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港综世界当大佬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如出一辙

  李振中自始至终并未低估这个邪恶教会帮派的实力,知道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实力非常强,势力触角不仅在这个小小的山区附近,早就成气候,是在国际上搞风搞雨的大团伙了。

  但是,可能正是因为他们看上去十分强大,长期畸形发展的很繁荣,让他们内部都逐渐陷入到一种骄傲自满的情绪中去了。

  尤其是身在总部山洞之中的成员们,平日与世隔绝,违法犯罪没有监管,无所顾忌,随心所欲。不少人甚至松懈了心弦,早就陷入到享乐放纵状态里。他们对于危险的嗅觉出现问题,包括教主一样,早都没有那么敏锐了。

  李振中毫无声息,顺利地就把教主所在房门推开了一点点。

  果然,房间里面,那个教主已经自行扒掉了身上略显豪华庄重的全覆盖袍服,露出简单的内衣,开始与罗拉·芳娜面对面喝酒了。

  这位教主应该还有几分情调可言,不像山洞口值班的家伙那样猴急,明白到气氛的重要性。

  不过这样的情况,对李振中来说,却是更方便行事,还不用让罗拉·芳娜吃亏。

  他把门轻轻的推到更大,因为先前没关死,所以一直没声音,未曾惊动到里面的教主。而且他眼神时刻保留在那个教主的背影之上,接着便抬脚跨身,往房间里走去,依旧不发任何动静。

  房间内的罗拉·芳娜,先前来的时候在路上,就已经和李振中达成了共识,清楚知道李振中会如此进来。

  所以她从一开始,便有意调整过坐姿位置,已让那个教主正好背对着门口。

  此刻即便罗拉·芳娜及时看到了李振中的潜伏动静,却还是耐着性子大着胆子装成什么都没有发生,与教主继续开心的喝酒造气氛,演出了几分特殊专业服务人员的模样。

  “劳拉小姐,不如你这次直接留下来,成为我们教会中的一员。我们教会发展的很好,会确保你正常的生活,满足你的需求,你以后不用再这么辛苦了。”

  这个教主突然暴露出的态度,竟然和很多男人差不多,还没有怎么与罗拉.芳娜细聊呢,就已经想要劝服务人员从良了,可谓离谱。

  罗拉·芳娜闻言,却故意搞出副可怜兮兮地模样,撒娇道:“教主大人,你们教会帮派,在这边这么出名,从事各方面的产业经营,理应非常挣钱。你作为他们的老大,什么样的女人都能得到,会看得上我?”

  “我们教会当中确实也有不少漂亮女人,但是如你这般漂亮的可不多。而且我总觉得,你很特别,很想照顾你。”

  教主有点认真的说着,接着就把酒一饮而尽,十分直接,仿佛没说假话。

  “教主,那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眼看着李振中一点声音没有发出,便又成功靠到了那个教主的背后,全程目睹到这一切的罗拉·芳娜,眼神里还不自觉地闪过一分惊讶,勉强又遮掩了下,调整姿态说道。

  “什么事情?”那位教主比较好奇,连忙又看向罗拉·芳娜。

  “教主,你不要出声,先请回头看!”

  罗拉·芳娜得到李振中暗示,突然一脸神秘地说着,随之收敛了伪装出来的风尘之气。

  那位教主瞬间感到十分奇怪,不由嘀咕着:“回头看,要看什么?”

  “看我!”

  当那个教主真的转身回头那一刹那,李振中一个凌厉的手刀,便重重砸在了教主的脖子喉结处。

  猛然受到这样一个重击,那位教主条件反射下意识捂着脖子,突起眼睛震惊不已,却根本叫不出声来,还痛苦到面色绯红!

  李振中才不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担心他会有反抗能力,两只手分别再握拳,双拳砸向太阳穴,根本不给他片刻喘息之机。

  于是,那位教主连痛苦的咳嗽声都没有发出来,就又直接翻白眼晕过去了,和先前被偷袭的其他人差不多造型。

  在教主坐着的身体瘫靠在椅子上时,来自罗拉·芳娜的一个酒瓶,连李振中都不曾预料,就又干脆砸在了教主的脑袋上。

  咣当一声,酒瓶没破,可那教主的脑袋,立即便流血了!

  “好了,你别又给他砸醒了!”

  李振中眼看罗拉·芳娜还要再砸,连忙出言制止道。

  他倒不是怕这个罪有应得的教主被砸死了,而是担心搞得到处是血,回头房间不好清理,场面太血腥。

  “这些老色鬼,我都想把他们的头一一给打破,看着他们就来气!”

  罗拉·芳娜恨恨的说着,对刚才的虚假式约会接触,显然仍很不爽。

  “你会有机会的,但不是现在,我们得快些行动。来,继续帮忙把他捆起来。”

  连续偷袭和绑人,李振中与罗拉·芳娜,配合的都快形成默契了,与之前动静如出一辙。

  听到李振中的安排,罗拉·芳娜不由去到四周找了下,随便找到了房间里的几根长皮鞭。

  她也不管那皮鞭原先的用处是干什么的,随手拿过来当绳子用,就递给了李振中。

  李振中抬眼见到奇怪的皮鞭,稍微愣了下,却还是先用这个东西,把那个教主再次结实捆起来。

  熟能生巧,故技重施,李振中的心态也越来越稳定,并认为接下来的暗中计划,似乎已经完成一半了。

  回头看了眼这个教主比较豪华宽敞的房间,李振中注意到了其中衣柜的位置比较大,还有柜门。

  于是李振中轻松拖着这个教主的躯体,把他也当成个物件般强塞进衣柜当中,再拿衣服塞进嘴巴,胡乱抹了其脑袋上的伤势,又往其脑袋穴位上戳了戳,确保他能晕个好几天,就放置一边不管了。

  这几个邪恶教派中的家伙,在李振中的连番偷袭打击下,倒是保持了平等状况,都是类似被困遭遇。

  “现在怎么办,你难道又要化妆成这个老头子教主?”罗拉·芳娜,基本已经猜测到了李振中的未来计划。

  “对,不过我们可还得先等上一段时间,再展开新行动。”

  李振中已经开始在房间里动手翻找教主所保存的一些私人物件财货,轻松回答道。

  “为什么还要等?监狱钥匙就收在桌子边上那个抽屉里,我刚才看他放了!”罗拉·芳娜一指房间的一个精致柜子,不解道。

  李振中却已紧盯着罗拉·芳娜化妆后都非常漂亮的脸蛋,毫不迟疑地说道:“和你这样一位漂亮的女士待在房间里,若是这么快就完事,这都不正常!”

  听到李振中如此说法,罗拉·芳娜的脸蛋,瞬间难得还有一点点的微红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