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星海长虹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起大落

  悬浮滑板载着张一一,在小天天的远程操控下灵活地越过机队,向前方飞去。张一一紧紧抱着滑板底座,努力转过头来想要看清楚后方的情况,可是风吹得他几乎无法睁开自己的双眼,只有在灌耳的狂风中,隐约能够听到后方传来的爆炸声。

  似乎有几个装甲机想要掉头,沿着悬浮滑板的轨迹追上来,可是很快这几架装甲机便一个一个,如同断了翅膀的鸟一样,从空中一头栽下。

  说不担心是假的,不过即便如此,他也充分信任小天天,相信他能够发挥那具身体的最大能力。

  这也是他对自己的信任。

  很快,悬浮滑板在岔路口转了一个弯,离开了主通道,进入了支路,张一一也丢失了后面的视野。

  随着距离的增加,小天天远程控制的信号开始时断时续,悬浮滑板的速度也逐渐降低,代表“异常”位的指示灯开始闪烁,表示脱离控制的悬浮滑板开始重启自检,并降到了一个正常滑板应该有的速度。

  狂飙结束,没有狂风吹拂,张一一总算可以松了口气。他维持好平衡,小心地从滑板上站起来,看了一眼正在重启的滑板控制系统,随后转过头来,一脸担心地望着来时的通道。

  不担心是假的,他虽然相信小天天能够独自一人对付那么多装甲机,但就如同站在考场外等候父母一样,相信归相信,担心也担心。

  只不过,他知道,自己唯有等待。

  他有些后悔,如果不是自己拖后腿,只有小天天一个人地话,也许早已杀穿这里,带着启小芸顺利凯旋了。

  时间不长,但他感觉过了很久,也没见来时通道有什么动静,他开始有些焦急起来。

  他回过身来,开始摆弄悬浮滑板的手动控制台,面对上面完全看不懂的控制符号,拼命尝试回忆小天天之前的操作。

  悬浮滑板的操控系统重启了,这倒是个好消息,初始化成了普通的自动驾驶模式——或许有语音控制模式,但绝对识别不了人类语言。

  他努力回想各类多种控制模式的设备,思考一个正常的产品设计师该如何设计悬浮滑板的控制模式切换。很快,他便在滑板的把手旁边找到了一个画着似乎是超速警告的按钮。

  他大喜过望,按下了警告按钮,滑板的控制两旁瞬间弹出了两个把手,表明允许进行手动控制。

  可是,就在他准备驾驶滑板转头的时候,身后一阵破空的噪音传了过来。

  他转过头去看了一眼,瞬间脸色发白。

  后方通道突然出现了两台装甲机,身后拖着蓝的的离子火焰,正面吞吐着灼热的红色光芒,如同两个死神一样,从远方向这里疾驰!

  恐惧瞬间遍布他的全身,甚至来不及想小天天的情况,身体便先于脑袋做出了反应,双手抓住操控板,将油门一踩到底!

  悬浮滑板“噌”地一下就冲了出去,过量的瞬时加速度,差点给他甩下来!

  来不及考虑其他,他一边踩紧油门,一边快速转动操作板,让滑板在空中上下翻飞。他知道装甲机携带远程攻击方式是激光,躲避非常困难,他并不知道这样的瞎几把飞到底有没有躲避效果。

  但躲总比不躲好。

  他看不到激光,因为绝对聚焦的激光是不发生散射的,只有轰击到空气中的分子发生的等离子化,才能勉强看到轨迹——但他并不敢确定,所以也不知道,那两个如同死神一样的装甲机,究竟亮了几回镰刀。

  然而,作为代步工具的悬浮滑板,终究比不上军用装备的装甲机,即便是小天天来驾驶它,也无法保证能够逃离机队的追捕,不然也不会离开滑板,冒险一博。

  两者的距离越来越近,张一一余光捕捉到两个巨大的身影由远及近,死亡阴影逐渐将他笼罩。

  他面露绝望。

  他停止翻飞,开始笔直得向前冲,期望被追上的时间长一点,自己能够获得更久一点。

  不过这样的话,自己就成了一个相对固定的靶子。

  他已经没有时间思考这个。

  于是,理所应当的,他也没有奇怪,为什么飞了这么长时间,对方的攻击依然没有射穿自己的脑袋。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逐渐地,他惊恐地发现,自己操控的滑板正在不受控制地逐渐减速,动力也在逐渐减小。

  他拼命捶打操控板,几乎把油门踩进引擎里,但速度依旧在逐渐降低。

  他绝望地松开了手,回过头来,迎接自己的命运。

  也许对方只想要活捉自己,毕竟自己是个人类,算得上是稀有卡,两架装甲机抵近,一左一右包围了他。

  他将双手举过头顶,示意自己没有武器。

  不过令他始料未及的是,左边的装甲机上方突然裂开一个出入口,一个让他再熟悉不过的脑袋从出入口里钻了出来,想起了宛如一般的声音。

  “呦呵,动作挺熟练啊,练过?”小天天笑眯眯地调侃道。

  “天天……”

  从地狱瞬间来到天堂的感觉,让他神情恍惚,双腿一软,跪坐在滑板上。

  /

  /

  两架装甲机在通道中飞驰,一艘在空中丝滑地飞行,如同吃了德芙,而另一个的飞行却只能用乱七八糟来形容。

  加减速不匀称,时不时向旁边歪一下,经常差点撞到通道壁上,有的时候离子推进器突然哑火,整个装甲机呈抛物线下降,勉强在坠毁的最后一秒重新给足动力,险之又险地拉起来。

  在看到旁边的装甲机第三次翻了个跟头,差点把自己撞下去后,张一一抹着冷汗,在近场频道里对小天天说,“天天,能不能别玩了?正事要紧。”

  “爷这是在压榨这玩意儿的极限,压力测试,懂么?”

  压力测试张一一倒是很懂,本身又叫极限测试,在测试环节中用来寻找工程的执行极限的,但这这东西大多针对的是原型机,尤其是没有量产的原型机,跟这量产型装甲机有一毛钱关系?

  不过,他也很能理解。

  自己坐在装甲机里面,面前并不是光幕或者触摸屏幕那种娘们儿搓玻璃的东西,而是傻大黑粗操纵杆和一排禁欲系风格按钮——尤其是左手边的激光炮拉杆,自己已经好几次伸手抓住,拼命忍着才没拉下去。

  他的操作并不像小天天那样花里胡哨,而是非常平稳,虽然他也非常想来点花活,但是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还是谨慎点好。

  ——直到小天天发过来一副路线图。

  一副飞船内部的地图,标出一道长长地路径,有许多弯道和曲线,其终点用也黑白色快标识出来。

  他有些奇怪,正想开口问,余光却瞥见监视器外,小天天的装甲机猛然提速,离子引擎喷出紫色的光芒,瞬间就把他甩在后面。

  他立刻就明白了。

  小天天这是给他下战书了啊!

  他不由得眯起了眼睛,露出一丝嘲讽。

  “呵,亲爱的小天天哟,爸爸当年秋名山送豆腐的时候,你可还在吃奶呢!”

  下一秒,他一脚将油门,踩进了油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