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第1594章 天上地下渴求一敌手

  “没有了人吗,不够打!”楚风披散着长发,周身血液如雷鸣,滚滚涌动,血气似真龙腾起,绞碎长空。

  在他的周围的地面上,皆是敌血,斑斑点点,参战的大字级青年高手都被他打爆了,附近没有人了。

  他扫视远处的进化者,令上苍中青代心中悸动,连肉身都在跟着震颤不已。

  此时,楚风坐在那个恒字级女天骄的后背上,真的当成了一个马扎,他睥睨四方,令人不敢与他对视。

  在上苍中青代这些人的眼中,楚风如同一个盖世大魔王,凶焰滔天,散发的气息让人几近窒息,带给人无以伦比的压力!

  满身都是雷霆符文的金发男子,在远处不断大口咳血,他身上的伤痕愈合了又裂开,不断修复,又不断出现裂纹。

  他刚才遭受了楚风的终极重拳,残余的能量符文在其体内冲击,难以磨灭,让他的身体不时破开。

  另一边,那个眼如金灯的年轻男子,更为惨烈,被斜肩斩断,下半截身子坠落在地,只有肩腹以上保住,悬浮在远空,血液淌落。

  他们两人战斗经验丰富,遁速惊人,失利后第一时间逃离战场,立身在距离上苍仙王不远的地方,不然的话危矣。

  依照楚风的性格,如果不是有仙王的气息若隐若无的笼罩那两人,他肯定要追上去镇压。

  最为辛苦,也最为愤怒的自然是弓身被楚风当马扎坐在下方的仙子,想逃走都失败了,被禁锢在地。

  此时,她清丽的面孔上早已绯红,实在是羞愤难当,可惜,周身失去行动能力,被楚风身后的五色光轮定住,一动不能动。

  楚风大马金刀坐在那里,披头散发,眼神犀利,再次喝问:“上苍没人了吗?不是想要来摘桃子,夺天地果位吗,一个能堪与我撄锋的都没有吗?!”

  他手拄着粗大的长刀,雪亮的刀尖戳在地上,气息迫人,一个人要挑战上苍所有天纵生灵。

  有人气不过,道:“你不要张狂,上苍何其浩瀚,广袤无疆,连我等师门都难以探到尽头,高手无数,更有一些路尽级生灵横压古今,岂是你等下界污浊之地的生灵可以妄谈的?!”

  虽然刚才输了,但是上苍的中青代不可能低头,一群人都露出不忿之色,总觉得下界这个土着太狂妄了。

  不过,他们内心却也不得不叹,这个下界生灵的确太强横了,纵然放到上苍去,估计也是一方天纵生灵。

  甚至,有人给予楚风的评价更高,认为他也许能与一条进化文明路的道子比肩。

  这就了不得了,这不是一个道统的传人,而是一整条进化文明路的继任者,无不是注定要横压一世的生物。

  “客观的讲,他能排进上苍中青代潜力榜前五十名中,甚至还要靠前一些!”有人低语,虽然不愿意接受,但是却也得承认。

  “我不信,前五十的生灵都是什么样的根脚,你们不知道吗?有些分明是古老纪元中的大人物应劫转世而生,他……一个下界土着凭什么可以比肩?”

  “是啊,前五十名内,就更不用想了,难望项背,都是最强怪物中的怪物,除却少数年轻的正常生物以外,有些分明就是道祖转生,甚至疑似有路尽级存在的影子!”

  上苍中青代不忿,低语,交谈,却也道出了一系列可怕的真相。

  这让诸天的各族进化者闻言变色,上苍的水太深了,连道祖级生物都殒落了,前世被莫名压制,只能艰难复苏去转生?!

  楚风说道:“说那么多有什么用,让你们所谓的怪物中的怪物来几个,我觉得我一个人能打十个,能打一百个!”

  这么张扬的话语,还有他拄刀而坐的姿态,着实让一群人惊怒交加。

  “土着,太嚣张了!”有人忍不住大喝道。

  楚风闻言,眼睛顿时射出刺目的光束,有符文撕裂虚空,宛若仙剑出鞘,铿锵作响!

  那个呵斥他为土着的年轻人当即大叫了一声,仰天栽倒,眉心鲜血汩汩而涌,神魂被斩杀了!

  众人大惊,倒吸冷气,每一个人都有种惶惧感,相隔这么远,那个楚风依靠眼神就将他们中的一人击杀了!

  在那一刻,宛若有仙剑破空,直取敌命!

  取得这种战果后,楚风十分平静,并有当作一回事儿,因为在他眼中那种人根本不算是敌手。

  他提及其他人,道:“就比如,所谓恒字级,也算是你们上苍所谓的天骄了,可不过如此啊,咳血的咳血,身体断裂的断裂,哦,还有个俘虏!”

  他连点三个人的状态,这让一群人愤慨,但又无可奈何。

  雷霆符文密布身体的金发男子,吐出最后一口血,总算是稳住了伤势,肉身不在龟裂,但脸色却有些苍白。

  那个双目如金灯,眼中尽是大道符文的年轻男子,动用了上苍的一株大药,这才修补

  好残体。

  处境最为尴尬的自然是那个女子,想要抓狂,却动弹不得,被禁锢在那里成为马扎,众目睽睽下,谁能受的了?

  尤其是平日,她被尊为一代天仙子,结果竟落得这样的下场,让她羞愤欲绝。

  “放开赵琳仙子!”有人怒吼。

  事实上,此时众人自己都有些自我怀疑了,为什么将这件事情忽略过去了,赵琳仙子还在那个人身下坐着呢!

  “是那光轮,它仿佛能斩感知,能斩神识,让我等忽略了一切,我等的目光、神念、触觉、体感等,似乎都被屏蔽”。有人倒吸冷气。

  听他这样一说,人们感觉毛骨悚然,他们才意识到,居然真的如此。

  有些路尽级生灵,可以让世间对他无想无念,轻易做到。

  可是这个楚风,他方才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楚风的确陷入某种特殊的境地中,这次动用七宝妙术,化成五色光轮,又在上面刻写石罐上的金色文字,他居然在战斗中参悟出妙术的本质,彻悟了!

  “七宝妙术的本质,不必拘泥于以七种天地奇珍物质为根基,每一种物质其实都可以用一条进化文明路来代替,那样会更强!”

  他不仅领悟根本,还进行了某种升华,是否能做到不说,但这种彻悟却是刹那交感于天地本源间,所以,五色光轮大盛,遮掩一切,颇有无想无念之势!

  “放开赵琳!”

  一个女子轻喝道,并且站了出来,抬手间,秩序如虹,贯穿了长空,如同飞仙光束斩向楚风那里。

  她与赵琳来自同一个道统,都是那个骑坐在白狮子背上的那个中年女子的门下,而此女已经望到真仙领域中。

  她与赵琳并称为该门双骄,但却比赵琳境界更高,战力自然也不可并论了。

  轰!

  关键时刻,妖妖出手,纤纤素手轻盈的拍击而出,洁白掌指看起来美丽又炫目,但是却如此的威能骇人。

  那飞仙般的光束直接被震散,同时妖妖下场,抵住了那个女子。

  哧哧哧!

  一道又一道神虹绽放,秩序神链如同星河交织,布满这片战场,大片的飞仙光雨洒落,极其绚烂,两个女子都是各自道统同层次无敌的存在,相遇在一起,激烈交战。

  “好,镇压下界的挑衅者!”

  “给他们以颜色看,让他们明白与上苍的差距犹若天堑,齐玉仙子出道以来还没有遇上过对手呢!”

  后方,上苍中青代的进化者低吼。

  主要是因为,方才楚风气势太盛了,压的一群人抬不起头来,现在一条进化文明路的后起天骄齐玉下场,令他们士气大振,觉得应该可以出一口恶气了,所以都鼓噪了起来。

  然而,让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在激烈的交锋中,那个满身都在绽放羽化仙光的齐玉仙子,居然横飞了出去,被妖妖一掌几乎打穿身体,神魂受损严重,险些直接毙命。

  后方,有真仙下场,接住了她,而那个坐在白狮子身上的中年女子,乃是一位绝世仙王,亦是诧异的看了一眼妖妖,连她都没有想到,对方竟如手段通天,战斗天赋太强了,这才没多少招,竟将其最看好的门徒几乎击毙。

  这种人别说在下界,放在上苍都少有,纵然是一些活了几个纪元的老怪物都要抢着收为弟子。

  “砰!”

  无尽遥远的域外,传来剧烈的能量残余波动,血色光晕染红诸天,这是有仙王被人彻底格杀了吗?

  “人呢,太不禁打了,哪里去了,再来一个!”喊话的正是九道一的老兄弟,那个瘸腿的老兵。

  数次碰撞,他终于是动用了帝拳秘法,一拳将人给……打没了!

  “我……挫!”

  连上苍的进化者都有许多老家伙忍不住想爆粗口了,这主太狠了,将一个强大的仙王给打没了?!

  这是打的形神俱灭吗?那是什么秘术,不是说仙王间很难杀死彼此吗?

  而且,这个瘸腿的老家伙,居然还在那里找人呢,四处踅摸,可耻,可怕!

  事实上,另外两个老兵也不含糊,那个手中提着大戟的老兵,其雪亮的戟刃上正在流淌仙王血呢!

  “打不动,这种怪物被帝血洗礼过,还学会过仙帝级秘法!”有人颤声道。

  不是他们不行,实在是这三个老兵太诡异了,帝气蛰伏体内,正常的仙王根本打不动他们!

  “啊,贫道无敌!”腐尸在大叫,与对手激烈厮杀,总的来说,他魂光不全,哪怕小道士归来,补充了一部分,他还是有所欠缺的,因为最强大的主魂根本不在!

  所以,他打的有些吃力,但竟也没有落在下风,与上苍的仙王搏杀到了白热化。

  “贫道严重怀疑,我的主魂若在此地的话,我是不是能杀上苍道祖啊?”腐尸为自己壮胆与打气,这让不少人面皮抽动不已,这主太敢说了。

  三位老兵又去寻对手了,要与人死磕到底,可是,上苍第二批人虽然来了百余名强者,但是没有几人愿意对上他们三个。

  除此之外,诸天中也有其他仙王下场,与上苍的强者展开大对决,在域外最深处爆发出一片又一片恐怖的能量符文,震动了大道规则。

  “来,谁与我一战?!”

  上苍一位真仙下场,气息格外的恐怖,盯住了诸天的一群究极领域中走到尽头的的绝顶人物。

  “我来!”羽皇出场,要与之一战。

  接着,又有上苍的其他真仙下场,要挑翻诸天的各路同层次的进化者。

  “真热闹,吾也来下界来凑个热闹,长长见识。”

  上苍门户那里,有身影一闪,云雾弥漫,一头古兽通体雪白,踩着仙光而来,威猛而慑人,在其周围伥鬼环绕。

  这竟然是一头白虎,以神鬼为奴,在其身侧护卫。

  最为关键的是,白虎只是坐骑,刚才开口的是它背上的一个年轻人,面色平和,长相普通,可是细看的话,其眼底深处是无尽的大道符文。

  这让楚风都一凛,吃了一惊,此人的坐骑是一头真仙级的白虎,这就有些异常了,因为此人自身还未到那个层次。

  按照楚风的估算,其境界也就和他差不多。

  可是,这种层次的进化者,却以真仙为坐骑,这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显然,来了一个了不得天纵生灵,其师门底蕴恐怕无比骇人!

  要知道,许多大人物下界而来都没有什么排场,并无坐骑。

  “纯肉身之路,将炼体走到至高领域的那个进化文明,其当世道子来了?!”

  人们大吃一惊,无比震撼。

  接着,许多人大喜,纷纷叫了起来。

  “请甄腾道子出手,降服此魔,以正我上苍正统之名,扬威诸天!”

  “请道子出手,镇压此獠,他实在太嚣张了!”

  一群人纷纷大喝,指向楚风那里。

  显然,这是上苍一个有极大来头的年轻怪物,竟为某一进化文明的道子,无论走到那里都要搅动天下风云!

  他很年轻,并非所谓的面容保留了青春,而是骨骼血肉等都散发着真正的蓬勃朝气。

  他能走到这一步,并不是靠熬了数百上千年积累上来的。

  楚风点头,这个人果然拥有非凡的根脚,很不简单!

  “来,一战吧!”楚风开口。

  “好,正有些手痒,让我看一看你的手段!”坐在真仙级白虎上的甄腾开口,他容貌平凡,可却贵为一个进化文明的道子,实力自然不可揣度。

  下一刻,他直接凌空而起,离开真仙级白虎坐骑,向着楚风冲来,以肉身压塌虚空,身后无数的爆鸣声响起,虚空都被他的体表割裂了!

  无愧为走肉身路线的人,单是这种表象就足够惊人了!

  “道子,不要一拳打死他,留下当囚徒,不然也太无悬念了,让他在失败中慢慢体会差距!”有人在后方喊道。

  “甄腾道子出道没多少年,就已经在上苍中青代潜力排位中迅速晋升到第四十五位了,是真正绝世无匹的生灵,未来注定会罕有敌手,也许能够走到他们那条进化文明路的尽头!”

  “这个楚魔头,还敢张扬与霸道吗,终是遇上了我上苍的一方道子,他马上就要明白了,在这片污浊之地养不出真龙,都是土龙而已,他马上会现原形,就要大败了!”

  上苍中青代中,有部分人很亢奋,迫切希望楚风瞬间被镇压,主要是他们刚才败的很彻底,甚至很丢人,需要一场大胜,来为上苍正名。

  事实上,两界战场前,有不少阳间的中青代,更有诸天的年轻进化者,现在竟一致对外。

  “你们都给我闭嘴,楚魔的战绩是杀出来的,等着看吧!”

  哪怕早先对楚风有些敌意,处在竞争立场的域外进化者,此刻也都声援,希望楚风能够战胜上苍道子。

  尽管知道,这或许无比的艰难,甚至说,多半不可能。

  毕竟,上苍高高在上,自古以来都是高不可攀的神话,带给人的心理压力实在太大了,诸天各族都无比的忌惮,从心理上来说就有些不自信,觉得自身处在弱势地位。

  “怕什么,你们不知道而已,当年‘那位’是靠自己打上去的,谁敢不服,直接镇压就是!”有人嗷的一声大叫。

  事实上,在众人出声,一片喧杂之际,场中的两人早已碰撞在了一起,爆发出炫目的大道符号光束,能量波动惊骇了许多进化者。

  人们的议论声,甚至是神念传音,都比不上两人的速度,他们太快了,让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显而易见,楚风放过了人形马扎赵琳,坐了这么长时间,最后没有击毙她,放她离去了。

  主要也是因为,他觉得若无必要,不至于全下死手。

  轰隆!

  此刻,他与甄腾大战在一起,称得上是龙争虎斗,这的确是一个强大到离谱的对手。

  楚风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都无比重视肉身,将自己的道体修炼到坚固不朽的程度,血肉如金刚,这是他第一次在肉身比拼中遇上劲敌,对方甚至更邪乎一些。

  因为,在激烈的碰撞中,甄腾居然敢用身体任何部分硬接他的拳印,实在太变态了。

  楚风的肉身如果在诸天年轻一代中敢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结果现在竟遇上了这种让他都觉得棘手的怪物。

  他在交手前,并没有因为自己拥有双恒王道果而过度自信,他相信上苍中青代中真正的无敌怪物必然都有各自的底牌,以及提升极限战力的方法,甚至有人可能与他一样多修出一个道果来。

  “轰!”

  天崩地裂,群山如杂草般折断,被两人间的强大能量波及的崩塌的崩塌,还有连根拔起的,被罡风吹的飞向远方。

  “真像是一块打不烂的石头!”楚风低语,这位道子的肉身太坚固了。

  其实,何止是打不动的石头可以形容的,这简直是熔炼了各色母金的集合体。

  当!当!当!

  楚风与他交手,与其肉身碰撞,每一次对方的血肉中都迸现出各种大道符号,简直是不朽不灭,万劫不坏!

  纵然如此,他一时间没有打破此人的肉身防御,可是也让上苍中青代惊呆了。

  他们看到了什么,楚风魔头全力以赴后,居然能与在上苍排位前五十内的道子杀的如此激烈,难解难分。

  在他们的认知中,楚风应该被迅速镇压才对!

  “我就不信邪,打不碎你!”楚风大吼。

  一时间,他身后的五色光轮大盛,符文密密麻麻,天地奇珍物质交融,提炼大道本源为己用,照耀天上地下。

  也正是因为以光轮护体,他才能防御力同样惊人,万法不侵。

  此时,楚风口鼻间白雾蒸腾,他将盗引呼吸法催动到了极致,并且在施展特殊的终极拳!

  终极拳本身已经足够可怕与强大,现在楚风又将石罐上曾经显照过的金色文字刻在了双拳上,轰杀向此人。

  咚!咚!

  在震耳欲聋的撞击声中,甄腾的体外火星四溅,且,皮肤被划破了,有血液流淌出来。

  “什么,道子淌血了,这怎么可能?肉身便是他最强大的倚仗,他纵然是神魂受损,宝体也不会被伤到才对!”

  上苍中青代全都被惊住了!

  “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楚风低吼道,此时,他运转盗引呼吸法到极致,周身越发的璀璨了,双拳似可以轰穿上苍,越发的璀璨了,金色符号密密麻麻,从双拳那里一直蔓延到手臂,而后连上半身都如此了!

  “孰弱孰强,还要看我肉身搏帝术!”甄腾大喝,全身发光,早先的伤口顿时都愈合,他的气息再次提升一大截。

  楚风不理会,上半截身体都被金色符文全面覆盖,这还是他第一次将各种秘术结合施展到这个层次中!

  轰!

  他长发散乱,血气滔天而起,拳印打穿天穹,终极拳大开大合,宛若祭出了真正的终极之光,将甄腾震的踉跄倒退,嘴角溢出一缕七色真血。

  “来!不要让我失望,再陪我走上几招,让我体验一下如何练成不朽不坏之体!”楚风喝道。

  中青代,无论是上苍的人,还是诸天的进化者,全都震撼无比,这个楚风魔头简直打疯了!

  他居然震伤了上苍某一璀璨进化文明的道子,而且还在觊觎对方的炼体至高秘术,这个疯子。

  连上苍一些老辈的人物都被惊住了,失声道:“一个土着,怎么会强大到这等地步?!”

  “土也姥爷,不服,你也下场过来,楚某人连你一起镇压!”此时的楚风桀骜不驯,连上苍的老家伙们都一起针对。

  因为,他看上了一种又一种进化文明的妙法,想要观摩,想要盗学!

  轰!

  他又一次将道子甄腾震的倒退,令其嘴角间七色真血丝丝缕缕的淌落。

  “天上地下,渴求一敌手!”楚风大吼道。

  这种话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这不止是在叫板上苍,人们都感受到了,他这其实也是要观阅各条灿烂的进化路,这是一个真正的狂人,还只是一个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