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领主大人何故谋反 > 第一三四章 修身齐家

  在荒原的晚风中,领主大人拄着拐杖,巡视着自己的领地,只觉此前的沉闷心情一扫而空,神清气爽。

  不过,夏侯大官人的好心情,到底是因为搞到了一批制式军备、两辆“狮吼七式”弩车,雇佣了一位才华出众的火系法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圆滚滚的怨灵梅西,鬼鬼祟祟地跟了上来。

  “以腿部受伤的残疾人标准看来,您的身体素质可真够好的。”梅西笑嘻嘻地奉承道。

  夏侯大官人心知以这位强大怨灵的感知力,足够覆盖凤凰台的每一个角落,所以直接无视了丫言语里隐含的冷嘲热讽——之前霜枫岭军训时,领主大人还跟着民兵们一起跑圈呢,身体素质肯定早已今非昔比啊!

  刚才的莉娜·莱斯利,不也差点没认出这些天来肤色略被晒黑、体型也更加健壮的自家学长嘛!

  见领主大人并没有理睬自己的低俗玩笑,梅西翻了个白眼,道:

  “老板,这次猎龙,你准备让这小妞一块儿去吗?”

  夏侯炎陷入了沉吟。

  他当然知道,梅西口中的“这小妞”,指的就是刚刚被招徕入霜枫岭麾下的学妹莉娜——一位火系中级法师,当然算不上什么高端战力,但也不是不能在猎龙行动中充当一名合格打手。

  可问题恰恰在于:

  一来,这个刚加入领地的法师妹子虽说是自家师妹,但毕竟还是需要一定的组织考验,暂时不能完全信任地让她参加领地的重要事宜;

  二来,万一莉娜在猎龙行动中不幸扑街,即使是能被复活成僵尸,领主大人也不好向恩师胡塞尼教授交待啊……

  “我打算先派她去‘格里芬窑厂’烧砖。”夏侯炎最终做了决定,“莉娜是火系法师,正好专业对口,正好也能让劳瑞大师休息一下。”

  怨灵梅西啧啧称奇:

  “像老板您这么不怜香惜玉的人,是怎么会有女人喜欢的?”

  “你个吊都没有的灵体懂个屁。”领主大人的回击毫不留情。

  梅西哑口无言。

  这颗怨灵球缓了半天,才气哼哼地道:

  “老板,现在我们有了弩车、有了魔法师,我去对付那头大蜥蜴肯定是万无一失了——不过,咱们还缺一个关键的东西。”

  “什么东西?”夏侯炎竖起了耳朵。

  “诱饵。”梅西一反常态地严肃道,“我们最好的策略是把巨龙从藏宝库里引出来干掉,而不是跑到它经营日久、我们一无所知的藏宝库里闯龙潭——所以,我们需要能把它从巢穴里引诱出来的诱饵。”

  “什么东西能把一头死宅巨龙吸引出家门?”领主大人不免陷入沉思,“吗?”

  虽然不知道老板在嘟囔什么鬼东西,但梅西还是耐着性子道:

  “巨龙的本性就是贪财好色,但这头巨龙恐怕已经足有上千岁,不知道对于异性还有没有世俗的**,但越是年迈的巨龙,就越会受到财宝的吸引!”

  夏侯炎脸都绿了:

  “你的意思是,让我拿一笔财宝去把巨龙勾出洞?拜托,人家可是占据着一整座精灵藏宝库,看得上我这小破领地的东西?”

  “确实看不上,您也太穷了。”梅西毫无情商的直白话语,刺激得某领主大人很受伤,“但作为荒原灵体,我的确知道裂魂之地有个地方,藏着件足以让巨龙眼热的好宝贝——正好,等咱们把它当诱饵用完,您还可以把这宝贝纳入囊中,一举两得。”

  夏侯炎顿时来了兴致,两眼放光。

  “在哪儿?”他问。

  “在荒原西边,怒涛山脉脚下。”梅西似乎是在脑海中感知构想着裂魂之地的山川地形,“哦……那里有座山寨,好像就在山寨底下呢。”

  夏侯炎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古怪。

  ……

  当天晚上,某领主大人遭到了自家姐姐的三……呃……一堂会审。

  “我在营地里看见了一个红头发的小姑娘……她是打哪来的?”卡特琳娜坐在帐篷里,一边给弟弟倒茶,一边似有意似无意地问。

  “你说莉娜·莱斯利吗?”夏侯炎耸了耸肩,“她是我在学城读书时的学妹,去年加入了岩溪城法师团,这次被咱们俘虏以后,就光荣归顺了——以后她就是咱们法师团的正式成员。”

  “这姑娘可靠吗?”卡特琳娜端起一杯茶抿了一口。

  “胡塞尼教授的学生,肯定不会差的。”夏侯炎对于自家老师还是很信任的,“而且一位火系法师,正好可以补充我们急缺的攻击性魔法力量。”

  卡特琳娜放下茶杯,沉吟片刻,终于鼓着嘴道:

  “我看她盯着你的眼神,可都在放光呢……”

  夏侯大官人翻了个白眼:好姐姐,那是你还没看见更激烈的呢……

  见弟弟默不作声,卡特琳娜略感无趣地叹了口气,道:

  “算了随便你吧,反正我们的父亲都是那个鬼样子……但我提醒你,贵族的婚姻是很重要的,像是爱丽丝妹妹、这位莉娜小姐,包括薇尔芙和安洁之类的在内,以后你如果想要,随便玩玩都可以,但千万别当真……”

  领主大人正气凛然:

  “领地未兴,何以家为?”

  卡特琳娜嗔怪地白了他一眼,哼道:

  “断了一条腿,你还挺能耐……”

  “劳瑞大师虽说是个精神系魔法师,但他施放的治疗术还是很管用的!”夏侯炎笑嘻嘻地拍了拍骨折的地方,“据大师说,只要老老实实养上一周左右、按时敷药,我就一点事都没有了。”

  “整天胡搞瞎搞,指不定哪天又搞断一条腿!”卡特琳娜拍了弟弟一巴掌,“把裤腿挽起来,我给你敷药!”

  夏侯炎一边挽裤腿,一边歪头看着姐姐从箱子里取出治伤的草药,突然问:

  “明天我们准备去一趟月神寨,卡特琳娜你跟着去吗?”

  “是领地的事务吗?我去干什么?”卡特琳娜诧异问道。

  “怕你在凤凰台憋坏了嘛。”夏侯炎笑着调侃道,“而且,说不定那位凯伦女寨主还想再见见她的梦中情人、说不定还要跟你共度良宵呢!”

  卡特琳娜冷笑着,把草药往领主大人腿上狠狠一按:

  “首先,你姐姐我不喜欢女人;其次,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跟活死人颠鸾倒凤的。”

  夏侯炎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