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富婆启动计划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也是【求月票!】

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也是【求月票!】

  张巍却怔了一下。

  随即他才反应了过来,望向了紧贴在自己身上的娇躯,有了一次经验,张巍却不会再傻乎乎出声碰壁了,他伸手直接揽向了姚长歌盈盈不足一握的小蛮腰上。

  姚长歌一巴掌把他的咸猪手拍开了。

  张巍却锲而不舍。

  再次摸上来。

  姚长歌娇躯微微僵硬了一下,像有些不太习惯,她仰起头干瞪了他一眼,一副张牙舞爪的威胁警告着:“不许得寸进尺!”

  隔着一层的上衣,摸着姚长歌的小蛮腰,能清晰感受着她肌肤上的体温,一颗心都有些躁动,听见她张牙舞爪的威胁和警告都置若罔闻。

  张巍却装傻转移着话题:“姚哥,什么回来了?”

  姚长歌琼鼻中轻哼应了一声:“刚回来。”

  她简单地应了一声就从张巍却的咸猪手中挣扎出来,秋水眸子干瞪了他一眼,但张巍却置若罔闻,有些回味着刚刚小蛮腰的肌肤,随即不动声色的撇了一眼她的小蛮腰,隐隐约约感觉自己要从手控成腰控了,真是解锁了奇奇怪怪癖好......

  张巍却问:“回来不上去坐?”

  姚长歌漫不经心撇了他一眼回答:“刚回来正好遇上婚车就坐下来看一会了,正好有一个傻子来给我发信息求虐,还真没听说过这么离谱的要求。”

  张巍却立马是同仇敌忾:“这人脑瓜子肯定是被门夹了或者是被驴踢了,我这辈子都没听说过这么离谱的要求!”

  姚长歌斜了他一眼,随即噗嗤一笑,她轻启唇齿,轻轻吐出了三个字:“不要脸。”

  张巍却假装没有听见,反问说:“姚哥,时间不早了,你饿了没。”

  姚长歌想了一下:“出去吃。”

  张巍却倒是没什么意见,随即再提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食材,让她在楼下等一会,他上楼将刚采购回来的食材搁冰箱里面保鲜。

  正好江姨从房间里面出来,穿着一身正装,倒是显得有些年轻,刚一出来就注意到了站立在了小区前的张巍却和姚长歌,随即简单的打了一声招呼。

  “小巍,老陈一家正在酒店里面开席,要不要一起过去,像咱们这一些关系较好一点的邻里邻居都有邀请,咱们一起过去凑凑热闹?”江姨非常热心问。

  张巍却摇了摇头拒绝:“不了,我女朋友刚回来我陪陪她。”

  江姨倒是没有再说什么,轻笑了一下,随即就乘坐着电梯下楼,而张巍却将食材搁在冰箱里面保鲜,旋即他才下了楼,姚长歌驻足在楼下等候。

  姚长歌扭头望向他,眨了眨眼:“好了?”

  张巍却模仿着眨了眨眼睛:“好了。”

  姚长歌白了他一眼,十分霸气说:“走,跟姐姐吃白嫖。”

  张巍却伸手抓起了她的皓白小手,姚长歌审问似的眼神瞥了过来,像对于他刚刚擅自得寸进尺伸手摸向自己的腰部非常不满。

  张巍却面不改色:“有点冷了。”

  姚长歌秋水眸子有些鄙夷的干瞪了他一眼,随即视线望向了前面,倒是任由着他握住自己的皓白小手,沿着熟悉地街道,一路来到了商业区这里。

  一间间琳琅满目的餐饮店铺,一盏盏的霓虹灯招牌在闪烁,周围人流熙熙攘攘,非常热闹,两人走走停停,倒是很快作出了决定了,但在意见上却是发生了分歧。

  张巍却是选择了寿司店。

  而姚长歌将目光望向了正在大力宣传着免单活动的火锅店。

  张巍却妥协了。

  但却没有完全妥协。

  他拎着寿司来到了火锅店,姚长歌正在点着火锅,但吃了一半,她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秋水眸子望向了蘸着蘸料的寿司,张巍却甚至还非常风骚的将寿司往锅底里涮了一下,蘸了一下味,吃得津津有味。

  姚长歌在桌底下伸脚轻轻踢了他一下:“给姐姐也来尝尝。”

  张巍却苦着脸:“姚哥,你不是吃火锅吗?”

  姚长歌扬了扬下巴:“你不是一向都说要孝敬姐姐,机会来了。”

  希望当我孝心质变的时候你还能说得出来......张巍却将寿司剩下的一小半寿司均给了她,姚长歌非常满意的将一片羊肉卷给了他,以示嘉奖。

  填饱了肚子。

  两人从火锅店里出来。

  时间已是夜里的八点半了。

  步行街上再次热闹上了些许,一些家里一家三口,或者是小情侣,或者是闺蜜都一起结伴出来,街上氛围倒是颇为热闹,随即注意到了前面一阵噪耳音箱响起的声音,再是一阵歌声飘扬了过来,张巍却和姚长歌探了过来,前面是一个偌大的舞台,正在举办着什么活动一样,一位位颜值过得去的女生穿着白色汉服,步伐一致的配着歌曲伴舞,灯光打照在她们的身上,十分惹眼。

  姚长歌倒是一副十分有兴趣的样子,拉着张巍却来到了舞台下面汇聚的人群外面,十分喧嚣,耳膜都仿佛随着振动一样。

  歌曲和伴舞节奏倒是不错,就是有点废耳。

  舞台下,汇聚在附近的人群倒是有些多,张巍却再望向了一副非常投入注视向了舞台上的姚长歌,看得津津有味,过了一会,她像注意到了张巍却的视线一样,撇了一眼,随即再伸手指向了舞台上一众穿着白色汉服,正在跳着舞的女生。

  姚长歌说:“你不是喜欢看汉服,台上的小妹妹穿着就挺好看。”

  张巍却往向了台上看去,一群女生跳得确实是非常卖力,而且穿着一身汉服,在自身的气质上都有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但他却有点无感。

  他再望向了姚长歌,随即轻轻捏了一下她的皓白小手。

  姚长歌再次回眸。

  张巍却轻声说:“我想你了。”

  情绪像愈发愈高涨了一样,原本噪耳的音箱再次迸发出了一阵激昂的声音,他的声音仿佛都要被掩盖了下去一样,但姚长歌却好像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

  她眨了眨眼睛。

  随即脑袋轻轻探了上来,她轻启唇齿,悦耳地磁性嗓音夹杂着一种独特的韵味,一字不差的落在了张巍却的耳畔上:“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