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大明 > 第七十八章 大医精诚

  第七十八章大医精诚

  周梦臣轻轻一叹,将所有声音给压了下来了,等都不言语了。周梦臣才轻轻端着茶碗,说道:“但愿世间人无病,何愁架上药生尘。这是我在家乡看过的一副对联,本以为北京乃是帝乡,天下名医汇聚。斯人此志,必能找到同道之人,却不想------”

  周梦臣是要让步一二,毕竟医院即便是要做慈善,也不能搞全部免费。这是行不通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周梦臣就会将主动权让给对方。恰恰相反,欲退先进。

  周梦臣继续说道:“少时读书,读大医精诚之言,今日记忆犹新,却不知道诸位忘了没有?”随即不等他们说话,周梦臣负手而立,仰头看着孙思邈的雕像,朗声背道:“张湛曰:夫经方之难精,由来尚矣。今病有内同而外异,亦有内异而外同,故五脏六腑之盈虚,血脉荣卫之通塞,固非耳目之所察,必先诊候以审之------”

  周梦臣的声音传开,一时间整个药王庙都静了下来。只剩下周梦臣的声音。

  李时珍内中跟着周梦臣的语气在内心之中默念:“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

  汪一奎心中也在默念:“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险巇、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

  一篇文章,洋洋洒洒数千字,周梦臣也算是做足了功课,一口气朗声背了出来,阴阳顿挫,一字不顿,随即他说道:“先圣之言,言犹在耳,诸位所做所为,与先圣之言相比,岂不独愧于心?今日当这孙药王之面,咱们好好说说,到底是我做错了。还是尔等错了?”

  此言一出,鸦雀无声。

  这一篇孙思邈的文章,几乎是所有医家必背。很多医学世家小孩子启蒙用的,就是汤头歌等药方,还有这一篇文章。

  大医精诚,这四个字。就是孙思邈对所有医生希冀。

  整篇文章之中,大体可以分为两个意思,一个是医术之精,一个是行医之诚。

  但是其中并没有郎中要多赚钱。甚至还有专门的话语,说郎中不仅仅只想着钱,如“医人不得恃己所长,专心经略财物”云云。

  当然了,孙思邈并不是不通时务之人,他之所以这样说,并不是说让郎中无偿劳作,而是实在是他看见过太多医生没有医德,将医术当成了敛财的工具,自然要有所偏重。

  只是周梦臣此刻将这一篇文章给背出来,表达的可不是孙思邈的本意。而是借里面各种言语,而标榜周梦臣自己所为,是符合先圣之言。而药王会诸人却是没有医德。

  这话一时间,让药王会的人说不上来话。

  一来,是周梦臣各种偷换概念玩得很溜。二来就是周梦臣的身份了,周梦臣天子近臣的地位,也让他们不好放肆。

  薛老先生见状,也只能出面了。

  大医精诚对不对?

  对。

  但是郎中也是要吃饭的。对于那些见死不救,死要钱的郎中,薛老先生也是看不惯的,见到了也是要好生训斥的,但是不让郎中吃饭,也不是一个办法啊。毕竟在大明,郎中还算是技术人才。很多人学医,其实就是为了更好的生活。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考进士,当官的,对于寻常百姓来说,当一个郎中,也是一个不错的谋生手段。

  让郎中赚不到钱,甚至要赔钱。

  这对大明医道,有害无利。

  现实其实并没有那么泾渭分明。反而更多是灰色的。

  薛老先生说道:“如果周大人是来说这个的,其实不需要玉趾亲临,只需要片纸一书,我等就知道大人之意。多谢周大人教诲,我等明白了。”随即将手中的茶碗端起来了。

  端茶送客的意味非常明白了。

  一时间旁观的郎中都急了。但是薛老先生威望很高,他们即便着急得满脸通红,也不敢多说话。

  倒是一旁的汪一奎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之中若有所思。

  周梦臣见状,暗道:“姜还是老的辣。”

  薛老先生一下子就抓住要害了。那就是周梦臣真是想一点不变动,根本不用来。就如薛老先生所言,你干脆写一个便条,说一下就行了,这些郎中能有什么办法不成了?

  随即端茶送客,并不是真要送客。而是反将周梦臣一军。

  当然了,这也是底气问题。

  薛老先生为武宗皇帝看过病,为当今的父亲看过病,为先太后看过病,更是多次为当今诊治。而今即便退下来了,不想得罪周梦臣这样的新贵是一回事。但是未必真怕了?

  即便周梦臣转身就走,薛老先生又有什么损失?

  但是其他郎中可没有这么淡定了。

  周梦臣自然不可能真走了。他此刻也明白这一个事实,那就是这药王会里面真正能做主的还是薛老爷子。

  周梦臣厚着脸皮,好像没有看出来薛老爷子送客的意思,说道:“在下非常仰慕薛老爷子,可否借一步说话?”

  成大事不可谋于众,这里七嘴八舌的,有些事情也不好谈。既然其他伎俩对薛老爷子也没有什么用处,也就不用绕弯子了。

  薛老爷子点点头,说道:“好。”

  于是周梦臣搀扶着薛老爷子向后院走去。将一群人拉到前面了。

  这群人顿时有些着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却见汪一奎,轻轻端起了茶碗说道:“喝茶。”

  这些人见汪一奎如此镇定,也算安稳下来了,但是眉目之间的焦灼却不减半分减少。

  与周梦臣一起到后院的,还有李时珍。

  在后院一处静室之中,薛老爷子坐了下来,将拐杖放在一边,说道:“老了,老了,腿脚都不灵便了。”

  周梦臣笑道:“先生,老当益壮。”

  薛老爷子轻轻一笑,说道:“谢你吉言。”他目光落在李时珍说道:“我听说,在中官村行医的人是武昌李言闻的儿女?你是-----”

  李时珍说道:“小侄李时珍拜见世伯。”

  薛老爷子说道:“原来是故人之后,不错,不错。”他转过头来说道:“周先生似乎是娶了李言闻的女儿------”

  周梦臣一瞬间明白薛老爷子的意思,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还是说道:“周梦臣拜见世伯。”

  薛老爷子点点头,露出微笑,说道:“说说吧,你们到此来,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要给我说,什么免费行医,这都不是事,也就是外面那群笨蛋担心而已。大明有多少病人,你即便是有金山银山,全部要打水漂,也填不平这个坑。说老实话。”

  什么是倚老卖老?

  这就是倚老卖老。

  薛老爷子三言两语之间,就从谈判对手变成了长辈,让周梦臣有些无可奈何。也让周梦臣步步失守。

  毕竟外面那些人是有所求,周梦臣抓住他们的诉求,想怎么办都行。而今的薛老爷子却是无欲无求?毕竟而今的薛老爷子还缺什么?几乎什么也不缺?即便弟子们的饭碗砸了,关这老爷子什么事情?

  不过,对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方略。

  周梦臣也不是求压人一头,只求将事情办成。于是他语气之中带着几分可怜无奈,将这一件事情,用春秋笔法,简明扼要的说了。最后说道:“世伯,小侄也是没有办法了,还望世伯救我一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