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六道灵元 > 第66章

  老章听完方睿的话,连连点头,眼中露出赞许之色。

  “其实我也知道,你是个有主见,比较稳重的人,再加上你的奇葩技能,我相信这次萍洲之行,你们定能满载而归!

  另外,我在萍洲的人脉还行,玉石协会有几个理事,跟我关系都还不错。当然了,如果你不喜欢与协会的人打交道,也没事。

  我在萍洲还有几个合作多年,关系很铁的同行老朋友,他们都是有头有脸,有背景的人物。而阳春阁一直都是他们几家公司,最大的翡翠净料供应商。

  所以我建议你结交这几位老板,到时让语萌安排引见一下,万一在公盘期间遇到什么麻烦,他们能帮到的,决不会含糊!

  还有,如果你们在公盘斩获颇多的话,部分开出来的净料,可适当加点价,转让给这几位老板一些,为阳春阁,以及你今后的公司,多筹备些启动资金。”

  方睿听完老章这番话,暗暗感到吃惊,看来自己对阳春阁的体量,还是估计的有些小。

  因此点头道:“到时我会让语萌带着我去拜会几位老板,只是没想到,阳春阁在华南还有这么大盘面。”

  老章惬意的笑了笑,说道:“是啊,萍洲分公司的规模,这几年都快赶上总店,逐渐成为阳春阁在南方沿海城市的一个营运中心。

  而且分公司的位置,离玉器街并不远,一幢临街的十层楼,以及楼后靠江的一个大院落,院子里也有个不小的生产车间,都是我名下物业。

  另外,除了萍洲分公司之外,在广圳深州及朱江,还有我们本省的省会,各有一家大分店。每家分店所在大楼及院落,都同萍洲规模差不多,都是我名下物业,至于内地分店,规模就要小很多了。”

  “天啦!仅东头和萍洲这两地的物业,应该都值不少钱,没想到您的物业还遍布全国,我真是太佩服您了!”方睿由衷地赞道。

  “也算是一点运气吧,当初置办这些物业时,没花多少钱,只是前些年房价和地皮升值太快,歪打正着,我的身家也跟着水涨船高喽。

  不过,翡翠玉石生意,这几年比以往要更难做,所以才计划着要扩大经营范围,连带着珠宝钻石一起玩,反正资金不够,就拿物业抵押贷款。

  当然,现在你加入进来,估计就不用这样了。”

  “嗯嗯,贷款毕竟还是要付利息的,等我们这次萍洲之行结束,多弄点好翡翠出来变现,以后营运资金肯定非常充裕。”

  老章笑呵呵点头:“但愿如此,对了,公盘期间,外面宾馆很难订到好房间,分公司那幢楼,最上面两层是贵宾套房,到时你们可入住那里。”

  老章刚说完,电话就响了……

  “你到了吗?”方睿按下接听键。

  “到了,我要方睿哥亲自给我开门!”电话里传来窃笑声。

  方睿挂断电话,没等走到客厅门口,门就被推开,一个香喷喷的美人“嘿”的一声跳进来。

  美人穿着一件漂亮的无袖连衣短裙,俏皮的用一只小手提着裙边,学着古代的小姐姐,给方睿行了个欠身礼,那两条紧实粉嫩的美腿,实在是太诱人了……方睿的视线,硬是舍不得离开。

  章语萌性情率真,直接讨要赞美:“方睿哥,我美吗?”

  方睿也不吝啬:“当然,太美太性感了,我都快流鼻血……”

  说着就假装抬头望着天花板。

  “咯咯,别搞笑了,如果真喜欢,吃完饭就抱走吧……”

  章语萌性情奔放,虽然说话大胆直白,但神态还是不免露出女生本能的娇羞,如此美态,方睿被挑逗的快要不行。

  “好了好了,你们俩别在那边肉麻麻,快过来点菜,老爸早就饿的前胸贴着后背了。”老章在雅间里嚷道。

  方睿这才轻搂着章语萌走进雅间,优雅地替她拉开椅子,让她坐在他和老章中间。

  章语萌马上乖巧地给爸爸和方睿倒茶水,小江这时也敲门进来。

  “方睿你来点菜!”老章把菜谱推给方睿。

  方睿把菜谱又推给章语萌:“还是让我们美丽的语萌公主来点吧。”

  “嗯,那就让本公主代劳!”

  章语萌翻了翻,像个美食家一样唱起谱来:“这个酱油水魟鱼嘛,口感鲜嫩的很呐,得先上!这个香酥软虾、匙子炸、仙景芋头,都是非常有名的闽南菜,可是登上央视的哟,所以这三道菜肯定跑不了。”

  小江站在一旁利落写单。

  章语萌端起茶水润了润喉,继续念到:“再来个干煎山地鸡,潮州咸菜蒸黄鱼、麻花爆虾球,对了,还要一个汤……就原味土猪汤吧!还有这个鲈鳗煲也不错哦~”

  老章看不过去了:“咳咳,一点都不懂事,方睿你再点些什么?”

  “我对吃的没什么研究,您就还是让语萌帮我点吧?”

  方睿确实有点心虚,怕点的不好吃,干脆还是推给章语萌。

  “那好吧,最后再点一个褒美芋泥、燕麦香酥肉、白灼虾、鸭肉拼盘,最后来盘海苔饺和香酥海蛎饺,最后,最后来道手工石磨豆腐。

  好啦!点完了,吃不完打包,带回去给安保哥哥们吃,咯咯……”

  小江记录完,忍不住掩嘴而笑。

  方睿也被吓到,这都有多少个最后?

  不过菜多也好,等下翎儿和咕咚可以偷吃一些,应该不会引起注意。

  “对了,章叔您喝什么酒?”

  老章想也没想,说道:“你点你自己喜欢喝的,我就来瓶本地的丹凤高粱酒,五星丹凤高粱王,浓香型的那种,平常喝习惯了。”

  方睿转头对小江说:“那我跟章叔一样,也来一瓶!”

  “好的~”小江应了一声,呡着笑走了出去。

  “对了,语萌你怎么没点饮料?”

  章语萌摇头,笑而不语。

  老章替她回答:“她喝白酒,从小到大,时不时陪我喝上一杯。”

  “哟!看不出来,语萌公主还能喝白酒呢?”

  章语萌给方睿和爸爸续上茶,瞪圆两只眼睛嚷道:“怎么啦!女孩子喝白酒不行呀?”

  “行行,这有什么不行,只要不好酒上瘾,喝着玩没事!”

  章语萌这才笑笑说:“我也就是平常看爸爸一人喝没意思,偶尔陪他喝上两杯,不过,我酒量可是不错的哦!”

  “是吗?那等下可要同你多碰几杯了。”

  “好呀,这杯子挺小的,喝上十来杯都没问题。”

  老章笑笑,忽然意味深长地看着方睿。

  “看得出,你们俩性格还是挺合拍的,说实话,语萌性情奔放,玩性大,我早就劝她正式找个男朋友约束自己,可是她却总是说,再等等看,再等等看……”

  “哎呀爸,您说这些干嘛吗?”章语萌瞟了方睿一眼,嗔道。

  “哦哦,没事没事,我就这么一说……”

  方睿听了,也装着没听到似的,低头翻着菜单。

  没多大一会,小江就带着另外两名女服务员走了进来,把酒水和一盘酱油水魟鱼,还有一大罐原味土猪汤摆上桌。

  小江利索地打开酒盖,给大家各斟满一杯酒,一名女服务员也舀了三小碗土猪汤。

  喝了一会汤,又上来了两道菜,鲈鳗煲和干煎山地鸡,这闽南菜系还真是不错,看起来就别具风味,三人毫不拘谨地开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