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再无人间 > 番外篇那遥远的平行世界所发生的事(十二)

番外篇那遥远的平行世界所发生的事(十二)

  再无人间番外篇那遥远的平行世界所发生的事番外篇——那遥远的平行世界所发生的事

  三、颜昊天传

  “你……你们要干什么!”,颜昊天腾地站起,向后退了几步,却撞到了床沿,腿一软,坐了下去。

  为首的仆人笑道“颜大少爷,今日府中人多,腾不出房间,颜大少爷吃饱喝足了,也该动一动了吧。”。

  “你们想怎样,你们少爷呢,快叫你们少爷来!”颜昊天声色俱厉,想要从床上站起来,刚站起一半,却牵扯到了伤口,疼的他一捂小腹,又坐了下去。

  “少爷正在见客,不方便过来,颜少爷您自便?”仆人满脸笑容,可语气却是无比的冰冷。

  “你们怎么敢?!”颜昊天惊怒万分,他挣扎着站起身,摇摇晃晃的向门口走去“你们滚开,我要去见你们少爷!”

  刚走出去几步,之前说话的那个仆人身后,又有两个仆人横过手中的长棍,交叉后向前一递,顶到了颜昊天的胸膛之上,颜昊天本就刚受伤,身子虚弱,哪有力气反抗,顿时倒退了好几步,又倒在床上,仆人这一回没有等他站起来,快步跟上,两条大棍交叉插入颜昊天的腋下,随后一使劲,将颜昊天牢牢地固定在了床上。

  “颜大少爷,我们敬您是少爷的友人,想让你自己体面,可是您也不领情啊,要不,咱哥几个帮您体面一下?”话音刚落,插住颜昊天的两个仆人手中一使劲,大棍上挑,颜昊天竟被挑到了半空中!顿时疼的他一阵惨叫。

  “哼,放下来”为首的仆人冷哼一声,那两人猛地一抽棍子,失去支撑的颜昊天顿时扑倒在地上,疼的又是一阵哼哼唧唧。

  为首的仆人缓缓拄着棍子蹲了下来,看着颜昊天,缓缓说道“颜大少爷,这份体面您可满意?还用我们在帮您体面一次吗?”

  话音一出,惹得一屋子人哄堂大笑,仿佛他们面前的不是颜氏商行的大少爷,而是一个街边挑粪的下等人,其实也没错,现在的颜昊天被逐出颜家,早就不是那个颜大少爷了。

  颜昊天倒在地上,一嘴的牙都要咬碎——此刻的他哪能不知道,这些该死的杂碎一定是那个姓王的派来的,没有他的授意,这些人怎么敢这么做!也不难猜出他为何这么做,无非是颜氏商行派了人警告。“真是个‘好兄弟啊’!”颜昊天咬着牙,狠狠地说。

  “您说什么?”那仆人眼眉一竖。

  “没什么,我自己会走,你们滚开!”颜昊天挣扎着扶着墙站起来,晃了两下才算站稳,他扶着墙,一瘸一拐的走到了桌子旁,抓起那个小包袱,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身后的仆人们还在冷嘲热讽——

  “颜大少爷,用不用我们扶您一把啊,看您这样也走不到府门口啊!”

  “诶,你可别这么说,颜大少爷身体好着呢!”

  “诶,哪里好啊?我怎么没发现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颜昊天听着这些他从小到大都没听过的话,怒火已经冲破了顶梁,但是他知道,要是现在回头,必然会爱上一顿毒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府门口,吃力的推开了大门,颜昊天抬脚向门外走去。

  步子刚迈了一半,又听见身后有人大喊“颜大少爷,少爷说了,那身衣服就送您了!祝您愉快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颜昊天顿了顿,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走到大街上,熟悉的景色却给颜昊天一种陌生的感觉。酒楼依然林立,还是熟悉的饭菜香;怡红院的招牌依然是那么气派,老鸨子依旧是画着浓妆;牌室还是那些牌室,里面不时传来阵阵嬉笑怒骂,可是这一切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颜昊天低下头,茫然无助的站在大街上。周围是川流不息的行人和车马、此处人声鼎沸。

  这一天之内经历的事太多了,颜昊天只想找个地方好好歇一歇,必须先去一趟钱庄,把钱取出来!

  打定主意,颜昊天转身走向附近的钱庄。

  有书则长,无话则短,顺利的从钱庄取出一百布尼,此刻已是傍晚。找了家环境尚可的旅馆住下,颜昊天躺在床上思索着今后的道路——

  那些所谓的朋友肯定是指望不上了,“这些该死的东西”颜昊天心中暗骂,却也无计可施。

  去做苦工?可是做苦工何年何月才能攒够一百西尼?那可是不小的一笔,一个苦工辛苦工作一年,不吃不喝能赚十个西尼就算不错了,何况自己也没有做苦工的身体——虽说砍死魁梧高大,实际上却是被酒色掏空,只是虚有其表。

  到底该怎么办,归根结底还是要去经商吗?可是自己有这个能耐吗?

  脑子里想了很多很多,困意逐渐上涌。“不管怎么说,明天先去一趟医馆瞧一瞧伤吧。”这是颜昊天睡着之前最后一个念头。

  第二天清晨

  明媚的阳光从窗格间照进来,照在了颜昊天的脸上,晃得他皱了皱眉,缓缓地睁开眼睛。经过一晚的休息,身体明显感觉好了很多,再加上昨天在王公子那里吃了顿好的,总算是觉得伤口好了一点,不再那么疼了,一想到那个该死的王公子,颜昊天顿时一阵血气上涌,但仅是片刻,他就平复下了自己的心情,不去想那些烦心事。

  “先去吃口饭,再去医馆吧。”这么想着,颜昊天走下床,看了昨夜睡觉前被自己挂在衣帽架上的锦缎衣服,冷哼了一声,打开了桌子上的包袱,拿出里面的那套粗布麻衣穿上。活动了活动手脚,衣服很合身,但毛刺还是扎的浑身难受,“不过,比昨天似乎好受了些?”颜昊天小声嘀咕着。推开了房门

  走到大厅,此时正是早饭的时候,客人们三五结伴的坐在大厅里,闲聊着,侃天说地。

  颜昊天找了一张靠角落的桌子坐下,随意点了一份粥,一份咸菜,等到饭菜齐全,他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白粥——说是白粥,其实碗里的米粒两只手就数得过来——喝了一口,啧,真不是什么好味道,当然,这是和颜氏商行中的鲍鱼粥想比的。他皱了皱眉,却还是咽了下去,又夹起一块咸菜,入口是又咸又涩,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咸菜也被咽了下去。

  吃完饭,颜昊天擦了擦嘴,摇了摇头,招呼伙计结了饭钱,颜昊天转身出门,他今天还要去医馆看伤。走在路上,回味着早上吃的东西“也不是那么难吃吗……”颜昊天这么想着。

  来到一家医馆门前,医馆已经开门了,颜昊天推开门走了进去。一进门就是柜台,柜台后坐着一位年轻人,戴着眼镜,手中捧着一本书,正看的入神,先生的身后是一排带着拉格的柜子,那是放药材的地方,草药独特的香气弥散在不大的空间里,沁人心脾。

  听见开门声,那年轻人抬起了头,招呼道“您好,是来抓药还是看病啊?”。

  颜昊天答道“看伤”。

  那年轻人闻言便招呼颜昊天去了后堂中的一间诊室,替他验完了伤,思考了一会,提起笔刷刷点点的写了一封药方,带着颜昊天回到了前厅的柜台前,照着药方抓起了药。

  一味味药材被放在了柜台上,颜昊天抬眼观看——颜氏商行为做药材生意起家,虽说颜昊天从小就不学无识,但还是被父亲逼着学着识了一些药材,而柜台上有一味药材似乎有点不对劲?

  颜昊天看了看正在抓药的小伙子,“先生,这位药材可是纯三七?”

  那年轻人头也不回的答道“是啊,你还认识药材啊?”显然,颜昊天这一身粗布麻衣让小伙子误会了什么。

  颜昊天也不在意,只是仔细看了看,再三确定过后才说道“先生,这三七看起来可有点不对劲啊!”

  那小伙子一听顿时就有些生气,一个农夫打扮的人竟然和自己谈论药材是否对劲,这多荒谬啊!小伙子来了脾气,转身放下手中的药材,气呼呼的“那你说说怎么不对劲?”

  颜昊天向前走了两步,拿起那味药材,放在手中看了看,又轻轻一使劲,顿时那药材的茎便轻易被折断,断面中空,这更加佐证了了颜昊天的猜想。“先生,这味药材不像是纯三七,倒像是景天三七啊”

  小伙子见颜昊天折断了药材,更气了,气呼呼的道“你这人真是,还没付钱呢,怎么就弄坏药材了呢,你要是不买这可卖不出去了!”

  颜昊天一片好意被曲解,顿时也来了火气,两个人就在柜台处吵了起来,两人各执一词,吵得不可开交。

  正吵得激烈,后堂内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外面发生了什么,如此吵闹!”这声音中气十足,穿透了后堂,直冲进两人的耳朵,那小伙子一听这个声音,顿时气势就矮了半截,闭上嘴不在说话,颜昊天见小伙子闭嘴,自己也不在说话,只是好奇的看向后堂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