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阴阳鬼妾 > 第十七章 空间置换(十二)

  阴阳鬼妾第十七章空间置换上官若晴所经历得事情,陈诗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因为陈诗永远都不会知道她到底经历过多少的痛苦?也不知道未来的时光中会以怎样的方式和她遇到?

  叶孤影自然不会放弃,长剑快速的扫过,在神秘川的身上出现了一道道的伤口,这是被黄泉气息所伤的,神秘川深刻的明白:“叶孤影现在采取得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他这样的做法必然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白忘川缓过劲来,定定的站在那里,对叶孤影说道:“这一次如果沉沦的话,那么一定要带上我。

  你可曾知道,你在黄泉受苦的时候,我同样承受着煎熬和痛苦,在没有你的日子里,每一天我都希望你能够回来,可以陪在窝身边。”

  这个世界有那么多的矢志不渝、情比金坚的爱情,而这一次,白忘川对于陈诗的震撼也是可想而知的,其实,这牵涉到每个人的路和每个人的决定,所以未来的路会变成怎么样?谁又会知道呢?

  陈诗当然从白忘川身上获得了一条重要信息:叶孤影可能坚持不了多久了,很有可能会回归到黄泉之中。

  叶孤影一边以长剑对神秘川发动着攻击,一边对身后不远处的白忘川说道:“忘川流年,只为和你在一起相依,可如今,我依旧不能自私的占有,你是全地府的忘川,在没有出现新的地府之主之前,你还是要做好你的本分。

  放心,要不了多久,新的地府之主就会出现得,那样你就可以落入黄泉,踏上属于我们的轮回。”

  “我知道了,但是,现在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只要给自己心爱的人一个希望,能够看到希望,无论未来再等待多久,白忘川依旧是心甘情愿,她相信叶孤影的话,因为神秘川从来没有骗过她,所以她愿意相信,并且无条件的支持、成为叶孤影背后的那个女人。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用爱放弃天长地久……”

  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让陈诗的脑海里不由得回荡起了这首歌,有的时候,爱并不是长相厮守,而是一种成全,他从白忘川和叶孤影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所以,在上官若晴和他站在对立面上的时候,他更多的是一种宽容大度,到最后强忍着心痛成全了上官若晴;对于这段经历,陈诗从白忘川和叶孤影身上学到了一些东西,正因为他们带给自己太多的感动,所以他到了后来,越来越像叶孤影,不过,这一切都只是后话而已。

  神秘川虽然受了很重的伤,但是,他没有那么容易就被击败的,拥有得实力和底蕴足够他消耗到叶孤影消失,这绝对是“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

  叶孤影见神秘川已经转攻击为防守了,一下就明白了神秘川的真实想法,他现在的情况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也只能尽可能拖延到自己的最后一刻,现在的情况绝对不会按照他的预期那样,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除了这样,似乎没有别的选择了。

  “天为阵,地为法,破苍穹,剑无踪,灭!”

  这是叶孤影加持阵法,那种自然而然的祭出一套神秘的斩杀、削阵在一瞬间升腾到了极致,一化万千,璀璨的剑光在此刻绽放而开,强横至极的轰杀在了神秘川的防御阵法上。

  “啊噗!”

  纵然有防御阵法的庇佑,也没有办法阻挡得住叶孤影剑阵的攻击,在瞬间就被搅得粉碎,他整个人也在这个时候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一口鲜血也就在这个时候吐出,他的身体也因为这样强大的威势而瑟瑟发抖起来。

  恐怖、强横、无解……这一切的感觉,不仅萦绕在神秘川心头,同样也萦绕在陈诗的心头,在完成了这一击过后,叶孤影的身形也渐渐地变得黯淡了一些,显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了,就连那把凝实的锥剑都已经破碎得什么都没有剩下。

  “哈哈!”

  神秘川发出无比癫狂的笑容,虽然这一击过后,那一化万千的剑光也不断的削弱着他的实力层次,不过,他现在已经只有入圣中期的水准,但是,他依旧可以完成自己想要完成的事情,达到自己想要达到的目标,恢复实力的问题就留给时间了,所以,他才有现在这样的表现。

  “叶孤影,纵然你把我弄成这样,你依旧没有办法阻止我了,现在的我都不需要动手了,一切都是我的囊中之物了。”

  对于神秘川而言,能够在打斗中击败叶孤影已经无法使他的心得到满足了,所以,在精神上彻底将叶孤影击溃,他说完,就亦步亦趋的朝着白忘川走了过去。

  “不可以,不要……”

  明明知道神秘川接下来要做什么,但是,叶孤影已经无力阻止了,其实,这样非常打击他的,因为作为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最深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样是不是会很没用?无论别人怎么看?反正他是这样认为的。

  神秘川嘴角带着无比阴狠的笑容,色厉内荏道:“现在,我就要让你看到我是怎么一步步的占有白忘川的?你永远都只是一个失败者而已。”他对叶孤影说完了这句话,径直从叶孤影的身旁走过,带血的手无比肮脏的伸向了白忘川。

  “这个女人,就是我爱过几万年的女人,今天,我就要让你忍受所有的屈辱,成为我的女人。”

  神秘川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很明显压制了这么久,是需要一个宣泄口发泄一下,然后,白忘川就倒霉了,他的手刚触碰到白忘川白嫩肌肤的时候,不由得发出了感慨:“啧啧!真是不错啊,过了这么久,还是跟少女一样的触感。”

  “我要杀了你!”

  白忘川一脸嫌弃的警告着,恨的银牙紧咬,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力气阻止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另外一边的叶孤影同样恨得咬牙切齿,不过,现在的他同样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根本没有办法从神秘川的手上救下白忘川。

  此时的叶孤影已经到了身形黯淡的地步,眼看就要重新回归黄泉了,意识也开始变得恍惚起来。

  陈诗看着眼前发生得一切,心中充满着深深地不甘,想要救下白忘川,这样的事情,自己没有看到也就算了,但是,他是看到了,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确实有点让人非常的不爽。

  “陈诗,你信命吗?”

  “我不信命,我信我自己,因为我相信人定胜天。”

  “是吗?如果未来有一天你又遇到了像张雪这样的事,那么你会怎么做?”

  “呵呵!我会以我的一己之力阻止,纵然迎接得是死亡的结局,那也无所谓。”

  ……

  这是陈诗高中时,在张雪死后,第一次和别人的一次对话,关于“命”的探讨,而现在这一次谈话依旧好像还在耳边,一切都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但是,现在的他觉得这也是太嘲讽了,现实报竟然来得这么快?

  “咔嚓,咔嚓!”

  白忘川自然是不会从了神秘川的,剧烈挣扎了起来,但是,这样的挣扎却是徒劳,换来得是身前的衣服被撕碎的结果,她连忙抱紧双手阻止别人得逞的目光。

  “呵呵!真是让人觉得嘲讽啊?以前高高在上的地府之主,竟然会落得这样的下场,还真是大快人心啊!”

  神秘川一边伸出了罪恶之手对白忘川欺凌着,一边不停的攻陷白忘川最后的自尊,他要让白忘川心甘情愿的臣服在自己脚下,彻底变得不再是从前那个骄傲、高高在上的白忘川。

  “不,不可以,不要过来,呜呜!”

  白忘川再强,也不过是个女人,当所有坚强的伪装被撕碎之后,她表现出了女人的一面。

  而这一面,却是让神秘川非常满意,就在他可以将最后的亵衣扯掉的时候,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砰!”

  陈诗有些癫狂了,再也看不下去了,竟然强制性的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再一次凝实,轻手轻脚的走到了神秘川身后,抬脚就是一脚将神秘川给踹出去好远。

  此时的陈诗已经变成了自己原有的模样,也得益于他长期穿着休闲运动装,所以,他脱下衣服丢给了白忘川之后,缓缓地开口说道:“你先把衣服穿上,剩下的,等我把问题解决了之后再说。”

  白忘川呆愣的看着陈诗,也忘了去遮挡露在外面的皮肤了,呆愣的看了陈诗一阵子之后,在陈诗出声提醒后,这才拿起衣服套上;也幸亏她身体娇小,否则,陈诗的衣服无法遮住她一些不该露出来的地方了。

  神秘川这一次摔得有些狼狈,一副灰头土脸的看着陈诗,厉声喝道:“你算什么东西?竟然坏我好事?也不想得罪我,你的下场该是有多凄惨?”

  陈诗迎着神秘川投来冰冷的目光,丝毫没有半点惧怕的意思,淡然一笑后,说道:“我是谁,不重要,关键我能够坏你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