……”凄厉的惨叫声传来,屠夫与葬主化道后合力笼罩的路尽级生灵拼命挣扎,对抗。

  但最终双方都渐渐衰弱,火光于天地间冲起,而后又熄灭!

  “老夫,终于在最后时刻找到机会,屠掉了一位仙帝!”屠夫大笑,癫狂,最后关于他自身的痕迹也都消失干净。

  “一个又一个纪元逝去,今朝,吾葬吾身。”葬主低语,虽杀死了仙帝,但没有丝毫的喜悦,他尽力了,随后永寂。

  黑暗仙帝咆哮,怒吼道:“我亦曾无敌世间,照亮山川,虽有黑暗时,但终究回首再现,就为今朝斩尔等猪狗之首!”

  轰隆!

  岁月灿烂,时光无限,黑暗仙帝的光身不断拔高,顶破天地,而后猛然瓦解,又急骤压缩向一点,最后猛烈地炸开。

  他带着那位对手一同死去!

  他了却心愿,实现誓言!

  短暂的瞬间,人间不再有无始,也逝去了黑暗仙帝,更有屠夫与葬主消失,四帝同凋零!

  虽然他们带上了对手,但是,这种惨烈,这样的悲壮,依旧让人颤抖。

  可纵然悲伤,却也说不出话来,人们沉默着,嘴唇发抖,为他们送行。

  在此期间,诡异高原尽头,几位始祖始终闭目,盘坐古棺上,治疗伤体,恢复本源,族中纵有仙帝殒落也不为所动。

  只要他们几人还在,一切辉煌都还可以再来,高原上的族群依旧能横压诸世,无人可匹敌!

  天地寂静,没有声音,连道祖战场都短暂的罢手,所有人都一同看着天外,那里只剩下女帝一人了,而对面却还有五帝。

  到了这一步,纵然背靠高原,诡异族群的至高生灵也害怕了,对面的帝者一次又一次带走他们的人,同殒落而去。

  怎能不胆寒?一旦他们彻底死去,一切成空,即便有原初物质又如何,失去了意义。

  很明显,女帝最强,当下在这个领域中真正无敌了,最后时刻到来,她如果拼命会带走几人?

  五帝沉默着,都不想成为女帝死去前最后的祭品。

  “只剩下我自己了……”女帝幽幽一叹,这么强大与强势的女子,此时也终究有了情绪波动,悲伤,落寞。

  她的声音划过万古时空,在古代,在现世,在未来,都曾幽幽响起。

  回首往昔,她璀璨世间,但眼前却是如此之殇。

  而后,她迸发出最为璀璨的光彩,白衣染血,在不祥气息弥漫间,绝世而超然,强大无匹!

  “杀!”女帝又一次喊杀,也将是最后一次!

  纵然战死,化成光雨,化成劫灰,她也要再杀仙帝,立誓杀敌无归!

  可怕的大战爆发了!

  而道祖战场中,最后的战斗也要落幕了。

  琴音叮咚,有诡异道祖崩解,在那天地尽头,有一个白衣男子满身是血的盘坐在琴前,手指最后一次划过琴弦,他自身砰的一声瓦解了。

  昔日的绝世神王姜太虚,当初被叶天帝显照,与许多故人一起活了过来,在今天最后一次杀敌,身殒!

  “叶,叶子,叶凡……”一个老人,满头乱糟糟的白发,疯疯癫癫,他本就是一个老疯子,呼唤着叶天帝,最后与敌俱焚。

  另一边,一个男子手持一面古镜,身与镜同碎,血溅虚空,姬子血液中承载着虚空大帝的英魂,此时杀敌无数,于灿烂中殒落。

  道祖战场边缘地带,黎龘炸开,古青粉碎,纵然这片区域高手极少,但他们初登道祖领域,依旧远不够看。

  战场中只剩下一个腐尸还在踉跄着与敌对决,手持那口在短时间内换了数位主人的青铜棺,他满脸泪水。

  “我是一个废物,成不了仙帝,连一个打十个都做不到,到现在都未杀够十人,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子侄,那些故友,死在我面前,我恨啊!”

  腐尸长嚎,他眼看也不行了,因为所有绝顶道祖都盯上了他,向这边赶来。

  天外,最为可怕的能量波动浩荡了万古时空!

  过去,现在,未来,都有光雨洒落,女帝在绚烂的光雨中,所向披靡,焚烧大道,与敌人玉石俱焚。

  这一天,女帝白衣绝世,璀璨人间!

  轰!

  大破灭,一位诡异仙帝爆碎,化成灰烬,再也没有出现。

  “啊……”又一位仙帝凄厉的惨叫,在刺目的光雨中,灰飞烟灭。

  接连两位仙帝永寂,震撼人心,剩余的三人看到女帝如此神勇,无敌世间,他们胆怯了,恐惧了,转身逃走,躲进高原。

  其实,女帝化成光,焚烧本源,化尽大道,自身也油尽灯枯,到了力竭的边缘。

  毕竟,她大战多时,与杀不死的敌人血拼到现在消耗了太多,纵然如此,她也彻底击毙三位仙帝,送他们永寂。

  她在光雨中暗淡,光焰渐熄灭,即将彻底消散人间。

  ……

  轰隆!

  残破大世界的地面崩溃了,隐藏的地宫暴露了出来,那里有一个巨大的传送场域,可惜,开战前始祖叹息时,一面黑色的墙壁截断了一切,连这里的传送场域都被破毁了,无人可离开。

  诡异始祖推演尽一切,连地宫中的妇孺都不想放过。

  地宫封印破碎,里面的妇孺杀了出来,有的人很强,纵为女子也到了绝顶道祖境,直接护着后人等向外杀。

  “机会难得,道祖杀道祖,我族后人也尽出,去杀那些年轻人,去杀那些少年,一个都不要放过!”

  高原尽头,有冷漠的声音传出,号令诡异族群低境界的生灵去杀地宫中冲出来的妇孺、少年、青年等,在最后一战中进行所谓的磨砺。

  “杀!”

  一刹那,大战就到了最为凄烈的地步,诸天一方强者的道侣与后代等,直接面对血与骨的悲壮。

  他们无惧,父辈、祖辈都战死了,他们岂能畏惧不前,纵然实力还不能与族中长辈比肩,但也不愿弱了他们的名头。

  可是,大战真的很残酷,许多年轻人迅速的死去,许多女子也是血染青天。

  “小兔子!”

  腐尸大叫,自身在瓦解前拼却性命冲向一个银发女子,那女子被一道剑光洞穿,整个人都在湮灭。

  腐尸怒吼,竭尽所能禁锢那将崩灭女子的形与神,颤抖着开口:“我终究还是没有保住你!”

  在最后一片刺目的光芒中,有帝兵镇压而向下,腐尸与太阴玉兔共同消散在天地间。

  ……

  楚风离战场很遥远,他无法忍受那一幕幕的惨剧,看到妇孺皆在战斗,不断倒下,血水染红地面,他双目通红,忍不住落泪。

  “让我去吧!”楚风颤抖着,要求去战场。

  一只璀璨的蝶冲起,保护着妇孺,双翼震动,周围成片的敌人爆碎,但它最终却也无力了,在逆冲向天时被帝兵震碎,那是曾经跟随过荒天帝的皇蝶。

  还有两道身影,一个祭出一座接近帝兵的混沌塔,还有一人催动由许多块世界石融合与祭炼成的翻天印,轰杀向敌人。

  惨烈的搏杀,他们杀死与带走了许多极其强大的敌人,但那两人也殒落了,他们是昔日陪伴在荒天帝身边的小塔与打神石脱去本体后化形的人身。

  “妖妖!”

  突然,楚风看到了妖妖,她被一群诡异生灵围攻,即便她天赋惊古今,可是现在却也很吃力,那些都是同层次的绝顶生物,都是活了漫长岁月的诡异族强者,在同境界中实力强大的恐怖。

  最终,更是有一道可怕的光束飞来,洞穿妖妖,将她钉向大地,血水溅起,她的形体在碎灭……

  “妖妖!”楚风目眦欲裂。

  “你放开我!”他看到妖妖被进化层次更高的生灵钉杀,他全身都颤栗了,忍受不住,要求花粉路的女子让他前往那片战场。

  可是,他的身体被定在这里,无法前往。

  同时间,楚风在人群中看到一闪而过的周曦,她也在那里吗?

  很快,他确定那就是周曦,身在险境中。

  他忍无可忍,冲着花粉路的女子低吼,最后又苦苦哀求,让他去参战。

  “你可以说我不够冷静,不够隐忍,但……这就是人性,如果看到那些与你血肉相连无比亲近的人将死在面前,还无动于衷,还能忍受,我还是人吗?我纵然活下来,此生也不会原谅自己,我现在过去,或许还能有一成挽救他们的希望,我最起码还能杀敌,我要送一些诡异生灵下地狱!”

  楚风眼角都瞪裂了,焦急到身体不断发抖。

  “你去,只能送死,一成希望中的一成都没有,我已经无力给予你力量,也难以为你遮掩什么,即将沉寂。”花粉路的女子平静地告知。

  楚风浑身都是血,胸膛剧烈起伏,道:“我背后的时代结束了,一代人都葬下去了,我认识的人都死了,前方剩下的只是仅有的熟悉的人,一个时代,一个大世,彻底化成了血与骨,纵然我只身独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连荒与叶都不能扫平厄土,我将来又能如何,再强还能强过他们吗?”

  “你现在不能去,将来总有出手的机会!”花粉路女子拒绝。

  在开口的同时,楚风发现,在那片战场中有一个年轻的男子与他长的很像,简直就是天尊领域的他。

  那个年轻人是一个恒天尊,血战八方,与诡异生灵中境界相仿的一群人在大战,不断杀敌。

  楚风顿时心中一颤,那个年轻人……与他有血缘关系吗?他这样猜测,因为,周曦离开时有了身孕。

  算一算时间,百余年过去了,如果是他的孩子,这意味着其天赋极其强大,百余年成就绝顶恒天尊,随时能进混元领域中,世间罕见。

  那个年轻人满身是血,多处负伤,胸口插着一柄剑,让楚风要窒息了,忍着心痛,对花粉路女子咆哮,让他去战场。

  但他始终没有被放开,最后,楚风凄凉地开口:“未来如何,我不知道。或许,你对我期望太高了,我可能走不到你所希望的境界领域中,我就是我啊,一个有血有肉,难以克制人性中柔软的人,看到自己的孩子落难忍不住流泪,我只是一个想拼掉性命去厮杀的普通人,我是血肉之躯的人,我不是魔,不是仙,没有磨灭人心人性,你放开我,要去杀敌啊!我要去征战,救我的孩子,失去他们,就算以后我能超脱,我能复仇,又有什么意义?!我今天如果眼睁睁地看着妻儿死去,故人皆亡,又怎么能超脱?这将是我心中永远的黑暗区域,我将无法原谅自己!”

  说到最后,楚风大吼与咆哮了起来。

  战场中,那个与楚风很像的青年满身是血,身上更是早已出现几个前后透亮的血洞,但他依旧纵横于天地中,与诡异族群一群人在厮杀,带走了天尊领域也不知道多少强敌,横扫十方。

  但厄土终究不是普通的地方,能够栖居在里面的生物,怎能是凡俗?一样有同级中的绝顶强者。

  很快,那个年轻人就被包围了,被重点针对,其中敌群中恒天尊就足足有八人,更有其他强者,一同围猎他!

  即使那个青年再强,也抵不住这么多同级诡异生灵的合力戮杀,八杆战矛先后刺穿了他,将他高高挑在了半空中,鲜血染红那些凶兵!

  那些都是弑魂战矛,刺中就诛杀魂魄,是最为凶戾的一种诛魂兵器,一刹那,青年的脸色就苍白下去,魂光暗淡。

  “安儿!”

  远方,传来撕心裂肺的叫声,周曦的身影出现,遍体都是血,在敌群中踉踉跄跄,向这边杀来。

  楚安,一个很普通的名字,没有一点特色,可却饱含了一位母亲对他最好的祝福心愿,希望平安长大,无灾无劫无难。

  可是现在,他却如此的让人心痛。

  “啊……”这一刻,楚风的心都裂开了,整个人都要炸碎了,痛苦到了极点,那果然就是他的孩子。

  “放开我,让我过去!”楚风大吼,他不要将来,不要隐忍,他只要现在,要去自己孩子的身边,身为父亲,他怎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孩子被人挑在半空中,血都要流尽了,魂光更是在熄灭。

  “此去无生路,放开你的话,我便也无力了,将沉寂。”花粉路女子说道,提醒他此去只能送死,却救不了人。

  “我不要遮掩,纵无生路,我也要杀过去,与他们同在,与他们共性命!独自苟活人间有什么意义?纵活万古也灰暗,举目茫茫无光彩!”

  刹那,楚风能动了,他怒吼着劈开天地,直接杀了过去。

  轰!

  瞬间他就到了,将那挑着楚安的一群人全部震碎成血雾,他抱住了从半空中坠落下来的亲子,颤抖而迅速地将那些长矛拔出。

  可是,楚安却双目暗淡,魂光几乎熄灭了。

  在这最后关头,他努力地睁开双眼,虚弱中带着惊容,满嘴都是血,在痛苦中露出喜悦之色,艰难的传出微弱的神识波动:“你是……我的父亲!”

  虽然生命无多,但是楚安依旧猜出楚风的身份,他们长的太像了,并且他看过父亲的画像,听母亲不止一次又一次讲过他的过往。

  “是,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楚风发疯的为他续命,竭尽所能,为他注入生命本源,但是,已经太迟了。

  “父亲,我……终于见到你,可是……我要死了,你……保护……母亲。”楚安艰难的传出最微弱的神识波动,几乎分辨不清了。

  然后,他就不动了,神识寂灭,肉身也在瓦解,血流的到处都是,染红楚风的身体。

  “不!”楚风双目淌下两行血,像是受伤的野兽般嚎叫。

  “我要你活着!”楚风双手用力的抱住那瓦解的身体,可是却什么都留不住。

  第一次相见,第一次父子相聚,第一次喊他父亲,也是最后一次相见,最后一次相距,最后一次喊他父亲……如此之殇,楚风疯了!他满眼尽是血色,整片天地都殷红一片,再也没有其他色彩。

  “我的孩子!”他嘶吼着。

  “安儿!”远方,传来更为凄厉的叫声,周曦满身是伤,从敌人中暂时杀出,披头散发,踉踉跄跄向这边闯,如杜鹃啼血,悲痛欲绝。

  楚风听到那刺痛心肺的凄叫声,他眼前的血色退去了一些,抱着瓦解下去的残躯,冲向周曦,沿途震碎成片的敌人。

  “楚风哥哥!”

  更远处,还有一位女子,齐腰的银发都染上了血,一脸的悲色,看着楚风与死去的楚安,痛苦的捂住了胸口,喃喃着,她是分别三年的映晓晓。

  哧!

  一道刺目的刀光划过这片战场,周曦、映晓晓还有很多人的身体都被斩断了,道祖出手,开始清理最后的战场,此地没剩多少人了,一切都将落幕了。

  那最后凄艳的血光,永远烙在楚风的心间,痛彻骨髓,他彻底绝望了,发疯般冲向前去,他恨不得立刻杀尽所有的诡异生灵,诛灭世上所有的不祥生物,凿穿高原祖地!

  他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渴求力量,恨不得将那天地打穿,将那万古时空破灭,血洗厄土,杀尽所有敌!

  突然,轰的一声,举世共鸣,剧震,接着诸天都颤栗,无边大道焚烧,璀璨光彩照耀古今。

  天外,女帝即将熄灭的大道火光竟然猛烈的焚烧着,重新灿烂了起来,她那暗淡下去、模糊下去的身影竟然再现了出来,气息磅礴无比,震动人间世外,大千宇宙,她沐浴大道火光,重新走了出来!

  这一刻,女帝绝世风采照人间。

  轰!

  高原尽头,探出一只大手向着她劈去,结果女帝硬撼,直接将之打爆了!

  接着,女帝周身散发无量光,洒落在残破大世界中,将仅有的少数还活着的人传送向未知之地,分散在不同世界,不同方位,趁始祖未至,她干扰时光海,紊乱天机,最后又亲手磨灭了一切痕迹。

  轰隆!

  五位始祖第一时间同时出现,杀了出来,他们意识到出大事了,女帝竟然晋阶祭道领域中!

  在绝望中,在绝境中,她焚烧掉了自身所有的本源,所有的大道,竟也……符合祭道真义。

  纵然她常年在外厮杀,与诡异对抗,耽搁了部分修行时间,但多年的积累,她的道基依旧扎实而惊人,今天走到这一步,祭掉大道,超越在上,踏足更高领域中。

  除却诡异始祖外,古往今来没有几人走到过这一步,不超过一手之数!

  许多人纵然积累足够,如果没有那种感悟,没有那种契机,终仙帝一生也踏足不到这个层次中。

  几位始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女帝在这种绝境下,在这种无路可走的力竭血战中,还能极尽升华,蜕变为道祖,这简直不可想象。

  在他们看来,想要祭道,需要准备很多年,并需要全力以赴,容不得外界干扰,才有那么一丝希望。

  白衣女帝竟在这种境地下,打破神话,在与敌生死决战中,抱了赴死的念头,祭道成功!

  即便是敌人,几位道祖也神色复杂,不得不心中轻叹,这个女子惊才绝艳,睥睨万古诸世。

  “当年,也只有荒曾在这种绝境下,直接猛烈而不可阻挡的突破,如今又多了一个你,着实惊艳古今未来!”

  一位始祖低语,哪怕处在敌对立场,他们也颇有感触。

  “或许,还有那个叶,无声间背着我等晋阶祭道领域,一叶遮天,也不遑多让。”另一位始祖开口。

  然后,他们就一阵的后怕,若非这次在梦境中悸动,被惊醒了过来,他们的结局会很惨。

  再给荒、叶、女帝一些时间,再过去一两个纪元,多半就不是始祖尽出杀他们了,而是他们主动杀进高原中!

  “你们不配提及他们两人的名字!”女帝开口,满头青丝扬起,周身破碎的甲胄轻鸣,且被白雾笼罩,尤其是面部更是模糊不清了。

  同时,世外之地轰鸣,共振,许多兵器碎片以不可阻挡之势出现在女帝的身边。

  化成数百块碎片的雷池,彻底崩碎的大鼎,还有那折断成很多截的荒剑,全都飞来,都围绕着女帝旋转。

  在铿锵声中,在灿烂的碎片碰撞间,雷池与大鼎的部分碎块化成甲胄,覆盖在女帝的身上,她披甲而立!

  断裂的荒剑化成戟刃,而剩余的雷池碎片与大鼎碎块则铸成戟杆,女帝披甲,持长戟,屹立天地间!

  她单手持长戟,遥指几大始祖!

  这震撼人心的一幕显照在诸世,让无数的生灵忍不住落泪,呐喊,心中升腾起希望,愿女帝能杀尽诸敌!

  锵!

  又是一声颤音,雷池与大鼎最后的残余碎片化成一张面具,与女帝昔日所戴青铜面具一样,带着哀伤,凄凉的笑,挂着泪。

  女帝年幼孤苦,从来都只依靠自己,还是少女时,只有十几岁,便再未哭过,泪过,此后只有一张青铜面具上挂着泪痕相伴。

  只是,那张面具已破碎,被她放下了,直到今天,她又重新戴上了一样的面具。

  今日,女帝心中有伤,有悲。

  几位始祖倒吸冷气,他们看到了什么,那张面具虽然凄伤,但也与梦境中有几分相符,梦中那个人又哭又笑,有些癫狂,杀了他们中的一人!

  他们怎能不胆寒?终究是没有彻底改变历史走向,最终会死去六位始祖吗?!

  一刹那,他们心中悸动,后背冒出刺骨的寒意,几位始祖惊悚,竟觉得有种宿命感,有些事想逃都逃不掉吗?无法跨越过去。

  “露出你的真容,让我等仔细一看!”一位始祖说道,想与梦境中那模糊的景象对应起来,从而窥探到更多的端倪,想再次改变历史走向。

  “我生于灿烂,死亦化光去,你们没资格直视我容颜!”女帝清冷的开口,一缕青丝扬起,手持长戟,向前逼去。

  不由自主,几位始祖退后了一步,他们担心梦境成真,有些事映照进现实中,会有第六位始祖被杀,而谁也不愿成为那最后死去的人。

  此时此刻,女帝披甲持戟前行,宛若这个领域不可匹敌的战神,虽为一女子,却也无比的霸气,风采绝世,璀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