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藏娇记事 > 第五十八章 训话

  温玹这顿饭吃的没什么食欲,但东平郡王才回来,和他们有说不完的话,边吃边聊,吃完饭便没回学舍,直接去了诚心堂。

  诚心堂外,有个学子在那里来回踱步,每次走到诚心堂前就怯步了,想进不敢进。

  云阳侯世子见了道,“那不是周大少爷吗?”

  周大少爷踱步转身,见到温玹他们,下意识的转身就要走,被东平郡王叫住,“看到我们,你跑什么啊?”

  周大少爷停下脚步,尴尬不已。

  他们几个做了一年的同窗,只是周大少爷才学不错,提前升到了诚心堂,等温玹他们蹉跎到诚心堂,人家已经进率性堂读书了。

  这时辰快上课了,他周大少爷不在率性堂,结果跑诚心堂来了,还在门外踱步,显然有问题啊。

  周大少爷跟他们打招呼,道,“我不是躲你们,我是见你们都来诚心堂了,怕要上课了。”

  他们几个一向是踩着木铎声进学堂,做过他们同窗都知道,甚至有不少学子怀疑负责敲木铎的就是看到他们才敲的。

  周大少爷说的是大实话,就是杀伤力略大了一点点,“你一个率性堂的学子来诚心堂做什么?找谁?”

  肯定不是找他们,不然不会看到他们就跑了。

  周大少爷有些难以启齿,他道,“我……我是听说了那什么勾臀定理,想来请教一下。”

  只是他毕竟是率性堂学子,来诚心堂请教有些拉不下脸面,但他听人说的那定理很是感兴趣,不弄清楚心底就跟猫挠似的,鼓着勇气来了诚心堂,就是不敢进去。

  因为诚心堂里有一半人曾经是他同窗,他怕被他们笑话。

  东平郡王看向云阳侯世子,“什么勾臀定理?”

  云阳侯世子眼神复杂的看着东平郡王,“才离开一个月,你居然认为我会认真听课了。”

  其实东平郡王问完就知道问错人了。

  肃宁伯世子有点迷茫了,“是勾臀定理吗?我怎么记得是勾股定理?”

  短边为勾。

  长边为股。

  这股不是屁股的意思吧?

  周大少爷脸爆红,他说什么定理这么不雅,把臀都带上了,没想到是他弄错了。

  准确的说是和他说这定理的人记错了。

  这时候木铎声敲响,周大少爷飞似的跑了。

  东平郡王和温玹他们进诚心堂上课,毕竟是见过季清宁扑倒温玹的人,又知道章老太傅安排他们同住,季清宁坐在温玹的座位,东平郡王一点都不诧异。

  不小心眸光撞上,两人一个比一个尴尬。

  有温玹镇着,季清宁倒是不怕东平郡王会说出去,就是看到他就会想起扑倒温玹的事,有些不爽。

  不多会儿,授课夫子就来了。

  这节课是一个时辰。

  但只上了半个时辰就停了,夫子道,“今日的课只上半个时辰,一刻钟之内到书院门口听训。”

  “训完了,想回府的就可回府了。”

  说完,夫子就拿着书和戒尺走了。

  学子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为什么要听训啊?”

  “书院一般只在开学的时候训学子,而且只训新入学的学子,我们诚心堂的学子进书院少说也有两年了吧?”有学子道。

  “不是有只来了几天的吗?”有学子笑道。

  “也是,他们应该没有听训。”

  “但不至于为了训诫他们,把我们整个诚心堂都带上吧?”

  有学子道,“本来咱们诚心堂就是书院拖后腿的,没准儿顾山长就是想借训诫他们,把我们也捎带训一顿呢?”

  不过这么说也不对,赵垣半篇文章就惊艳了顾山长,破例招入书院的,是屈居在诚心堂。

  季清宁虽然是拼爹进来的,但她入书院,才学大家有目共睹,顾山长要训也只会单独训他们才对啊。

  出了诚心堂,才知道事情不简单,因为不止诚心堂,其他五堂的学子都没上课,往大门处走。

  四海书院大门口有一大开空地,气派无比,足以容纳的下书院所有的学子。

  书院外那块皇上御赐的灵璧石蒙了块大红绸,位置也稍有移动,显然,书院腾出来的这半节课就是因为这块灵璧石。

  这块灵璧石大家都看过,送到书院来,大家就出来围观过,早知真面目,没有蒙红绸的必要。

  这会儿蒙了红绸,莫非这灵璧石题词了?

  不知道题的什么?

  大家好奇不已,恨不得生一双透视眼,看穿红绸背后。

  人越来越多,分六堂站好,两人并排。

  季清宁和温玹站在最前面。

  约莫一刻钟,书院的学子就都出来了。

  又等了小半盏茶的功夫,顾山长、柳副山长还有书院几位夫子一同出来。

  李成风问清六堂学子到齐没有,确定人都到了。

  顾山长就走到灵璧石旁。

  所有人都屏气凝神,安静的只听得到风吹树叶飒飒声以及山间不识趣的鸟鸣。

  顾山长训话道,“我四海书院广纳四海之才,志在为朝廷培养精臣良将,皇上亦对我四海书院抱以厚望,特赐下这块灵璧石,以示皇恩浩荡!”

  “我四海书院上下对皇上深表感激,定不辜负皇上期许。”

  “这块灵璧石置于书院前已有数日,我与书院诸位夫子以及章老太傅斟酌商议,最终定下题词。”

  顾山长的话像一根根羽毛,从学子们的耳朵钻入心底,挠的心底火烧火燎的,迫不及待想知道题词是什么。

  可顾山长训话才刚开始呢,特地腾出半个时辰来训话,怎么可能三两句就完了?

  虽然不止于啰嗦到再讲两句结果说了半个小时的地步,但话也是不少的,而且文绉绉的,引经据典,季清宁有一半都没听懂,脑子完全跟不上,书院至少一半的学子都听得云山雾罩,但听懂的,无不昂扬斗志,大有挥斥方遒的意气。

  季清宁站的腿酸,更难受的是太阳挺大,晒的人后背都出冒汗了。

  好在温玹个子高,替她挡了不少的阳光,也把她的风给挡住了。

  又过了半刻钟,训话才告一段落。

  顾山长和柳副山长走到灵璧石边上,一人拽红绸一角。

  刺啦。

  用力一拽。

  红绸飘下。

  赤红的题词跃入眼帘:

  为天地立心

  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

  为万世开太平

  言简意赅的四句话,可从心底掠过,顿时心潮澎湃,热血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