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第1644章?重塑大结局,始祖齐出(免费)

第1644章?重塑大结局,始祖齐出(免费)

  我感觉到了,部分书友的情绪真心投入在书中,看到三部曲中的人物相继落幕,对有些人物因喜爱而非常不舍,觉得结局太匆匆,留有遗憾。

  对于这些,我感激感谢这么多真心新欢三部曲的书友。

  大家的留言与反馈我都认真看了,体会到部分书友的心情,看书与写书之间是有反馈与共鸣的,所以,我决定重新写圣墟的结局。

  接下来的章节将取代原1644章大结局,不管写多少章节,多少万字,将全部免费给大家看。

  因为你们喜欢,你们支持,投入自己的情绪于书中共鸣,那么,我便来重塑结局,一直都在仔细看所有人的留言,感激感谢所有书友。

  ……

  雾霭缭绕,天地非常昏暗,荒芜的高原死气沉沉。

  厄土,亘古长如此。

  没有人知道它的起源,也无人可预测它的终点。

  天穹阴沉,不祥的气息弥漫,无穷岁月以来,冰冷的冻土常年被诡异之力笼罩,沉闷而压抑。

  边缘区域,偶尔有腐烂的生物穿行,有时也能看到少量诡异生物走出高原,但都是寂静的,没有一点噪杂声。

  整片高原浩瀚无垠,纵然大千世界坠落,也难以填满一隅之地,即使是道祖也走不到它的尽头。

  厄土深处有路尽级生灵的尸体,四分五裂,很多个纪元过去,依旧血淋淋,从未风干。

  强大如至高生物,也落得这样凄惨的下场。

  厄土,一片让人绝望的土地!

  自古至今,它从未改变过,极致的压抑与危险,让无数文明火光熄灭,化成废墟,从来无人可以对抗。

  时光长河流经这里亦颤栗,断裂。

  今日,厄土最深处,高原尽头,响起令人毛骨悚然的古老音节,震慑一切生灵,万物因它们而生灭。

  那里是不祥的祖地!

  厄土尽头裂开,一道又一道身影出现,有的干枯如柴,有的满身都在淌黑血……腐烂的衣服贴在他们可怕的躯体上,像是厉鬼蛰伏一个又一个纪元后从沉眠之地复苏。

  不祥的源头,数位始祖一齐出世!

  一时间,天地颤抖,高原轰鸣着,要崩开了,无穷大道化成一条又一条神链,而后直接炸成碎片,整片时空都不稳定了。

  他们的双目或者空洞,或者呈死灰色,或者在淌血,当凝视虚空时,万物凋敝,各方黑暗世界都要枯寂了。

  所有黑暗生物,所有诡异种族,全都震撼,而后瑟瑟发抖,在这一刻不由自主跪伏下去,不断叩首。

  无论是在昏暗的高原,还是在其他灰暗的宇宙,他们出于一种本能,如同朝圣,全身发抖着膜拜。

  即便是黑暗道祖级生物,此时也都在各方天地中跪伏于地,不曾起身。

  厄土最深处,与高原外部区域像是隔着一片古史,隔着无尽星空,漫长岁月以来没有几个生灵可以抵达。

  面对高原尽头,至高的祖地,便是诡异族群的仙帝也很难踏足,连他们都朝向厄土最深处弯下腰去,久久未动,聆听训诫。

  厄土尽头,让人发瘆的古老音节回荡,像是石板在摩擦,像是宇宙在碰撞,让所有生灵都发抖,心中悸动。

  “始祖……为何同时苏醒?”有路尽级生灵低语。

  在那片祖地中,共有五道身影屹立,像是开天辟地前就已站在高原尽头,俯视着万物苍生。

  一旦出现这种状况,需要五祖同时出世,意味着将有不可预测的变局出现!

  可以看到,其中三大始祖始终对着一个方向,他们面对的是荒,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岁月河流中寻觅与激战。

  “变数既生,自当全力斩灭!”一位始祖开口。

  其声音铿锵有力,撕裂高原外的大千宇宙边缘,让黑暗生灵皆颤栗不止。

  变局将现?!

  纵然是诡异族群的路尽级生物,至高在上,此时都寒毛倒竖,有种惊悚感,内心强烈不安。

  忽然,一位路尽级强者有感,稍微抬头的刹那,瞳孔急骤收缩。

  因为,他看到高原尽头多了一道身影,与五大始祖并立,竟……多了一位始祖!

  诡异种族其他仙帝也有所觉,皆抬头,霎时间都是身体一僵,内心剧跳不已。

  传说是真的,祖地中竟有六大始祖?!

  高原尽头很静,当血色的旋风刮过才有了一些声响,带起不祥的沙尘,也让仅有的一些稀疏植物摇曳起来。

  祖地中,一株神秘的大道树被浓郁的诡异物质笼罩,在风中摇摆,枝叶摩擦,竟发出万道碰撞的声响,规则四溅。

  树下,无声无息,黑影一闪,显照现世中。

  “那是……”有路尽级强者声音发颤。

  厄土最深处多了一道模糊的身影,竟然还有……第七始祖?!

  漫长岁月流逝,连诡异族群的路尽级生灵都不曾见过他,他们只曾听闻,可能有第六祖蛰伏终极厄土中。

  一时间,所有路尽级生物都觉得头皮发炸,内心剧震不止,有些难以置信。

  连他们自己都觉得,祖地深不可测,漫长光阴流转,他们从未想过竟会是七大始祖并肩而存。

  未容他们缓过劲儿来,惊人的事件再现!

  裂开的祖地中,又有三道枯瘦的身影突兀的出现。

  怎能相信?!

  怎敢相信?!

  在场的路尽级生灵如同泥塑木雕般,一动不动,可是内心却是颤栗的,惊悚的,很难相信眼前所见。

  竟然有……十大始祖,过去从未洞悉,更从未见过!

  目前,诡异族群的路尽级生物共有十尊,震慑诸天万界,打遍所有璀璨的进化文明无对手。

  可是现在,始祖竟也达到十尊,与路尽级生物持平!

  这让人觉得不符合常理。

  诡异种族的强者现在都石化了,不敢相信所感应到的这一切。

  十道身影并肩而立,让光阴河流倒卷,让万道瓦解,皆臣服在他们的脚下。

  他们一齐出世,影响到了古今未来的稳固,动摇了现世的根基。

  纵然是路尽级仙帝,也觉得太诡异了,有些难以接受,族中的始祖竟超过了九这个“极数”?!

  十口恐怖而古老的棺椁横在高原上,显照在十道身影的背后,为他们提供源源不绝的伟力。

  此时,纵然是至高生物,路尽级仙帝都在发毛,通体冰凉,几疑在梦中!

  他们被不可想象的不祥力量压制,身体都在轻颤,感觉高原沉闷到极致。

  今天,发生的事太惊人,匪夷所思,超出了在场强者的想象,祖地到底是怎样一个所在?竟有十大始祖蛰伏!

  路尽级生物身体绷紧,沉默着,纵有无尽的疑惑,也不敢开口询问。

  冰冷的冻土,荒芜的高原,诡异力量浓郁的大道树与几簇不祥的花草,裂开的土地下横陈的古棺,一切是如此的诡异,恐怖气息弥漫。

  “危险让我们从沉眠中复苏,心悸令我们灵魂难安。”

  古棺颤动,一位始祖开口,模糊的身影扫视大千世界,让高原上的十位路尽级生灵都低下头,轻微发抖,不敢与之对视。

  他说出了复苏的真相,果然有变数出现。

  诡异种族从未有敌,但凡违逆者出现,其进化路终将崩断,文明火光永远熄灭,只会留下残墟。

  今天,始祖皆出世,预示着问题极其严重,竟关乎到了族运的兴衰,始祖的生死!

  变数,其影响何其可怕与强大?!

  “是……荒!”始终面对某一方向的三大始祖中有一人开口。

  三大始祖推演,变数与他有关。

  “与我们对峙,厮杀了无数个时代的人,只是他的分身。”另一位始祖补充。

  所有路尽级生物全都惊悸,强大如他们,在踏入至高领域后,已深刻了解到始祖的恐怖与强大。

  荒,这么多年过去,一直都在,独自面对三大始祖,双方间彼此寻觅,血战,追杀,持续不知道多少个时代了。

  而他,只是分身?这何其可怕,骇人听闻!

  “不必焦虑,到了他这个层次,分身与主身无区别,难分主次,其实力等同于真身,眼下看,此分身已是其最强姿态。”一位始祖平静地说道。

  超越路尽级,极限升华,即便是分身也有无敌伟力,并不弱于真身。

  “其分身出动,且毫无保留,释放最强战力,那么,其主身会因此大受影响,只能脱离战局,不宜参战。”

  路尽升华后,严格来说,分身用来战斗,而真身盘坐永恒未知处,可保永不殒落!

  “然而,荒并非惜身之人,主身不出,绝非自保。”有始祖做出判断。

  昔日,三大始祖与荒厮杀,诸仙帝亦出,从旁协助,对他追猎,围剿,打灭了诸天,葬掉了那个时代。

  而荒,竟以无可匹敌的伟力,在对手退回厄土休养生息时,他竟自古代显照诸天于现世,救活整个时代!

  为此,他曾付出沉重的代价,漫长光阴流转,整片古史都寻不到他,举世茫茫,不知曾有荒。

  他道行严重受损,沉寂无数个时代,最近才渐渐恢复。

  不过,他也等到了后来者,三帝并起,有了些许援手。

  “荒的性格,不会顾惜自身,但真身却蛰伏,一定所图甚大,当寻出,斩尽其一切痕迹!”

  不然,何以十大始祖齐出?!

  因为,他们在长眠中莫名心悸,突然感应到关乎生死的未知厄难,有变数将危及他们的性命!

  这是从未有的体验!

  十个古老的生灵亘古长存,于冥冥中有感,全部在第一时间复苏,连他们都觉得发瘆,对这种感应毛骨悚然。

  他们注视未来,预测种种可能,感觉似与与荒有关!

  十人联手后进一步推演,吃惊的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荒的主身竟未出世,是其分身在外行走。

  这一结果,令他们十分震撼。

  三大始祖与荒对峙,厮杀,原以为足矣。

  因为,三人难灭,纵使战死,也可在祖地中复活走出。

  而荒哪怕失误一次,就可能彻底终结,世间再无这个人!

  直至今日,他们才洞彻真相,荒的真身在蛰伏,一定在等待机会,关键时刻突然出手,可能会让十大始祖中的部分人饮恨。

  尤其是,他们不知道荒在等待怎样的机会,会选择何时出手,这如同利剑悬于头颅之上。

  “既有所觉,那就斩尽他的一切痕迹,从整片古史中将他抹除!”

  十大始祖曾从那最为古来的时代一直征战到近几个纪元的现世,经历了太多的惨烈与恐怖大世,无比狠辣,铁血无情。

  当于冥冥中有感后,他们迅速复苏,十人果断联手,要打灭一切阻挡,不给变数哪怕一丝的机会。

  高原上路尽级强者心中大定,始祖既出,不要说只针对一人,就是横扫厄土以外所有大世界,都足矣。

  始祖苏醒,可破尽所有文明火光,让天上地下皆化为墟。

  “尔等可知,始祖之数为何与你等路尽级生灵持平?”一位始祖问道。

  厄土中的诡异仙帝皆沉默,内心思忖,无穷岁月以来,他们纵战死也可借祖地复苏,偶尔有特例,被强大之极的敌人彻底抹杀,但漫长岁月过后,总会有后来者填补上。

  不过,亘古以来,纵然在最为璀璨的年代,厄土中也从未超过十位路尽级生物,始终维持十之数。

  明天开始提速写,预计几天内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