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第1646章?当世界失去曙光(免费)

第1646章?当世界失去曙光(免费)

  无数人仰头观望,各族生灵头皮发麻,震撼不已,而后近乎要瘫软在地上,那是怎样的一副景象?

  一双长满浓密兽毛的大手,竟撕开了一个大世界?!

  界内的人,更是感觉天塌地陷般,世界末日到了。

  而界外的强者,从头到脚一片冰凉,冷汗打湿衣衫,他们不会忘记当年惨祸,末世到来,诸天倾覆的悲惨局面。

  那一天,大地都被血水染红了,许多族群永远消失,山河破碎,孩子失去父母,老进化者悲壮赴死,太过凄烈。

  今天,可怕的旧事要再次上演吗?

  楚风站在一处高地上,睁开超级火眼金睛,看到了域外的天地,甚至看到了当中的部分生灵。

  那双沾着黑血的巨手所扒开的世界中,竟有……熟悉的人?!

  “狗皇?!”楚风当时就惊住了,那只狗当年不是死了吗?

  一刹那,他魂光剧烈闪耀,体内血液如大河激荡,着实被刺激到了,他竭尽所能要看清那个世界。

  轰!

  最终,在他的身后,有道祖物质蒸腾,他感受到那个女子复苏,让他有了部分超脱在上的伟力。

  楚风竭尽所能,催动火眼金睛,终于看清那个被撕开的大世界内部。

  那些人中,真的有狗皇!

  当年,最终一战,楚风亲眼目睹它被打爆,血肉四溅,魂光炸开,可是现在却又看到它活蹦乱跳。

  并且,它现在的状态更好,竟是一个道祖级生灵!

  此时,它咆哮着,庞大的黑色躯体顶天立地,要与天争,要与命运对抗。

  “狗子,你骗我?!”楚风手持一个雪白的法螺,这是狗皇当年给他的,纵然相隔无限远,彼此也能沟通。

  显然,狗皇没有发现他,但是耳畔却听到了楚风的低吼声。

  “本皇当年也被骗了,以为所有故人都死去,只余下我与那腐烂的道士,血气枯败,老迈将死。谁知道,那只是我的一缕真灵与部分血肉凝聚而生,直到战死,部分真灵回归本体,我才知道,我在阳间的‘自己’也被蒙骗了,本皇骗了自身,我这部分真灵也恨啊!”

  什么逻辑,狗皇骗了很多人,也骗了它自己?!

  “在阳间的岁月,本皇孤身一人流浪,心中无比凄凉,找不到同时代的人,举世皆寂,整片天地都是残破的,以为所有故人都被埋葬在过去,只剩下我自己,而到头来却发现,一群老货还有不少都活着!你说,本皇在阳间的“真灵”回归后心情会怎样?怒不可遏啊,回到这方世界后我想将他们都火化掉算了,一群老僵尸!”

  狗皇愤懑,当年它便暴跳如雷,部分真灵回归后,受不了那种刺激,想将一群老东西都给打死!

  撕开那方世界的大手模糊了,虚淡下去,已经不见,但是每一个人心中都很压抑,感受着至高无形的压力。

  楚风看到了更多的人,他见到腐尸,无愧其绝代道祖的称号,与仙帝只差一步,但就是突破不进去。

  他也看到了号称十世称冠天下的男子,他在阳间战死,但是,在现在那方世界他是绝世道祖,依旧活着!

  除却他们外,还有天角蚁、孟祖师、蚕皇等人,有的是被接引走的,有的是战死后,真灵回归。

  此外,楚风也远远地看到古青,其命种在那方世界复活。

  最为让楚风吃惊的是,一道金色的身影,那是曾在魂河大战中以残灵状态显照过一次的斗战圣猿族有史以来最强的圣皇?叶天帝的结拜兄弟。

  他不是死去了吗,而其残灵因为亲子被囚为尸奴,他在魂河显照,打破天地,最后残灵寂灭。

  楚风愕然,这位通体都是金色毛发的圣皇活着?!

  此外,他还看到了小圣猿,血气冲天,极其强大,也同样无恙。

  在气氛无比紧张与压抑之际,也有人在与狗皇的对话。

  强大的斗战圣猿叹道:“你觉得自己阳间的真灵被蒙骗了,举世独寂,可是,你要明白,在你流浪,黯然神伤时,我们在这方世界也在苦熬,那时可能还未彻底复活呢。”

  他说出一个惊人的真相,这方的世界的生灵当年……都战死了!

  荒,在古代映照众人,救活了一个时代!

  从寂灭中复苏的人,并不意味着可以立即走出去,而是需要漫长岁月休养与蜕变,才能彻底回归。

  时至今日,历经很多个时代的苦修,他们才算真正活了过来。

  “我与你一样,甚至更为凄惨,部分残灵与血肉凝聚的自我,失落在地府中,成为黑牢囚徒。”那个十世称冠的男子开口。

  在阳间终极大战过后,他与狗皇相仿,阳间之躯战死,部分真灵回归这方世界,与主身合一。

  类似的还有天角蚁、赤龙等古代绝顶强者,如今复苏的真身皆为道祖级。

  这些年狗皇虽然不能尽释然,但也不至于耿耿于怀,尤其眼下大敌上门,而且这次找到这方世界,意味着,他们最后的主身也可能会战死!

  很多人都生出不祥的预感,今天一战过后,不少人将是永别,人间再也不见!

  眼下局势极差,最为可怖的时代到来,大战又将起,这是上一次的延续吗?或许今天才是终极末世大决战。

  一切都将彻底落下帷幕!

  只是,敌人到底有多强?现在不得而知,只看到一双手破开此界又消失。

  此战过后,世间还能否再有他们?

  现在每一个人都意识到,将与身边的人告别了,自此后彼此可能再也见不到,当想到未来,纵然都为绝顶强者,亦感觉要窒息。

  他们是历代强者的积聚,来自不同的历史时期,是被荒自古代映照,复活到现世来,可以说算是各族最强者的终极集合与聚首!

  可是,厄土深不可测,他们能挡住吗?

  即使是历代强者集结在一起,他们也很沉默,因为敌人太强了,不可想象,不然的话当年他们也不会全部战死!

  一声仿佛来自地狱的幽冷叹息传来,震的这方世界中许多生灵身体摇动,七窍流血,越是强大的生物越是被针对,感受更恐怖。

  比如狗皇、腐尸、天角蚁、还有消失很久的九道一等人,身体出现一道道裂痕,不断流血。

  轰!

  天地中出现密集的血色闪电,黑雨倾盆,接着,一道恐怖的身影浮现,降临在这方大世界中。

  可以清晰的看到,这方世界原本就是残破的,广袤的大地上到处都是废墟,这是当年被打残的古老世界。

  现在,它再次迎来了恶敌,有诡异生灵降临。

  随着庞大黑影的真身临近,虚空在龟裂,天地规则炸开,秩序神链崩断,道纹迅速熄灭,而后消散。

  整片天穹在崩塌,这方大世界承受不住那个生灵的气息,即将全面瓦解!

  尤其是,随着这个人降临,在大世界出现无数道黑色裂缝时,所有强者也发生了可怕的变化。

  他们的身体模糊了,他们的进化路“具现”出来,他们的大道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痕,即将崩开!

  许多生灵都出现这种可怖变化,无论强大还是弱小,都将道崩!

  并且,每一个人身上都出现不同程度的诡异变化,有人身上的伤口开始流淌黑血,有人体表长出红毛,有人呼气时吐出的是灰雾……

  不祥侵蚀所有人,一切都因那个不可揣度的生灵正在降临!

  所有人身体剧痛,心亦颤抖,对方还未出手,也没有刻意攻击他们,就让天地四裂,让他们将要道崩,不祥侵蚀了所有人。

  这是何等的可怕?随着一个生物的临近,就要让一方大世界崩开了,让各族生灵将要消亡。

  砰!

  这方世界中,身在半空中的不少进化者直接炸开,化成大片的血雾,根本抵不住这种至高威压以及不祥的侵蚀。

  轰!

  虚空尽头,有人生出感应,睁开了双眼,眸光磨灭不祥的侵蚀,道纹一缕缕绽放,修复裂开的大世界。

  接着,一口以血气凝聚的大鼎在长空下显照,三足两耳,带动着镇压古今未来的无匹伟力,压断时光长河,迎向那个正在降临的生灵。

  血气大鼎将那个生物抵住了,逆冲向天,将他生生向着域外逼去!

  与此同时,大鼎溢出一丝丝充满无限生命能量的血气,弥漫向半空,让方才所有炸开的进化者都重新凝聚,活了过来。

  “诡异种族的始祖?”

  血鼎有声音发出,冲破苍穹,带着无敌的伟力,将那个降临的生物抵住,挡在了域外。

  下方的世界中,所有人都面色发白,来敌是……厄土中的始祖?!比至高的路尽级生灵还要恐怖。

  “你果然走到了这一步,如果不是找到你们的根基世界,你还不会展现与我相仿的力量吧?”

  诡异种族的始祖开口,屹立在域外,满身长毛,连面孔都是,并沾染着黑血,其形态极其狰狞。

  在他周围,大道炸开,诸天秩序神链皆断,他像是一个毁灭之源,不祥的力量弥漫,侵蚀万物,连时光长河都颤栗,避开了他。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出现,收走血气凝聚的鼎,出现在诡异始祖的对面,平静而自信,无惧厄土中走出的始祖。

  “叶天帝!”

  许多人惊呼,神色激动,他也在这方世界中栖居,在这里参悟自己的无敌之路?

  “再任你走下去,就会威胁到我等,你已蛰伏漫长岁月,可惜,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当真正面对后,诡异始祖进一步确信,这个叶姓对手极强,与他相仿了。

  “你一个人出现,独自登门是来送死吗?!”

  叶天帝话语平静,但在说话时就已出手,拳印宏大,霸道无匹,让对方背后的枯寂宇宙都崩开了,让大千世界都在颤栗,哀鸣。

  轰!

  两人间溅起无边的浪涛,那是时光河流在席卷,更有无数的规则撕裂,像是无穷座火山喷涌。

  诡异始祖倒退,满是浓密长毛的双手裂开了,不断流淌黑血,而后双手与小臂突然就炸开了,并向着身体蔓延。

  这位始祖惊悚,果断而迅速地震断了双臂,让其脱离躯体,阻止了这可怕的力量蔓延之势!

  黑血滴落而下,光阴河流则因它溅起滔天浪花,时光碎片到处飞溅,景象极其可怕!

  叶天帝无恙,血气澎湃,宛若一座永恒长存的巍峨大山屹立在那里,挡在此人前方。

  无声无息间,域外又多了一道黑影,周身都被灰雾包裹着,枯瘦的躯体压塌时空,让周围的道纹全部熄灭,秩序规则更是炸开!

  “依旧是始祖?!”狗皇都发毛了。

  腐尸亦心颤,这是比路尽级生灵更为可怕的存在,竟降临下两尊。

  哧!

  一道璀璨的剑光刹那出现,截断时光长河,让天地万物都静止了,举世茫茫,唯有那一道无敌之剑!

  它划破黑暗,斩出无尽的绚烂光彩,映照在古代、现世、未来,无处不在,也在人们的心中照耀出不灭的希望光华,像是在深渊绝境中望到的祥和灯塔,更像是昏暗与枯寂下去的无穷宇宙中再次诞生的一缕生命曙光。

  噗!

  新出现的始祖头颅斜飞出去,而后又炸开,接着身体也在剑光中崩灭,化成碎骨与不祥的血雾。

  哧!

  剑光再起!

  另外一位始祖纵然反应过来,动用无匹的伟力对抗,但是他刚新生的手臂还是飞了出去,并在虚空中化成黑色血光。

  剑光再转,横断万古时空,失去手臂的始祖避无可避,砰的一声,他整体被一柄大剑劈开,在原地炸碎。

  “两人也敢来,送死吗?”一道伟岸的身影出现,是荒,他手持滴血的剑胎,横在天穹上。

  可惜,始祖终究是不灭的,万古永存,两道身影再次浮现了出来,很难杀死。

  便是路尽级生灵被击杀,若是条件允许,但凡世间有人还记得他,都能令他再次复苏,归于现世中。

  更遑论是诡异始祖,不祥的源头,他们的道行更进一步!

  不过,荒的剑光却极其可怕,剑胎一转,光芒亿万缕,什么永恒,什么不灭,什么万劫不侵,都失效了。

  剑光斩断永恒,击溃不灭,化成最强大劫,笼罩两大始祖。

  一剑划过,斩断了古今未来,煌煌剑光生生不息,古今最为璀璨的神圣光辉普照各方大世界,将两大始祖困在剑之牢笼中,要将他们彻底磨灭!

  “这……”

  远处,有诡异仙帝出现,见到这一幕后,全都头皮发麻,那个持剑的男子当真可弑杀始祖不成?

  他们确信,如果给荒世间,两位始祖多半会饮恨!

  咚!

  有一支战矛破空,凿穿天地,刺向荒的剑,要打破那剑之牢笼,解救出被困住的两大始祖。

  叶天帝动了,血气凝聚的大鼎宛若开天辟地的大斧,横扫了过去,将那支刺破天地的战矛抵住,猛然一震,而后让矛锋砰的一声炸开了。

  接着,叶天帝挥动拳印,自身直接杀了过去,要灭持矛者。

  砰!

  果然,天帝拳无匹,随着他挥拳,宏大的拳印让周围的宇宙轰鸣,起伏,跟随其波动共鸣。

  一道刺目的拳光划过,拳意磅礴无敌,照亮了大千世界,竟将那位始祖直接……打爆!

  血雾涌动,那位始祖在远处重组真身,目光冷冽,道:“你比预估的更强,果真成了变数,今日必须磨去关于你的一切痕迹!”

  突然,轰的一声,天崩地裂,大道规则焚烧,秩序归于永寂,万物开始凋敝,不知多少宇宙在暗淡,将解体,要爆开了。

  接着,有七道身影同时降临,分布在四面八方,他们同时施法,并向前踏出一步,将先他们而来的三位始祖解救了出去。

  整片天地寂静,诸世没有了声音,在十道黑影无法揣度的伟力下,各方宇宙中所有生灵都瑟瑟发抖,忍不住要跪伏下去。

  十道身影皆散发着古老的气息,强大到了极点,竟……全是始祖!

  勇猛无匹如天角蚁、心高气傲如十冠王、战意高昂如斗战圣猿……这一刻都毛骨悚然,他们心头沉重,满是阴霾,感觉整片天地都是灰暗的。

  这还怎么去战?!

  十大始祖联袂降临,纵然让世间万族,古今无数个璀璨时代的英雄全部复活,尽现这个时代,也难以挡住他们。

  谁都没有想到,诡异厄土深处居然走出十位始祖!

  一直以来,荒都在独对三大始祖级生灵,而据猜测,那片高原尽头可能还蛰伏着两尊,加起来不过五尊。

  无论如何,人们都不敢想象,竟会有十大始祖!

  厄土中十祖齐出,谁能敌?横推过去就是了,碾压一切对手,到头来大千世界都将破灭,万灵都要化作灰烬!

  十道模糊的身影屹立在域外,他们没有动手,便已让诸世要炸开了,三千大道、万般规则都在暗淡,将熄灭下去了!

  一条又一条进化路,正在出现不可愈合的裂痕,举世茫茫,无人可阻止。

  各种大道都将崩散!

  无数的宇宙都在颤动着,哀鸣着,随着诡异始祖整体出世,所有大世界都在龟裂,可能会全面撕裂,崩灭。

  十道身影一动不动,可是却要压塌古今未来了,他们的身影投在广袤的天地中,形成至暗时空,也投映在各界生灵的心间,形成极致负面的黑暗区域,令各族无比的压抑,不由自主想将自身的灵魂献祭出去。

  此时,后方的大世界中太阳初升,却没有光明,被十道磅礴的身影挡住了,只留下黑暗,世间失去曙光,没有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