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有乔 > 第143章

  有乔正文卷第143章史努看着他,“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有官员与库拓串通起来,表面上那些人很厉害,那么多人都拿他们无可奈何,实际上是因为有人包庇通风报信,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保驾护航。”

  史努陷入沉思,这个问题他不是没有想过,只是纵观整个朝堂,与库拓牵扯上关系的数不胜数,若是一一查下去,岂是牵一发而动全身那么简单,到时候整个北蒙都将没有太平日子。

  却没想到,他抱着侥幸心理不这么想,却连顿卓都看出来了。

  顿卓还在说着,越说越觉得自己说到了点子上。

  顿卓像是想通了般道:“如此看来,就说得通了,现在最为棘手的就是证据,既然事情已经得到了证实,我觉得只要能让库拓伏诛,证据是真是假的也不重要了。”

  史努不赞同道:“你忘记父王的话了,他要的是罪证确凿,不能有一点的冤枉。”

  顿卓急道:“大王兄,事情都已经这样明朗了,若在我们找证据之时出现什么意外,那可真就悔不当初了,父王糊涂,大王兄你不能也跟着糊涂啊。”

  史努有些犹豫,并非完全是因为北蒙王的话,主要是一系列的事情发生,他总觉得有些不安。

  直到最后史努也没有松口,只说再考虑一下。

  顿卓走出大王子府,脸色有点不好,他觉得史努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考虑问题太过认死理。

  刚进入自己的府邸,顿卓脚步一顿,不知想到了什么,他沉着脸叫来自己的亲信。

  “你给我去办件事,记住谁也不能透露,尤其是大王兄。”

  亲信露出诧异之色,只因顿卓做事从来没有瞒着大王子过,尤其是还特意嘱咐了这一句。

  亲信恭敬道:“王子请吩咐。”

  顿卓目光微闪:“你找几个人去……”

  顿卓吩咐完,亲信却又迟疑起来。“王子,这样做,若被大王子知道了,恐怕……”

  顿卓目光一厉,眼底深处露出阴狠之色。

  “所以才叫你嘴巴严实点,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北蒙。”

  亲信想说什么,只是看顿卓的神色,最终领命而去。

  ……

  裴峰一行人漫无目的,在北蒙寻找着下一个下手的机会。

  好容易找到一个水草颇丰的牧场,只是现在的牧场加重了防备,四处的守卫就不低于百余人。

  裴峰刚想说再观察一下,只见对面的山头上马蹄轰隆的冲下来一群人。

  “驾,驾……”

  那些人将马赶的飞快,蒙头遮脸,手拿长刀。

  牧场的守卫瞬间警惕起来,这些人一看就不是善茬,守卫也不客气拿着刀就迎了上去。

  远远的,只听那些蒙头遮脸的人嘶吼道:“我们乃库拓将军的手下,要在你们的牧场逗留些时日,识相的就赶紧滚开。”

  牧场守卫看着这一群人,不过三四十人,说话的口气却好像他们是千军万马,而他们这些人都是纸糊的。

  牧场守卫自然也不是弱者,瞬间被点燃了怒火,两方人马怒目而视,谁都不让一步,领头的冷声大吼道:“既然你们是库拓将军的手下,就该知道这个牧场是谁的,又怎么敢在此放肆,如若你们就此离去,我们也不会赶尽杀绝。”

  蒙头盖脸的三四十人见他们如此不识趣,瞬间失去了耐心。

  一声令下,三四十人就像猛虎下山,拿着长刀一声厉喝就冲了过来。

  他们遇人杀人,遇马砍马,虽然人数不多,每一个都是个中好手。

  山坡上的裴峰等人看得目瞪口呆,杜昌狠狠的吞咽了下口水。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内讧了?”

  崔四保眯了眯本就不大的眼睛,呐呐道:“我怎么觉得那些蒙面人说的话有些耳熟?”

  蔡飞脱口而出:“那不就是我们常说的话吗?”

  这些人终于明白哪里古怪了。

  刘通道:“难道这些人也是库拓的对手?目的跟我们一样?”

  顾东:“这些人招招狠辣,只怕比我们图谋的更多。”

  一行人按兵不动,看着下面厮杀的昏天黑地。

  三四十人虽然厉害,最终却也损失了几名人手狼狈逃窜。

  牧场被这样的大闹一通,也死伤了不少人,尤其是那些羊群受了惊吓,跑得一只不剩。

  牧场领头的在那死掉的几个蒙面人身上翻找了一通,毫不费事就在他的腰间找到了一块儿腰牌。

  只一天,这块腰牌就被快马加鞭的送到了北蒙王手里。

  伴随满朝大臣的指责,北蒙王脸色阴沉。

  他可以原谅库拓一切嚣张行为,唯独这一件事不行,这把锋利无比的刀刃,终于有一天要伤了自己。

  北蒙王在大臣中巡视一圈,点名道:“战也,这事就交给你了,务必将人抓住,严加审讯,若他反抗……”

  说到这里,北蒙王犹豫了一下,“若他反抗,你便采取非常措施吧!”

  战也双手抱拳恭敬道:“是,战也领命。”

  即便这样艰巨的任务,战也脸色也并未变一下,更别说明显的惧意了。

  是个人都知道,库拓本就桀骜不驯,如今又打算反了北蒙,自然更不会束手就擒。

  战也过去,只会是火上浇油,增强他反抗之心。

  当战也带着人包围将军府的时候,库拓正喝得酩酊大醉。

  这几日他都很是得意,尤其是听说那些抢匪截了一个又一个牧场之后。

  库拓心情好的甚至想叫人给他找几个唱曲的来,奈何他的府邸被封,自己更是戴罪之身,不好明目张胆。

  他也不急,就等着北蒙王被逼到死路,派人来请他,届时他的地位只会比现在更高。

  将军府的大门,咣当一声被踹开,库拓睁着酒醉朦胧的双眼,当看到两队人马煞气凛然的进入他的府邸,库拓还毫无所觉。

  他摇摇晃晃的扔开酒坛子,露出标志性的倨傲笑容,“哟,这不是战也将军吗?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来了正好,陪本将军喝两杯。”

  战也一挥手,两旁的侍卫瞬间向他聚拢过来。

  库拓拎着酒坛子向嘴里倒去,酒水湿了他的衣裳,他却笑的张扬。

  “是大王叫你来请本将军的?我早就说过,除非大王亲自过来,否则我是不会出这个门的。”

  战也充耳不闻,侍卫已经准备好了铁链向他套来。

  当铁链加身,库拓的酒终于醒了三分。