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三千证道 > 第二百七拾一章 世界尽于掌中,睥睨天下苍

第二百七拾一章 世界尽于掌中,睥睨天下苍

  马天成更加得相信,这绝对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地感觉!

  马天成猛然间觉得,他醉了!真得醉了!醉得已然分不清东西,更不能辨别南北!直到些许之后,马天成才稍显回神。

  然而,那缕唇齿的余香,由喉至心底的丝丝火热,以及,由这丝不躁不缓、不烈不淡的火热,所激发的一腔澎湃,全身的豪情。还有,整个身心得飘然、沉醉,却依然清晰可觉、可感!

  马天成很喜欢喝酒。他未必嗜酒如命、无酒不欢。但是,绝对的“酒精考验”,算是善饮之人!马天成所喝过的酒,早已不知凡几。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名酒、好酒,他基本都品尝了个遍。

  然而,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他还不算是懂酒之人。——那种专业的、真正的品酒行家。

  不过,以马天成丰富的经验,——遍尝美酒的经验,他都无需细思,很容易就能判断出来:自己手中的这杯酒,简直就不似人间之物,若说它是“仙浆神酿”,似乎,都有点委屈了!

  马天成目光灼灼,表情迫切地看着燕轻尘。

  马天成此刻的神态,若被不知内情的人瞥见。很大得可能,会误以为他基情迸发,即将上演“鄂君绣被”、“断袖余桃”的前奏呢。

  对于马天成的这副模样、这种表现,燕轻尘多少能预料地到,他也有些心理准备。所以,燕轻尘并不是很意外。

  燕轻尘没有多作解释。他轻盈地一伸手,指着另一杯酒,说道:“成哥,还有一杯酒呢,您再试试这一杯。”

  此刻,在马天成的心里,装有很多的疑问。他弊得有些难受,很想一释胸中所疑。不过,他看到燕轻尘地举止,又强行地忍住,并没有问出口。

  马天成带着一丝不舍,轻缓地放下这杯酒。顺势,他又端起了另一杯酒,百花酿酒!

  酒到鼻端,光是闻着缕缕的酒香,马天成就可以判断:这一杯酒,比刚才的那一杯酒,还要更具韵味,也更为出色!

  马天成再次浅酌小尝。他再次惊呆了!不对,是迷醉了!这一杯酒,远比前一杯酒,还要更加得出色,好过不知道多少倍!

  现在,马天成的口腔里,就是一个世界花园!每一种花香,都在他的舌尖、味觉里,轮番地呈现着、绽放着。这种千香齐集的现象,绝不是乱七八糟、混乱地揉杂在一起。从而,失去了原本纯真的味道。

  而是,每一种花香,都能以纯天然的姿态,有层序的、清晰地呈现于脑海,令人深刻地感受到。同时,也瞬间让人陶醉、迷失。就是在这种意境中,酒自然穿喉入肠。

  马天成再次出现幻觉!他于陶陶然之中,感觉身心在飘飞。

  仿佛,马天成正在漫步云巅、驭剑而行,身心有一种难言得畅快、写意!同时,氤氲在这种畅快、写意里,马天成的胸中,更有一种世界尽于掌中、睥睨天下苍生的成就感!

  马天成还有一种错觉:似乎,他正在经历着六道轮回,神识于悠悠然中,浮现出了前世来生……

  五分钟都过去了,马天成还未回神,还处于一种意识缥缈、身心皆醉之中。燕轻尘轻敲桌面,将马天成唤回正常。

  这时,燕轻尘出声问道:“马哥,这是我自酿的两种酒。你感觉怎么样?这酒还行吧?”

  马天成盯着燕轻尘,眼中闪现出的光芒,如同看外星人一般。他惊诧中带着感慨,说道:“我说兄弟呀,现在,我忽然严重得怀疑,你根本就不是地球人!你要么是神仙下凡,要么是外星来客!”

  燕轻尘有些好笑。他淡淡地调笑道:“马哥,我是仙是妖,这个不重要。我只是想知道,在你地感觉之中,这两种酒,到底行还是不行。”

  马天成面露悲怆之色。他痛心疾首地说道:“兄弟呀,你对这两种酒,是真的心中没数,还是谦虚之词啊?就这两种酒,如果是‘还行’的话,那么,市面上其它的各种酒……”

  马天成转换表情,展现出一副不屑的样子,说道:“依我看,世界上其它的酒,各类名酒、好酒,与这两种酒相比,说它们是臭水沟的污水,都是对它们得褒讲!”

  对于马天成的这个比喻,燕轻尘没有太过当真。他继续问道:“成哥,依您的经验推断一下,如果,以后,我酿制这两种酒,会不会有些前途?”

  马天成看着燕轻尘,目光尽是迫切、期冀之色。他点头如小鸡啄米,信心满满地说道:“有前途,有前途!绝对有前途!而且,是无上的、大大的前途!”

  燕轻尘淡淡地一笑,说道:“成哥,如果,我们俩人合作,生产这两种酒,您觉得如何?”

  马天成大喜,狂喜!他用力地一拍手掌,哈哈大笑着说道:“好啊,好啊!绝对得没问题!我超级赞成!即使你不说,我也正有此意!兄弟,我可告诉你啊……”

  马天成看着燕轻尘,表现出一副牛皮糖、耍无赖式的姿态。他说道:“兄弟呀,这事可就说定了啊!你要不让我入伙,我真得会和你急。以后,我就长住在你家里,天天烦着你!”

  燕轻尘微微地点头。他再次说道:“成哥,这几天里,我先起草个方案。你呢,把这两坛酒带回帝都,让长辈们、行家们,也品尝品尝,给参谋一下。然后,我们再详谈可好?”

  对于燕轻尘的这个说法,马天成没有任何的异议。他按照燕轻尘所说,将两坛酒带回了帝都。同时,着手操办相关的事宜。

  燕轻尘这次酿的酒,并不算很多。百花酿有二十多斤,桃花酿也就十多斤。两种酒合起来,还不到四十斤。

  燕轻尘各留下一半,以供爷爷做药酒,或者,给予家里人品尝。剩下的那一半,则让马天成拿去了帝都。

  两天之后,马天成那燃爆的电话,就接二连三地打了过来。他那兴奋、得意的表情,就算是隔着电话,别人都能察觉到,——极其清晰地察觉到!

  马天成告诉燕轻尘,这两种酒绝了!尤其是百花酿!凡是尝过这两种酒的人,算是沾唇即入魂!那神情、那感觉,比怨妇得了相思病,还要更严重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