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第1654章?意难平(免费)

  意难平!

  远方,许多人怒吼着,杀气沸腾,恨不得将万古时光崩散,将神秘高原彻底凿穿,杀尽诡异!

  两个风采璀璨的女子就这样死去了,恍惚间,眼前浮现她们最后的出尘身影,最后又化成她们毅然转身,化为长虹经天的画面,与敌俱焚!

  那样风华绝代的两位女子,曾笑颜灿烂,如霞如光,到最后却是如此的刚烈,在这苍茫天地间,连点滴灰烬都未留下。

  然而,她们最后的身影却永远烙印在目睹这一幕的人们的心中,不可磨灭!

  这时,原本沉默的荒与叶都爆发了,吼声震世,世外之地的混沌全部炸开了,比开天辟地还可怕,万物湮灭,混沌焚烧,散尽。

  两个人怎能不痛?心中有悲,唯有寄托在手中的剑光与拳印上,向前杀去!

  十大始祖合一,手持滴血的狼牙棒,冷酷无情,背后的高原几乎贴在了他们的身上。

  轰!

  荒,手中的剑可怕至极,一剑祭出,斩爆一切阻挡,纵然是始祖背后的高原都在轰鸣,剧烈晃动不已。

  而始祖背后的十口古棺更是颤动着,模糊下去,像是被剑光磨灭了。

  这一刻,荒天帝展现出了盖世无敌的攻击力,荒剑爆发,剑光无处不在,毁灭性气息压崩时光海,没有什么可以抵挡。

  砰的一声,那根恐怖而沉重的狼牙棒直接被荒剑斩断,接着又爆碎了,黑色的碎片全部倒卷,插入始祖的身体中,不祥血液飞溅,无垠的混沌古地被毁。

  剑光伟力不减,反而越发的盛烈,继续向前贯穿,荒剑未至,其光已经没入始祖的身体中。

  与此同时,叶天帝的拳光凝聚万物母气,也与剑光同时轰杀过来,将狼牙棒震进一步碎裂,全部倒插入始祖的血肉中。

  十祖归一,融合为一人,原本极尽强大,几乎超越祭道领域了,可是现在荒与叶满腔悲意,全力一击,却将其兵器打崩!

  始祖双臂交叉,爆发无量诡异之光,不祥的力量沸腾,想要压制两大天帝。

  噗!

  可是,荒剑与帝拳却将他的两条手臂生生绞碎了,始祖归一后第一次这么的吃力,露出震惊的神色。

  轰!

  剑鼎齐鸣,荒剑与包裹着万物母气的拳头刺入始祖的身体,让他直接炸开了!

  漫天都是血,到处都是残骨,不祥的力量崩散,两位天帝不灭的身躯向前冲去,继续出手。

  十道身影跌跌撞撞的出现,并倏地分开,想要严肃戒备与围攻两大天帝。

  可是,这次他们失了先手,刚才被打崩,一时间处处被动。

  喀嚓!

  荒的头顶上方,一口雷池在沉浮,亿万雷霆出现,将前方其中一位始祖击穿,让他炸开,粉碎。

  接着,荒天帝的剑光横扫出去的刹那,逼的周围的始祖莫敢前进,荒瞬间祭出雷池,将那刚炸开的的血与骨收了进去。

  另一边,叶天帝也祭出大鼎,拳光无量,将一位始祖生生打爆后,收进了那口举世无双的万物母气鼎中,直接开始祭炼。

  “啊……”

  荒的雷池以及叶的万物母气鼎中,分别传来惨叫声,两大始祖重组身体对抗也抵不住,再次炸开。

  雷光无数道,这是荒当年的法则池,演尽无穷大道的奥义,蜕变与升华到今天这一步,不可揣度。

  始祖在当中一次又一次的冲重聚身体,可是又炸开,化成血与骨在当中焚烧,被荒以本源炼化,不断磨灭。

  另一边,万物母气内沸腾,母气碾压,万灵尽显,镇杀与磨灭这位始祖。

  其他始祖进攻,可是,荒手中的荒剑立刻劈出去后,剑光亿万,强大绝伦,他分明是想藉雷池尝试彻底杀死一位始祖。

  叶天帝也结出拳印,轰杀向前,对抗始祖。

  十祖去二,剩下的人虽然在快速融合归一,但是实力明显不如从前。

  “杀啊!”

  远方,众人见到两位天帝发威,要镇杀始祖,顿时士气大振,全面反攻,与漫天的敌人决一死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砰的一声,雷池中传来一声轻响,所有的血与骨都粉碎了,湮灭了,连始祖的魂光都分解,消散干净。

  雷池,天生对不祥的力量克制,它不仅是亿万雷霆之根源,更是超脱大道在上的起源之刑罚。

  噗的一声,那位始祖死去了,真的被镇杀了!

  “什么?!”对面,其他始祖脸色变了,融合归一的身体都不稳,几乎散开。

  “一位始祖死了,荒天帝杀了他!”有人大吼,震动长空,一时间将战场中的士气鼓舞到了极致。

  重瞳石毅,满身都是准仙帝的血,双瞳睁开,开天辟地,竟没有人能够挡住他,胆敢阻拦的敌人顿伏尸。

  荒之子,虽然身体有问题,但是手中长刀所向,当真是无敌无匹,难逢一抗手。

  在所有人看来,这就是年轻时代的荒天帝,勇不可挡!

  远处,叶依水同样神勇,扫群敌,一路向前轰杀过去,在他的身边叶的弟子光头花花,还有松帝、杨熙等,皆实力皆强大的可怕,几人联袂走一起,像是一股可撕裂诸天大道的龙卷风,摧枯拉朽,沐浴敌血,大开杀戒。

  “吼!”

  圣皇子咆哮,顶天立地,手中铁棍恨不得将万古时空都打崩,虽然负了重伤,但依旧在勇猛的杀敌。

  另一个方位,十冠王无愧其名,只身一人气吞天地,所向披靡,杀到周围的道祖不敢靠近。

  这是年轻时代可与荒并肩而行的男子,实力太可怕了。

  事实上,若非他中途死去,在这片天地中养身到现在,如今才算彻底活过来,他绝对可以问鼎仙帝路!

  ……

  众人在这方战场中杀到沸腾,让诡异族群都胆寒了,这群人不惜命,身体爆碎也要玉石俱焚。

  最为可怕的是,诡异族群一方解体后的道祖,有些人始终没有能够重现出来,让他们一阵发毛。

  “找出来,火化道祖多半在附近!”有人低吼。

  正常来说,除非绝顶道祖亲手击杀初入这个领域的人,不然的话同级数的准仙帝决战,纵然杀个数千年上万年,都很难彻底灭掉对方。

  “去请人,我族高原上强者无数,所有族人尽出,灭尽诸世!”有人号令道,诡异族群中的绝顶准仙帝也杀红了眼睛。

  他们人数很多,原本就两三倍于对方,结果却依旧吃了大亏,要溃败了,这简直令他们无法接受,是奇耻大辱。

  轰!

  更为惊人的事发生,又一位始祖殒落了,想都不用想,必然是叶天帝以万物母气鼎镇杀了始祖。

  “叶天帝无敌!”有人大吼。

  天地间,诡异血雨洒落,震撼人心。

  女帝、黑暗仙帝、洛、无始那里,也有敌人炸开,真身被杀,可惜的是又借高原复活了。

  突然,冷冷的声音响彻诸世,震荡在所有大宇宙中,每一个生灵都听到了,那是始祖的低语。

  “荒,叶,你们好手段,连十祖齐出,背靠祖地,尔等都杀了我们两个真身!”

  始祖的声音很冷,闻之让人毛骨悚然。

  这种战绩令人惊叹与震撼,但是没有人欢呼,都有了不祥的预感。

  果然,刚才被荒与叶击杀的两位始祖又一次出现了,自那高原中一步一步走来。

  霎时间,诸天寂静,所有人都绝望了。

  十大始祖齐出,本就难敌,须知,荒当初与三大始祖对峙时,就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而今,十祖有更不祥力量的源头——神秘高原加持,这还怎么打?!

  这是一场看不到希望的决战!

  荒与叶纵然是战死,也带不走一位敌手吗?

  无数人都失落了,情绪低沉,方才爆发的士气都衰落了下去,太让人绝望的场面,没有一丝的胜算。

  甚至,玉石俱焚,都很难杀死一位始祖。

  诸天这边,很多人都万念俱灰,这实在太打击人了,让人心中充满阴霾,看不到一丝曙光。

  他们不想看到荒天帝与叶天帝败亡,无法接受,也不忍看到他们纵然血流尽也杀不死对手。

  在这让人沮丧之极、战意衰退之时,荒与叶开口了。

  “各种手段都试过了,如何杀始祖,我们能为后人留下的只有这么多经验,接下来,我要走了,要带走曾与我对峙过的厉鬼。”

  荒天帝开口,简单而朴实的话,震撼了所有人,他刚才一直在推演,与始祖周旋与血战,为的是给后人留下一些经验?

  而现在,他要走了……所有人都心中发颤,预感到了什么!

  许多人想要大叫,要留住荒天帝。

  “总有一天,会有后来者走到这里,会更强,扫平厄土!”叶天帝开口。

  很明显,他们要动用最后的手段了,多半将是自身赴死,以杀厉鬼,从此世间再无荒与叶。

  “我们来过,战过,不悔!”两人开口,最后看了一眼曾经的故人,而后转过了身躯,剑鼎齐鸣!

  十祖无比警惕,这种状态的荒与叶,还有这些言语,着实让他们一阵发毛,但是他们相信,背靠高原,他们无敌,不死!

  纵然没有高原,从绝对实力的角度出发,他们认为整体战力也是高于两天帝的。

  “在那梦境中,最后那道模糊的身影是谁,为什么到现在都不能确定,颇为怪异,一会儿难道是他杀来?!”

  一位始祖脊背生寒,他们反复推演,只朦胧的感觉到,那人似乎在这片天地中,甚至在战场附近,但就是无法确定。

  理论上来说,但凡有能够威胁到他们生命的人,都可以推演出。

  楚风若有知,一定会泪流满面,你楚小爷连这种被推演的资格都没有?

  “一缕幽雾缭绕梦境,覆盖诸世界,改变了我等的命运,也是这缕幽雾扩散,让我等的推演难以尽全功吗?”

  一位始祖自语,表情很严肃。

  “荒,叶,我不知道你们的底气何在,但是,我要告诉你,背靠荒原,我等万古无敌,未来亦无敌,没有人可以杀死我们,纵然你等的雷池、鼎、剑都曾被我们推演出,以及你们的亲故等,但凡有路尽级潜质者,也都在天机中显照出来,今日过后会被扼杀干净,而现在先送你们……上路!”

  始祖也摞下狠话,要动用所有的手段杀荒与叶了。

  远方,女帝轰的一声打爆了一位仙帝,显然即便是一向清冷绝艳的女帝,此时也怒意冲霄了!

  “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赚了,以本源换本源,纵死也拉上他们!”诸天的进化者都愤怒了,嘶吼着。

  始祖那种恫吓,那样的霸道与肆无忌惮的言语,让人憋闷,怒火焚天。

  始祖战场还没有彻底大爆发,而另外的战场却直接杀到沸腾了。

  楚风自然也在,彻底豁出去了,现在他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向那里搬,只要有道祖被打爆,他就冲过去,将火化手段演绎到极致!

  到了现在,哪里还顾得上与花粉路女子的约定,他没有低调,而是横冲直撞的进行着“火化大业”。

  显然,不仅诡异族群觉察了,就是天角蚁、圣皇子、九道一、庞博等人也发觉了,因为每当他们杀爆敌人后,有些对手就再也没有出现,让他们压力大减。

  这也意味着,令诡异族群悚然,压力开始增加。

  “火化道祖来了,给我找到他,说不定他手中的那口火炉就是我族需要寻找的线索之一!”一位绝顶仙帝吩咐道。

  楚风杀进杀出,不断火化残肢败体与道祖破碎的魂光,周身都被一缕幽雾笼罩,在生与死间起舞,在群敌中穿梭,稍有不慎就会被人锁定,攻杀而亡。

  像他这样被人恨极的火化道祖,一旦被围住,那绝对不会放过他,诡异诸祖不活剐了他不罢休。

  “嗯?!”突然,他发现一个老头子很异常,因为不止相遇一次了,在战场各地都出现过,不断碎碎念,实力不是很高,但就是没死,运气简直爆棚。

  楚风仔细盯着,分明看到有雪亮的长刀向老者劈去了,结果圣皇子恰好杀至,一棍子将那持刀的道祖就打烂了。

  还有几次也如此,眼看老者性命不保,却总是出意外,那个老头子像是大运缠身。

  楚风盯着他,仔细聆听,捕捉到他在叨咕什么。

  “万事和为贵……”

  “道友,请留情,万事和为贵!”

  他磨磨唧唧,就是那么几句话,简直就是个搅屎棍,没什么战力,每次都东多西藏,结果就是不死。

  楚风感受到可怕而压抑的气息,他知道,有人多半在动用大神通搜寻他,然后,他二话不说,冲着那个怪老头子就扑了过去。

  他一把……将老头子背在了身上,想借他的冲霄大运来相助自己。

  结果,他并未感受到应有的鸿运,相反,这才背上这个怪老头子就被人找到了。

  “你难道就是火化道祖?!”有人喝道,直接杀来。

  “不是,你认错了,我叫石凡!”楚风随口就说了一个曾在小阴间时用过的化名。

  然后……与荒之子血战的一群人顿时回首,看到他后二话不说,立刻分出一部分人,向他这边追杀过来。

  什么状况?楚风不解,为什么说出这个名字,那些人全冲他而至?

  “错了,我叫叶昊!”楚风又一次大吼,说出曾经用过的另外一个化名。

  结果,另一个方位,与叶族人大战的诡异道祖们,直接分出一部分人马,眼睛都杀红了,闯了过来。

  楚风顿时头皮发麻,什么情况?!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其实叫风!”楚风大吼。

  这一次的吼声,果然让所有人都短暂驻足,透过稀薄下去的幽雾,仔细地凝视着他。

  “道友,万事和为贵!”楚风背后的怪异老头子也跟着大喊道。

  楚风希冀老头子的大运可以给他加成,结果……轰的一声,除却早先的强者外,又有一大批人向他杀来!

  楚风转身就跑,头大如斗,总感觉哪里出了问题!

  “没错,看他的容貌,同荒与叶很像,绝对有血缘关系,不是石风,就是叶风!”有人大吼道。

  同一时间,腐尸、狗皇、圣皇子等人也都回头,冲着这边大喊:“快,扔下那个衰神!”

  很明显,他们在对楚风喊话,让他扔下身上的怪异老头子。

  “鸿运滔天”的老头子是……衰神?楚风目瞪口呆,回首看了一眼背上的老者。

  结果,老头子呲着黄板牙正在对他笑,道:“道友,谢谢诶!”然后,他又对周围的人劝阻,滔滔不绝,以和为贵!

  效果是……显而易见的!刹那间,密密麻麻,无数人直接向楚风杀过来了!

  楚风简直是……无语恨啊,意难平,他很想说,我到底背了一个什么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