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第1618章?曾心怀天下的仙帝

  地球还未见,相隔依旧十分遥远,可是却有生灵先已发声,似早已洞悉他们一行的根脚。

  “你是谁?!”武疯子的师傅开口。

  在他们的身后繁星点点,宇宙深邃,而前方一颗火热的恒星非常灿烂,那里就是此行的目的地太阳系。

  纵然是仙王层次的生物,当面对围绕太阳转动的那颗水蓝色星球时,也都露出凝重之色,无比的严肃与谨慎。

  无需多说,他们早有准备,九道一的头上有一张图旋转,弥漫混沌气。

  周围的仙王的都与之交感,共同催动葬天图。

  一旦有意外显兆,这就是一件大杀器!

  他们所面对的生灵太恐怖,一切都要提前准备好。

  “白发沾万劫,岁月空流转,一晃又是数个纪元啊,我自己都快忘记我是谁了。”那个神秘生灵很平静的回应。

  让人稍微放松心弦的是,他没有立刻动手,并未有无边杀意冲起。

  当然也可能是他太强,丝毫不在意众人的到来。

  “见过前辈!”一位堕落仙王见礼,想要与他交谈。

  不管怎样说,只要这个生物愿意开口,有交谈的意思,那就是好现象。

  甚至,这位堕落仙王竟还略有熟悉与亲近之感,不知是错觉还是心血来潮,这个生灵似与他们有某些交集?

  “不知您是哪个时代的人,是史上哪位前辈?”

  虽然在平和对话,但众人依旧严加防备,同时也确实想知道他的身份。

  “追忆,逆塑古史吗,没有什么意义,我是……一个被遗忘的腐朽之人。”他的话语依旧平和。

  新帝古青与九道一都在暗中观察,甚至,他们小心翼翼地动用无上手段暗中推演其根脚与来历。

  身为道祖级生物,自然有莫测的大神通,诸多隐秘的手段,是仙王想都不敢想象的。

  然而,喀嚓一声,像是有什么破碎的声音传来,新帝古青身前的层层光幕龟裂了,护体神光炸开。

  “什么?!”所有人都心惊,怎么莫名间新帝就被重创了,那个感觉很好打交道的生物直接发难?!

  “当!”

  关键时刻,古青头上浮现三件帝器的光影,它们居然在共同颤抖,不断轻鸣,抵住了一只漆黑的大手!

  直到这时,人们才震撼无比,那个人已经动手了?他们居然都没有提前察觉到!

  并且,身为道祖级强者,古青自身居然未能提前生出任何感应,直接被攻击形体,已然受伤。

  “喀!”

  像是撑天支柱裂开,将要天崩,整片世间居然都在颤栗,诸天都在发抖。

  上苍之下都在共振,而古青的眉心在淌血,他的额骨裂开了,并且他的七窍都有殷红的液体渗出。

  这极其可怕,给人非常不妙的感觉!

  他的的道体,他的本源,将要裂开了?

  所有人都惊悚,感觉头皮发麻,虽然说不上是相谈融洽,但目前也是云淡风轻啊,并未剑拔弩张,这个生物怎么就动手了?

  帝崩?!

  新帝这才崛起,帝座初升,这就要完了,被莫名的生灵强势终结?!

  的确,古青自眉心那里被剖开,一直在向下蔓延,整具身体都要被一分为两半了。

  他的魂光也被斩开,那高悬在他头顶上方的黑色大手向下压落,他的身与魂都在被迅速的撕裂!

  轰!

  关键时刻,九道一发狂,祭出葬天图,而其他仙王也都悚然醒悟,跟着全力催动。

  总算是稳住了阵脚,兼且最为危险之时,古青头上的三件帝器光影近乎焚烧,打出永恒之光,抵住了漆黑的大手。

  “没有控制好以前的负面情绪,有道源印记外泄,不想竟伤到了你,抱歉。”

  那平和的声音自水蓝色的星球上传来,在宇宙星空中回响,显得格外的幽冷与瘆人。

  古青劫后余生,深感萧索,万物皆灰暗,内心深处竟有种缺少生机感的体悟,他出了一些白毛汗。

  他可是新帝啊,刚刚崛起,就险些死掉?!

  多少年了,诸天间凝聚了足够的道运,诞生帝座,结果竟让他经历这样危险的一刻。

  古青的弟子门徒也都脸色煞白,有点怀疑人生!

  自什么时候起,诸天共推的帝位竟这么没牌面了吗?

  “不要慌!”九道一低喝,天图横空,抵在前方,所有神王加持法力,让此图混沌翻腾,隐约间竟看到天地初开而后又覆灭的场景。

  “虽然我会将你们填进黑窟,一个都不会留下,但刚才的确是失误了,我没想这么快动手,而我真要杀生,我想无人可活。虽然吾从腐朽中获得一缕生机,暂时还阳,但毕竟年岁大了,絮叨了,想找人说说话,所以一切都还不急。”

  人们闻言,怎能不脊背发寒?

  他们大多都是仙王,外加两位道祖,这个生灵居然根本没有太在意,这说明了什么?

  当真是一位路尽级生物盘踞此地吗?!

  许多人脸色煞白,极其难看,这当真是要大祸临头了吗?

  “行,本皇陪你说,你到底是谁,起源什么年代,是那个纪元的祸胎?!”狗皇很硬气,直接喝问。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这只狗疯了,跟一位仙帝叫板,纯粹是活腻了自己找死!

  到了那种层次,纵然是颠倒古今,一念天崩,都不是什么问题,这样与他对话,会被拍死吧?

  谁都知道,真要是仙帝,纵然是道祖成片的上也白搭,根本不够看!

  “你怎么能说我是祸胎呢,昔日,我也曾心怀天下啊,仔细想来,并未亲手做下大恶。”

  宇宙虚空中传来叹息声,他像是在缅怀,在追忆,在遗憾那些逝去的过往。

  众人都在疯狂思索,他究竟是历史上有哪个人?

  关于路尽级生灵,遍数逝去的纪元,自古至今能有几个,从那最初的源头起算,超过一手之数吗?

  先后对照,他们并没有找到哪个符合他身份的人。

  当然,他们毕竟是后世人,追溯古代的话,最多也就知道近几个纪元大致的事。

  时光长河太浩瀚,过于久远的纪元,没几个人能够知晓,纵然是那些碑文,那些遗迹,也都差不多磨灭干净了。

  这个生灵,多半是极尽古老时期的怪物?!

  “放松,暂时不会有事的。我真要杀你们,相信不会费什么时间。人老易伤怀,我还不想你们都化成血雾。呢”

  他居然在安慰众人!

  但是,这种方式实在是让人放松不下来,反而令人遍体生寒,面对这种不可匹敌的生灵有种乏力感,发瘆。

  若是昔日的一位仙帝,谁都没有办法。

  “这个级数的生灵,抬手压下的刹那,四方道祖就会立刻崩灭,难以抵挡,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有人绝望的低语。

  “真遗憾啊,看来你们没有一个人能够从历史的蛛丝马迹中寻到我的身影,看来诸世真的将我彻底忘却了。”

  “我也曾青春年少,崛起于最动乱的年代,那时的我,心怀天下,征战各地,平乱灭诡异,庇护各族,走到一条进化路的尽头,成为至高强者,统驭诸天。”

  “我为仙帝,谁与我共岁月,谁与我同行,谁还能记得我?可惜了,我曾经是你们所有人的王,是你们的天帝,但有一天,却族灭身死,一切成空!”

  众人听的发毛,仙帝级至高强者,走到了一路的尽头,他的族人全灭,最后连他自己都死了,他到底遭遇了什么?!

  他像是很有倾诉欲,一个人孤独太久,这个层次的生灵居然开始絮叨起来,说着一些往事。

  “后来,我又活了,毕竟仙帝很难死啊,世间但留一念,有一人还记着我,吾便能在时光长河中再现。”

  一个坦然承认自身曾是仙帝的存在,怎能不让诸王发毛?现在每一个人都无比的忐忑!

  “但可惜啊,我又被一个大凶人杀死了。”他摇了摇头。

  哪个大凶人能够杀死他,什么来头?!

  说到这里,他声音微顿,像是有所发现。

  然后,楚风便心血翻腾,魂光暴涨,自身像是被某种恐怖到极致尽头的庞大凶兽盯上了。

  竟然连思维都要凝固了,他整个人都动弹不得。

  关键时刻,石罐与他共振,他才流下冷汗,摆脱那种骇人的处境。

  果然,那个生物盯上了,直接对楚风开口:“你这张脸眼熟啊,似曾相识燕归来。”

  楚风立刻挺胸抬头,露出笑容,一脸的灿烂,道:“别人都说我英姿勃发,且天生给人好感。比如狗皇,那么不好相处,性格糟糕透顶,看到我后都特别喜悦。比如九道一前辈,虽为道祖,性格孤僻,动不动啃人大腿吃,可是头次见到我后就欢心雀跃,见我真颜后他连眉毛都在笑。”

  远处,狗皇张嘴想喷唾沫星子,非常警告他,你会说话不?不会说别说,咽回去!

  “你这张脸让人生厌,我不喜欢。”身份不明的旧时代仙帝直接说出这么一句话。

  顿时,楚风的笑容直接凝固了。

  他刚才还自我感觉良好呢,以为对方与他有眼缘,结果……这么不讨喜啊!

  “世间着实奇妙,这颗星球,这片旧土,难道真的有什么神秘之处不成?为什么,一连走出几个人,都有略有相似之处,还是说,你就是他们,若是如此的话,吾有福了,正好要亲手熬炼!”

  这是什么话,这是要亲自对他抽筋破魂吗?楚风悚然,这不是他惹下的因果,他不想背这口大黑锅!

  这一刻,有人比楚风还要先紧张与不淡定!

  无论是狗皇,还是腐尸,亦或是九道一与他身边的三位老兵,全都炸毛。

  “你是说?!”九道一开口,思绪起伏激烈!

  “他的容貌,有一点像那个大凶人,但是气质完全不符。”旧时代的仙帝开口。

  绝大多数人都迷茫,他又一次提及大凶人,但是史上没有这种称号啊,是谁呢?

  只有九道一等少数人在震撼,在激动。

  “你们……似乎不知道那个大凶人,不对啊,他那么凶残,时间又没过去多久,才几个纪元,世间怎不知他的名?”

  “除非他死了,被人抹除了所有痕迹,可是,感觉不可能!那么残暴的大凶人,连我都可杀,应该很难遇到对手。”

  “不然,也太显得吾无能了!”

  “毕竟,吾曾真正天上地下无敌,打遍古今无对手!”

  直到这时,诸王中也有部分人产生了一些联想。

  九道一反应最激烈,道:“你……不要乱说,他怎么是大凶人,从来不是!”

  看到他这个样子,众人都有所明悟,顿时皆心中翻腾起滔天骇浪!

  “他怎么凶残了?”楚风忍不住开口。

  “但凡与他为敌者,大多都被他烧熟了,煮烂了,都给吃了,你说凶残不凶残?”未明的神秘强者反问。

  九成的人都反应过来了,看九道一的样子,就应该猜测到他说的是谁了!

  但是,那个人……有这么多黑历史吗?!

  如果是那个人,眼前这位又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